包瑄翻譯

fc2→lofter 搬運
http://sen229.blog.fc2.com/

[中文翻譯][i7劇情][兩周年特別篇] 「今後直到永遠……」

2nd Anniversary 「今後直到永遠……」

第1話 我們是優勝!

翻譯/校對:包瑄


司儀
「緊接著將要公布最佳作品獎!本年度日本音樂劇大賞,最佳作品獎的得主是……」

司儀
「『Last Dimension ~扣下扳機的會是誰~』!」

觀眾
「哇啊啊啊啊……!」

八乙女 樂
「……好耶!我們第一!」

十 龍之介
「我們居然拿下了最佳作品獎!太棒啦!天!樂!」

九条 天
「是啊……我是看音樂劇長大的,真是不能更開心了。好慶幸我們每場公演都盡了全力……。」

司儀
「恭喜擔綱主演的TRIGGER三位!能請三位向在座嘉賓分享幾句喜悅之情嗎?」

九条 天
「謝謝大家!身為TRIGGER,身為九条天,能榮獲如此光彩的獎項,我非常開心。」

九条 天
「這都是多虧了大家的支持,感激不盡!」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啊……!」


七瀨 陸
「TRIGGER的Last Dimension拿下了最佳作品獎耶!」

四葉 環
「那很了不起喔?」

逢坂 壯五
「當然很了不起!真不愧是TRIGGER!」

二階堂 大和
「他們從ZERO體育館落成慶典開始第一場公演,也真是表演了好長一段時間啊。」

六彌 NAGI
「OH!那真是Exciting的Show呀!我也陪著陸看過六次了呢!」

和泉 一織
「音樂劇大賞頒獎都很嚴謹,要拿下最佳作品是需要付出莫大努力的。雖說他們是我們的對手,但這次他們表現得真的很出色。」

和泉 三月
「就是啊!八乙女社長應該也是得意到不行吧?」


姊鷺 薰
「你們幾個太棒了呀!看你們多厲害!努力都有得到回報了呀!」

八乙女 樂
「還好啦。」

姊鷺 薰
「裝什麼還好,哎呀,你害什麼羞嘛!啊,獎盃先給我們保管囉。」

十 龍之介
「麻煩妳了。天啊,好開心喔!我們是第一次三個人一起演音樂劇,也努力排練了好久啊!」

八乙女 樂
「還不是因為某人一直囉哩八嗦的。」

九条 天
「你也不想得過且過吧。」

八乙女 樂
「那還用說。」

十 龍之介
「哈哈哈!這都是我們盡全力換來的成果啊!每一場公演都是我的寶物!」

姊鷺 薰
「社長心情也超好哦!他現在人是不在場,等他回來,他一定會恭喜你們的。」

八乙女 樂
「會嗎?他大概會說『不要這點程度就滿足』吧?」

姊鷺 薰
「你們第一部音樂劇就拿到最佳大獎耶!這麼了不起的事情,社長怎麼會不高興呢,他其實也在心裡歡欣鼓舞的啦!」

十 龍之介
「真的嗎?」

九条 天
「難以想像……。」

開門聲
「喀嚓」

八乙女 宗助
「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哼♪……咳咳,搞什麼,你們都在啊。」

十 龍之介
「……您剛剛是在哼歌嗎?」

姊鷺 薰
「社長,TRIGGER回來囉!您也對他們說幾句話吧!」

八乙女 宗助
「哼,你們可別因為這種事就滿足。」

八乙女 宗助
「你們要拿下的獎盃,可不是日本音樂大賞那種等級的,而是Black or White的綜合優勝獎盃。」

八乙女 宗助
「今年你們一定要擊敗Re:vale,拿下冠軍!到那一刻為止,都不准你們鬆懈!」

八乙女 樂
「哼歌的傢伙沒資格說我們。」

九条 天
「我們會全神貫注努力加油。」

八乙女 宗助
「答得很好,天。」

八乙女 樂
「……我們才不會鬆懈,但是,我們已經拚命努力才換來了成果。」

八乙女 樂
「你說日本音樂大賞低人家一等也太難聽了吧!大家這麼認真演音樂劇,你都不覺得自己很沒禮貌嗎。」

八乙女 宗助
「你這樣想,就代表你只會抓著過去的榮耀不放,Last Dimension已經過去了。」

八乙女 宗助
「忘掉它。」

八乙女 樂
「……嘖……。」

姊鷺 薰
「社長……您這樣太過分了啦!他們好不容易才拿下最佳大獎的……。」

九条 天
「我們的努力並不是為了獎項與名聲,這樣就夠了。」

十 龍之介
「我們是沒關係啦,但樂不是社長的兒子嗎?您再對他說幾句溫柔點……。」

八乙女 樂
「不用啦,都那麼大的人了,而且我壓根沒對這傢伙有任何期待。」

八乙女 宗助
「……。」

八乙女 樂
「我們就三個人一塊慶祝吧。……走吧。」

十 龍之介
「樂……。」

八乙女 宗助
「站住。」

八乙女 樂
「……。」

八乙女 宗助
「雖然我並不打算慣壞你們,但犒賞旗下藝人提升士氣也是我份內的工作。」

八乙女 樂
「那又怎樣。」

八乙女 宗助
「……下次休假……。」

八乙女 樂
「啊?」

八乙女 宗助
「所以,我是要說……下次休假……我帶你們去吃頓飯……。」

八乙女 宗助
「……恭喜你們得到最佳大獎。」

八乙女 樂
「你幹嘛在那邊嘀嘀咕咕的啊!誰聽的到!!!」

「少囉嗦!給我把那天空下來!姊鷺,幫忙訂位!!」

姊鷺 薰
「噗哈哈……!好、好的!我會的!」

十 龍之介
「太好了、太好了!」

九条 天
「呵呵……多虧拿下這座獎盃,才意外有機會看到這齣溫馨家庭喜劇啊。」

姊鷺 薰
「我會訂好社長最喜歡的那間餐廳!你們三個!好久沒放鬆了,這次就盡情大肆慶祝一番吧!」


七瀨 陸
「八乙女社長要幫你們慶祝呀!恭喜天……恭喜九条前輩!」

九条 天
「多虧八乙女家上演溫馨家庭喜劇。謝了,樂。」

八乙女 樂
「誰跟你溫馨家庭喜劇,溫馨你個頭啦。」

七瀨 陸
「恭喜八乙女前輩!」

八乙女 樂
「謝啦,七瀨。」

和泉 三月
「那你們要怎麼慶祝啊?」

十 龍之介
「這星期一社長會帶我們去他喜歡的店裡請我們吃飯。」

和泉 三月
「是哦!我們也好想幫TRIGGER慶祝一下喔!」

十 龍之介
「真的?好開心喔!」

逢坂 壯五
「還請您務必讓我們慶祝!畢竟我們一周年時也勞駕您幾位幫忙慶祝了!不過可惜的是我想不太起來……。」

十 龍之介
「呃,哈哈哈,你還是別想起來比較好。」

八乙女 樂
「慶祝啊,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

姊鷺 薰
「不可以。」

八乙女 樂
「姊鷺……。」

姊鷺 薰
「社長不喜歡和其他事務所的人太親密,難得去吃高級菜耶?都這種時候了,就別壞了他大好心情吧。」

七瀨 陸
「這樣啊……。」

二階堂 大和
「雖然可惜,但也沒辦法。他們打算自己人慶祝,我們也不好打擾人家。」

二階堂 大和
「之後我們再幫你們慶祝吧,恭喜啦,TRIGGER。」

十 龍之介
「謝謝。」

七瀨 陸
「九条前輩,開心地去慶祝慶祝吧!」

九条 天
「謝謝你,七瀨。」

腳步聲
「噠噠噠……。」

七瀨 陸
「唉……有點可惜啊,好想回報他們幫我們慶祝一周年喔。」

和泉 一織
「我們就送賀禮過去吧,就像姊鷺小姐說過的,太親密也不是件好事。」

六彌 NAGI
