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瑄翻譯

fc2→lofter 搬運
http://sen229.blog.fc2.com/

[中文翻譯][i7支線劇情][第一部] 第4章 命中注定的兩團

[中文翻譯][i7支線劇情][第一部] 第4章 命中注定的兩團

翻譯:包瑄

第1話 SIDE 淌了渾水的男人

觀眾
「呀啊啊啊!TRIGGER!!」

觀眾
「天――!!」

七瀨 陸
「……我來看TRIGGER的演唱會了,不過現場也太熱烈了吧……大家都在看天哥哥……。」

九条 天
「今天晚上謝謝大家!」

觀眾
「呀啊啊啊啊――!!天,我愛你―――――!」

七瀨 陸
「……大家什麼都不知道……他可是個拋棄家人的無情傢伙呀。」

九条 天
「各位請聽我這邊,我們今天邀請了一位神秘嘉賓來到現場!」

觀眾
「神秘嘉賓!?」

九条 天
「他就是我弟弟,陸!」

七瀨 陸
「咦……!?」

九条 天
「陸,謝謝你來!我要把你介紹給大家,來,上台吧。」

七瀨 陸
「你、你那麼突然我很為難啦!……說起來,我可還沒原諒天哥哥哦……。」

九条 天
「陸,那天真的很對不起。那一切……都是為了今天啊。」

九条 天
「是為了讓我跟陸,兩個人一起站上舞台啊!」

七瀨 陸
「真……真的嗎……?」

九条 天
「當然了!來,站到我旁邊來!看看觀眾席,跟他們揮揮手吧!」

觀眾
「呀啊啊啊!陸――!」

觀眾
「天跟陸最棒了―――!」

七瀨 陸
「……大家都在笑……就跟爸爸店裡的客人們一樣……。」

九条 天
「是啊,我們的夢想終於實現了。」

七瀨 陸
「天哥哥……。」

九条 天
「來,拿起麥克風,我們一起唱歌吧。」

七瀨 陸
「嗯……!」

七瀨 陸
「我是天哥哥的弟弟,七瀨陸!我要跟天哥哥一起全力演唱這首歌!歌名是……。」


和泉 一織
「七瀨……七瀨……!」

七瀨 陸
「……!」

和泉 一織
「終於醒了,你是夢到了什麼?你剛剛一直在傻笑啊。」

七瀨 陸
「……夢……。」

七瀨 陸
「……哇啊啊啊啊……我作了個最不想作的夢……。」

和泉 一織
「不想作歸不想作,你看上去倒是挺樂的嘛。」

七瀨 陸
「才沒有!我才不樂!雖然在夢裡我做出了那種事,但現在的我更重視IDOLiSH7……。」

和泉 一織
「請你不要為你作的夢找藉口了,我又沒有跟你一起作那個夢,根本聽不懂你在說什麼啊。」

七瀨 陸
「是、是沒錯啦……。」

和泉 一織
「你作了個會令你想找藉口的夢嗎?」

七瀨 陸
「……。……好險我的夢沒有被一織看到,不然你一定會對我傻眼到不行。」

和泉 一織
「……。」

七瀨 陸
「我沒有喔,一織,我真的沒有那樣想,我的夢想就是IDOLiSH7!」

和泉 一織
「……就算你用那麼純粹的眼神對我發誓,我也搞不清楚狀況啊……不過行了,我相信你。」

七瀨 陸
「謝謝你!」

和泉 一織
「那就請你快點準備吧,大家都已經出宿舍了喔。」

七瀨 陸
「咦?」

和泉 一織
「今天就是我們等待已久的,TRIGGER的演唱會啊。」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今天就是我們等待已久的計畫執行日。」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我們要混在假日人潮中,把搬運工送來的那款外觀假裝成滅火器的炸彈裝在那作塔上面,監視器已經有動過手腳了。」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只要靠近那座塔到一定的距離,定時炸彈就會開始有動作,在定時炸彈裝好之前,可千萬別按開關啊。」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定時炸彈的迴路上設了陷阱,也裝了陀螺感應器,只要有人想把炸彈拆掉,就會立刻炸得灰飛煙滅。」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這次國家權威與那些警察就會屈服於我們了吧,我等同胞的釋放也盡在眼前了,那就拜託你們了。」

可疑的一群男子
「是!」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這張照片上的男人就是搬運工,他是個北歐的白人,交貨地點在那座塔附近的長椅。他會把炸彈放在那邊,準備好隨時離開現場。」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你們要避人耳目,從搬運工那裡接過炸彈。」


