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瑄翻譯

fc2→lofter 搬運
http://sen229.blog.fc2.com/

[中文翻譯][i7主線劇情] 第3部 第2章 交易與後悔

[中文翻譯][i7主線劇情] 第3部 第2章 交易與後悔

翻譯:包瑄

第1話 心牆與自尊

???
「總有一天你就會被人遺忘,你帶來的、展現的,一切的一切都會消失在記憶的另一端。」

???
「大家想見的不再是你,想聽的歌也不再是你唱的。」

???
「就像你弟當時那樣,七瀨天。」

九条 天
「……。」


九条 天
「……(撥號聲)。」

九条 天
「……九条叔叔沒接啊。」

九条 天
「那孩子到底是誰……。」


十 龍之介
「……這樣啊……好,嗯,之後再聯絡……。」

八乙女 樂
「……龍他打電話回老家嗎?」

九条 天
「打回家怎麼聲音聽起來那麼沉悶?不曉得是不是發生什麼事了……。」

十 龍之介
「……抱歉,讓你們等我……。」

八乙女 樂
「龍,怎麼了?」

十 龍之介
「……我請家裡人把電話給二弟聽,結果他說他不想跟我講話。」

八乙女 樂
「你跟他吵架了?」

十 龍之介
「是沒有吵架……不過最近他第一次交女朋友,一開始還很高興……。」

十 龍之介
「但他女友說如果我弟不讓她見我 那她幹嘛跟我弟交往,就把他給甩了……。」

八乙女 樂
「那女的是怎樣啊!太惡劣了吧!跟你弟講說好在跟她分了。」

九条 天
「龍不好那樣說吧。」

八乙女 樂
「為什麼?」

九条 天
「所以我就說獨生子實在是……。」

十 龍之介
「……唉……他一定很受傷吧……。」

十 龍之介
「……怎麼辦……要是他就這樣一直不理我……。」

九条 天
「……。」

九条 天
「他可是你弟,沒問題的。他就算受傷,內心也是很堅強很體貼的,只是需要點時間罷了。」

十 龍之介
「……天……!」

九条 天
「不要抱上來,很熱……。」

十 龍之介
「我好感動,謝謝你。」

十 龍之介
「……我沒想到自己進了演藝圈之後,還會給家裡添麻煩。」

十 龍之介
「雖然好像是沒有人欺負他們,不過最小的弟弟好像也有被人嘲笑說『你是不是跟你哥一樣很色』……。」

十 龍之介
「我這一路走來都沒想太多,但我還是去問問能不能讓我轉型,別再把性感當成我的賣點……。」

九条 天
「……你想得太簡單了,藝人的形象可不是隨便轉個彎就能改變的。」

八乙女 樂
「你也不用那樣講吧。……不過既然你現在這個路線很成功,我也不覺得我爸會准你改……。」

九条 天
「要轉型就必須有替代方案,你有什麼特技?」

八乙女 樂
「龍你如果真的不想繼續這樣,我也會幫你,那你想要轉型成什麼路線?」

十 龍之介
「……。」

十 龍之介
「像是帶動唱的大哥哥之類的……。」

開門聲
「喀嚓」

八乙女 宗助
「胡扯什麼帶動唱大哥哥,蠢貨!」

十 龍之介
「……啊,社長……。」

八乙女 宗助
「今年TRIGGER一定要超越Re:vale,TRIGGER要成為日本第一,還需要成長的――」

八乙女 宗助
「龍之介,就是你。」

十 龍之介
「我嗎……?」

八乙女 宗助
「對,在年底之前,我會幫你塑造一個跟樂和天一樣,能給人深刻印象的形象。」

八乙女 樂
「說什麼塑造形象啊!龍他應該要做自己……。」

八乙女 宗助
「少囉嗦!跟樂和天相比,你還不足的,就是一種企圖心。」

八乙女 宗助
「你要睡遍全日本的女人!!要具備這種飢渴的氣勢!」

八乙女 樂
「你這話該在兒子面前講嗎……?」

九条 天
「我還未成年耶。」

十 龍之介
「……為了讓TRIGGER成為日本第一……。」

八乙女 宗助
「沒錯,要不是你在TRIGGER,不然你完全可以勝任團體的中心人物,你要有把樂和天給比下去的野心。」

十 龍之介
「……。」

十 龍之介
「……好的,我會努力。」


四葉 環
「啊,是百百跟千千,早安。」

逢坂 壯五
「要叫人家百前輩跟千前輩。兩位早安。」


「哦!今天要跟MEZZO"一起錄影啊!你們要不要看看帥哥醒醒腦啊?這個帥哥就叫千啦。」


「我就是他剛剛介紹的千,請多指教。咦……。」


「哇……!是萬哥!你怎麼在這裡!?」

大神 萬理
「早安,我今天是MEZZO"的經紀人,待會一起錄影還麻煩兩位多多關照了。」


「原來是這樣啊!」

四葉 環
「嘿嘿,百百,小萬是我們的經紀人喔,羨慕吧?」


「……羨慕……不!這怎麼好意思、不行啊……!你們兩個居然這麼平靜!?」

逢坂 壯五
「也是……百前輩都這麼畢恭畢敬了,我們也應該更謹慎……。」

大神 萬理
「不用啦,我只是經紀人啊。」


「是哦,你當經紀人啊。」


「還頗開心的哦,他們兩個比你學生時期的時候好多了,都不用我費心。」

四葉 環
「帶千千要費心喔?」

大神 萬理
「這傢伙就是個生活白癡啊,早上爬不起來、又不會整理通訊錄、還記不住別人的長相……。」


「反正這些你很會,你來剛好嘛。」


「哇!是Re:vale的祕辛耶!!我好興奮啊……!!」

逢坂 壯五
「……這幾位的關係好錯綜複雜啊……。」

大神 萬理
「呃,好吧,是我不對,我會正式點,叫你們千先生和百先生的。」


「你叫叫看啊。」


「這怎麼行!求你別這樣啊……!!」

四葉 環
「我可以繼續叫百百跟千千嗎?然後小萬就叫小萬?」


「叫小萬也太親暱了吧!」

大神 萬理
「不好意思,我會好好教教他。」


「不!我不是那個意思……!」


「可以叫我千千哦。」

逢坂 壯五
「呃、是指誰……?環嗎?萬理哥嗎?還是我?」


「我們整理一下情況吧!我們各自都照舊吧!總覺得都亂成一團了!」