「YES!那一天我們也有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大事。」

和泉 一織
「大事?那天大家晚上都沒工作吧?」

六彌 NAGI
「那一天要播魔法少女★可可娜的特別篇!It's a special day!」

七瀨 陸
「NAGI已經期待好久了嘛!」

六彌 NAGI
「YEAH!我就是為了這一天才來到這世上的!我要為世界獻上愛的親吻!」

七瀨 陸
「太重大了吧?」

和泉 三月
「哈哈哈!你也太激動!」

二階堂 大和
「哈哈,大家注意下,確保他能準時收看吧。」

二階堂 大和
「要是讓他錯過了,他大概會哀號半年以上。」


「早啊,IDOLiSH7!」


「早。」

七瀨 陸
「百前輩、千前輩!」


「你們有看TRIGGER的頒獎典禮嗎?他們超帥的耶!對了!我們一起幫他們慶祝一下吧!」


「百他從昨天就一直在講這件事。他好像有很多點子要幫忙慶祝……。」

四葉 環
「我們剛剛說要幫TRIGGER慶祝,結果他們說不行。」


「咦咦!?」

七瀨 陸
「他們說他們想要自己人慶祝就好。」


「沒什麼,小事小事,用不著擔心。」

七瀨 陸
「真的嗎!?」


「真的,我就是最好的例子。曾經有場派對說好只讓自己人參加,結果我硬闖進去了。」

二階堂 大和
「這種事有什麼好得意的嗎……?」


「派對的主角當時可是很開心的哦。我就是在說你們啦。」

主控室導播
「啊!Re:vale、IDOLiSH7!各位早安!」

主控室導播
「我有個不情之請,我女兒要過生日了……能拜託幾位幫忙簽名嗎?」


「好啊好啊!」

二階堂 大和
「完全沒問題!」

主控室導播
「啊,太好了,因為剛才TRIGGER他們沒幫我簽啊。」

七瀨 陸
「TRIGGER不幫忙簽名的嗎?」

主控室導播
「他們說他們沒在幫工作人員簽名的,不過九条先生有跟我女兒問好就是。」


「八乙女事務所管很嚴啊!女兒叫什麼名字?我加上去!幾歲也告訴我!」

主控室導播
「她叫小瞳,要滿十歲了。我之前跟她約好要帶她去海邊BBQ,結果突然有工作要忙。」

和泉 三月
「發生什麼事了嗎?」

主控室導播
「有個新人犯了個莫名其妙的失誤,結果被贊助商還有八乙女社長罵到臭頭,整個團隊都要開反省會。」


「主控室是電視台的命脈,要是那邊有失誤,很容易釀成大禍啊。好,簽好了。」

逢坂 壯五
「我們也簽好了,請收下。」

主控室導播
「哇,太感謝了!太好了……這樣就算她生日我沒辦法陪她,也能送她一個禮物當驚喜了。」

七瀨 陸
「送禮物當驚喜……。」

主控室導播
「那就先這樣!今天也請各位多多關照!」

七瀨 陸
「請多關照!」

七瀨 陸
「欸欸,我們也送禮物當驚喜,這樣就不會打擾TRIGGER,還能讓他們開心了吧?」

四葉 環
「好欸!要送啥?」

和泉 三月
「送個可以嚇死他們的東西!」


「那不就是……。」


「我們自己嗎!?」

七瀨 陸
「對耶!!」

四葉 環
「就是我們!雖然我們不能參加派對,但變成禮物就可以了!」

和泉 三月
「可以嗎……?」

二階堂 大和
「也太硬拗了吧……?」


「好啦,看百一副興致勃勃的樣子,就這樣決定吧。」

逢坂 壯五
「我們過去祝賀他們,就趕緊退場吧。」

六彌 NAGI
「OH!我沒辦法當禮物!那天是Special day……。」

和泉 三月
「動畫開始播之前我們就會回宿舍了啦!先來一起想想我們要變成怎樣的禮物吧!」

全員
「好!!」


岡崎 凜人
「驚喜禮物嗎?不錯耶,要是有我能幫上忙的,我都會盡力而為。」


「謝謝。」

岡崎 凜人
「你們知道他們要在哪家餐廳吃飯嗎?」


「百他好像找到了。」


「喂,我們是Re:vale。八乙女社長應該有訂位了,我們是想送他們一份禮物當驚喜!」


「對對!我們就是偶像的那個Re:vale!我們想弄盛大一點,來拜託您幾件事,還請您別跟八乙女社長說!」


小鳥遊 音晴
「結果呢?你們要送什麼驚喜禮物給八乙女他們?」

小鳥遊 紡
「大家決定要一起唱『Last Dimension ~扣下扳機的會是誰~』給他們聽!」

小鳥遊 紡
「我和岡崎先生也會參加!」

小鳥遊 音晴
「好像很好玩耶!我也加入吧?」

小鳥遊 紡
「社長也要嗎?」

小鳥遊 音晴
「八乙女在我們一周年驚喜派對的時候,也有過來當特別來賓嘛!萬理你也會去吧?」

大神 萬理
「是!社長要參加的話,我也會跟上。」

小鳥遊 音晴
「嗯,大家都來當禮物吧。一起為TRIGGER獲獎錦上添花。」

大神 萬理
「啊!大家快看!電視上有緊急警報……。」

小鳥遊 音晴
「『國王布丁即將終止販售』……?」

四葉 環
「我回來了……。咦咦咦咦~~~~!!!」

小鳥遊 紡
「呃、環先生!」

逢坂 壯五
「咦?要終止販賣了嗎?還登上緊急警報,出什麼大事了嗎……。」

四葉 環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終止販賣~!!」

逢坂 壯五
「呃、環、別這麼慌張……。」

四葉 環
「以後都吃不到了耶!現在多買一些來放著吧!?一億個國王布丁!!」

逢坂 壯五
「你吃完之前它們就會壞掉了啊,雖然遺憾,但人有悲歡離合……」

四葉 環
「不要……!!我還不要跟國王布丁說再見!!!」

大神 萬理
「啊……『方才緊急警報有誤』,環,好像是弄錯了哦!」

四葉 環
「真假!?啊啊啊……謝天謝地……。」

逢坂 壯五
「太好了……不過緊急警報居然會出錯,真是少見。」

小鳥遊 音晴
「就是啊,一個不好,可是會引起大眾恐慌的。」

大神 萬理
「緊急警報應該是電視台的主控室負責的吧?最近他們真常出錯耶……。」



第2話 絕對回歸原點

八乙女 宗助
「我跟你無話可說!不要再打來了!」

電話掛斷聲
「嗶」

八乙女 宗助
「哼。」

開門聲
「喀嚓」

八乙女 樂
「我是不知道你在跟誰講電話,但你態度也太囂張了吧,外面都聽得到你聲音。」

八乙女 宗助
「樂……你來幹嘛。」

八乙女 樂
「我只是來放資料。」

八乙女 宗助
「放好就快滾。」

八乙女 樂
「……我聽姊鷺說之後要去的那家店,你很中意。」

八乙女 樂
「你在那家店有什麼回憶嗎。」

八乙女 宗助
「跟你無關。」

八乙女 樂
「……跟結阿姨有關嗎,紡她媽媽那位。」

八乙女 宗助
「滾。」

八乙女 樂
「你的回憶裡還真是充滿了她啊,跟我媽都無關就對了。」

八乙女 樂
「掰。」

關門聲
「砰」

八乙女 宗助
「……。」


十 龍之介
「……都要聚餐了,樂跟社長卻處得比以前更不好了。」

九条 天
「他們倆那種個性,也在所難免啊,我們外人沒資格插嘴的。」

十 龍之介
「我們不是外人,是朋友啊,天你說過的。」

九条 天
「……。」

十 龍之介
「希望趁著這次聚餐,可以多少改善下社長跟樂的關係。」

九条 天
「龍你真熱心,不過,這次聚餐也沒有別人來打擾。」

九条 天
「他們應該可以久違地有時間好好談一談吧?」


小鳥遊 紡
(接著來到聚餐當天――)