六彌 NAGI
「手帕。」

四葉 環
「帶了。」

六彌 NAGI
「門票。」

四葉 環
「帶了。」

六彌 NAGI
「離開場還有……」

四葉 環
「五個小時。」

六彌 NAGI
「YEAH!我們擊個掌吧!」

四葉 環
「耶!我們超完美!」

二階堂 大和
「恭喜你們啊,終於有機回挽回你們的名譽了。」

二階堂 大和
「就這樣直接去會場應該也會提早到,先在這邊吃頓飯吧。」

六彌 NAGI
「Good!就找家能看見日本第一的那座塔的餐廳吃午餐吧!」

四葉 環
「好喔,和哥,我想吃漢堡。」

二階堂 大和
「要去速食店嗎,這附近的話……哎呀!」

穿套裝的女子
「……不好意思!」

二階堂 大和
「不會,我們才抱歉。」

穿套裝的女子
「……失禮了。」

二階堂 大和
「真是個大美女啊。」

四葉 環
「剛剛那個姐姐瞄了小NAGI一眼。」

六彌 NAGI
「這沒什麼好稀奇的,所有的女性都會為我著迷,我的美貌還真是罪惡啊。」

二階堂 大和
「說得臉不紅氣不喘的……啊,找到一家店了,小環我們去買來吃吧,NAGI你去那邊的長椅佔個位子。」

二階堂 大和
「我們到店裡排隊的時候會打電話跟你說菜單,你再告訴我們你想吃什麼。」

六彌 NAGI
「OK。」


穿套裝的女子
「……呼……。」

穿西裝的男子
「……前輩,怎麼樣?」

穿套裝的女子
「他好帥……。」

穿西裝的男子
「咦?」

穿套裝的女子
「沒、沒事……我確認了他的長相,他不是我們在找的那個男人。」

穿西裝的男子
「是嗎……。那個搬運工到底在哪啊,他會在這附近出沒嗎。」

穿西裝的男子
「要是那通密告是真的,那恐怖組織應該是計畫在今天從搬運工那邊接收炸彈,然後裝在塔上。」

穿套裝的女子
「是啊,在這一片祥和的光景之中,居然有人擁有破壞力巨大的炸彈,還真令人毛骨悚然……。」

穿套裝的女子
「我們應該要以防萬一讓民眾去避難,但好像只要他們沒有對我們發出正式的恐嚇,我們就沒辦法採取那麼森嚴的警戒措施。」

穿套裝的女子
「只要能找到搬運工跟炸彈,就能夠拉封鎖線了,這樣民眾的安全應該就能夠受到保障了。」

穿西裝的男子
「都已經分派這麼多便衣刑警到街上來了,我們一定會找到他。保護民眾不受恐怖份子威脅吧!」


路人女子
「哇啊,那個外國人好帥喔……Hi。」

六彌 NAGI
「Hi, girl.」

六彌 NAGI
「OH……天氣真好,但我也真不該在路上一次買這麼多東西。」

六彌 NAGI
「這季人氣動畫的27本原作漫畫,好重。」


可疑的高個男子
「……喂,看那邊。那個坐在長椅上的金髮男人,是不是那個搬運工?」

可疑的年輕男子
「他手上貨物的顏色也跟上頭說的一樣,雖然他好像比照片上還要年輕……。」

可疑的高個男子
「不,我是不會看錯的。」

可疑的年輕男子
「但是大哥,流程不是他要把貨物放在長椅下,然後他會立刻離開嗎,那他幹什麼坐在長椅上啊……?」

可疑的高個男子
「他是有話要跟我們說嗎?那東西我們應該已經付過錢了啊,出什麼差錯了嗎?」

可疑的年輕男子
「該不會……他是想要拉高那東西的價格吧……那混蛋,竟敢敲我們竹槓!」

可疑的高個男子
「別那麼大聲。可惡……也連絡不上老大……這計畫可是以分鐘在做計算的,可不能亂了步調……。」

可疑的高個男子
「不擇手段也要從那男人手中搶過炸彈。」


電話鈴聲
「鈴鈴鈴鈴……」

六彌 NAGI
「Hi,環,我看到RC上的照片了,這美食恐攻還真是出色啊,我的胃正在發出歡喜的哀號啊。」

六彌 NAGI
「那麼,環我就來告訴你,我受到漢堡那充滿魅力的誘惑,會做出怎樣的選擇。答案就是……。」

路人
「啊!失火了!」

路人
「那個大樓上面在冒煙!」

六彌 NAGI
「……WHY?」

可疑的高個男子
「――不准動。」

可疑的高個男子
「把電話掛斷,手放膝蓋上。」

六彌 NAGI
「……。」


穿西裝的男子
「火災!?是他們搞的鬼嗎!?」

穿套裝的女子
「可能是為了擾亂我們的搜查,無論如何,我們的人手勢必會被分散……街上人群也開始亂成一團了。」

路人
「火災?在哪?」

路人
「雖然沒看到火,不過煙很濃!要是裡面有藥物的話會不會爆炸啊?還是快逃為妙!」

穿套裝的女子
「……人群流動太快,我看不清楚!」


可疑的高個男子
「把手機放下,手放膝蓋上。」

六彌 NAGI
「……。」

可疑的年輕男子
「哇……這男人長得好像電影明星啊……。」

可疑的高個男子
「你這蠢貨,現在是看他看呆的時候嗎。」

六彌 NAGI
「Sorry,能打擾我講電話的,只有向我索吻的女性而已。」

六彌 NAGI
「那把一點都不性感銀色的刀子,有點不夠刺激啊。」

可疑的高個男子
「閉嘴。喂,快搶走這傢伙的手機!」

可疑的年輕男子
「這小子,給我交出來……!」

六彌 NAGI
「……!……哎呀呀……沒什麼事情,比跟野蠻的男人對話還要來得無趣了。」

六彌 NAGI
「我給你們一個忠告好了,那支手機裡存有許多重要的圖片,很悲劇的是,我都還沒備份。」

六彌 NAGI
「萬一你們讓裡面的資料有所受損,深愛可可娜的我可是會很憤怒的。請你們清楚明白這一點,謹慎小心地對待我的手機。」

可疑的高個男子
「科克納……?」

可疑的年輕男子
「是這傢伙老大的名字嗎?」

六彌 NAGI
「所以,你們找我有什麼事?」

可疑的年輕男子