四葉 環
「最混亂的就百百你了。」


「抱、抱歉……!」


「你見到萬很開心吧。」


「千你也是吧!萬哥,今天也請多關照!我會拚命丟話題給MEZZO"的!」


「萬哥穿西裝也超帥的啦!」

大神 萬理
「謝謝,百,今晚我們也一起High到最後吧。」


「呀啊啊!太帥了……!!」

四葉 環
「百百你很大聲!!」

逢坂 壯五
「好、好帥……。」

大神 萬理
「抱歉,我一個不小心……百他用粉絲的口氣誇我,我就下意識像從前那樣……。」


「你也用那種語氣跟我說幾句嘛。」

大神 萬理
「我又沒把你當成粉絲說過話,你當時就站在我旁邊啊。」


「啊……。」

大神 萬理
「千你還有要跟大和一起拍電影對吧,那孩子也拜託你多照顧了。」


「搞半天你跟我講公事啊。」


和泉 一織
「好了,我們要遲到了啊,七瀨!東西都帶了嗎?」

七瀨 陸
「等一下!錢包、錢包……。」

和泉 一織
「翻翻你包包的內袋!」

七瀨 陸
「啊!有帶!那我們走囉!」

和泉 三月
「……。」

六彌 NAGI
「……。」

二階堂 大和
「……。」

七瀨 陸
「……他們是怎麼了?睜著眼睛睡著了?」

和泉 一織
「氣氛不太對勁啊……啊,我們得快點!先走了!」

和泉 三月
「啊……路上小心。」

六彌 NAGI
「……。」

二階堂 大和
「那我也去工作了。」

六彌 NAGI
「――大和。」

和泉 三月
「NAGI,別這樣。」

六彌 NAGI
「為什麼?」

和泉 三月
「人家不想說你就不要逼他說啊,每個人都有自己衡量的時機啊。」

六彌 NAGI
「三月,我並不是好奇大和的秘密。」

六彌 NAGI
「我只是不能容許,我們身為好友,他卻營造出這種不和諧的氛圍。」

六彌 NAGI
「大和你的秘密?那算什麼,看我不把它跟玉米片一起吞進肚子裡。請你不要在我們之間劃分國界。」

二階堂 大和
「哈哈哈,我們一開始不就有國界了?」

六彌 NAGI
「……什麼意思?」

二階堂 大和
「我跟你這個從國外回來的不一樣,我早上從不吃玉米片、都吃茶泡飯的,這就能回答一切了。」

二階堂 大和
「你淋牛奶我淋茶,不過這種差距是護照彌補不來的,悲劇就是由此而生、又在此終結。」

二階堂 大和
「總有一天你也會發現的,那我出門啦。」

關門聲
「砰」

六彌 NAGI
「……那男的在說什麼?」

和泉 三月
「他想糊弄你,於是他成功了。」

六彌 NAGI
「……Shit!」

和泉 三月
「唉……我們也差不多該準備出門了。」

六彌 NAGI
「三月你為什麼都不說話?你不沮喪嗎?」

和泉 三月
「怎麼說,我……。」

和泉 三月
「我想相信大和啊,等大和決定要跟我們說之前,我想等他。」

和泉 三月
「當男人的,難免就會想耍耍帥、不想給人看到自己難堪的樣子吧。」

和泉 三月
「我自己也是啊,我當時也沒打算跟你說喪氣話的,雖然到頭來也是你幫了我。」

和泉 三月
「有時候就是會想自己去解決啊,這就是男人的自尊。」

六彌 NAGI
「……。」

六彌 NAGI
「我無法認同,要是他所隱瞞的是真正的自己,那他就是在壓抑自我。」

六彌 NAGI
「這種行為太不健康了,為什麼要懷疑真正的自己不會被愛?」

和泉 三月
「……因為害怕啊,害怕去接受、去承認那個不想讓別人看見的自己。」

和泉 三月
「他不惜那麼痛苦,也想按自己的步調來走,你就別催他了,看了多不忍心啊。」

六彌 NAGI
「……。」

和泉 三月
「大和他今天開始拍電影了啊,雖然我想像不出來片場會是什麼樣子,不過千前輩也在……。」

和泉 三月
「大和他演技那麼好,一定會很順利的。」



第2話 未知的傷痛

導演
「唔……感覺不太對啊。」

二階堂 大和
「啊……不好意思……。」

導演
「你看過原著了嗎?」

二階堂 大和
「看過了。」

導演
「最後一幕警察和爸爸不是會闖進收藏屍體的房間裡嗎?然後你就要對爸爸大叫。」

導演
「『爸,這一切,全是你害的!』,我希望你能展現出集大成的感覺,你唸唸這句台詞好嗎?」

二階堂 大和
「爸,這一切,全是你害的!」

導演
「嗯……再唸一次好嗎?」

二階堂 大和
「爸,這一切,全是你害的!」

導演
「嗯……哈哈,抱歉啊,是還不錯啦。」

二階堂 大和
「……。」

導演
「千他也一樣,偶像出身的人演技都很棒,節奏空檔抓得很好,而且平時習慣展現自己帥氣的一面,所以關鍵時刻都表現得很精采,人家要求的,偶像都能做得很吸引人。」

導演
「你們都能用表情跟聲音直接撼動人心,就像『咚』一聲給人做心肺復甦一樣,每次我看了都覺得你們帥得不得了。」

導演
「不過這最後一幕,與其演得很直白、很震撼,我更希望你能帶給觀眾一種從內心深處向外渲染的餘韻。」

導演
「為了展現出作品的深度還有角色給人的說服力,這次小心別演得太匠氣,讓自己變成一個藝術家吧。」

導演
「好比說像志津雄大哥……呃……。」

二階堂 大和
「……沒關係的,千葉先生怎麼了?」

導演
「像志津雄大哥演的那齣『峨嵋月狼』,妻女都被殺害的那個流浪武士,在月光下跟敵對組織彼此互瞪的那個經典情節。」

導演
「大家都以為志津雄大哥會用他的拿手絕招,華麗地演一場,凶狠一瞪、俐落又強而有力。」

導演
「但是,志津雄大哥他就只是默默地望著敵人。」

導演
「觀眾們都屏氣凝神地吞了口口水,那個流浪武士心中的悲憤和覺悟,不知不覺就融入到觀眾的情感當中了。」

二階堂 大和
「……。」

導演
「最後一幕我希望你也能演成那樣,不用去迎合大眾喜好,別擔心,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二階堂 大和
「……好,我會試試。」