八乙女 宗助
「就是這家。」

姊鷺 薰
「哎呀,太棒了,位在郊區的獨棟餐廳,您能找到這家真是不容易……。」

八乙女 宗助
「這是市中心高檔餐廳的一位主廚獨立之後自己經營的餐廳。」

八乙女 樂
「……總覺得似曾相識啊……。」

八乙女 宗助
「一樓跟地下樓層是餐廳,今天我已經把地下一樓包下來了,這樣就不怕別人打擾。」

八乙女 宗助
「從這個樓梯下去,走了。」


八乙女 樂
「……怎麼沒開燈?」

八乙女 宗助
「怪了……姊鷺妳有訂位吧?」

姊鷺 薰
「啊,是,我有訂……不過說起來,一樓好像也沒開燈耶……。」

九条 天
「啊……!看那邊。」

八乙女 宗助
「怎麼?」

九条 天
「地板上有一小塊血跡……。」

八乙女 宗助
「血……?」

八乙女 樂
「真不舒服……不好意思,有沒有人在!?」

八乙女 樂
「有沒有人……。」

拉炮聲
「砰!」

八乙女 宗助
「怎、怎麼了!?背後有人……。」

七瀨 陸
「恭喜得獎~!!」

和泉 三月
「恭喜恭喜!!」

九条 天
「陸!還有Re:vale前輩……。」

八乙女 宗助
「你們幾個!來這邊幹什麼!?」


「抱歉抱歉!我們本來應該更早來準備驚喜的,結果時間拖太久!」

四葉 環
「我們一看到TRIGGER,就趕快追在後面跑下樓來了!」

大神 萬理
「社長臨時有事,現在人還沒到,不過之後他就會趕過來了!」

二階堂 大和
「那就趕快實施驚喜企劃吧!咦……?店裡的人呢……?」

十 龍之介
「……店裡面沒有人……。」

關門聲
「砰」

四葉 環
「……!咦!?剛剛有人把門給鎖上了!」

六彌 NAGI
「OH,這也是驚喜企劃嗎?」


「咦?不是啊……。」

和泉 一織
「門呢?打不開嗎?」

四葉 環
「……嗚,打不開!喂!喂,來人啊……!」

八乙女 宗助
「別鬧了!裝什麼裝,其實根本就能開吧!閃邊去……!」

四葉 環
「哇……!」

逢坂 壯五
「環!」

八乙女 宗助
「……!打不開……是你們搞的鬼嗎!?」

二階堂 大和
「不是我們!」


「我們什麼也沒做啊,怎麼了嗎?」

十 龍之介
「就是……店裡面都沒人,而且地板上還有血跡……。」

七瀨 陸
「……血跡……?……啊!……真的有……!」

二階堂 大和
「這裡也沒收訊……沒辦法找人來啊。」

逢坂 壯五
「怎麼會……。」

七瀨 陸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和泉 一織
(被關在郊區的地下室,地板上還有血跡……。)

二階堂 大和
(為什麼門會打不開?照理來說,就算從外面鎖上,裡面應該也會有辦法開門的啊。)

和泉 三月
(歸根究柢,為什麼都訂位了,餐廳裡卻沒開燈?)

四葉 環
(天啊……我開始怕了……。)

逢坂 壯五
(環在害怕……不忍心看他這麼擔心受怕,我得幫他。)

六彌 NAGI
(OH……這攸關我能否及時趕回宿舍準時收看可可娜,大事不妙。)

九条 天
「……。」

九条 天
(正常情況下,這太不合理了。但我們是偶像……。)

八乙女 樂
(……也有可能是整人啊……但整人會連老爸一起整嗎?)

十 龍之介
(社長又不喜歡整人……萬一我們真的是被牽扯進什麼事件裡就糟糕了……。)


「……這是……。」


(整人。)


(這是整人。)

岡崎 凜人
(這是整人吧。)


(我們不曉得被這種亂七八糟的情況整了幾次……好比說突然有忍者過來攻擊我們之類的。)


(雖然這也太明目張膽了,但如果我們表現得太明顯,就做不了節目了。)


「地板上居然有血跡……!千,我好怕……!」


「沒事的,百。來人啊!負責人在不在!?」

和泉 三月
「……啊!Re:vale平時那麼悠哉又自在,現在卻這麼驚恐……!這是什麼可怕的事件嗎!?」

岡崎 凜人
(啊……原來是整人啊,難怪姊鷺小姐當初叫我們不要來,這下搞砸了啊……。)

岡崎 凜人
(不過攝影機應該已經在拍了……得想辦法把焦點聚集在TRIGGER身上才行。)

大神 萬理
「說不定某個地方會有電話,我去裡面找找看……。」

岡崎 凜人
「不,我們還是讓TRIGGER去找吧。」

大神 萬理
「咦?」

TRIGGER
「咦!?」

八乙女 宗助
「岡崎!你是想使喚TRIGGER去打雜嗎!」

岡崎 凜人
(八乙女社長真有魄力!太會演了,我也得好好學一學!)

岡崎 凜人
「哼!那還用說,我可不能讓Re:vale做那麼危險的事情!」

八乙女 宗助
「你說什麼!?小小事務所竟敢囂張!你要不要秤秤自己有幾兩重!?」

岡崎 凜人
「這是我要說的!要是您不高興,就自己去找啊!」

八乙女 宗助
「你別太放肆了,小鬼……!!」

姊鷺 薰
「社、社長,請您冷靜啊!你也真是,都在那邊說什麼啊!?」

八乙女 樂
「不要為這種小事吵架好不好!夠了,我去找。」

十 龍之介
「等等,我也一起去。」

九条 天
「我也要去。」

八乙女 宗助
「哼……。」

岡崎 凜人
(呼,我真是幹得好。)


(小岡岡GJ!)


(GJ。)