「……這小子,被刀子指著竟然還文風不動……。」

可疑的高個男子
「該誇你不愧是遊走全世界黑手黨的搬運工嗎……我就認可你的膽識吧。」

可疑的高個男子
「要是你還想要你那條小命,就乖乖把那個包包交出來。」

六彌 NAGI
「我拒絕。」

可疑的年輕男子
「你不要命了嗎!?」

可疑的高個男子
「你聲音太大了!」

六彌 NAGI
「要是你們想借我的手機,或是想借我的書,都應該好好提出你們想借那樣東西的請求。」

六彌 NAGI
「我的朋友一定都會那樣做的。雖然我聽說過日本治安很好,但你們的所作所為簡直就像是恐怖份子呢。」

可疑的高個男子
「……你在說什麼蠢話,我們就是貨真價實的恐怖份子!要是你敢小看我們,我現在就殺了你!」

六彌 NAGI
「原來是這樣嗎,那麼我就不用客氣了。」

六彌 NAGI
「Hm……這是個安穩祥和的假日,我不想作出讓人們不安的舉動,我們能換個地方嗎?」

可疑的高個男子
「好啊,我們就到隱蔽的地方去吧。但是,你可別以為我們能和樂融融的談這筆生意啊,你這狡猾無恥的傢伙!」


路人
「你看你看!那裡失火了!」

路人
「好多人從大樓裡逃出來了啊,沒事吧?我們去看看!」

搬運工
「……。」

搬運工
「I found a bench of a mark.」

搬運工
「A bomb is put here. Good luck.」

穿套裝的女子
「……是那男人!我找到他了!他在那邊的長椅!」

搬運工
「……Holy shit!」

穿西裝的男子
「站住!我可不會讓你逃了!!」


四葉 環
「……搞什麼啊!小NAGI給我出什麼謎啊!害我都到櫃台要點餐了結果又沒買成!」

四葉 環
「他是怎麼啦,好不容易輪到我們點了,結果又得重排了……。」

四葉 環
「小NAGI那傢伙,問他要吃什麼,結果他說得像是『答案即將在廣告後揭曉!』然後就掛我電話了,他真的是夠了喔喔喔喔……!」

二階堂 大和
「哈哈哈,他應該是想開個小玩笑吧。」

四葉 環
「之後他就不接電話了啊!拜他所賜我們點餐都沒點成!我肚子超餓!天氣又好熱!」

二階堂 大和
「你隨便點點不就得了嘛,小環你就是在這方面這麼一板一眼啊,拿去吧。」

四葉 環
「哇……!啊……好涼喔,這啥啊。」

二階堂 大和
「沁涼噴霧。我以為今天的演唱會在戶外,但結果好像是在室內啊。」

四葉 環
「哦,再多噴點。」

二階堂 大和
「你就盡情冷卻吧。」

二階堂 大和
「……話說,是發生什麼事了嗎?街上好亂啊。」

四葉 環
「排隊的時候有人說失火了啊……咦?小NAGI不在這啊?他把包包放在長椅下面。」

二階堂 大和
「……嗯?那是NAGI的包包嗎?總覺得款式不太一樣耶?」

四葉 環
「我是不會看錯的。小NAGI在搞什麼啊,把包包丟在這裡不管。」

二階堂 大和
「他是不是看到美女想搭訕了?小環,你就幫他揹包包吧。」

四葉 環
「嗯。嘿咻……。……好重……!」

二階堂 大和
「裡面裝了什麼啊?」

四葉 環
「動畫的原作漫畫。他說他一次買齊了。我也要跟他借來看……嘿咻!」

二階堂 大和
「喂喂喂,別亂揮啊。NAGI他很愛整潔的,要是書折到了他可是會慘叫的。」

四葉 環
「漫畫這種東西能看不就好了嗎。」

二階堂 大和
「我也是這樣想的啦,但為了不要讓她又哭又叫的,你還是把這包東西當成炸彈一樣小心對待吧。」

四葉 環
「哈哈哈!花上一輩子都不可能會去揹炸彈啦,和哥你講話真逗耶。」

二階堂 大和
「哈哈哈,也是啦。好,我們就去空色塔那邊找找NAGI吧。」

四葉 環
「噢。」


搬運工
「Damn it all! Go away!」

穿西裝的男子
「給我束手就擒!……前輩,快跟上頭報告!」

穿套裝的女子
「我知道!」

穿套裝的女子
「課長,我們抓到搬運工了!但是炸彈還下落不明!請您立刻封鎖周邊區域!」

穿套裝的女子
「一靠近那座塔,就會啟動炸彈的引爆計時器啊!」


可疑的年輕男子
「……就這樣繼續走,不准回頭。要是你敢回頭,我就一刀刺進你背後。」

六彌 NAGI
「……。」

可疑的年輕男子
「……這裡就沒什麼人了。這邊就行了吧,快把東西交出來。」

六彌 NAGI
「你們為什麼會如此執著於我的包包?你的雇主是Northmeia的王族嗎?還是理事會的相關人員?」

可疑的年輕男子
「Northmeia?別說些莫名其妙的話。」

可疑的年輕男子
「我們想要的是你包包裡的滅火器外型的炸彈。錢已經付了!是你破壞了契約!」

六彌 NAGI
「OH……。」

可疑的年輕男子
「幹嘛!?有什麼好笑的!?」

六彌 NAGI
「呵呵……原來如此,怪不得你們的手法這麼外行,我真是打從心底同情你們。」

六彌 NAGI
「因為即使你們認錯人了,但你們終究還是把武器指向了一個你們最不該為敵的對象。」

可疑的年輕男子
「這……這傢伙是怎樣……我不是叫你不准回頭嗎!」

六彌 NAGI
「你們不綁我的手也不綁我的腳,也沒拿人質威脅我,就憑那薄薄的一把刀就想要脅我,你們認真嗎?」

可疑的年輕男子
「什……。」

六彌 NAGI
「集合時間已經快到了,我不能錯過讓三月還有紡對我刮目相看的機會。」

六彌 NAGI
「很好,我明白你們的來意了。那麼,我們就速速解決吧。」




第2話 SIDE 淌了渾水的男人-續

和泉 三月
「真不愧是TRIGGER!賣周邊的排好長啊!」

逢坂 壯五