導演
「……唉,真難辦啊……。」


「導演。」

導演
「哇!是千啊,嚇我一跳……。」


「您指點他時 說得更具體點吧。」


「『不要匠氣,要變成藝術家』這種建議,對新人來說太抽象、一下子跳太深奧了吧,要我聽了可能會發瘋跳起哈卡舞啊。」

導演
「哈卡舞?你說毛利人跳的那個……?」


「對,我大概會滿頭問號,只能跳舞激勵自己了。您就像當初指點我那樣,也給他仔細一點的建議吧。」

導演
「哎喲,這怎麼行……我哪好意思對志津雄大哥的兒子指手畫腳的,我現在掌心都是汗啊……。」


「志津雄先生不會介意吧。」

導演
「不不不,聽說志津雄大哥還打電話給我以前的老師啊。」

導演
「他說他兒子要演我的電影,請我老師多照顧,結果我老師還警告我別丟他的臉啊,我怕都怕死了。」

導演
「兒子還年輕,現在又是關鍵時期,志津雄大哥應該會想親自指點吧?這次他倆應該也有互相商量要怎麼演吧。」


「……。」

導演
「沒有嗎?那他們父子不合的傳言是真的啊?所以他才沒在星影出道?」


「……我也不方便說什麼。」

導演
「好,那我就不問了,不過二階堂一定沒問題的啦。」

導演
「你跟他都是很有潛力的演員,我不希望別人說你們是靠臉演戲的。」

導演
「而且當時你也演起戲來也沒怎麼混亂啊,你徹頭徹尾就是個藝術家,感受性強、隨心所欲又孤獨。」


「能不能別說我孤獨?我也有個搭檔,今年要滿五周年了,而且現在我也是很多人的好前輩。」

導演
「這樣啊?我這行做久了,很懂你這種類型的人啊。」

導演
「你這種人啊,就像河川一樣會流走,不會停在任何人身邊,也沒人絆得住你。」

導演
「要是水不流了,就會變髒變濁,真正愛你的人也很清楚這點,所以都會願意放手離開。」


「……。」

導演
「……志津雄大哥就是最好的例子,他的魅力常人無法理解,是一種孤傲的光輝。」

導演
「……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才不適合擁有家庭吧……。」


二階堂 大和
「……匠氣……?藝術家……?不要直接震撼,要從內心深處去渲染……?」

二階堂 大和
「……搞不太懂啊……我也差不多該好好鑽研一下了……。」

二階堂 大和
「再去問導演一次好了?不,還是算了……。」

二階堂 大和
「……反正別人都只會拿我跟那男的比。」

棗 巳波
「二階堂前輩。」

二階堂 大和
「啊……。」

棗 巳波
「我叫棗巳波,飾演被你虐殺的那個女生的未婚夫。剛剛導演和你說了不少話啊。」

二階堂 大和
「嗯,對啊,我理解能力太差了。」

棗 巳波
「導演對你有很大的期待呀,不管怎麼說,你可是日本知名演員的兒子嘛。」

二階堂 大和
「……你也知道啊……。」

棗 巳波
「畢竟我是星影事務所的,不過就算不是,我想現在還不知情的人反倒是少數哦。」

二階堂 大和
「……是哦……。」

棗 巳波
「不過,還希望八卦雜誌別亂爆料啊。」

棗 巳波
「志津雄先生在大家心目中那麼顧家,他肯定形象大傷,IDOLiSH7也會被波及吧?」

棗 巳波
「對你們這種陽光青春又健康的偶像而言,這八卦太露骨、太難堪了。」

二階堂 大和
「……嗯,就是啊……。」

棗 巳波
「別那麼沮喪,只要這部電影留下好成績,負面新聞也會被壓下來吧。」

棗 巳波
「就算IDOLiSH7人氣下滑,二階堂前輩你那麼有才華,就認真去當演員想辦法活下來就是了。」

二階堂 大和
「……呵呵,你是要我扯團體的後腿,再一個人明哲保身嗎?」

二階堂 大和
「我怎麼可能做出那種……。」

棗 巳波
「不過,這都是遲早的事吧?」

二階堂 大和
「……。」

棗 巳波
「呵呵呵……你瞪起人來跟他可真像呀,跟志津雄先生很像。」

棗 巳波
「順帶一提,聽說三白眼的男人天生好猜忌,像烈馬一樣衝動好戰,還愛動歪腦筋哦。」

二階堂 大和
「是哦……那我就來動下歪腦筋,把你的嘴給封了怎樣?」

棗 巳波
「呵呵呵,抱歉,我沒惡意的,我只是覺得有點可笑。」

棗 巳波
「我很期待看到你大顯身手哦,那我先失陪了。」

二階堂 大和
「……。」

二階堂 大和
「……可惡……。」


Mr.下岡
「今天的來賓是IDOLiSH7!哎呀,你們人氣真高啊……!」

七瀨 陸
「謝謝您!這都是多虧了大家!」

Mr.下岡
「我從你們剛出道的時候就很支持了,現在我也感觸好深啊!陸你怎麼看現在的偶像風潮?」

Mr.下岡
「偶像的粉絲增加多少就不用說了,聽說現在想當偶像的人也越來越多了啊!」

七瀨 陸
「哇……我很開心!因為當偶像也是我從小的夢想!」

七瀨 陸
「我們會好好努力,為喜歡偶像的人和想當偶像的人帶來歡樂!」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