七瀨 陸
「TRIGGER不會有事吧……。」


八乙女 樂
「好黑啊……這邊是廚房嗎。」

十 龍之介
「小心腳邊,我幫你用手機螢幕照一下。」

八乙女 樂
「拜託了。」

九条 天
「沒找到什麼特別的,是店裡搞錯訂位時間了嗎?」

十 龍之介
「啊……!你們看那個!」

八乙女 樂
「什麼?啊……!」

九条 天
「……冰箱上面有血手印……。」

八乙女 樂
「……天啊……這怎麼搞的……。」

十 龍之介
「感覺真不舒服……裡面是冰了什麼啊……。」

八乙女 樂
「一、一定是食物啊……如果不是食物,可就不妙了……。」

九条 天
「打開來看看。」

八乙女 樂
「我嗎!?」

九条 天
「你怕的話我來開。」

八乙女 樂
「誰怕了!我來。我開了喔……。」

九条 天
「……。」

十 龍之介
「……。」

八乙女 樂
「……。」

九条 天
「快開。」

八乙女 樂
「好啦!」

十 龍之介
「我們一起握著把手,數321一起開吧?」

八乙女 樂
「不用啦!我來開!!」

八乙女 樂
「……。」

八乙女 樂
「……呼……。」

八乙女 樂
「……我開了!」

姊鷺 薰
「呀啊啊啊啊啊!!」

TRIGGER
「哇啊啊啊!!」

八乙女 樂
「姊鷺……!!不要在後面尖叫好不好!我心臟差點被妳嚇停了啊!?」

姊鷺 薰
「我擔心你們才過來的呀!?欸,天,到我前面來!龍你去我後面!」

九条 天
「這個隊形有什麼意義嗎……?」

姊鷺 薰
「這樣才不怕有鬼跑出來呀!」

十 龍之介
「鬼不會從天花板跟地上跑出來嗎?」

姊鷺 薰
「不要……你不要這樣說啦很恐怖欸!!」

十 龍之介
「……啊,對不起!那我把手罩在上面幫妳擋。」

九条 天
「那我來拜拜,以防有鬼跑出來。」

姊鷺 薰
「好!那我負責防守左右!夜叉修羅都儘管放馬過來!」

八乙女 樂
「我倒是覺得你們三個看起來比較像阿修羅像。」

九条 天
「臨.兵.鬥.者.皆.陣.列.在.前!」

十 龍之介
「好厲害,你會比九字護身法喔。」

九条 天
「我在戲裡演過。」

八乙女 樂
「你們還真悠哉啊,搞得我都不怕了。……好!我開了!」

姊鷺 薰
「小心點呀!」

八乙女 樂
「……。」

開門聲
「嘎……」

姊鷺 薰
「怎麼樣!?裡面有什麼!?」

八乙女 樂
「……沒什麼特別的……。」

十 龍之介
「呼,太好了,虛驚一場……。」

九条 天
「等等,這個……。」

八乙女 樂
「這什麼?……CD?」

十 龍之介
「上面都是血,而且還被劃得亂七八糟的……。」

九条 天
「……『Last Dimension ~扣下扳機的會是誰~』」

九条 天
「是我們的CD。」

八乙女 樂
「……是有人割壞我們的CD嗎?」

十 龍之介
「……還割到上面都是血?」

姊鷺 薰
「……討厭……那是怎樣啦……。」

姊鷺 薰
「這裡到底是怎麼搞的啦……。」




第3話 能夠赤裸的回答

二階堂 大和
「……啊,TRIGGER回來了,怎麼樣?有沒有找到電話?」

八乙女 樂
「電話沒有找到……不過你們看看這個。」

和泉 三月
「這是怎樣……Last Dimension的CD怎麼被割成這樣!?上面感覺還有血……。」

八乙女 樂
「不只這樣,廚房裡頭的的冰箱上面還有血手印……。」

四葉 環
「哇啊啊啊啊!不要!我要回家!!」

逢坂 壯五
「啊、環。你想回去,但門打不開啊。」

四葉 環
「小壯你去開啦!!你今天沒有帶電動螺絲起子喔!?」

逢坂 壯五
「我又不會隨身帶著……明天起我會帶在身上以備不時之需的。」

四葉 環
「我要回家!這裡好可怕!」

逢坂 壯五
「環,沒事的。」


「這地下室真陰森……這裡肯定發生過什麼慘案。」


「對啊……感覺等會就要發生什麼恐怖的事了。」

四葉 環
「你看!Re:vale都這麼說了!」

逢坂 壯五
「不好意思,Re:vale前輩……能請兩位別這樣嚇人嗎?」

和泉 三月
「不過這氣氛的確不太尋常啊,這裡到底是發生什麼事了?」

六彌 NAGI
「Hm……暈染在地上的血跡……被某人囚禁在密室之中……。」

六彌 NAGI
「這裡恐怕是兇案現場。」

四葉 環
「不要!!」

六彌 NAGI
「兇手把我們關在這裡,應該是在盤算要如何收拾掉我們吧?」

姊鷺 薰
「不要……!人家要回家……!」

六彌 NAGI
「OH!Sorry,看來我嚇到Lady了呀。Are you OK?Ms.姊鷺……Ouch!」

姊鷺 薰
「喂、誰、誰准你這麼親暱了,不要把你那張帥臉湊過來啦!……不過,I'm okay……I'm sorry。我不會回去的……。」

二階堂 大和
「嗯……光看這情境的確是頗有那種氛圍的,但如果說是兇殺案,那屍體又在哪?」

四葉 環
「你不要在那邊說什麼屍體什麼兇殺案啦!!」

二階堂 大和
「抱歉抱歉……呃,這不是兇……案,應該是發生過別的事情吧?」

和泉 三月
「好比說……?」

和泉 一織
「會不會是小意外?只不過是有人在這邊受了傷,又忘記清地板而已吧……。」


「不,這是兇……案。」


「我們被捲入了一場毛骨悚然慘案裡了……。」

二階堂 大和
「為什麼Re:vale前輩從剛剛開始就一直在恐嚇大家啊!?」

和泉 三月
「就是啊!幹嘛故意嚇人啊,Re:vale前輩以前不會這樣的……。」

二階堂 大和‧和泉 三月
「啊……!」

二階堂 大和
(難道說……這是在整人!?)

和泉 三月
(這是整人喔?)


(你終於發現了,沒錯,大和。)

和泉 三月
(所以你們才會一直故意營造恐怖的氣氛啊!?)


(對啊三月,我們身為專業偶像,必須讓大家害怕才行……。)

二階堂 大和‧和泉 三月
(原來如此,是這麼一回事啊……。)

和泉 一織
「怎麼了?哥哥跟二階堂你們兩個……為什麼要跟Re:vale前輩互看不說話……。」

二階堂 大和
「……這裡是兇……現場……。」

和泉 三月
「對,沒有錯……我們被捲入駭人聽聞的案件了……。」

和泉 一織
「你們兩個突然是怎麼了!?」

四葉 環
「小壯!和哥跟三三說這裡是兇案現場啦!!」

逢坂 壯五
「沒事的、沒事的!這裡是溫馨的地下餐廳啊!」

二階堂 大和
「TRIGGER的CD被割得支離破碎……。」

和泉 三月
「這間餐廳大概是被某個痛恨TRIGGER的人給占領了……。」

魅影
「……答對了……。」

七瀨 陸
「……有聲音……!」

八乙女 宗助
「誰!?」

腳步聲
「……」


八乙女 樂
「啊……!聲音是從音響傳出來的!」

魅影
「我叫魅影,你們的命,在我的掌控之中。」

魅影
「你們就為接下來的恐懼瑟瑟發抖吧。」

十 龍之介
「……這是怎麼回事……!?」

Re:vale
「……。」


(……來了個老掉牙的傢伙……。)


(老到牙都掉光光了……好難配合他啊,但也只能硬上了。)


「你、你說什麼……!?還把我們關在這裡,魅影你究竟是何方神聖!?」


「冷靜點,百!」


「這種情況下你要我怎麼冷靜啊!」

七瀨 陸
「……沒事的!Re:vale前輩別害怕!我來問問他!」

七瀨 陸
「魅影!你把我們關在這裡,到底有什麼目的!?」

魅影
「呵呵呵……首先,請你們看看這段影片。」

十 龍之介
「投影機打開了!……它照出來的是……新聞嗎?」

四葉 環
「啊!!我有看到這個!對不對,經紀人,小萬!」

大神 萬理
「是那個!是那個國王布丁終止販售的新聞!之後說是誤報,立刻就更正了吧?」

逢坂 壯五
「這究竟代表什麼意思……。」

魅影
「是我做的。」

四葉 環
「什麼!?你跟國王布丁有仇嗎!」

魅影
「我可以自由入侵電視台的主控室,隨我喜歡來操弄媒體。」

魅影
「要是你們不聽我的,一個小時之後我就要播出『隕石即將砸落日本各地』的緊急警報。」

和泉 一織
「你這樣做會讓全日本陷入恐慌的!得趕快聯絡警察……。」

魅影
「你們是無法離開這裡的。TRIGGER,陪我玩個遊戲吧。」

魅影
「讓這變成一場史上最糟的慶功宴吧。」

八乙女 宗助
「……這到底是怎麼搞的……姊鷺,妳心裡有底嗎!?」

姊鷺 薰
「人、人家才不知道呢!」

九条 天
「……什麼遊戲?你想讓我們做什麼?」

魅影
「我來問你們問題,你們必須回答出讓我滿意的答案。」

九条 天
「好,要問什麼?」

魅影
「戀愛是什麼?」

TRIGGER
「戀愛……?」

IDOLiSH7
「戀愛是指,那個戀愛……?」

Re:vale
(喂喂喂,你也太亂來了吧。)


(我們那麼努力配合,你在那邊搞笑會被他們發現啦。)


(呃,這種問題觀眾應該是頗愛看的啦……TRIGGER會不會發現這是在整人啊。)

八乙女 樂
(整人……?)

九条 天
(整人嗎……?)

十 龍之介
(如果不能正確回答戀愛是什麼,全日本就會陷入恐慌……!?我該怎麼答才好啊!?)