「是啊,我第一次跟這麼多人擠在一起買周邊,好多顧客都是女生哦。」

和泉 三月
「壯五你是不是常去看演唱會啊?」

逢坂 壯五
「是啊!雖然我是第一次來看偶像的演唱會,但我常去樂團的演唱會。」

逢坂 壯五
「之前玩衝撞*1的時候當砲台*2的人把我抬起來,還玩了釘孤支*3,真的很好玩。」

逢坂 壯五
「如果展演箱*4裡的觀眾很老練,通常都挺守規矩的,就算有人跳Two-step*5也很安全。」

和泉 三月
「……?」

逢坂 壯五
「啊……三月常去看偶像的演唱會嗎?」

和泉 三月
「我很常去!男偶跟女偶我都很愛哦!雖然我基本上是箱推*6,但如果決定要推誰的話打Call*7的時候就會很有勁,很好玩喔!」

和泉 三月
「最近彩帶*8也做得很精緻,我今天晚上也想來搶!」

逢坂 壯五
「……?」

和泉 三月
「……明明我們都常去演唱會,但看的演唱會音樂類型不同,聊起天來彼此就聽不懂了啊。」

逢坂 壯五
「是啊……我還不習慣來看有劃位的演唱會,如果我有哪裡觸犯了規矩,還請你提醒我。」

和泉 三月
「扇子跟螢光棒在揮的時候要小心不要妨礙到其他觀眾!大概是舉到肩膀的高度!」

逢坂 壯五
「扇子!就是大家在賣周邊那邊買的對吧。」

和泉 三月
「你看!我帶我自己做的來了!」

逢坂 壯五
「哇!好厲害喔……!」

和泉 三月
「這種的就是要全部都自己動手玩嘛!」

逢坂 壯五
「早知道我也自己做了……。」

和泉 三月
「對喔,你喜歡TRIGGER。你是怎麼喜歡上他們的啊?」

逢坂 壯五
「我在音樂情報站聽到他們的歌,很喜歡他們三個的聲音,就喜歡上他們了。我知道他們其實是偶像的時候嚇了好大一跳。」

逢坂 壯五
「那首歌光是能唱就很厲害了,他們竟然還能邊唱邊跳……他們還會演戲,真的很厲害啊。」

和泉 三月
「對不對!?偶像很強吧!?」

逢坂 壯五
「真的很強……。」

和泉 三月
「我們的目標也是那麼厲害的偶像喔!」

和泉 三月
「我們看了TRIGGER今天晚上的演唱會之後,再更更更閃閃發光吧!」

逢坂 壯五
「是!」

和泉 三月
「好!難得都來了,我也買把周邊的扇子好了!如果有拿主推*9的扇子,運氣好的話偶像就會給你飯撒*10喔。」

逢坂 壯五
「不能一次拿三人份的嗎?」

和泉 三月
「壯五你看到有人只拿自己的扇子,應該會比看到拿七個人扇子還開心吧?雖然我們團是還沒開始賣周邊啦。」

逢坂 壯五
「也是啊……好猶豫喔……三月你要買誰的扇子?」

和泉 三月
「我要買八乙女樂!」

逢坂 壯五
「你喜歡他啊?」

和泉 三月
「他看起來很有氣勢!而且他的臉是我的菜!」

逢坂 壯五
「那我就買天的或是龍之介的扇子好了,不曉得我能不能在排隊的時候決定好……。」

和泉 三月
「不曉得等我們買完東西之後大家到會場了沒!NAGI那小子幹勁十足早早就起床了,我覺得他今天應該不會遲到了!」

逢坂 壯五
「環也在我去叫他起床之前就醒了!」

和泉 三月
「太棒啦、太棒啦!看來那幾個問題兒童終於有身為偶像的自覺了!」

逢坂 壯五
「是啊!」

和泉 三月
「不過要是他們在這種日子還敢遲到,我就要狠狠踹他們一腳了!哈哈哈哈哈!」


打擊聲
「喀……!」

可疑的年輕男子
「嗚哇……!」

可疑的高個男子
「這……這小子……!」

六彌 NAGI
「請別那麼害怕,我學的是Self-Defense,只是正當防衛罷了,他們沒有教我攻擊的招數。」

可疑的高個男子
「……既然如此……!」

六彌 NAGI
「所以,這是我自學的。」

打擊聲
「叩……!」

可疑的高個男子
「……!嗚……!……可惡……。」

可疑的年輕男子
「這小子是怎樣啊……!」

六彌 NAGI
「好了,雖然我很不情願在男人的身體上摸來摸去……但你們持有刀槍這種危險物品吧。」

可疑的高個男子
「還來……!嗚啊……!」

可疑的年輕男子
「這混帳!竟敢踩大哥的頭!……!?……噫……!」

六彌 NAGI
「你敢動我就開槍,我的槍法挺不錯的哦。」

可疑的年輕男子
「……!」

六彌 NAGI
「我這就請你們把我的手機還來吧,你看,我的手機桌布很Lovely吧。幸好妳沒事……我的Angel……。」

六彌 NAGI
「OH……!已經這麼晚了!怎麼會這樣!」

六彌 NAGI
「要是你們害得我遲到,三月跟紡會輕蔑我的!垃圾桶Shoot太可怕了……!」

可疑的年輕男子
「你……你到底是誰!?你是警察嗎!?你不是搬運工嗎!?」

六彌 NAGI
「你們為什麼會把我誤認成搬運工?」

可疑的年輕男子
「因、因為你外表的特徵跟包包很像!而且你還待在我們的交易地點!」

六彌 NAGI
「交易地點……。……大和、環……。」

可疑的年輕男子
「你是誰!?」

六彌 NAGI
「在讓你們失去意識之前,我先告訴你們兩件重要的事情。」

六彌 NAGI
「第一,像我一樣為神所愛、如此俊美的男人,這世界上是不可能會有第二個的。」

六彌 NAGI
「第二,我不會告訴你們我的名字。」

六彌 NAGI
「我可不允許你們用那張卑劣的嘴叫我的名字、玷汙我的名字,奉我與我祖國的名譽。」

可疑的高個男子
「……!我想起來了……我有聽組織裡北歐那幫人說過……。……你是……!」

六彌 NAGI
「我不是說了,我不許你叫嗎?」

打擊聲
「喀……叩……」

可疑的高個男子
「……嗚……!」

可疑的高個男子