小女孩
「IDOLiSH7好棒……!幸好我有一直支持他們!」

姊姊
「妳最近也交到不少新朋友呀。」

小女孩
「對呀!我這邊有很多IDOLiSH7以前的報導,我就拿給班上同學看了!」

媽媽
「大家都搶著看吧,妳是IDOLiSH7的粉絲可真幸運呀。」

小女孩
「嗯!」


粉領族A
「我們網站的點閱數變多了!IDOLiSH7多了好多新粉絲,好開心!」

粉領族B
「現在更新速度都快追不上了呀!我們以後也要努力上傳文章!」


Mr.下岡
「三月辛苦啦!你今天回話回得很棒啊!你措辭越來越好了!」

和泉 三月
「謝謝您的誇獎!」

Mr.下岡
「其他嘉賓說起話來也很自在,IDOLiSH7有你真是太好了啊,怪不得大家這麼喜歡!」

和泉 三月
「嘿嘿嘿,沒有啦,我超開心的!謝謝您。」

Mr.下岡
「大和這下也安心了吧,雖然千葉沙龍那件事搞成那樣,不過有什麼萬一你都能幫他啊。」

和泉 三月
「……。」

Mr.下岡
「最近星影那邊不太安寧,我之前還有點擔心……不過今天看到你們我就放心了!」

和泉 三月
「呃……那個……。」

Mr.下岡
「……難道你不知道那件事?他都沒跟你提過?」

和泉 三月
「……呃……對……。」

Mr.下岡
「真的假的!?你們感情那麼好……他卻沒和你說嗎……。」

和泉 三月
「……。」

Mr.下岡
「啊,呃,這樣啊……是我不好,你把我剛剛講的給忘了吧。」

和泉 三月
「……下岡先生,那個千葉沙龍……。」

Mr.下岡
「抱歉,忘了吧!我又不是星影的人,不好多說啊……我還以為你肯定知情的……。」

和泉 三月
「……好的。」

Mr.下岡
「真的很抱歉,那我先一步離開了……。」

和泉 三月
「不會,您辛苦了……。」

和泉 三月
「……。」

和泉 三月
「我們……應該沒有感情不好吧?」


第3話 只要我還在

七瀨 陸
「您辛苦了!」

工作人員
「陸、一織你們也辛苦了!你們兩個能擔任我們猜謎節目的固定來賓真是太好了啊!」

工作人員
「陸答題很憨呆、一織答題很準確,兩邊剛好互補,大家看了都開心!」

七瀨 陸
「憨呆!?」

和泉 一織
「人家問你印度首都在哪,你居然回答葛拉姆馬薩拉*1,這不是憨呆是什麼。」

工作人員
「哈哈哈!看你傻呼呼的,但一上音樂節目就很帥啊!」

工作人員
「你們兩個是IDOLiSH7的門面,我們就一起讓你們團跟我們節目都更受歡迎吧!那我先走囉,你們辛苦了!」

和泉 一織
「您辛苦了。」

七瀨 陸
「……他是在誇我嗎?啊,一織,今天一起上節目的花卷小姐走過來了。」

七瀨 陸
「妳好。」

花卷 堇
「……兩位好……。」

七瀨 陸
「……妳還好嗎?臉色不太好看耶。」

花卷 堇
「呵呵……我只是有點累而已。」

和泉 一織
「您看上去很忙啊,每個月連續出CD,同時又要拍MV,還要開握手會……。」

花卷 堇
「最近我都沒怎麼睡……不過事務所的人都這樣大力為我宣傳了,我自己也得好好努力才行。」

花卷 堇
「我……不知道該怎麼跟事務所的人溝通……如果他們一次跟我說太多,我就會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花卷 堇
「我的家人朋友都在鄉下,我也沒人可以說……。……對不起,我怎麼講起這種事……。」

七瀨 陸
「……妳還好吧?」

花卷 堇
