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瑄翻譯

fc2→lofter 搬運
http://sen229.blog.fc2.com/

[中文翻譯][i7主線劇情] 第3部 第3章 無法諒解彼此

[中文翻譯][i7主線劇情] 第3部 第3章 無法諒解彼此

翻譯:包瑄

第1話 新企劃!

月雲 了
「你是我朋友,我可以幫你保護Re:vale就好,但前提是你得跟我談場交易。」


「……。」

月雲 了
「千可沒辦法活在綁手綁腳的世界裡,但要是我得到他,我就能把他的價值榨乾到一點不剩。」

月雲 了
「就像你說的,千他多帥呀!就像那些品質優良的家畜一樣,連骨頭都有利用價值,他能做成包包跟鞋子還能拿來煮湯當肥料。」

月雲 了
「好了,你意下如何?」


「……。」


「……什麼交易?」

月雲 了
「某一個大人物將會赤裸裸揭發千葉沙龍的真面目。」

月雲 了
「雖然這樣就很夠了,但這事不鬧大一點怎麼行呢。」

月雲 了
「千葉志津雄他情婦的兒子――二階堂大和,你去把他的自白給錄音錄下來。」


七瀨 陸
「今天的演唱會終於要唱我們出道一周年的紀念單曲了!」

四葉 環
「我超喜歡這首的!一直都好想趕快給大家聽!」

六彌 NAGI
「YES!這是一首感動人心……刻骨銘心的好歌。」

和泉 三月
「終於可以唱給粉絲聽啦!……咦?大和人呢?」


二階堂 大和
「……匠氣、藝術、娛樂、文學、誇飾法、現實主義。爸,這一切,全是你害的。」

二階堂 大和
「……尋找角色與自我的共通點,激發共鳴,共鳴須從近似的關係當中尋找。」

二階堂 大和
「沒想到在那個家裡和那群人講過的,現在竟然可以派上用場啊……爸,這一切,全是你害的。」

二階堂 大和
「父親嚴格教育之下喪失自信的完美主義者,他殺害愛人保存屍體的理由是?要支配?要反抗?……不,他是害怕。」

二階堂 大和
「他害怕分離,然而他卻不認為有人會願意愛真正的自己。只有在屍體面前,他才有辦法展現自己脆弱的一面。」

二階堂 大和
「這是一定的啊……根本不會有人看到對方醜惡的真面目,還能一如既往去愛他。我也一樣,會被他們給憎恨吧。」

二階堂 大和
「……。」

二階堂 大和
「……正因為想被愛,才極度恐懼失去對方的愛。……爸,這一切,全是你害的。」

二階堂 大和
「……全是你害的。」

開門聲
「喀嚓」

六彌 NAGI
「大和,Hurry up!要開始了。」

二階堂 大和
「……好,我現在就去。」


七瀨 陸
「大家好!今天我們要唱新歌哦!」

觀眾
「呀啊啊啊啊……!」

七瀨 陸
「這首歌包含了我們這一年來的心意!『Sakura Message』」

觀眾
「呀啊啊啊啊……!」

和泉 一織
(……看吧,大家聽七瀨唱歌都笑得那麼幸福。)

和泉 一織
(根本不會有什麼悲痛,大叔,是你錯了。)