「……嗚……嗚嗚……。」

六彌 NAGI
「真是不識相的人啊。」

六彌 NAGI
「……我很擔心大和跟環,你們一定要平安無事啊!」


四葉 環
「總覺得好多警車喔?」

二階堂 大和
「是因為火災嗎?」

警車的廣播
「……再重複一次,本地區接獲危險物品的通報,請各位民眾盡速避難。」

四葉 環
「他要我們避難耶……是因為剛剛的火災嗎?」

二階堂 大和
「啊……NAGI打電話來了。」

二階堂 大和
「喂,你在哪啊,還把包包丟著不管。」

二階堂 大和
「咦?不要碰包包?」

四葉 環
「啊!?我有很小心在揹啦!」

穿套裝的女子
「不要動!」

四葉 環
「啥?」

穿套裝的女子
「不要繼續接近鐵塔了!拜託……!」

四葉 環
「她在說啥啊?走吧。」

二階堂 大和
「喂,小環,等一下啦。」

穿套裝的女子
「等……。」

穿西裝的男子
「來不及了,前輩!他們已經進到接收訊號的區域了!」

穿套裝的女子
「……這下糟糕了……要快點阻止他的行動才行!那包包上面裝了陀螺感應器啊!」

穿套裝的女子
「要是炸藥失去平衡就會觸發感應器,立刻就會當場爆炸啊!」

四葉 環
「呼,好重。嘿咻。」

穿套裝的女子
「呀啊啊啊!!」

穿西裝的男子
「哇啊啊啊!!」

四葉 環
「……他們幾個很奇怪耶?」

二階堂 大和
「他們一直在看我們耶……。」

穿套裝的女子
「我得冷靜點……不冷靜不行!冷靜地去跟他搭話吧!」

穿西裝的男子
「告訴他的時候要小心別嚇到他了!要是他反抗,或是嚇到腿軟都會觸發感應器的!」

四葉 環
「和哥,我跑過去跟他們搭個話吧?」

穿西裝的男子
「那個年輕人作勢要衝刺啊!」

穿套裝的女子
「不可以啊!不行不行!不能跑……!」

四葉 環
「他們一直在揮手耶,啊……他們是我們的粉絲嗎?」

二階堂 大和
「如果是粉絲,他們的樣子看起來也太詭異了吧……我去看看,你在這裡等我。」

四葉 環
「好喔。」

二階堂 大和
「不好意思,那個……。」

穿西裝的男子
「前輩,那個年輕人的同伴過來了!」

穿套裝的女子
「我們把情況告訴他,請他協助我們吧!我來說!」

六彌 NAGI
「不,由我來說明。」

穿套裝的女子
「你是……。」

六彌 NAGI
「你們兩位是警方的人吧,我看到你們的動向了,你們知道那包包裡裝了什麼吧?」

二階堂 大和
「NAGI!你上哪去了啊!」

六彌 NAGI
「他是我朋友。大和,他們是警察,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們。」

六彌 NAGI
「……以上就是我要說的。」

二階堂 大和
「……你這傢伙真是……。」

二階堂 大和
「你竟然引起這麼大的事件!你說小環的背包裡裝了炸彈!?拜託你臉長得華麗就好,別這種事也誇張啊……!!!」

六彌 NAGI
「NO!NO!NO!我只是買了27本原作漫畫!我只是一個協助出版業的善良市井小民!」

二階堂 大和
「善良的普通人才不會因為買一堆漫畫就被捲進恐攻事件好不好!」

六彌 NAGI
「大和,請你注意你的口氣!你再繼續責怪我,我就要哭了!」

二階堂 大和
「我才想哭好嗎!!」

二階堂 大和
「……總而言之,就小心不要嚇到小環,跟他說明情況,讓他把包包放下來就行了吧?」

女警
「感應器可能會因為放下包包這個動作被觸發,我們希望他能夠在拆彈部隊把炸彈拆除完畢之前,都不要有任何一絲的動作。」

二階堂 大和
「要小環一動也不動!?行不通行不通,他絕對不可能!」

六彌 NAGI
「小環他說過,老師都在聯絡簿上寫他是一個好動的孩子……。」

四葉 環
「欸――,你們還沒聊完喔?大家都去避難了喔,我已經等膩了啦。」

二階堂 大和
「再等一會兒!在那邊等,別動哦!」

女警
「聯絡簿上寫他好動……但那是他還小的時候吧?」

二階堂 大和
「不,他現在其實也……。……總覺得開始有種家長會談的感覺了……。」

六彌 NAGI
「他玩手機遊戲的時候都不會動,我們給他玩遊戲吧。」

女警
「我必須沒收你們的手機,我們不清楚炸藥整體的內容物,對方可能會用信號來引爆炸彈。」

二階堂 大和
「啊、等等……。」

六彌 NAGI
「OH!又要跟可可娜說再見了……。」

四葉 環
「欸,我好閒喔,我來後空翻一下,你們看我好不好?」

二階堂 大和
「不可以後空翻!你乖乖站著別動,數十秒!」

四葉 環
「蛤――。」

四葉 環
「好煩喔……十――九――八――……。」

二階堂 大和
「呼……心臟快撐不住了……。」

二階堂 大和
「……跟小環說吧,他本性很堅強,不會恐慌的。」

六彌 NAGI
「我也贊成,為了讓小環放鬆,我們來支援他吧。」

部下警察
「不可以,我要請你們去避難!我們不能讓一般市民留在危險的地方!」

二階堂 大和
「抱歉,我拒絕。」

六彌 NAGI
「我們不會丟下環的。」

女警
「……你們幾個……感情真好呀,是學校的朋友嗎?」

二階堂 大和
「我們是團員。」

女警
「團員?什麼的團員?」

二階堂 大和
「請你一年後看看電視來對答案吧,我們會好好努力,讓姊姊妳答對的。」

二階堂 大和
「因為我們有著努力的夥伴。」

二階堂 大和
「小環,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NAGI,保險起見你去扶著小環的背後。」