「……IDOLiSH7感覺和事務所感情很好,我好羨慕……你們經紀人看起來人也很好……。」

七瀨 陸
「妳還是和事務所好好談談吧,要是談不攏,要不要來我們事務所?」

花卷 堇
「……咦……。」

和泉 一織
「……七瀨。」

七瀨 陸
「小鳥遊事務所包括社長跟經紀人,所有人感情都很好哦,他們最關心的就是我們的身體狀況……。」

花卷 堇
「……可以嗎?」

和泉 一織
「剛剛是我們不知分寸,還請您仔細考慮,先和您事務所那邊商量商量吧。」

和泉 一織
「七瀨,該走了。」

七瀨 陸
「等等……花卷小姐,還請妳別太勉強自己了!辛苦了!」

花卷 堇
「……好的……。」


七瀨 陸
「……一織你幹嘛啦!」

和泉 一織
「你白癡啊!?換經紀公司可是一件很敏感的事情啊!」

和泉 一織
「花卷小姐那麼紅,你擅自把人家拉來我們這邊,整個演藝圈都不會給小鳥遊事務所好臉色看的。」

和泉 一織
「這形同於我們把人家花時間心力去栽培的偶像給搶過來啊!你忘了當時MEZZO"被挖角的事了嗎!?」

七瀨 陸
「不是啊、可是……她再這樣下去會生病啊!身體都快出問題了,還不能換間事務所嗎?」

和泉 一織
「要換也要等她那邊把事情談攏,謹慎處理才行……她也必須努力自己去跟事務所交涉啊。」

和泉 一織
「換作是我,我也不能接受,要是七瀨你……。」

七瀨 陸
「我?」

和泉 一織
(……要是你對現在的工作情況有所不滿,想要換到別家事務所的話……。)

和泉 一織
(那我至今以你為主去栽培團體又算什麼……。)

和泉 一織
「……呃,你最近有沒有什麼不滿意的地方?會不會覺得行程排太滿、或是想做什麼工作沒做成……。」

七瀨 陸
「幹嘛突然哄我啊?搞不懂你耶!」

和泉 一織
「不、不好意思……總之,我們姑且先跟社長知會一聲吧。啊……。」

和泉 一織
「我東西忘了拿,你能在這邊等我一下嗎?」

七瀨 陸
「好。」

七瀨 陸
「他是哪根筋不對啊……。」


和泉 一織
「……掉在哪裡了?休息室裡也沒有,我的筆記本去哪了……。」

九条 鷹匡
「……今後的宣傳方針:七瀨身體狀況不穩的時期,可能有必要像PG一樣更換主唱。」

和泉 一織
「……!你……!」

九条 鷹匡
「……在那之前一定要確實打響七瀨陸的名聲,理想情況是在今年或明年年初,由七瀨主演連續劇,主題曲則是由IDOLiSH7負責。」

九条 鷹匡
「……TRIGGER八乙女前輩主演的那齣連續劇有找七瀨演配角,但我們不接,一定要演主角唱主題曲,不然免談。」

九条 鷹匡
「……哎呀。」

和泉 一織
「……還來!」

九条 鷹匡
「這是你的筆記本?」

和泉 一織
「……你從國外回來了啊,四葉他妹妹呢?」

九条 鷹匡
「理還在那邊繼續培訓啊,我也是昨天剛到日本。」

九条 鷹匡
「原來是你在負責栽培IDOLiSH7的啊。」

和泉 一織
「……我只是自己想鑽研,就隨便寫寫罷了……。」

九条 鷹匡
「不用裝了。」

和泉 一織
「……。」

九条 鷹匡
「落成慶典之後我看過你們的資料,你們可以更紅的。」

九条 鷹匡
「因為你們有七瀨,他比天還更像ZERO。」

和泉 一織
「……!你想栽培七瀨嗎!?」

九条 鷹匡
「怎麼可能。」

九条 鷹匡
「我已經受夠那種悲痛了。」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一織
「……什麼意思……。」