大神 萬理
「『Sakura Message』賣得很不錯耶。」

小鳥遊 紡
「對呀!唱片行也有幫我們大力宣傳,剛才作詞的老師也有聯絡我。」

小鳥遊 紡
「他問我CD發售後情況怎麼樣,我就告訴他新歌大受好評!」

大神 萬理
「每個人的個人活動也很順利,MEZZO"也穩定下來了,再增加幾首新歌來開巡迴演唱會吧。」

小鳥遊 紡
「之前ZERO體育館翻新……多虧那陣熱潮,給了我們很大的幫助呀!」

大神 萬理
「當時ZERO那件事,我們還被人亂塗鴉,不過現在也能藉著個來增加討論度,我們就這樣繼續過關斬將吧!」


七瀨 陸
「『與你一起愛7Night!』要辦新企畫?」

節目製作人
「對啊!你們之前都是去幫忙別人做一些挑戰……。」

節目製作人
「但這次我想讓你們當主角,自己去做些挑戰,畢竟大家都說想多看一點你們的鏡頭啊。」

節目製作人
「我們打算做一個單元,每個禮拜都把你們挑戰的過程拍下來,做成像紀錄片那樣!」

和泉 三月
「我們自己去挑戰啊!如果這企劃是長期的,還是挑難一點的事情來挑戰比較好吧。」

逢坂 壯五
「Re:vale也有做過這種企劃,當時他們挑戰表演說唱,千前輩負責彈三味線,過程有趣又感動,很好看啊。」

六彌 NAGI
「Hm……如果要有緊張刺激的感覺,就要挑戰未知的、或是不拿手的領域吧。」

逢坂 壯五
「有什麼事情是我們大家都不拿手的嗎?」

四葉 環
「我不會唸書。」

和泉 一織
「我倒是很會。」

七瀨 陸
「我不太會主動接近女生……。」

六彌 NAGI
「這我最會了。」

逢坂 壯五
「我不太會在綜藝節目做出有趣的反應……。」

和泉 三月
「這我倒是做習慣了啊,壯五你也很有趣哦。」

四葉 環
「……這樣想一想,我們超級沒有破綻耶?」

七瀨 陸
「對耶!我們好棒喔,耶!」

四葉 環‧七瀨 陸
「耶!」

節目製作人
「哈哈哈!IDOLiSH7就是這裡好,看了就開心,讓人元氣滿滿啊。」

節目製作人
「IDOLiSH7的賣點果然就是歡樂跟要好啊!」

和泉 三月
「感情好……嗯,對啊。」

二階堂 大和
「……。」

節目製作人
「大和,你今天話好少啊?與其說話少,不如說總覺得有些壓迫感啊,你在生氣嗎……?」

二階堂 大和
「……啊,我沒有……。」

四葉 環
「誰叫你看什麼吃人的書,看起來更兇了,你快去看拉麵店的書啦。」

二階堂 大和
「你很囉唆耶……明明就是你自己想吃吧?」

節目製作人
「哈哈哈,你當隊長的,有沒有什麼意見?」

二階堂 大和
「讓我們起些衝突應該不錯吧?大家不就愛看那種東西嗎。」

和泉 三月
「喂喂喂,大和你這話怎麼講的啊……。」

六彌 NAGI
「我們弄個企劃認真去挑戰,甚至不惜起衝突,再來凸顯我們團體感情有多好,大和他是這個意思,對吧。」

節目製作人
「原來如此啊,要吸引觀眾的目光,也是需要點緊張刺激啊,大家越認真越好啊。」

四葉 環
「樂器怎麼樣?」

逢坂 壯五
「樂器?」

四葉 環
「對,我們平常唱歌,這次換成樂器。」

和泉 三月
「雖然感覺很難練,不過好像很好玩耶!古典樂、銅管樂或是儀樂隊感覺都不錯!」

七瀨 陸
「用唱歌以外的方式一起玩音樂感覺也很有趣耶!我從以前就好想學樂器喔!」

和泉 一織
「還能讓大家看見我們的團隊合作,似乎頗不錯的啊,而且之後或許也能運用在IDOLiSH7的演唱會上。」

逢坂 壯五
「我也想和大家一起表演樂器,我以前也接觸過一點樂器,希望過去的經驗能派上用場。」

節目製作人
「現在學樂器的人也不少,就朝這個方向走吧!我們會竭盡所能製作的,還請你們多多關照!」

七瀨 陸
「好的!我們也請您多多指教!」


七瀨 陸
(大家一起表演樂器感覺好好玩喔!不曉得企劃會做成什麼樣子呢?)

七瀨 陸
(現在還有時間,先去買個東西好了。啊,那家蛋糕店的蛋糕看起來好好吃喔!我去買給經紀人吃吧!)

狗丸 冬馬
「……嗚……嗚嗚……。」

七瀨 陸
「……!?那個人蹲在地上……他身體不舒服嗎?」

七瀨 陸
「請問、你還好嗎?」

狗丸 冬馬
「……嗚……。」

七瀨 陸
「啊……他在哭啊……。」

七瀨 陸
「咦……這個人……我好像在哪見過……。」



第2話 遇見

七瀨 陸
(大家一起表演樂器感覺好好玩喔!不曉得企劃會做成什麼樣子呢?)

七瀨 陸
(現在還有時間,先去買個東西好了。啊,那家蛋糕店的蛋糕看起來好好吃喔!我去買給經紀人吃吧!)

狗丸 冬馬
「……嗚……嗚嗚……。」

七瀨 陸
「……!?那個人蹲在地上……他身體不舒服嗎?」

七瀨 陸
「請問、你還好嗎?」

狗丸 冬馬
「……嗚……。」

七瀨 陸
「啊……他在哭啊……。」

七瀨 陸
「咦……這個人……我好像在哪見過……。」

狗丸 冬馬
「……嗚……我沒怎樣,別管我。」

七瀨 陸
「可是……啊,這包衛生紙給你,你用用吧。」

狗丸 冬馬
「不需要……。……。」

狗丸 冬馬
「這哪是衛生紙,這是麵包好不好。」

七瀨 陸
「啊!都長得白白的我就看錯了!這麵包我原本要當午餐的!對不起!」

狗丸 冬馬
「哈哈……你很搞笑耶。咦……。」

狗丸 冬馬
「IDOLiSH7的七瀨陸……?」

七瀨 陸
「對,我是……。」

狗丸 冬馬
「……。」

七瀨 陸
「你、你要去哪!?」

狗丸 冬馬
「不要跟我講話,什麼IDOLiSH7,我看了就討厭。」

七瀨 陸
「咦……。」

狗丸 冬馬
「你還不快問我為什麼!」

七瀨 陸
「為、為什麼!?」

狗丸 冬馬
「因為你們打敗了TRIGGER,明明你們唱歌跳舞都比不上TRIGGER。」

七瀨 陸
「……你是TRIGGER的粉絲嗎?」

狗丸 冬馬
「是才怪啦!!」

七瀨 陸
「對、對不起!」

狗丸 冬馬
「TRIGGER我也討厭,明明實力比我們爛,還贏了我們。」

七瀨 陸
「贏了我們……?」

七瀨 陸
「……啊……!」

七瀨 陸
(我想起來了……!他們是在Black or White接受TRIGGER的挑戰,結果被打敗的團體!)

七瀨 陸
(他就是那個團――NO_MAD的主唱,狗丸冬馬!)