十 龍之介
「……我可以問一個問題嗎?這個問題沒有限制回答次數吧?」

魅影
「對……沒有限制……。」

十 龍之介
「只有我們三個可以答嗎?」

魅影
「任何人都可以回答……。」

十 龍之介
「了解!好,那我們輪流回答吧!亂槍打鳥總會打中的!」

十 龍之介
「依照名字裡的數字開始答吧!那就麻煩一織打頭陣了,可以嗎?」

和泉 一織
「我嗎!?」

四葉 環
「織織你要怎麼答?」

二階堂 大和
「哥哥我有點想知道耶。」

七瀨 陸
「我也是!」

和泉 一織
「我哪知道啊,我很不會答這類的問題。」

魅影
「我也想知道。」

四葉 環
「你看!魅影都說了!」

和泉 一織
「這犯人真是沒人性又愛跟風!你就不能出一個比較知性有尊嚴的問題嗎?」

魅影
「你最好不要惹我生氣,小心我按下開關引爆房間裡的炸彈。」

和泉 一織
「炸彈……!?」

二階堂 大和
(喂喂喂,這位魅影,炸彈也太超過了吧……整人的可疑度上升到70%了啊。)

和泉 三月
(一織他很敏銳的,得想辦法讓這種緊張的氣氛持續下去……。)

和泉 一織
「炸彈是這麼容易就可以準備好的東西嗎……?總覺得哪裡不對……。」

和泉 三月
「一織!你不能懷疑犯人!」

和泉 一織
「哥、哥哥……。」

和泉 三月
「萬一他說的是真的,不只全日本會陷入恐慌,我們也會被炸得粉身碎骨啊!」

和泉 三月
「我不希望你受那種苦!現在就照他說的做吧!」

和泉 一織
「好、好的……哥哥都這麼說了……。」

二階堂 大和
「對啊,雖然阿一你青春期可能會害羞,但你就老實坦白你青少年對於戀愛的粉紅幻想……。」

和泉 一織
「二階堂!請你不要故意講一些讓人更難為情的詞!」

和泉 一織
「咳咳……我明白了,這是為了日本的和平。沒辦法……我答就是了……。」

和泉 一織
「……戀愛……就像……。」

和泉 一織
「春天的……小兔子……那樣……。」

答錯鈴
「噗噗!」

魅影
「聽不太懂你在說什麼。」

和泉 一織
「那個噗噗的聲音是怎樣!?也太失禮了吧!?」

和泉 三月
「春天的小兔子喔!」

七瀨 陸
「春天的小兔子耶!」

和泉 一織
「請你們不要溫馨喜樂地看著我!」

七瀨 陸
「春天的小兔子是什麼感覺?跟夏天的小兔子有什麼不一樣?」

和泉 一織
「請你不要問那麼細!」

七瀨 陸
「你要解說一下啊!如果你說明了,搞不好就不會噗噗了嘛?」

和泉 一織
「所以說就是……一種軟綿綿、軟呼呼的感覺啊!?」

逢坂 壯五
「一織平時那麼知性,卻說得如此不清不楚……這就是戀愛……。」

六彌 NAGI
「Hm……魅影聽起來真樂在其中,你真的有打算認真威脅我們嗎?」

六彌 NAGI
「這該不會是,整……嗯嗯嗯!」

二階堂 大和
「NAGI你還好吧!?剛剛空氣差點就要跑進你嘴巴裡了啊!?」

和泉 三月
「真是千鈞一髮啊!」

六彌 NAGI
「WHAT!?空氣是不能免費入場我嘴裡的東西嗎!?」

八乙女 宗助
「……這不可能是整人,這家餐廳的老闆是出了名的討厭媒體。」

八乙女 宗助
「這間店連採訪都不肯接受,怎麼可能會願意協助整人企劃。」

Re:vale
「咦咦咦!?」

岡崎 凜人
「也就是說,這真的是一樁案件嗎!?八乙女社長!」

八乙女 宗助
「吵死了!岡崎!你剛剛講話如此無禮……我今後不會再與你有任何交談!」

岡崎 凜人
「咦!?等、不是……!哎呀~!八乙女社長~!您快別那麼說嘛~!」

八乙女 宗助
「你諂媚我也沒用!!」

姊鷺 薰
「岡崎,這不是你那邊弄出來的企劃吧?」

岡崎 凜人
「那還用說嗎!」

姊鷺 薰
「小鳥遊小姐,妳呢?」

小鳥遊 紡
「我、我什麼也不知道。」

大神 萬理
「我們是無關的,社長他原本也是很興奮想給你們驚喜的。」

二階堂 大和
「也就是說……我們真的被捲進了一場可能會給全日本造成恐慌的重大案件……?」

全員
「……」

八乙女 樂
「……真的假的……。」

和泉 三月
「……這可不是鬧著玩的……。」

四葉 環
「……我心臟痛……。」

六彌 NAGI
「OH……。……難不成,我會來不及趕回宿舍看可可娜?」

六彌 NAGI
「NO!!NO,NO!魅影!快把門打開!」

九条 天
「你到底是誰?你跟我們有什麼仇嗎?」

八乙女 樂
「話說回來……你之前是跟誰講電話還大聲罵他?你那時候不是很兇嗎。」

八乙女 宗助
「那是因為對方提出厚顏無恥的要求,竟然還有臉叫我再用他一次……。」

十 龍之介
「再用他一次……您是和誰通電話了?」

八乙女 宗助
「唉……日向秋人。」




第4話 克服異狀

七瀨 陸
「日向秋人!?」

逢坂 壯五
「日向秋人就是跑到我們事務所偷歌的那個音樂製作人嗎!?」

和泉 一織
「所以說,把我們關在這裡的魅影,其實就是日向秋人嗎!?」

八乙女 樂
「……你說啊!魅影!」

魅影
「你們該回答的,並不是我的真實身分,而是我提出的問題。」

八乙女 宗助
「日向!你可別以為你這樣可以全身而退!這次我一定要讓你變成過街老鼠……。」

姊鷺 薰
「社長!請您別刺激他!誰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來呀!」

八乙女 宗助
「……。」

八乙女 樂
「你每次都這樣,你就只會否定人。」

八乙女 宗助
「你說什麼?」

八乙女 樂
「日向的行為的確不可原諒,但也是你逼他逼太緊,你也有責任。」

八乙女 宗助
「你說我有錯!?」

八乙女 樂
「你錯就錯在對工作夥伴沒有愛!」

十 龍之介
「別這樣,樂!社長也是!現在我們應該同心協力,努力想想要怎麼逃離這裡!」

八乙女 樂
「嘖……。」

八乙女 宗助
「……哼。」

七瀨 陸
「他說過,只要我們能夠答出什麼是戀愛,讓他滿意他就會放我們走對吧!」

九条 天
「……為什麼是戀愛?」

和泉 一織
「他是不是失戀了啊?」

逢坂 壯五
「一織回答過了,接下來輪到大和。大和,拜託你了!」

二階堂 大和
「好……我知道了。」

逢坂 壯五
「大和那麼帥,也很懂女人心啊!你一定能夠一次就答出最佳解答的!」

二階堂 大和
「阿壯……拜託你不要給我增加難度……。」


「你很懂少女心哦?」

十 龍之介
「大和你好帥喔!」

二階堂 大和
「拜託你們不要這麼期待我!唉,真是夠了……。」

八乙女 樂
「二階堂,一股作氣說出來吧!戀愛是什麼……。」

二階堂 大和
「戀愛就是……。」

二階堂 大和
「戀愛就是啤酒泡泡……太用力倒就會全是泡泡,然而太小心翼翼又會沒有泡泡。」

答錯鈴
「噗噗!」

魅影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二階堂 大和
「……可惡……這個真是丟臉死了,而且還很打擊自信心……。」