九条 鷹匡
「IDOLiSH7還能比現在更紅,但不會長久,大概會像流星那樣轉瞬即逝吧。」

九条 鷹匡
「到時候你就不需要這本筆記本了。」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一織
「老頭。」

九条 鷹匡
「老……。有事嗎?高中小夥子。」

和泉 一織
「只要我還在,IDOLiSH7就會存在,我不會讓它結束的。」

九条 鷹匡
「你在這邊跟我聲明這些一點意義都沒有,你連什麼叫結束都還不曉得。」

和泉 一織
「……。」

九条 鷹匡
「那是在某個晴天突然下的一場驟雨,大家都以為雨很快就會停了。」

九条 鷹匡
「但雨卻下個不停,最後變成洪水毀滅世界,而我,和你,都不會有諾亞方舟。」

和泉 一織
「……。」


七瀨 陸
「一織,東西找到了嗎?一織……?」

和泉 一織
(因為他不想痛苦,所以不想栽培七瀨……。)

和泉 一織
(九条天就可以,換成七瀨就會痛苦……?)

七瀨 陸
「你幹嘛盯著我看……。」

和泉 一織
「……沒,沒事。」


四葉 環
「我回來了,跟小萬一起好開心喔。」

逢坂 壯五
「對呀,也放鬆不少……。」

四葉 環
「啊啊啊啊啊!!」

逢坂 壯五
「怎、怎麼了?」

四葉 環
「桌上擺了一堆書,封面超恐怖……!」

逢坂 壯五
「啊,你說這個?會恐怖嗎?」

逢坂 壯五
「……世界血腥案件、犯罪心理七大關鍵、兇案現場寫真集、戀屍癖、我吃了人~食人自白~……。」

四葉 環
「你唸屁唸啊……!!」

開門聲
「喀嚓」

二階堂 大和
「啊,那些書是我的,抱歉啊。」

逢坂 壯五
「大和……你在揣摩電影的角色嗎?辛苦你了啊。」

四葉 環
「你看那種書都不怕喔!?你幹嘛揣摩殺人犯的心情啊!?」

二階堂 大和
「因為我之後就要讓自己變成一個殺人犯啊,那我回房間去看書了。」

四葉 環
「不要變啦!要是你之後開始想吃人怎麼辦?你可不要來吃我們喔……。」

二階堂 大和
「哇!」

四葉 環
「啊啊啊啊啊!!」

二階堂 大和
「哈哈哈!回頭見啦。」

關門聲
「砰」

四葉 環
「嗚嗚……和哥去演親切的拉麵店老闆比較好啦……。」

逢坂 壯五
「……大和他還是第一次收集這麼多資料來看啊……。」



「好累……。」

岡崎 凜人
「千你辛苦了,你不用特地回事務所啦,接下來25天你幾乎都沒休假吧。」


「百呢?」

岡崎 凜人
「他在哦,電影拍得怎麼樣?」


「怎麼說……。」


「我大概明白每個人本身是沒有錯,但整體人際關係不怎麼好。」

岡崎 凜人
「那還真是……。」


「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辦。」

岡崎 凜人
「才剛開拍第一天,這種事也在所難免啦。」


「是啊,換作是百,他應該可以處理得更好吧。但我是一條河……。」

岡崎 凜人
「河?」

開門聲
「喀嚓」


「千你來啦?辛苦了!咦?怎麼沒精神?」


「百,假設我是一條河……。」


「河?這麼突然?」


「那你會怎樣?」


「咦?在裡面游泳?可以釣魚就釣魚?可以泛舟就泛舟?」


「隨你喜歡。」


「好耶!千你就算變成一條河也是個萬能帥哥耶!那我就住在河邊吧!」


「太好了……。」

岡崎 凜人
「看來你問題解決了啊,恭喜恭喜。」


「百你要去哪?」


「我要去朋友家吃烤肉!如果事情不太妙我之後再找你商量,我晚點再找你商量。」


「都有可能會有不妙了你還去,是月雲那邊嗎?我不太喜歡他耶。」


「我也是啊,但要是糾結什麼喜歡討厭,就沒辦法世界和平啦?這也是為了你最愛的Love&Peace啊!」


「你去找萬哥玩吧?不用顧慮我的!」


「他說他忙著在重新編配事務所人員。」


「哎呀呀,希望等他忙完你就可以去找他玩!那我走囉!」

關門聲
「砰」


「剛剛還說要住在河邊的……。」

岡崎 凜人
「河川旁邊可能會氾濫,很危險啊,換作是我,我會在別的地方置產。」


「……。」


*1 葛拉姆馬薩拉:一種印度香料



第4話 失眠的夜晚

大神 萬理
「社長,我整理事務所的時候翻出了這個……。」

小鳥遊 音晴
「這不是我統整起來的月雲社報嗎,好懷念啊。」

大神 萬理
「懷念……?難道您以前曾經在月雲工作過嗎?」

小鳥遊 音晴
「都是紡出生以前的事了,你看,照片上這是我老婆、這是八乙女社長。」

大神 萬理