七瀨 陸
(在那之後,我就沒怎麼在電視上看到他們了……現在他給人的感覺也都不一樣了。)

七瀨 陸
(他原本是一個活力又有自信,隨時都笑咪咪的偶像啊……。)

狗丸 冬馬
「我們在實力上可沒有輸,我們輸的,不過就是所謂的人氣,都怪那種無聊又空泛的妖孽。」

狗丸 冬馬
「那種爛獎他媽的都去吃屎!但結果之後大家全變了,周遭人跟團員都回不來了……。」

狗丸 冬馬
「……嗚……竟然給我解散……我們可是要打敗Re:vale變成世界第一的啊……!」

七瀨 陸
「……。」

狗丸 冬馬
「……我要一個人拚下去……我絕對要讓大家知道,你們根本比不上我!」

七瀨 陸
「請等一下!……哇……。」

男性
「擋什麼路啊,閃邊去!」

狗丸 冬馬
「咳咳……!那男的是怎樣啊!沒事擦那麼多香水幹嘛!他是鼻子都塞住了喔!?」

七瀨 陸
「……咳咳、咳咳……!」

狗丸 冬馬
「那味道有夠嗆的……不過你也嗆太兇了吧……喂,你沒事吧?」

七瀨 陸
「……咳咳、呼……我沒事……吃藥就好……。」

狗丸 冬馬
「吃藥……?那不是麵包嗎!!」

七瀨 陸
「咳咳……呼、呼……。」

狗丸 冬馬
「……嘖,搞什麼啊!上來!我揹你!找個地方歇歇,買瓶水把藥給吃了!」

七瀨 陸
「……可是……。」

狗丸 冬馬
「白癡喔少在那邊嘰嘰歪歪的!快點!」


狗丸 冬馬
「好點了沒。」

七瀨 陸
「好多了……謝謝你。」

狗丸 冬馬
「喔是喔,那我走了。」

七瀨 陸
「等等……!我想和你道謝,我們一起去吃頓飯……。」

狗丸 冬馬
「你智障嗎,我剛剛才說過我討厭你們。」

七瀨 陸
「……。」

狗丸 冬馬
「……不要用那種小狗狗的無辜眼神看我!!」

七瀨 陸
「對不起,我給你添麻煩了……。」

狗丸 冬馬
「不……我又不是在不爽我剛剛揹你!我以前就討厭你們……我剛才不是自我介紹過了嗎!?」

狗丸 冬馬
「好了,頭抬起來!七瀨……。」

七瀨 陸
「叫我陸吧,那個,狗丸前輩……。」

狗丸 冬馬
「叫冬馬就好啦,你要道謝,那我就把這麵包收下了。」

七瀨 陸
「啊,你愛吃麵包嗎?」

狗丸 冬馬
「我是想結束這段對話好不好!!!都當上主唱了,還這麼悠悠哉哉的……那先掰啦,回家路上小心啊,陸。」

七瀨 陸
「冬馬前輩!」

狗丸 冬馬
「以後舞台上見,我來讓你們聽一聽什麼叫真正的音樂。」

七瀨 陸
「……。」


導演
「卡!更換照明!」

導演
「哎呀,棗你演得真好啊!不愧是天才童星,名不虛傳啊。」

棗 巳波
「呵呵,謝謝您的誇獎。」

二階堂 大和
「……。」

二階堂 大和
(……我也得好好演了,這戲我一定要演好,為了他們……。)