和泉 三月
「兔子跟啤酒他會聽不懂啊……好!那我說簡單點的!」

和泉 三月
「戀愛就是臉紅心跳!」

答錯鈴
「噗噗!」

和泉 三月
「……不行喔……。」

二階堂 大和
「你講的也太隨便了吧,說詳細點啊。」

和泉 三月
「啊我就想臉紅心跳嘛!我又沒辦法像大叔你一樣,那麼熱血講一些很哲學的比喻。」

二階堂 大和
「不要說我熱血!丟臉死了!」

逢坂 壯五
「下一個輪到環了,加油哦。」

四葉 環
「……我不要……。」

十 龍之介
「為什麼?」

四葉 環
「因為……很害羞啊……?……這麼正式,在大家面前……說什麼戀愛……。」


「你怎麼這麼可愛啦!環!」

八乙女 樂
「你還是高中生嘛。」

和泉 一織
「我跟你同年,都那麼努力了,你也要回答啊!就你不回答也太不公平了!」

四葉 環
「咦?嗯……那……呃……。」

四葉 環
「酸酸甜甜的……味道……我好像聽過有人這樣講……。」

逢坂 壯五
「那不是接吻的味道嗎?」

四葉 環
「不要講什麼接吻!!」

二階堂 大和
「今天環有好多聽不得的字眼哦。」

答錯鈴
「噗噗!」

四葉 環
「呼……我的部分結束了……啊~流超多汗的……。」


「哎喲~!環你太可愛了~!」

四葉 環
「……小百,你不要在那邊起鬨!」

逢坂 壯五
「接下來輪到我了……我的答案攸關日本的和平……我會好好回答的。」

八乙女 樂
「這種情況下逢坂還是這麼認真啊,真好奇他會怎麼答。」

逢坂 壯五
「戀愛就是……。」

逢坂 壯五
「『強烈傾心於特定人物,並對其身心產生劇烈的渴望』。」

二階堂 大和
「標準答案……。」

九条 天
「如果我是國文老師,我大概會給他打一百分。」

答錯鈴
「噗噗!」

逢坂 壯五
「呃、行不通啊。請等一下,能讓我再答一次嗎?我參考一下我喜歡的西洋歌歌詞。」

和泉 一織
「逢坂難得這麼不死心啊。」

七瀨 陸
「他會不會是特別有信心啊!?」

逢坂 壯五
「那我要說了。」

逢坂 壯五
「呼……。」

逢坂 壯五
「Love is crazy.」

答錯鈴
「噗噗!」

逢坂 壯五
「嗯……還是不行嗎,我覺得這歌詞很棒啊……。」

四葉 環
「小壯的『Love is crazy』,比炸彈跟兇案現場還要毛……。」

逢坂 壯五
「會嗎?」

六彌 NAGI
「接下來輪到我了呀!All right,這問題簡直為我量身打造。」

姊鷺 薰
「討厭……怎麼辦……人家心跳得好快……。」

八乙女 宗助
「妳心跳個什麼勁。」

姊鷺 薰
「我才沒有!哼!反正他一定答不出什麼好東西來,就看他做些無謂的努力吧!」

六彌 NAGI
「OH……Lady罵我,我好Shock……。」

大神 萬理
「好啦好啦,人家是別的事務所的嘛,我來支持你,加油!」

姊鷺 薰
「啊啊……!對不起,NAGI!我們根本就是羅密歐與茱麗葉……!!」

六彌 NAGI
「Ladies & gentlemen!我就開門見山地說吧!」

六彌 NAGI
「戀愛,就是戀人們的劇場,妳這位女主角,與我邂逅,共同編織美妙的愛情故事……。」

答錯鈴
「噗噗!」

六彌 NAGI
「Jesus……!」

姊鷺 薰
「為什麼!喂!他講得多好!直擊人家的心耶!!魅影……!!」

大神 萬理
「姊、姊鷺小姐?」

六彌 NAGI
「Oh my god……我台詞才說到一半就響鈴了,我無法跟魅影心意相通。」

七瀨 陸
「好!下一個換我!」

二階堂 大和
「輪到陸了啊!這種瘋狂的犯人,最受不了陸的純真了!」

九条 天
「啊……。」

八乙女 樂
「你有興趣?」

九条 天
「沒。」

七瀨 陸
「那我要答囉!呃……戀愛就是!」

七瀨 陸
「戀愛就是唱歌!兩個人一起唱歌,唱得好聽就很開心、一起歡笑、很幸福的感覺!」

七瀨 陸
「嘿嘿嘿……雖然我也不是很懂!」

答錯鈴
「噗噗!」

七瀨 陸
「呀!還是不行耶……!哇,好害羞喔!我的臉好熱!」

和泉 一織
「這人真可愛……。」

九条 天
「陸,你長大了……。」

岡崎 凜人
「……聽到這種話就會覺得,唉,我老了。」

大神 萬理
「一去不復返啊,那種青春的感覺……。」

八乙女 樂
「接下來輪到我了……好!」


「等等!魅影的主要目的是TRIGGER,你們當壓軸吧!」

十 龍之介
「壓軸?這樣的話,就數字看來我會是最後一個耶?這、這責任好重大啊!?」


「我來了!魅影!我先來!」


「加油,百。」


「戀愛就是!工作天的煙火!」

答錯鈴
「噗噗!」


「啊,還是不行啊!」

八乙女 樂
「什麼意思?」


「大概是出外景去煙火大會,然後很HAPPY的感覺。」


「才不是咧!我們不是怕鬧誹聞,所以就算想談戀愛也不能隨便談嗎?」


「但是,我們還是會嚮往戀愛嘛,就像邊工作邊看煙火一樣,雖然不能到現場看,但還是很漂亮呀。」


「哦……。」

八乙女 樂
「你看起來有聽沒有懂喔。」


「才沒這回事,接下來輪到我了?我只能憑感覺來答,可以嗎?」


「千,加油!快講出一個超帥的答案,把犯人的心給偷走!」


「包在我身上。戀愛就是路邊發的衛生紙,雖然可以免費拿,但免費的東西最恐怖。」

答錯鈴
「噗噗!」


「啊,行不通喔?」


「一般來說是不能免費拿的啊,千……。」

姊鷺 薰
「這回答真是太渣了……。」

大神 萬理
「真不想給我們家可愛的偶像們聽這種東西……。」


「萬你也差不多吧。」

大神 萬理
「誰跟你差不多!!」


「咳咳……誠如各位所見,我們Re:vale雖然全力迎戰了,卻依然惜敗。」


「接下來就交給TRIGGER了,加油啊,TRIGGER。」

八乙女 樂
「可惡……竟然一臉雲淡風輕交棒給我們了。」

十 龍之介
「怎麼辦?要照順序來,樂你第一個嗎?」

八乙女 樂
「……好啊,啊……等等。」

九条 天
「怎麼?」

八乙女 樂
「我不想在老爸面前講。」

八乙女 宗助
「事到如今你在跟我客氣什麼,你對戀愛的看法都登在雜誌上了,我早就確認過了。」

八乙女 樂
「你很煩耶!我才不想在老爸面前講什麼愛情啦戀愛啦之類的東西!你閃一邊去啦!」

八乙女 宗助
「你對你父親這種口氣!?」

八乙女 樂
「什麼父親!現在才拿這個來當擋箭牌……。」

姊鷺 薰
「社長!樂!……這對父子真是永遠吵不完耶!唉……在他們吵完之前,我們先答吧!」

小鳥遊 紡
「我……我不是很懂這些……。」

姊鷺 薰
「哎呀!小朋友就是小朋友!也是,妳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少女,沒辦法……岡崎跟大神應該可以答吧?」