「我有聽人說過八乙女社長是月雲公司出身的,現在月雲也有給他支援吧。」

小鳥遊 音晴
「是啊,這樣的事務所還不少,畢竟有月雲支援,工作上也好辦事啊。」

大神 萬理
「社長您沒有接受他們的援助嗎?」

小鳥遊 音晴
「我當時是和他們鬧翻才走人的啊,我沒辦法接受他們那種把藝人的商業價值榨乾之後就拋棄他的作風。」

小鳥遊 音晴
「也因為我那時候頂撞了月雲,所以也給周遭人添了不少麻煩,不過我很慶幸能用自己的作風來做這一行。」

大神 萬理
「原來是這樣啊……沒想到您以前和八乙女社長竟然是同事。」

小鳥遊 音晴
「我和結還有八乙女三個人,那些年常一起聊我們的夢想和目標啊,聊說想做什麼、或是聊說哪些事不能怎樣做之類的。」

小鳥遊 音晴
「我想八乙女他也不好過啊……接受月雲的恩惠,萬一發生什麼事,他也就沒辦法反抗對方了。」

大神 萬理
「……就算是八乙女那麼大的公司也一樣嗎?」

小鳥遊 音晴
「他們事務所的歷史比不上月雲和星影啊,所謂的歷史,就是從以前到現在一路運作整個演藝圈的那群人。」

小鳥遊 音晴
「那些站在高位發號施令的人,有什麼萬一就會選擇聽從月雲,畢竟這當中充滿了剪不斷理還亂的利害關係啊。」

大神 萬理
「……這樣聽下來,演藝圈這世界還真像是一座高聳又可怕的高牆,夢想和理想都沒有介入的餘地啊。」

小鳥遊 音晴
「這世界還是有夢想和理想的,畢竟最後掌握一切的是觀眾啊。」

小鳥遊 音晴
「無論公司多了不起、藝人多大牌,沒有觀眾一切都免談,粉絲們以及不是粉絲的那些人才是最關鍵的。」

小鳥遊 音晴
「所以那些孩子抓住了機會,IDOLiSH7他們追求的夢想、為大家帶來的夢想,給了觀眾耀眼的希望啊。」

小鳥遊 音晴
「那是可以戰勝任何強大力量的魔法。」


開門聲
「喀嚓」

月雲 了
「哟,百,你來啦,我等你好久了。」


「來,伴手禮在這,我在附近車站半價買的柏餅。」

月雲 了
「哇!要過兒童節啦,要戴上頭盔來玩嗎?」


「可以攜帶武器當然最好,我進去了。」

月雲 了
「請進,當自己家吧。」


「……了哥,還以為你會住高樓大廈,結果你住這麼低的樓層,你怕高啊?」

月雲 了
「要是住在高樓大廈,我不就沒辦法把寵物從陽台給扔下去了嗎,太高會摔死的。」


「你這人就算開玩笑也有夠惡劣……就算是這種高度,摔下去也很危險好不好。我很愛動物,你這玩笑我可笑不出來。」

月雲 了
「當然,我也沒笑。那,我們要先從哪裡的肉吃起?還是先乾杯?」


「抱歉,我沒打算久待。為什麼我們三團會變成月雲的?」


「社長說的?還是社長他媽講的?主謀是誰?」

月雲 了
「是我啊。」


「……。」

月雲 了
「我就是月雲的新社長,下個月就要正式上任了,恭喜我吧。」


「……你騙誰啊……。」

月雲 了
「你就不能說句喜氣的話,好讓我把香檳的軟木塞打開慶祝嗎?你哪裡覺得我騙你了?」


「了哥你對演藝圈又沒有興趣,堂堂月雲家的二兒子,之前不都無所事事的嗎。」

月雲 了
「我才沒有呢,我興趣可大了,尤其是對你正在當的『偶像』。」


「為什麼?」

月雲 了
「百,我可以想出你的50個缺點,還有你最愛的千的缺點。」


「……。」


「千哥怎麼可能會有缺點,他又帥又體貼又會做菜……。」

月雲 了
「……哎呀,是我壞事了,我還是別提那名字好了,一提到他話題不知道要跑去哪了。」


「要他是河,我還可以游泳釣魚加泛舟,而且裡面一定可以抓到水蜘蛛,還可以BBQ……。」

月雲 了
「好好好是是是,就當他是一級河川吧,我可以談我這邊的事了嗎?」


「談啊。」

月雲 了
「我臉蛋英俊、聰明絕頂又熱情奔放,還有商業頭腦,興趣也多樣,什麼運動我都會,還知書達禮。」

月雲 了
「再加上我能言善道、喜愛社交,學任何事情都是一點就通。而且我品味高尚、又有一副好歌喉,啦啦啦~。」


「……講完了沒?」

月雲 了
「然而我爸媽卻只愛我哥,托他們的福,月雲也走下坡啦。」


「……。」

月雲 了
「偶像也一樣,你們是充滿缺陷的人類,卻被人喜愛因而產生商業價值。」

月雲 了
「我要揭穿這個秘密。」

月雲 了
「或是把手插進去翻攪它,就像揉捏又濕又黏的漢堡肉那樣。」


「……真的假的……。」

月雲 了
「哈哈哈,百你很怕吧,因為你比我家人和公司的人都要早發現啊。」

月雲 了
「發現我頭腦有多聰明,發現我有辦法指使人為我效力,所以才來找我攀關係。」


「……。」


「了哥,拜託啦!我陪你一起去求職,你去找別的工作來做吧?開間花店怎麼樣?」