六彌 NAGI
「Alright。」


四葉 環
「幹嘛啦,那個大姊跟大哥是我們的粉絲喔?」

二階堂 大和
「他們是警察。」

四葉 環
「警察?和哥你做了什麼嗎?」

四葉 環
「那個……對不起,和哥雖然臉長得兇,但他本性不壞的……。」

女警
「我知道,你們是很棒的朋友。」

四葉 環
「……啊那是怎樣?」

二階堂 大和
「小環,你冷靜下來聽我說,你背上的那個包包不是NAGI的,那裡面裝了炸彈。」

四葉 環
「啊,你有說過。」

二階堂 大和
「計時器已經啟動了,要是你動了就會觸發感應器,一樣會爆炸。在拆彈部隊趕來之前你都不能動。」

四葉 環
「……你講真的?」

二階堂 大和
「真的。」

四葉 環
「……。」

四葉 環
「我……我會死嗎……?」

六彌 NAGI
「你不會死的,環,我們已經準備好解決的辦法了,你跟我都會平安得救的。」

四葉 環
「……嗚……我、我的心臟都縮了起來……。」

六彌 NAGI
「放輕鬆,這沒什麼大問題的,只是需要環你的一些幫助而已。」

女警
「我是警察,我希望你不要動,待在原地。」

女警
「我優秀的夥伴立刻就會來幫你了,就像你的夥伴一樣。」

女警
「聽說老師在聯絡簿上說你很好動?」

四葉 環
「嗯……。」

女警
「我跟你一樣,我以前都坐不住,忍不住就想動,不過,還請你稍微加油一下下。」

四葉 環
「……好。」

二階堂 大和
「很好,真是個好男人。」

四葉 環
「我還以為我一輩子都不可能揹到炸彈……。」

六彌 NAGI
「人生就是驚奇連連呀,等你把包包放下來之後,你就能拿這件事來自誇了哦。Are you OK?」

四葉 環
「OK,雖然我手在抖……。」

女警
「謝謝你。」

部下警察
「……再來就看炸彈被扣押之後,恐怖份子會採取怎樣的行動了。希望不要有什麼意外……。」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炸彈被警察扣押了!?豈有此理!你們在搞什麼!你們以為我們為了今天花了幾年時間!」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計時器啟動了嗎……拆彈部隊還沒到,看來現場也還沒完全封鎖。」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繼續進行計畫,用陀螺感應器引爆炸彈!去狙擊揹炸彈的那個男的!」


*1 衝撞:原文為モッシュ(mosh),當全場處於情緒高點,樂迷在舞台前互相猛烈彼此碰撞身體。
*2 砲台:日語中稱呼把某人抬起來的下方不特定多數人。
*3 釘孤支:原文為ダイブ(dive),當全場處於情緒高點,樂迷爬上舞台邊緣,兩手左右打直,背部朝下往後倒。
*4 展演箱:即是Live House(展演空間),是舉辦搖滾音樂、爵士音樂及其他各類活動的小型展演場館。
*5 Two-step:一種舞步,左右大幅度踏腳的一個腿部動作,在搖滾類演唱會上,有時會有觀眾在台下跳這個舞步。
*6 箱推:箱為整體之意,推為喜愛之意,箱推即表示「喜歡偶像團體的所有團員」。
*7 打call:偶像的演唱會現場,粉絲在台下喊口號、揮動螢光棒或毛巾以及作特定動作的行為。
*8 彩帶:在偶像的演唱會尾聲最高潮,搖滾區通常會從天花板噴下大量亮面彩帶,觀眾可自由撿取。
*9 主推:主要推的成員,即最喜歡的團員。
*10 飯撒:原文為ファンサ,Fan Service(粉絲福利)之意,多指偶像在演唱會時,回應粉絲寫在扇子上的要求(如眨眼、揮手等)。