「……。」

二階堂 大和
「啊,千前輩……你辛苦了。」


「你也辛苦了。」

二階堂 大和
「……。」


「……好像快下雨了……。」

二階堂 大和
「……對啊。」


「……。」

二階堂 大和
「……。」


「我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就覺得你是個一絲不苟又有精神潔癖的人。」

二階堂 大和
「幹嘛突然說這些……我當時倒是覺得你這男的看起來就很輕浮。」


「呵呵……你這話說得倒也沒錯。」

二階堂 大和
「不過……我當時也是第一次看男人看呆了,想說原來這世上還會有這樣的人類……。」


「……。」


「你這孩子認真又老實,我是不清楚你為什麼要裝得一副很隨便又乖僻的樣子。」

二階堂 大和
「我才沒有裝什麼乖僻……。」


「好好聽我說。」

二階堂 大和
「……。」


「你在煩惱怎麼詮釋角色嗎?」

二階堂 大和
「……對。」


「建議你別太鑽牛角尖,眼神都變兇了,你有照照鏡子嗎?」

二階堂 大和
「我天生面相就不好。」


「你為什麼不去問問導演?」

二階堂 大和
「……。」


「在鏡頭前,我們必須收放自己的感情,這種行為跟去心理醫師那邊做心理諮商很類似。」

二階堂 大和
「……。」


「要是處於不健康的心理狀態,再仰仗粗淺的知識一頭栽進去,小心把自己逼得走投無路。」

二階堂 大和
「哈哈……現在是怎麼?你把自己當成戲裡那個犯罪心理學家了?」

二階堂 大和
「你自己又如何,Re:vale負責唱的那首主題曲,大家都在擔心你一直交不出樣本哦。」


「碰到瓶頸了啊,每當這種情況我都很難受,想滅世的心情都有了。」

二階堂 大和
「……你也會這樣?」


「會啊,我心中有著某種想法,輕輕碰一下它的時候,感覺是那麼美好。」


「然而我卻無法使它成形,難過得都想哭了、還被時間追著跑,都快被逼瘋了。」

二階堂 大和
「……。」


「我們是這麼痛苦才好不容易把成品呈現出來的,結果卻依然可能不受青睞、甚至被人厭惡和嘲笑。」


「即使如此,我們還是依然這樣煎熬地活下去,只因為我們想要把心中所想的那些持續展現出來。」

二階堂 大和
「……千前輩……。」


「你也是吧?痛苦難受得不得了,卻很快樂吧?」


「光是這樣我們就已經要無法負荷了,別再給自己增加其他壓力了。」


「要是還分神去追求功名和地位,會讓自己更痛苦的。現在的你,跟以往相比顯得喘不過氣。」


「你現在所在乎的不是作品和技巧,而是拚命渴求自己本身得到他人認同。……你是怎麼了?」

二階堂 大和
「……。」


八乙女 樂
「好!來,上吧!放手揍過來吧,龍。」

十 龍之介
「……怎麼啦?給我這個拳擊手套,你還把手靶戴在手上……。」

八乙女 樂
「龍你也不想再被我爸唸個不停了吧?」

八乙女 樂
「你運動的時候不是很野性嗎?我這就來幫你激發你的戰鬥精神。」

十 龍之介
「我要戴這個去揍你嗎?沒問題吧……會不會受傷啊?」

八乙女 樂
「你以為我是誰!我以前好歹也跟學校學長打過架啊。」

十 龍之介
「真不想揍下去啊……嘿!」

撞擊聲
「砰!」

八乙女 樂
「嗚……。」

十 龍之介
「你還好吧!?」

八乙女 樂
「……衝力太大扭到手腕了……。」

開門聲
「喀嚓」

九条 天
「你們在做什麼?」

十 龍之介
「樂他在教我打拳擊。樂,手靶摘得下來嗎?手腕痛不痛?」

八乙女 樂
「嗯,你這拳打得真好啊。」

九条 天
「結果反而是教練在接受看護啊。」

八乙女 樂
「少囉嗦。」

九条 天
「龍,你跟你弟和好了嗎?」

十 龍之介
「還沒,他還沒和我聯絡。」

九条 天
「這樣啊……希望你們能快點和好。」

十 龍之介
「嗯,謝謝你關心。」

八乙女 樂
「你今天還真體貼啊,怎麼,是跟七瀨發生什麼事了嗎?」

九条 天
「跟陸無關好嗎。」

開門聲
「喀嚓」

八乙女 宗助
「龍之介在嗎?」

十 龍之介
「……社長……。」

八乙女 宗助
「延續前幾天的那件事,我要介紹一個人給你認識,讓你當作以後工作上的參考,過來。」

十 龍之介
「啊,好……。」

八乙女 樂
「你想帶他去哪!?你不會是要帶他去一些聲色場所吧。」

八乙女 宗助
「你把你爸當成什麼人了!?」

八乙女 樂
「會說出睡遍全日本女人的老爸最好是能信得過啦!」

八乙女 宗助
「……你自己看看這篇報導!」

八乙女 樂
「……NO_MAD解散?NO_MAD不就是我們在Black or White挑戰的那個團體……。」

十 龍之介
「他們解散了啊……還想說之後怎麼就沒在電視台碰見他們了,最近也沒有他們團的消息,沒想到……。」

九条 天
「……。」

八乙女 宗助
「這就是演藝圈殘酷的現實,你們也想讓TRIGGER跟他們一樣消失嗎?」

十 龍之介
「……我明白了,我和您去。」

八乙女 樂
「龍……。」

十 龍之介
「我會努力學些東西回來的,然後今年我們TRIGGER一定要變成日本第一!」

十 龍之介
「那我走了。」

關門聲
「砰」

八乙女 樂‧九条 天
「……。」


十 龍之介
「社長……請問您要介紹什麼人給我認識呢?」

八乙女 宗助
「他是經營世界最高級連鎖酒店企業的兒子,在名流社交圈裡,他比藝人還受女性歡迎。」

十 龍之介
「……這……。」

八乙女 宗助
「對,他就是虛構的你。」

十 龍之介
「……。」

八乙女 宗助
「他說他從以前就對你很感興趣,對方是認為你們倆是同類的。」

八乙女 宗助
「小心別讓他發現你其實是沖繩漁夫的兒子,跟他打好關係,學學真正的名流氣場。」

八乙女 宗助
「就是那間店,開頭打過招呼後我就會回去。他可是我重要的人脈,切記別失禮了。」

十 龍之介
「……他就是虛構的我……。」


八乙女 宗助
「那就請你多關照了。」

十 龍之介
(……他會是什麼樣的人呢,不曉得我能不能順利和他聊起來……。)

十 龍之介
(我拚命唱歌、拚命跳舞,沒有任何一絲偷懶,我已經盡了全力、也把這個當成是我的驕傲。)

十 龍之介
(不過光是這樣還是不夠嗎?所謂個性是什麼……偶像又是什麼……?)

十 龍之介
(到底是什麼?)

御堂 虎於
「頭抬起來。」

十 龍之介
「咦?哇……。」

「你本人跟電視上一樣有男人味啊,說幾句話來聽聽。」

十 龍之介
「我、我是十龍之介……。」

御堂 虎於
「哈哈,聲音跟CD裡的歌聲一樣啊。」

十 龍之介
「……社長說要介紹給我認識的人,該不會就是你……?」

御堂 虎於
「嗯,我叫御堂虎於。」

御堂 虎於
「我們盡情享受這個夜晚吧,大明星。」



第3話 你講認真的嗎

八乙女 宗助
「那就請你多關照了。」

十 龍之介
(……他會是什麼樣的人呢,不曉得我能不能順利和他聊起來……。)

十 龍之介
(我拚命唱歌、拚命跳舞,沒有任何一絲偷懶,我已經盡了全力、也把這個當成是我的驕傲。)

十 龍之介
(不過光是這樣還是不夠嗎?所謂個性是什麼……偶像又是什麼……?)

十 龍之介
(到底是什麼?)