月雲 了
「首先我會攻擊星影把它併入月雲,再併吞你們,到時候主流媒體就歸我管了。」


「……我覺得賣可麗餅也不錯耶……。」

月雲 了
「最後再搭上偶像風潮的順風車,把一切鬧得亂七八糟,再乘勢大賺一筆,這樣就做好一道美味的漢堡排了。」


「……你沒法子去攻擊星影吧,他們事務所和藝人都那麼隱密,根本就沒人知道有什麼事情可以動搖他們的根基……。」

月雲 了
「千葉沙龍啊。」

月雲 了
「那根本就是醜聞的聚合物,現在它會是一個眾所皆知的秘密,也不過是靠星影的力量和千葉志津雄的名聲罷了。」

月雲 了
「要是那是小事務所或無名演員幹出來的事,早就被批得一蹋糊塗、逐出演藝圈了,我只要煽動負面輿論,想必立刻就會被大力撻伐了吧。」


「……。」

月雲 了
「我已經找好負責揭穿的人了,他可是你們聽了都會吃驚的大人物,我可不會讓這件事繼續當個八卦雜誌的小八卦。」


「……你讓誰來爆料?」

月雲 了
「不告訴你。」

月雲 了
「如果事情進展順利,IDOLiSH7可就要改團名了呀,因為他們以後只剩六個人了。」

月雲 了
「I……I什麼6,你有想到什麼好名字嗎?百。」


「……。」


「我就來告訴你為什麼沒人愛你,因為你有病,你這人良知跟愛心全被狗吃了。」

月雲 了
「這真是太棒了,聽說一堆優秀的創業人士都有病,感謝你為我的成功掛保證。」


「……我要走了!」

月雲 了
「百,坐好,小心我把你從陽台扔下去。」


「我是想趕緊回去,免得我忍不住衝上去揍你!」

月雲 了
「你是我朋友,我可以幫你保護Re:vale就好,但前提是你得跟我談場交易。」


「……。」

月雲 了
「千可沒辦法活在綁手綁腳的世界裡,但要是我得到他,我就能把他的價值榨乾到一滴也不剩。」

月雲 了
「就像你說的,千他多帥呀!就像那些品質優良的家畜一樣,連骨頭都有利用價值,他能做成包包跟鞋子還能拿來煮湯當肥料。」

月雲 了
「好了,你意下如何?」


「……。」


「……什麼交易?」

月雲 了
「某一個大人物將會赤裸裸揭發千葉沙龍的真面目。」

月雲 了
「雖然這樣就很夠了,但這事不鬧大一點怎麼行呢。」

月雲 了
「千葉志津雄他情婦的兒子――二階堂大和,你去把他的自白給錄音錄下來。」


開門聲
「喀嚓」

和泉 一織
「……二階堂你還沒睡啊?」

二階堂 大和
「嗯,我在看書,阿一你才是,小朋友別太常熬夜啊。」

和泉 一織
「誰是小朋友啊。」

二階堂 大和
「哈哈哈。」

二階堂 大和
「……我說啊,和泉製作人。」

和泉 一織
「……別那樣叫我,萬一被人聽到怎麼辦。」

二階堂 大和
「現在這邊只有我們兩個啊,我有件事想問問你這個能幹的製作人。」

和泉 一織
「什麼事?」

二階堂 大和
「IDOLiSH7這個偶像,萬一有件事會弄臭他們的名聲,變成過街老鼠……。」

二階堂 大和
「而這件事又跟哥哥我有關,你會怎麼辦?趕快趁現在跟我撇清關係?」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一織
「取決於你。」

二階堂 大和
「呵呵……沒有說絕對不會,還真像你的作風。」

和泉 一織
「那當然,讓IDOLiSH7的形象變差又失去你,一點意義都沒有。」

和泉 一織
「二階堂,無論面臨什麼難關,你都會緊抓著IDOLiSH7不放手嗎?你有這種決心嗎?」

和泉 一織
「要是你沒有,就跟我說,不管團員們罵我罵再兇,我都會負責把你給趕出去。」

二階堂 大和
「……。」

和泉 一織
「只要你對IDOLiSH7有所執著,不管發生什麼事,我都會先下手為強去努力奮鬥。但是……。」

和泉 一織
「七瀨他被換掉主唱的位子、哥哥他沒自信的那段期間,就算是開玩笑,他們也都沒有說過要退團。」

和泉 一織
「等你願意認真來問我這件事時,再來問我吧。」

二階堂 大和
「……你這小鬼講話真是忠言逆耳啊,一點都不可愛。」

和泉 一織
「是你自己先喊我製作人的啊。我先去睡了,你也別熬夜熬太兇。」

開門聲
「砰」

二階堂 大和
「……。」

二階堂 大和
「不放手的決心……我打從出生就從來沒有過。」

二階堂 大和
「早知如此,當初我就不該想什麼報仇那麼愚蠢的事情。」

二階堂 大和
「自從參加甄選會加入IDOLiSH7那一天,我就一直都好後悔……。」


第二章 完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