第3話 SIDE 淌了渾水的男人-再續

觀眾
「呀啊啊啊!TRIGGER!!」

觀眾
「天――!!」

九条 天
「今天晚上謝謝大家!」

九条 天
「啊……。…………。……陸在觀眾席裡面……。」

七瀨 陸
「……。」

九条 天
「……。下一首是我們的新歌……。」

七瀨 陸
「天哥哥!」

九条 天
「……。」

七瀨 陸
「天哥哥,你現在幸福嗎?」

七瀨 陸
「你只顧自己幸福拋了棄家人,你覺得很幸福嗎?」

九条 天
「……。我們要帶來下一首歌,這首是我們的新歌……。」

七瀨 陸
「不要裝沒聽到!」

九条 天
「SECRET NIGHT!」

七瀨 陸
「天哥哥!天哥哥!呼……呼、嗚……呼……!」

九条 天
「陸……。」

觀眾
「呀啊啊啊啊……!天――……!」

七瀨 陸
「呼……!……嗚……。」

九条 天
「陸……!……誰快發現他不對勁啊!他發作了!來人把那孩子帶到外頭去啊!」

觀眾
「呀啊啊啊啊……!天――……!」

九条 天
「快救救陸啊!不要推擠他!」

觀眾
「呀啊啊啊啊……!」

九条 天
「誰快來……!」


九条 天
「…………!」

九条 天
「……呼……。……。……這夢真是糟透了……。」

九条 天
「……這是哪?我想說稍微休息一會兒,結果睡著了嗎。……好冷……。」

九条 天
「……得過去了,我得招計程車趕去會場。」

九条 天
「粉絲在等我。」


十 龍之介
「這首要怎麼辦?」

八乙女 樂
「這邊龍你來唱比較順吧,你來幫忙唱天的部分。」

十 龍之介
「好。改得比想像中還要多啊,我可得牢牢記住才行。」

八乙女 樂
「我會幫你,而且我們兩個人做不到完美也無妨,我們要聚齊三個人才是TRIGGER啊。」

八乙女 樂
「就算那臭小鬼會怨東怨西的,但我覺得當我們缺人的時候,即使有補不了的空缺也沒關係。」

十 龍之介
「哈哈……我就喜歡樂你這一點,感覺你很認同我們。」

八乙女 樂
「還用說嗎,不過那傢伙是怎麼看我們的我就不知道了……。」

十 龍之介
「他一定是認同我們的啦。對了,這次的周邊有出我們的T恤吧?」

八乙女 樂
「有啊,上面還印了我們的臉。」

十 龍之介
「機會難得,我們就在某段表演穿上天的T恤怎麼樣?搞不好這樣就能夠有三個人一起跳舞的感覺。」

八乙女 樂
「不錯耶!那個冷血的男人應該也會在醫院裡感動到不行吧?」

十 龍之介
「對啊!」

姊鷺 薰
「請你們住手。」

八乙女 樂
「……經紀人,妳幹嘛啊。」

姊鷺 薰
「TRIGGER的品牌是以高級為賣點的,不適合那種老土又黏膩的表演,那會破壞你們的形象。」

八乙女 樂
「呿……難得龍都提議了說。」

姊鷺 薰
「要是你們擔心天就傳RC給他吧,現在就傳。」

八乙女 樂
「我又沒擔心他。」

十 龍之介
「那我們就三個人一起穿天的T恤,傳訊息鼓勵他吧!」

八乙女 樂
「我不是很想……。」

十 龍之介
「為什麼?」

八乙女 樂
「到死他都會把我們當笑柄啊。」

姊鷺 薰
「私下穿的話就沒關係了,但是我最近有點胖了呀,不曉得穿起演唱會的T恤好不好看呢……。」

十 龍之介
「姊鷺小姐一直都很漂亮的。」

姊鷺 薰
「哎呀,謝謝,龍真是個好男人。」

姊鷺 薰
「樂真是不機伶,你對喜歡的女生以外的人都那麼冷淡,真像你爸爸。」

八乙女 樂
「……誰像他啊,好啦妳很美很美。」

姊鷺 薰
「哎唷,這孩子真是欠揍。」

姊鷺 薰
「呵呵,我開玩笑的,樂、龍、天都是我自豪的明星唷,今天就拜託你們連同天的份一起加油囉。」

十 龍之介
「是!」

八乙女 樂
「嘖……好啦。」

姊鷺 薰
「不過不曉得粉絲們沒事吧?市區內好像實施了大規模的交通管制,希望大家都能夠在開演前抵達會場……。」

十 龍之介
「希望可以順利見到大家,我也一直很期待能夠在今天晚上見到粉絲們。」

八乙女 樂
「是啊……。」

八乙女 樂
「為了撤除危險物品實施緊急避難……這社會還真是動盪不安啊。」

八乙女 樂
「希望大家至少能在跟我們一起度過的晚上,都忘掉煩惱開開心心的。我們一起盡全力讓大家開心吧!」

十 龍之介
「好!」


四葉 環
「移動?從這裡喔?但是晃到炸彈它不就會爆炸嗎?」

女警
「對,所以我們小心移動吧,移到遮蔽物多一點的地方去……。」

四葉 環
「超恐怖的……。」

女警
「沒問題的,就當這是走鋼索吧,我會讓你在馬戲團出道的。」

四葉 環
「哈哈……我比較喜歡踩大球。」


二階堂 大和
「為什麼他們讓小環移動啦?讓他有多餘的行動不是更危險嗎?」

六彌 NAGI
「因為他有可能會被狙擊,如果我是恐怖份子我就會這樣做,因為只要讓他倒下去就能觸發炸彈的機關。」

二階堂 大和
「那為什麼你要留在這裡啊?」

六彌 NAGI
「我在祈禱恐怖份子會再搞錯一次,大和你去跟環一起避難吧。」

二階堂 大和
「你打算當誘餌嗎……如果是這樣,那我也要留下來。」

六彌 NAGI
「為什麼?」

二階堂 大和
「因為我開始想看你包包裡的漫畫了,我要保護它不要被折到。」

六彌 NAGI
「大和你真是不善言詞啊……現在這種情況你就別害羞了,對我說些熱情的話語吧。」

二階堂 大和
「你能不能別連我的關鍵台詞都要指手畫腳啊?」

六彌 NAGI
「……!大和快趴下!」

槍聲
「咻……砰!」

二階堂 大和
「哇……!」

二階堂 大和
「剛才是怎樣!?有人射我們嗎!?為什麼你在他開槍之前就知道了!?」

六彌 NAGI
「他用了紅外線,我從角度判斷的,我要追了。」

二階堂 大和
「等一下啦!為什麼你會知道這些啊!?」

六彌 NAGI
「我漫畫看太多了!」

二階堂 大和
「不要自己講!」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那男的竟然給我跑了……可惡,他是誘餌嗎!」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機動部隊漸漸封鎖周圍了……。……暫且先撤退!真的炸彈去哪了!?」

碰撞聲
「砰!」

二階堂大和
「哇……!」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這小子是來不及逃跑的民眾嗎……。」

二階堂大和
「不要啊!不要殺我……!」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不要大吼大叫!……把這傢伙抓來當人質逃走吧……。……把手舉起來,放到頭後面!」

二階堂大和
「救命啊!我不會跟任何人說的……!……拜託留我一命……!」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不准坐下!給我過來!嗯……!?」