岡崎 凜人
「好、好的!」

岡崎 凜人
「戀愛就是硬擠上電車!年輕的時候還會衝,但現在沒體力常常只能看著電車開走!」

答錯鈴
「噗噗!」

大神 萬理
「戀愛就是溫泉!累了去泡可以放鬆身心,但泡太久就會熱昏頭!」

答錯鈴
「噗噗!」

姊鷺 薰
「輪到我了呀!聽好了,魅影!戀愛就是,成熟的女人綻放光輝的時刻!然後……。」

答錯鈴
「噗噗!」

姊鷺 薰
「等等……!你至少聽我說完呀!!」

九条 天
「……原來如此,他不喜歡成熟女性啊。」

七瀨 陸
「天哥哥……?」

九条 天
「……沒,別管我說的。你準備好了嗎?樂。」

十 龍之介
「……唔,好了!我已經把社長的耳朵給遮起來了!」

八乙女 宗助
「……放手!龍之介!」

十 龍之介
「樂!趁現在!」

和泉 三月
「加油啊!八乙女!」

二階堂 大和
「大家心目中的夢中情人第一名,我很期待你的名言哦!」


「嘿!風流男子!等你好久啦!」

八乙女 樂
「好……。」

八乙女 樂
「我就讓你聽聽我的答案吧,魅影。戀愛就是……。」

八乙女 樂
「Over the rainbow.」

九条 天
「……為什麼要講英文?」

十 龍之介
「好帥!」

二階堂 大和
「很帥嗎……?」

八乙女 樂
「……就像跨越天空中閃耀的彩虹一樣,那種興奮又心動的感覺,就是我心中的戀愛。」

八乙女 樂
「在天空飛也會有恐懼,但如果和這個人手牽手,就能一起跨越。當腦中浮現這種想法的瞬間,就是戀愛……。」

答錯鈴
「噗噗!」

八乙女 樂
「為什麼啊!!」

魅影
「錯了,可是,還不錯。」

八乙女 樂
「哦,是喔?」

十 龍之介
「下一個換我!壓軸責任太重大了,還是交給天吧。」

九条 天
「你比我大五歲耶,別把這種關於情愛的問題交給我啊,我是沒差啦。」

十 龍之介
「抱、抱歉!好,我要答囉!魅影!」

魅影
「請回答。」

十 龍之介
「戀愛就是大海!浪花濺起又退去,太陽升起又落下,大海總是呈現不同的樣貌……。」

十 龍之介
「但大海就是大海,永遠不會改變,這就是我對戀愛的看法。」

八乙女 樂
「龍……你的答案,跟我一樣讚。」

七瀨 陸
「魅影沒有按鈴……他是不是很滿意這個答案!?」

答錯鈴
「噗噗!」

十 龍之介
「啊,還是不行……。」

答錯鈴
「噗噗!」

十 龍之介
「還按了兩次!?」

答錯鈴
「噗噗!」

十 龍之介
「三次!?這麼糟嗎!?」

六彌 NAGI
「OH……總覺得他這次的反應不太一樣。」

和泉 一織
「關鍵字是什麼?大海嗎……?」

魅影
「這是最後的機會,九条天。」



第5話 一切青澀的心情

魅影
「這是最後的機會,九条天。」

九条 天
「好啊。」

八乙女 樂
「你真有自信啊。」

九条 天
「還好啦,我可以答了嗎?」

魅影
「你答答看啊。」

九条 天
「戀愛,就是找出你的真實身分,再呼喚你的名字。」

七瀨 陸
「……呼喚名字?」

九条 天
「我一開始就察覺了,妳會問『什麼是戀愛』這種問題,代表即便妳是愉快犯,妳也不會是男性。」

九条 天
「魅影是女的,而且她無法理解太抽象或是太成熟的回答。」

九条 天
「妳能夠明白的,是跨越彩虹。是那種是小孩容易理解的歡樂意象。」

九条 天
「妳表露憤怒的,是大海,是爸爸沒能帶妳去玩的大海。」

七瀨 陸
「爸爸沒能帶妳去玩……?……!啊……!」

九条 天
「對,魅影就是主控室導播的女兒,對吧,小瞳。」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

和泉 一織
「主控室導播的……的確,如果不在主控室,也沒辦法操作緊急警報。」

六彌 NAGI
「不過,主控室有森嚴的保全措施。」

六彌 NAGI
「就算是內部人員的家人,這麼小的Lady也無法輕易入侵吧。」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我撿到了一個魔法包包。」

和泉 三月
「魔法包包……?」

七瀨 陸
「小瞳,妳為什麼要這麼做?」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我聽到爸爸媽媽在講話,他們說,爸爸沒辦法幫我慶生,都是TRIGGER事務所的社長害的。」

八乙女 宗助
「……什麼?」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我原本是很喜歡TRIGGER的,但聽到這些之後,我變得超討厭。」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你們都是偶像,已經每天都是主角了,但我能當主角的,只有生日那天而已。」

七瀨 陸
「……小瞳……。」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所以我用了魔法包包,然後我就知道你們要在這間店辦慶功宴。」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只有TRIGGER可以辦派對太不公平了,所以我想要搞破壞,就像你們破壞了我的生日一樣。」

逢坂 壯五
「……什麼是魔法包包?」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爸爸的新人下屬拜託我們保管,放在車庫的大包包。」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裡面有機器跟很複雜的說明書,我自己也有裝過電腦,所以就一邊查一邊裝好了。」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然後我照著上面寫的惡作劇了一下,電視上就跑出字來了。」

四葉 環
「妳說惡作劇,就是國王布丁終止販賣嗎!?」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嗯,雖然炸彈是我騙你們的,不過計劃書有寫說怎麼弄出隕石的新聞,寫得很詳細。」

和泉 一織
「那是……用來駭入主控室的專用器材跟說明書吧?」

和泉 一織
「妳拿著那種東西太危險了,快放我們出去,把那個包包交……。」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不要!」

九条 天
「……。」

九条 天
「妳還沒破壞夠嗎?」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還沒……。」

九条 天
「這樣啊,不過就算妳再破壞下去,妳也得不到滿足的。」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為什麼?」

九条 天
「因為妳喜歡我們啊。」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

九条 天
「妳總不會對著討厭的男人,問他什麼是戀愛吧?」

九条 天
「如果妳快討厭我們了,就再愛上我們一次吧,我會再一次,讓妳回心轉意。」

九条 天
「我發誓我絕對會付出一切努力,還請妳別厭倦我們。」

九条 天
「請妳繼續愛著我們。」

七瀨 陸
「……天哥哥……。」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我……。」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我原本是想跟八乙女樂結婚。」

八乙女 樂
「……我?」

九条 天
「是樂粉喔……。」

十 龍之介
「這樣啊……。」


「一聽到不是自己的粉絲,你們兩個也會失落一下啊?」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不過,如果跟八乙女樂結婚,我就得叫那個智障社長『爸爸』了……。」

八乙女 宗助
「誰是智障社長!信不信我讓你爸降職!?」

岡崎 凜人
「八乙女社長,對方還小,您這樣太沒大人樣了!小妹妹妳也是,不可以說八乙女叔叔是智障!」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好……。」

岡崎 凜人
「小瞳,妳別跟八乙女樂結婚了,跟凜人哥哥結婚好不好?這樣就沒問題了吧?」


「小岡岡居然自願幫第一名的夢中情人代打耶。」


「太棒了,我簡直要戀愛。」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不要。」

岡崎 凜人
「呼……年紀越小,甩人越早啊。」

大神 萬理
「小瞳,那萬理哥哥怎麼樣?我會做砂糖吐司邊給妳當點心哦。」

四葉 環
「這邊也自願了!」

逢坂 壯五
「還打算用食物來引誘對方……。」

和泉 一織
「而且內容還很寒酸……。」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不要,八乙女樂在班上比較紅嘛。」

八乙女 樂
「妳是因為我很紅,才喜歡我的?不要因為這種理由去愛人。」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

八乙女 樂
「等妳看出我的優點再愛上我吧,雖然我也有缺點,但優點也算是不少。」

八乙女 樂
「用屬於妳自己的理由愛上我吧,等妳愛上我,再告訴我妳的愛,是可以不顧我老爸的。」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我原本也是這樣想的……。」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但小瞳好不容易要過生日、要長大一歲了,卻沒人在乎我。我不想戀愛、也不想長大了……。」

和泉 三月
「不用悲觀啦!小瞳妳才十歲不是嗎?」

和泉 三月
「還是有很多快樂的事的!雖然人生有時候也不全然都是開心的事。」

和泉 三月
「但是每天每天,主角永遠都會是小瞳妳哦。」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就算沒有過生日也是嗎?」