御堂 虎於
「頭抬起來。」

十 龍之介
「咦?哇……。」

御堂 虎於
「你本人跟電視上一樣有男人味啊,說幾句話來聽聽。」

十 龍之介
「我、我是十龍之介……。」

御堂 虎於
「哈哈,聲音跟CD裡的歌聲一樣啊。」

十 龍之介
「……社長說要介紹給我認識的人,該不會就是你……?」

御堂 虎於
「嗯,我叫御堂虎於。」

御堂 虎於
「我們盡情享受這個夜晚吧,大明星。」

十 龍之介
(他年紀看起來比我小,卻像樂一樣那麼帥、像千前輩一樣那麼有魅力……!)

十 龍之介
(為什麼他都不是藝人了,結果我卻是藝人……!?)


和泉 三月
「……。」

六彌 NAGI
「I'm home。咦,三月只有你在嗎?大家都睡了?」

和泉 三月
「……。」

六彌 NAGI
「三月?」

和泉 三月
「……啊,抱歉,我剛剛在發呆。」

六彌 NAGI
「Are you OK?」

和泉 三月
「欸,我想跟你談一件事……。」

和泉 三月
「……還是算了,這樣偷偷摸摸的,感覺好像在人家背後說壞話。」

六彌 NAGI
「是關於大和的事情嗎?」

和泉 三月
「……。」

六彌 NAGI
「……我也同意,我不想繼續進行這樣的對話,我這就去大和房間找他。」

和泉 三月
「喂……你等一下啦!」

六彌 NAGI
「……!請你放開我。」

和泉 三月
「你去了又能怎樣,總不能揪著他逼他講吧!」

六彌 NAGI
「那你說我們要默不作聲到什麼時候?」

和泉 三月
「到大和下定決心告訴我們……。」

六彌 NAGI
「可是沉默的大和、沉默的三月,你們看起來一點都不幸福呀?維持現狀還有什麼意義?」

六彌 NAGI
「三月你可從沒教我無視於朋友的不幸,不是嗎?」

和泉 三月
「我是要你顧慮一下別人的心情啊!要是這麼簡單就能講,人家早就講了啊。」

和泉 三月
「所以說……。」

六彌 NAGI
「我曾經認識一個人,他把不能簡單說出口的事情,寫在信上之後就離去了。」

六彌 NAGI
「我不希望大和成為第二個。」

和泉 三月
「……NAGI……。」

六彌 NAGI
「……我喜歡大和,哪怕他罵我糗我,我還是喜歡那個溫柔體貼又在乎我們的他。」

六彌 NAGI
「明明我們之間充滿溫馨和樂,大和他依然露出了沉痛的表情。」

六彌 NAGI
「我們之間本應該像家人一樣親密的,但他心中的祕密卻讓我們彼此逐漸疏離……。」

六彌 NAGI
「他曾經幫過我們,我也想幫他。難道三月你不想幫大和嗎?」

和泉 三月
「……我也很想幫啊……。」

六彌 NAGI
「那我們就去解救他吧,三月你是一個非常可靠的救助隊員,大和一定也在等你救他的。」

和泉 三月
「……。」

和泉 三月
「……也是啊……有時候也是會希望有人能推自己一把……。」

和泉 三月
「NAGI,你再等一下就好,我今天晚上就去找大和談談看……這樣OK嗎?」

六彌 NAGI
「OK。……拜託你了。」


十 龍之介
「……哈哈哈!他先蓋好結婚典禮的飯店才去求婚喔,也太強了吧!」

御堂 虎於
「對不對?有錢人就是充滿這種奇聞軼事啊,你有沒有知道些類似的?」

十 龍之介
「我?我認識的有錢人……。」

十 龍之介
「……就只有闖進直播攝影棚,利用電視節目來跟人和好的……。」

御堂 虎於
「什麼?」

十 龍之介
「呃,沒、當我沒說。」

御堂 虎於
「差不多可以讓我問一句了吧?」

十 龍之介
「問什麼?」

御堂 虎於
「你為什麼要裝成名流?」

十 龍之介
「……。」

御堂 虎於
「就算你能騙過外行人,也騙不過我們。兩邊家世背景的差距,從言行舉止當中就能看出來了。」

十 龍之介
「啊……。」

御堂 虎於
「把你的祕密告訴我吧,十龍之介,我今天晚上就是為此而來的。」

御堂 虎於
「不告訴我,我就不放你走。」

十 龍之介
「……。」


開門聲
「喀嚓」

二階堂 大和
「……。」

和泉 三月
「啊……。」

二階堂 大和
「……你還沒睡嗎,阿三,最近怎麼那麼多人愛熬夜啊。」

和泉 三月
「你還不是一樣……你剛剛在做什麼?」

二階堂 大和
「我在看書……我只是出來泡杯咖啡的。」

和泉 三月
「小心睡不著喔。」

二階堂 大和
「呵呵……沒關係。」

和泉 三月
「……。」

二階堂 大和
「……。」

和泉 三月
「我問你喔……。」

二階堂 大和
「嗯?」

和泉 三月
「我就開門見山直接問了,千葉沙龍是什麼?」

二階堂 大和
「……。」

和泉 三月
「你為了揭發千葉沙龍才進到演藝圈又是怎麼回事?」

和泉 三月
「大和你為什麼認識演藝圈這麼多人?你又是怎麼認識千前輩的?」

和泉 三月
「其實我原本並不想問的,但是你最近看起來很不好受……。」

二階堂 大和
「……呵呵。」

二階堂 大和
「喂喂喂,連你都像NAGI一樣愛看好戲啊,這樣沒水準哦。」

和泉 三月
「看好戲……?」

二階堂 大和
「……呃,不是……。」