二階堂大和
「……你就盡情冷卻吧!」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哇……!?這是催淚噴霧嗎!?我的眼睛……!」

二階堂大和
「NAGI!」

六彌 NAGI
「HEY!」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

扭打聲
「咚喀!」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嗚啊……!」


(同一時間――)

和泉 三月
「買了好多周邊啊!」

逢坂 壯五
「真的買了好多啊!」

和泉 三月
「花時間排隊就會忍不住覺得,我都排那麼久了,就多買一點吧!」

逢坂 壯五
「我會試著做做看三月你教我的那個『周邊祭壇』!我開始期待演唱會了!」

和泉 三月
「對吧!」

和泉 三月·逢坂 壯五
「去吧 Wake me up♪」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我的槍……!」

六彌 NAGI
「大和!踩住那把槍!小心走火!」

二階堂 大和
「……NAGI小心後面……!」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你這小子……!」

六彌 NAGI
「神啊,還請祢寬恕我接下來即將進行的褻瀆。」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你在那邊說什麼廢話……。……!?」

六彌 NAGI
「27本原作漫畫臉部Attack……!」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嗚啊……!」

二階堂 大和
「漫畫還可以當武器耶!!」

六彌 NAGI
「好孩子不可以模仿喔!」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唔……嗚呃……!……這兩個臭小鬼……!」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我要殺了你們……!」

二階堂 大和
「喂,NAGI……!他拔出好大一把有鋸齒的刀子啊!」

六彌 NAGI
「……OH……我新買的Comics……Sorry……。」

二階堂 大和
「你要難過之後再來難過啦!」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哦哦哦哦哦哦……!」


(同一時間――)

九条 天
「……咳咳、計程車……。」

九条 天
「……都不停……明明平常立刻就會停的……。……計程車……。」

九条 天
「……是我太虛弱氣場不夠了嗎……。」

九条 天
「咳咳……呼……把心放在演唱會上……為了粉絲……。」

九条 天
「……。」

九条 天
「計程車!不好意思,我要搭!」

煞車聲
「嘰……。」

計程車司機
「多謝惠顧!先生你要去哪?」


二階堂 大和
「NAGI小心!」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去死吧……!」

六彌 NAGI
「……能夠從背後偷襲我的,只有跟我共度黎明的愛人!」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你背後是有長眼睛嗎!?」

六彌 NAGI
「我討厭糾纏不休的男人,我們作結吧。」

六彌 NAGI
「永別了。」

滿臉鬍渣的可疑男子
「……!」


(同一時間――)

四葉 環
「哦哦……機動部隊都舉著盾牌圍著我,我好像怪獸喔……。」

女警
「他們是為了保護你呀,你說你餓了吧,我這邊有優格,要吃嗎?」

四葉 環
「要。」

女警
「來,啊――。」

四葉 環
「啊――。」

女警
「謝謝你這麼信任我們,你們真是不可思議,我一定會變成你們的粉絲。」

女警
「我很期待一年以後哦。」


六彌 NAGI
「呼……他終於不動了。」

二階堂 大和
「呼……總算搞定了……。」

六彌 NAGI
「大和,你的演技太Nice了,雖然我沒看到你的臉,不過光聽聲音就知道你演得多逼真。」

二階堂 大和
「我就擅長嚇唬人啊。」

六彌 NAGI
「是哦……?」

二階堂 大和
「我才要說你,你那些武術是在哪學的啊?」

六彌 NAGI
「我太嚮往可可娜,就去練習武術了。」

二階堂 大和
「是哦……?」

部下刑警
「你們幾個沒事吧!?」

二階堂 大和
「啊,警察先生,你能不能帶走這個大叔?」

部下刑警
「……!這男的是恐怖組織的首腦啊!你們立大功了啊!」

部下刑警
「這傢伙的同夥也會陸續被逮捕的!拆彈部隊也去處理你們朋友的炸彈了!」

二階堂 大和
「太好了。」

六彌 NAGI
「我們要跟環一起去會場!拆彈部隊大概要花多少時間?」

部下刑警
「差不多一兩個小時吧!」

二階堂 大和·六彌 NAGI
「咦咦!?」

部下刑警
「之後我想詢問你們一下當時的情況。安啦!我會請你們吃豬排飯的!」

二階堂 大和
「……喂,等拆完小環的炸彈之後我們就開溜吧……這樣會趕不上TRIGGER的演唱會啊。」

六彌 NAGI
「……我贊成,今天我無論如何都絕對不可以遲到。」


和泉 一織
「演唱會會場聚集了好多人啊。」

七瀨 陸
「……。」

和泉 一織
「七瀨?」

七瀨 陸
「啊……嗯,對啊。」

和泉 一織
「你離開宿舍之後就沒怎麼說話……臉色看起來也不太好。」

七瀨 陸
「沒有啦!我很好……。」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一織
「……我是不知道你昨天晚上作了什麼夢,就像我早上說過的,我也沒辦法夢到跟你一樣的夢。」

和泉 一織
「但在現實生活中,我跟七瀨你作著同一個夢,一起作著這個叫『IDOLiSH7』的夢」

和泉 一織
「我不知道你碰到什麼事了,但能不能請你打起精神來?七瀨……。」

七瀨 陸
「咦?你有說話嗎?抱歉,我剛剛恍神了……。」

和泉 一織
「……能不能請你不要漏聽人家用盡全力說出來的台詞啊……。」

小鳥遊 紡
「陸先生、一織先生,讓你們久等了!」

和泉 一織
「經紀人。」

和泉 三月
「一織、陸!我們在這!」

逢坂 壯五
「你們辛苦了!」

七瀨 陸
「三月、壯五!」

小鳥遊 紡
「不久後就要開演了!等其他團員到齊之後,我們一起進場吧!」

和泉 三月
「好!」

小鳥遊 紡
「好期待呀!真期待能看到TRIGGER的演唱會!」

评论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