十 龍之介
「對啊,不管晴天雨天,有妳在、妳的家人朋友都在,妳就是主角,故事也會一直走下去的。」


「就算不站在舞台上,就算不用電視惡作劇,只要妳笑著,結局就會幸福又美滿喔!」

二階堂 大和
「把偶像關起來這種事,很難跟同學炫耀吧?等出去之後,我們再創造別的故事吧。」

二階堂 大和
「哥哥我很清楚,如果認為這是悲劇,就會演變成悲劇。但是……。」

二階堂 大和
「想著『船到橋頭自然直』,相信自己、相信周遭人,不可思議地,一切都會好轉的。」

八乙女 樂
「放大家出去吧,小瞳。」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樂……。」

八乙女 樂
「妳喜歡我吧?來見我吧,我讓妳體會跨越彩虹的心動。」

八乙女 樂
「我跟妳保證。」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

八乙女 宗助
「……我知道了,我去跟那家電視台的主控室說幾句。」

八乙女 宗助
「雖然我無法保證,但妳爸或許就能放假了。」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真的……!?」

八乙女 宗助
「對,所以快把我們放出去,說起來妳到底在哪!?」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我在餐廳一樓。」

八乙女 宗助
「什麼?老闆跟主廚呢!?」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都在哦,他們在等驚喜結束,剛剛也幫我把門上鎖了。」

八乙女 宗助
「驚喜!?老闆他們以為這是驚喜嗎!?」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他們接到Re:vale的電話,說他們接到很多關於驚喜的請求。」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所以他們也聽了我很多要求。」

八乙女 宗助
「你們兩個……!!」


「哎呀!抱歉抱歉!!」


「好啦好啦,社長,好嘛好嘛好嘛。」

姊鷺 薰
「那冰箱的血手印是怎麼回事!?」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老闆不小心把CD跟資料一起放進碎紙機,想拿出來結果不小心受傷了。」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他說他把CD放到冷凍庫了,這樣上面的裂痕就會不見。」

姊鷺 薰
「那是迷信好嗎!!」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啊……!」

七瀨 陸
「怎麼了!?」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有個怪人!老闆倒下去了……!」

和泉 一織
「該不會是包包的主人來拿包包了?」

和泉 一織
「善良的正常人是不會自己製作入侵主控室的機械的,他一定有擬訂犯罪計畫!」

六彌 NAGI
「Hurry up,小瞳!現在立刻躲起來!躲到大人找不到的小地方去!」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咦……。」

六彌 NAGI
「Go, go, go!Hurry up!」

主控室導播的女兒
「……呀啊啊……!」

六彌 NAGI
「……Jesus!」

二階堂 大和
「小環,門呢!?」

四葉 環
「打不開!!」

七瀨 陸
「小瞳!小瞳……!」

逢坂 壯五
「……沒聲音……。」

姊鷺 薰
「騙人的吧……不要呀……!」

全員
「……。」

小鳥遊 音晴
「……大家沒事吧!?」

小鳥遊 紡
「爸爸!」

大神 萬理
「社長!」

八乙女 宗助
「小鳥遊!是你嗎!?」

小鳥遊 音晴
「抱歉我來遲了,我一到這邊,就有個怪人追著小女孩跑。」

大神 萬理
「社長您沒事吧!?」

小鳥遊 音晴
「沒事!我把他過肩摔了!」

大神 萬理
「社長太帥了……!!」


「萬哥變得像我一樣……。」

小鳥遊 音晴
「我現在就開門哦,……啊!對了,八乙女,TRIGGER。」

八乙女 宗助
「幹嘛。」

小鳥遊 音晴
「恭喜你們獲獎!真不愧是八乙女事務所的頭號偶像啊,以後也要加油哦。」

八乙女 宗助
「……呵呵,少廢話,快開門。」


小鳥遊 紡
(就這樣,事件告了一個段落。)

小鳥遊 紡
(做出小瞳魔法包包的犯人也在接受警察審問。)

小鳥遊 紡
(聽說他是因為被電視台裡的女生甩了,才有了這次的犯罪動機。)



「幸好平安解決了!要是照著犯人的計畫走,全日本可就真的要陷入恐慌了。」


「『拯救日本的偶像』,聽起來真不錯。」


「超帥的啦!!」

岡崎 凜人
「你們兩個都辛苦了!我也得趕快求八乙女社長原諒我啊……。」


七瀨 陸
「不過好難得哦!除非是為了工作,不然我們也不會聊戀愛的事情嘛!」

六彌 NAGI
「有趕上可可娜的播出時間真是太好了。」

四葉 環
「小NAGI你啊,比較喜歡女生還是可可娜?」

六彌 NAGI
「環……我的愛比海深、比天高。」

四葉 環
「所以?」

六彌 NAGI
「我兩邊都愛,愛得平等而深刻。」

和泉 三月
「你這不是劈腿嘛。」

二階堂 大和
「阿三呢?你除了臉紅心跳以外有增加新的語彙嗎?」

和泉 三月
「嗯……描述自己的心情意外地難耶?」

和泉 一織
「那要是你有難以言喻的心情該怎麼辦?」

和泉 三月
「我想想……烤一個好吃的蛋糕吧!我好歹也是蛋糕店的兒子嘛!」

四葉 環
「我走……小壯,你不要帶那個啦!!」

逢坂 壯五
「可是環你跟我說我以後最好帶著走……。」

四葉 環
「我又不是講真的!你要是帶著電動螺絲起子到處走,會被警衛攔下來啦!」

二階堂 大和
「……感覺你以後不管被關在哪,都可以立刻逃出去耶。」


姊鷺 薰
「呼……我還想說會怎麼樣呢,幸好你們都沒事。」

姊鷺 薰
「那女孩好像也成功和爸爸一起過生日了呀!」

十 龍之介
「這樣啊!太好了!」

十 龍之介
「不過,天你怎麼發現對方是女生的,好厲害喔。」

九条 天
「因為我是偶像。」

十 龍之介
「因為你是偶像?」

九条 天
「我腦中一直都想著愛著我的女生,想著要怎麼讓她幸福。」

九条 天
「每天都像是為某個人慶生一樣,開心得不得了,我正做著一份幸福的工作。」

十 龍之介
「是啊,就算沒有魔法道具,我們也能靠自己的力量,為人帶來幸福。」

十 龍之介
「這真是最棒的工作了。」


八乙女 樂
「喂。」

八乙女 宗助
「怎麼。」

八乙女 樂
「我聽我媽說了,那家店我小時候生日,我們有一起去過。」

八乙女 宗助
「……。」

八乙女 樂
「……你幹嘛不早講。」

八乙女 宗助
「……你媽出生在舊社區,天生急性子,她每次吃法國菜都抱怨東抱怨西。」

八乙女 宗助
「嫌出餐出太慢、還說什麼蕎麥麵十分鐘就會送來了,回想起來,我從以前就跟她不合。」

八乙女 樂
「……」

八乙女 宗助
「……但那都是很棒的回憶。」

八乙女 樂
「哼……。」

八乙女 宗助
「我可不會補辦慶功宴,這次是你們不聽我勸,硬要和他們親近,才自己搞砸的。」

八乙女 樂
「也多虧這樣才得救了不是嗎,不用你請,我們自己去吃。」

八乙女 宗助
「快去工作,別鬆懈。」

八乙女 樂
「不用你講,掰了。」


九条 天
「樂,你很慢。」

八乙女 樂
「抱歉。」

觀眾
「呀啊啊啊啊……!」

十 龍之介
「觀眾們好嗨喔。」

九条 天
「你們準備好給大家見識彩虹跟大海了嗎?」

八乙女 樂
「嗯。」

十 龍之介
「我會加油!」

九条 天
「不管站在什麼舞台上,我們就是TRIGGER。無論如何我們都不會改變,我們擁有永不改變的熱情。」

九条 天
「像慶祝生日一樣,受人所愛;像為人慶生那樣,愛著大家。」

九条 天
「至今為止,從今以後,深愛所有眼中有我們的人。」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