和泉 三月
「你……覺得NAGI之前那麼擔心你,是因為他想看好戲看熱鬧嗎……?」

二階堂 大和
「……。」

二階堂 大和
「……反正還就不是因為雞婆跟好奇?你也是啊。」

和泉 三月
「……你講認真的嗎……?」


十 龍之介
「……我的秘密……。」

御堂 虎於
「別那麼緊張,我不會拿去賣給媒體的,純粹好奇罷了。」

御堂 虎於
「就算你其實是一隻塗了白顏料的黑烏鴉,但你在電視上依然看起來老實又體貼,我想了解的,是那一個你。」

御堂 虎於
「你對粉絲不會有愧疚嗎?還是說,現在你在談吐當中所表現的老實反而才是假的?」

十 龍之介
「……你為什麼想知道這個?」

御堂 虎於
「因為我想變得像你一樣。」

十 龍之介
「……。」

十 龍之介
「你騙人……。」

御堂 虎於
「誰騙人啊,要不然我哪會特地說想跟你見面。」

御堂 虎於
「我喜歡女人,也擅長算計,你跟MEZZO"歌詞裡唱過的那種夜晚,就是我每天晚上的寫照。」

御堂 虎於
「但是,最近每個女人都講同一句話把我給甩了,她們都說『你就是不像十龍之介一樣溫柔體貼』。」

十 龍之介
「……。」

御堂 虎於
「呿……妳根本沒見過本人吧!?雖然我心裡這樣想,但我就是輸得不服氣……。」

御堂 虎於
「我知道你是個騙子,也知道女人都愛你。」

御堂 虎於
「然而我唯獨摸不透你的想法,不曉得你是欺騙大眾而沾沾自喜呢,還是愧疚得苦不堪言呢。」

御堂 虎於
「但要是如此,你又怎麼能那樣和藹又純真地笑著?」

十 龍之介
「……。」

御堂 虎於
「告訴我……你這樣隱藏真正的自己,不痛苦嗎?」


和泉 三月
「……你講認真的嗎?你真的以為我們是因為好奇才問你的?」

二階堂 大和
「我也沒怪你們啊,人類不就是這種生物嗎。」

二階堂 大和
「不過要是你們想看一些勁爆的東西,就去網路上看看八卦新聞吧。我先回房間了,晚安……。」

和泉 三月
「……你這混帳給我站住!」




第4話 驕傲、龜裂

和泉 三月
「我問你喔……。」

二階堂 大和
「嗯?」

和泉 三月
「我就開門見山直接問了,千葉沙龍是什麼?」

二階堂 大和
「……。」

和泉 三月
「你為了揭發千葉沙龍才進到演藝圈又是怎麼回事?」

和泉 三月
「大和你為什麼認識演藝圈這麼多人?你又是怎麼認識千前輩的?」

和泉 三月
「其實我原本並不想問的,但是你最近看起來很不好受……。」

二階堂 大和
「……呵呵。」

二階堂 大和
「喂喂喂,連你都像NAGI一樣愛看好戲啊,這樣沒水準哦。」

和泉 三月
「看好戲……?」

二階堂 大和
「……呃,不是……。」

和泉 三月
「你……覺得NAGI之前那麼擔心你,是因為他想看好戲看熱鬧嗎……?」

二階堂 大和
「……。」

二階堂 大和
「……反正還就不是因為雞婆跟好奇?你也是啊。」

和泉 三月
「……你講認真的嗎……?」

和泉 三月
「……你講認真的嗎?你真的以為我們是因為好奇才問你的?」

二階堂 大和
「我也沒怪你們啊,人類不就是這種生物嗎。」

二階堂 大和
「不過要是你們想看一些勁爆的東西,就去網路上看看八卦新聞吧。我先回房間了,晚安……。」

和泉 三月
「……你這混帳給我站住!」

二階堂 大和
「喂很危險耶!咖啡都要灑出來了!」

和泉 三月
「Mr.下岡大哥很震驚我居然不知道千葉沙龍的事,他還以為我們很要好我一定會知道。」

和泉 三月
「你懂不懂聽到這句話我是什麼心情!?為什麼你的事情我非得透過別人八卦才能知道!」

二階堂 大和
「……阿三,不要這麼大聲,會吵醒他們。」

和泉 三月
「我原本是想等你下定決心自己坦白告訴我們!我也一直都這樣安撫NAGI跟環!」

和泉 三月
「結果你是怎樣!?人家擔心你還被你罵被你敷衍,只會在那邊逃避!」

二階堂 大和
「……你煩不煩啊!」

和泉 三月
「……!」

二階堂 大和
「擔心……?還真有臉說,你只是不甘心別人知道你不知道的事情吧!?」

和泉 三月
「對啊!我就是不甘心啊怎樣!我就不能覺得不甘心嗎……!?」

二階堂 大和
「……。」

和泉 三月
「你好好回答我啊,大和……。要是不想講就直說你不想講,回應一句也好啊。」

和泉 三月
「要是你說你想要我們等,我們就會等啊!你就不能不要打哈哈敷衍了事嗎!」

二階堂 大和
「……。」

和泉 三月
「還是你說我要現在拿出來用?」

二階堂 大和
「用什麼……。」

和泉 三月
「用你之前給我的那個『差不多就好』。」

和泉 三月
「放棄溝通了解彼此的機會,直接讓我們之間『差不多就好』,這樣你比較滿意嗎。」

二階堂 大和
「……。」

和泉 三月
「……。」

二階堂 大和
「呵呵……團員之間不就是這樣嗎。」

和泉 三月
「……!」

打擊聲
「咚」


十 龍之介
「……我也不知道,我並不是不愧疚,不過我認為自己並沒有欺騙誰。」

御堂 虎於
「沒有欺騙?」

十 龍之介
「我想給人帶來歡樂,無論在唱歌、跳舞,還是塑造外在形象。」

十 龍之介
「就像我努力跳出困難的舞步,我也努力在扮演一個性感華麗的男人。而做這些的時候,我所在乎的……。」

十 龍之介
「是我有沒有破壞那些愛我的人的夢想、呈現令他們滿意的成果、成為我夥伴的力量。」

御堂 虎於
「夥伴?你指九条天跟八乙女樂嗎?」

十 龍之介
「還有事務所的人和工作人員。」

十 龍之介
「有這麼多人付出他們的專業來給我力量,才塑造了螢光幕前的我。」

十 龍之介
「我這個人,就是倚靠許多人的知識與歷練所打造出來的一種『娛樂』啊。」

御堂 虎於
「……。」

十 龍之介
「我也曾經很苦惱自己幕前幕後的形象差距,也會對給家裡人添麻煩而感到愧疚……。」

十 龍之介
「但我的夥伴們都了解真正的我、也支持著我。」

十 龍之介
「就算這個祕密讓我難受,但我也能把它看作是我與夥伴之間的羈絆。」

御堂 虎於
「哦……。」

十 龍之介
「……我想,要是我連夥伴們都得瞞,那我肯定會很痛苦吧。」

十 龍之介
「我身為TRIGGER的團員,我有覺悟一定要讓TRIGGER往上爬,所以就算心裡不好受,我也能為謊言設下防線。」

十 龍之介
「要是我必須欺騙樂跟天……那我一定每天都會活在恐懼與自我厭惡之中、不敢面對他們兩個,四處逃避吧。」

十 龍之介
「也可能因為太痛苦,就不小心對他們兩個說出不該說的話。」

十 龍之介
「我真的很慶幸事情沒有演變成那樣。」


開門聲
「喀嚓」

七瀨 陸
「……剛、剛剛聲音好大,沒事吧!?」

和泉 一織
「怎麼這麼吵,是誰還沒睡……。」

和泉 三月
「……開什麼玩笑啊,你這白癡!」

二階堂 大和
「……你搞什麼……!我在拍戲,你竟然還打我臉……!」

和泉 一織
「……!哥哥……!你們在做什麼!」

七瀨 陸
「大和!你還好吧!?」

和泉 三月
「……你就一輩子隨便下去啊!你就永遠自暴自棄當一個隨便的人啊!」

二階堂 大和
「你憑什麼自顧自地講這些大道理!你這種人最好會懂我的心情!」

和泉 三月
「你希望別人懂就講啊!親口講啊!自己說出來啊!」

和泉 三月
「就算你說你殺人放火了,我們最好就能夠討厭你!你為我們做過這麼多難道我們會忘嗎!」

和泉 三月
「為什麼你就是不懂!?」

和泉 一織
「不可以!哥哥,別再……!」

和泉 三月
「……!」

二階堂 大和
「……煩死人了……!」

七瀨 陸
「我、我去拿OK繃來,我看一下你的臉……。」

二階堂 大和
「……不用了,我回房間去。」

開門聲
「喀嚓」

六彌 NAGI
「……。怎麼了?大和……。」

二階堂 大和
「……。」

關門聲
「砰」

六彌 NAGI
「大和……?他嘴角破皮了,是和誰打架了嗎?」

和泉 三月
「……我打的。」

六彌 NAGI
「是三月你……?」

開門聲
「喀嚓」

逢坂 壯五
「怎麼了……?我聽到好大的聲音……。」

四葉 環
「……和哥咧?」


御堂 虎於
「今晚謝了,我聊得很開心。」

十 龍之介
「我才要謝謝你,能和你聊一聊,我心中也舒坦多了。」

十 龍之介
「其實我和家裡發生了一些事,心裡有點悶,不過現在我已經重新想起自己的意志和驕傲了,現在我也能自豪地面對我弟。」

十 龍之介
「跟他說我作為TRIGGER的十龍之介,下定決心絕對要讓團員和家人都幸福。」

御堂 虎於
「呵呵,你真是個好哥哥啊。」

十 龍之介
「沒有啦。」

御堂 虎於
「我說啊,龍之介。」

十 龍之介
「嗯?」

御堂 虎於
「要是我說,其實我把我們今晚聊的都錄下來了,你會怎樣?」

十 龍之介
「錄音?錄來做什麼?」

御堂 虎於
「賣給媒體。」

十 龍之介
「……。」

十 龍之介
「你不是想讓女生喜歡你嗎?我相信你心地是很善良的,虎於。」

御堂 虎於
「呵呵,抱歉,我開玩笑的。對了,下次我能找你商量一件事嗎?」

十 龍之介
「商量?商量什麼事?」

御堂 虎於
「我認識的一個女歌星,她好像跟事務所處得不太好。不曉得你有沒有聽過?她叫花卷……。」

十 龍之介
「花卷堇小姐嗎?當然聽過啊!她不是現在最紅的歌手嗎?原來你認識她啊。」

十 龍之介
「我常會在節目上見到她,如果我能幫上忙,隨時歡迎你來找我商量。」

御堂 虎於
「幫大忙了啊,那就再連絡吧。」

十 龍之介
「好。那先晚安了,虎於。」

御堂 虎於
「……。」

電話鈴聲
「……。」

御堂 虎於
「……喂?嗯,見過了,剛剛才跟他分開。」

御堂 虎於
「不過他看上去不太像現代千葉沙龍的幹部啊。……咦?」

御堂 虎於
「我才沒欺負人家呢。――了哥你這帽子扣得太大了。」


開門聲
「喀嚓」

二階堂 大和
「……。」

四葉 環
「……和哥,你那個行李要幹嘛?你要去哪嗎?」

二階堂 大和
「我暫時先不回來,我不能再給拍片現場添麻煩了。」

和泉 三月
「……。」




第5話 喇叭聲

開門聲
「喀嚓」

二階堂 大和
「……。」

四葉 環
「……和哥,你那個行李要幹嘛?你要去哪嗎?」

二階堂 大和
「我暫時先不回來,我不能再給拍片現場添麻煩了。」

和泉 三月
「……。」

逢坂 壯五
「請等一下!麻煩你們解釋一下剛剛發生了什麼事啊,怎麼就……。」

和泉 三月
「我問了大和,我問了他一直沒講的那些事情。」

逢坂 壯五
「……結果就打起來了?所以大和就說要走嗎?」

二階堂 大和
「對啊,不要見面為兩邊都好,那我走了。」

逢坂 壯五
「……等一下!大和你不是和我說過嗎!要我有事就要說出來!」

逢坂 壯五
「你說過我們有七個人在,叫我不要一個人鑽牛角尖不是嗎!」

二階堂 大和
「你跟我是不一樣的,阿壯,你總是在為他人著想。」

二階堂 大和
「而我,只是個自私自利的人。」

逢坂 壯五
「……怎麼可能……。」

四葉 環
「現在是怎樣啊……!和哥你就待在這啊!不要吵架啊!」

二階堂 大和
「你有資格叫人不要吵架?」

四葉 環
「我……。」

和泉 三月
「……夠了,要走我走。」

二階堂 大和
「……。」

和泉 一織
「哥哥!」

和泉 三月
「打了你我很抱歉,但除此之外我可不會道歉。」

關門聲
「砰」

和泉 一織
「哥哥,你等等!」

七瀨 陸
「一織你要去哪!?」

和泉 一織
「……我不能放哥哥自己走掉,我去陪他。」

七瀨 陸
「……怎麼這樣……。」

和泉 一織
「我之後再聯絡你們!」

七瀨 陸
「等一下!一織、三月……!」

關門聲
「砰」

二階堂 大和
「……。」

四葉 環
「……三三跟織織真的走了……。」

六彌 NAGI
「……。」

六彌 NAGI
「大和。」

二階堂 大和
「……幹嘛啊。」

六彌 NAGI
「如你所願,現在你不會見到三月了。」

六彌 NAGI
「Are you happy?」

二階堂 大和
「……滾……!」

六彌 NAGI
「……!」

關門聲
「砰」

逢坂 壯五
「大和……!等……。」

四葉 環
「小壯你要走嗎!」

逢坂 壯五
「……。」

四葉 環
「小壯你也要走嗎……。」

逢坂 壯五
「……環……。」

六彌 NAGI
「……。」

七瀨 陸
「……NAGI……。」

逢坂 壯五
(……要是連我都不在了,這邊就只剩下未成年的孩子們了……。)

逢坂 壯五
「……。……沒事的,他們只是一時在氣頭上,很快就會回來的。」

逢坂 壯五
「我試著聯繫他們,你們就先回房間休息吧……。」

六彌 NAGI
「……嗚……嗚嗚……。」

四葉 環
「小NAGI……。」

逢坂 壯五
「……NAGI……。」

六彌 NAGI
「……嗚……我不想、不想在這個房間看到這副景象啊……。」

四葉 環
「……和哥跟三三都是笨蛋!長這麼大了還那麼笨!……嗚……。」

七瀨 陸
「……怎麼會這樣……。」


和泉 一織
「哥哥,你要去哪?」

和泉 三月
「你不用陪著我啦。」

和泉 一織
「這怎麼行!就算你要回老家,現在也沒電車搭了啊?」

和泉 三月
「啊……對喔……我一個衝動就……。」

和泉 一織
「幸好我有跟過來……。」

和泉 三月
「……一織你啊……。」

和泉 一織
「嗯。」

和泉 三月
「……以前我甄選會一直被刷掉的時候,不是給了我很多建議嗎?要我利用自己個子小、走可愛路線之類的。」

和泉 一織
「……對。」

和泉 三月
「可是當時……我卻氣得對你大吼大叫。」

和泉 三月
「跟你說我不想靠戰術來被選上,叫你不要對我指指點點,還說我的事由我自己來決定。」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三月
「……當時真的很對不起……我現在,突然覺得很抱歉。」

和泉 一織
「哥哥……。」

和泉 三月
「一織你什麼都會,所以我那時候就想叫你不要管我、管好你自己。」

和泉 三月
「就跟大和剛才說的一樣,我也曾經覺得你最好會懂我的心情。」

和泉 三月
「可是不是啊……根本不是那樣啊……。」

和泉 三月
「原來那時候……一織你只是在擔心我啊……。」

和泉 一織
「哥……哥哥你別哭啊,不用為我抱歉,我沒事的……我已經沒事了……。」

和泉 一織
「……哥哥你願意原諒我當時傷了你,這樣就夠了……。」

和泉 三月
「對不起啊,一織……我都沒有好好聽人說話,也沒能把話講好,我怎麼這麼沒用……。」

和泉 三月
「我明明是真心拚命為他想的……為什麼、就是不能、好好地……。」

和泉 一織
「……哥哥……。」

汽車喇叭聲
「叭叭」

和泉 一織
「……啊……。」


「哈哈!嚇到了吧?你們怎麼這麼晚還在外面遊蕩啊,一織還是學生耶?」

和泉 三月
「百前輩……。」


「……你怎麼那種表情……。」


「來,上車吧。」


第三章 完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