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瑄翻譯

fc2→lofter 搬運
http://sen229.blog.fc2.com/

[中文翻譯][i7支線劇情][第一部] 第5章 呼喚風暴的7人

[中文翻譯][i7支線劇情][第一部] 第5章  呼喚風暴的7人

翻譯:包瑄


第1話 SIDE 煎熬

七瀨 陸
「我告訴大家我是天哥哥的弟弟了……。」

七瀨 陸
「我昨天已經自顧不暇,沒考慮太多就說了,會不會嚇到大家啊。」

七瀨 陸
「畢竟現在天哥哥是大紅人嘛,希望大家不會改變看我的眼光……。…… 咳咳…… 。」

七瀨 陸
「…… 。」

七瀨 陸
「我是不是也應該把這件事告訴大家啊…… 。」

七瀨 陸
「但是萬一我說了之後他們要我退掉IDOLiSH7…… 。」

七瀨 陸
「…… 想這麼多也沒用,我還是去找大家吧!」


七瀨 陸
「大家早安!」

二階堂 大和
「早啊,陸。」

和泉 一織
「早安,七瀨。」

和泉 三月
「要吃早餐嗎?」

逢坂 壯五
「要我幫你泡咖啡嗎?」

七瀨 陸
(太好了!大家跟平常一樣!)

二階堂 大和
(他是九条天的弟弟……。)

和泉 一織
(他是TRIGGER的九条前輩的弟弟……。)

四葉 環
「陸陸,我聽說了。你哥是TRIGGER的喔?我昨天揹了他。」

七瀨 陸
「我也聽說了哦,環。你說你揹了炸彈,那個故事的哪一段是在說笑啊?」

四葉 環
「全部都是真的啦!!!」

六彌 NAGI
「我以前聽說日本治安很好,但那天還真是Dangerous啊。」

二階堂 大和
「我在日本出生以來這22年從沒遇過那種案件就是了……。」

七瀨 陸
「環我問你喔……。天哥哥他感覺怎麼樣……?」

四葉 環
「什麼怎樣?他感覺很好啊?」

七瀨 陸
「咦?不,我不是要問這個,我是想問他有沒有就是、看起來很在意家裡的事情之類的……。還有你說他身體不舒服,想問你他身體怎麼樣……。」

和泉 一織
「……你這是怎麼了,扭扭捏捏的。你的表現跟昨天完全不一樣啊。」

七瀨 陸
「不一樣?」

和泉 一織
「你不是想給那個拋棄你的冷血傢伙見識下你的厲害嗎?你昨天說這句話的時候還恨得牙癢癢的。」

七瀨 陸
「牙癢癢!?」

四葉 環
「原來他很冷血喔,那我不講他的事了。」

七瀨 陸
「啊、我不是……」

和泉 一織
「你不用擔心,我們會給他見識你的厲害的。七瀨你有這種唱功,一定能夠超越那個冷血……。」

七瀨 陸
「你一直罵他冷血也太過分了吧!?」

和泉 一織
「這可是你自己說過的耶!?」

七瀨 陸
「是、是沒錯啦……。但天哥哥他可能也有什麼苦衷嘛……。」

和泉 一織
「……?所以你不是想給他見識你的厲害,而是只是想跟他和好嗎?」

七瀨 陸
「我才不要跟他和好!天哥哥不跟我道歉我就絕對不原諒他!」

和泉 一織
「…………?到底是哪一種?」

七瀨 陸
「所以說就是……。」

逢坂 壯五
「我懂你,雖然對家人是有感情的、也是愛他們的,但也正因為這樣,才會特別難受和煎熬啊。」

七瀨 陸
「啊……可能喔…… 。」

七瀨 陸
(壯五他也說過他拋棄了家庭,所以他才會明白這種心情吧…… 。)

逢坂 壯五
(……他一臉『因為你拋棄了家庭所以才能懂我』的表情……。)

和泉 一織
「真是不清不楚。」

和泉 三月
「一織雖然很纖細敏感,但是你的動機和目標是完全連貫相通的啊。所以你應該比較難理解這種複雜的心境吧?」

和泉 一織
「……這點程度我是能理解的。」

四葉 環
「別裝大人了啦。」

和泉 一織
「我可不想被四葉你這麼說好不好!?」

和泉 一織
「我想說的只是不訂立好目標就採取行動,有可能會導致半途而廢而已。」

和泉 一織
「你想和他和好就和好、想給他就見識你的厲害就給他見識。你就下定決心選一個不就好了嗎。」

七瀨 陸
「就是沒辦法像整理書櫃那樣輕鬆分類嘛……。」

和泉 一織
「不輕鬆也得選。」

和泉 一織
「我的意思是,不好好分析和釐清自己的想法,之後會後悔的可是七瀨你自己啊。」

七瀨 陸
「…………。」

二階堂 大和
「哎呀,也有書櫃是很難整理的啊。書本大小參差不齊、種類也五花八門,就算是不會去看的那些書,也是會捨不得丟。」

二階堂 大和
「對吧,陸。」

七瀨 陸
「對……。」

六彌 NAGI
「但是這還真奇妙,要是九条氏他的目標是演藝活動,那陸不正是最適合他的夥伴嗎?」

和泉 三月
「就是說啊,陸唱歌又好聽,你們沒想過要兩個人一起打拼嗎?為什麼啊?你們以前感情不好嗎?」

七瀨 陸
「…………那是因為…………。」

二階堂 大和
「可能對彼此有競爭心吧,畢竟九条那傢伙感覺很在乎專業意識。除此之外還會有什麼理由讓九条不邀陸一起組團嗎?」

七瀨 陸
「…………。」

和泉 一織
「七瀨?」

逢坂 壯五
「你還好嗎……?說起來,你昨天身體狀況好像也不太好耶。」

七瀨 陸
「我沒事!我很好!」

和泉 三月
「陸你體力不太好,要多運動增強體力啊!我們就拿出幹勁一起加油吧!」

七瀨 陸
「是!我會加油!」

和泉 一織
「…………。」

二階堂 大和
「那麼,今天就來用熨斗來燙一下西裝吧。」

和泉 三月
「你要做什麼嗎?」

二階堂 大和
「沒啊,就整理衣櫥而已。」


小鳥遊 紡
「大和先生真不好意思,還讓你陪我來賠罪……。」

二階堂大和
「別介意啦。所以我們是要跟誰道歉啊?」

小鳥遊 紡
「我們約好要會面的是TRIGGER的姊鷺經紀人。」

二階堂大和
「男的還女的?」

小鳥遊 紡
「他的性別有點看不太出來……。」

二階堂大和
「…………?」


姊鷺 薰
「我是TRIGGER的經紀人姊鷺。」

二階堂大和
(還真的看不出來……。)

小鳥遊 紡
「我是小鳥遊事務所IDOLiSH7的經紀人,我叫做小鳥游紡。」

二階堂大和
「我是IDOLiSH7的隊長,我叫二階堂大和。這次真的非常抱……。」

姊鷺 薰
「你以為一句抱歉就能了事嗎!?」

二階堂大和
「…………!」

姊鷺 薰
「說起來,你們說一有興致就不小心跳起舞來了,這算什麼跟什麼呀!?你們以為這種藉口有用嗎!?」

小鳥遊 紡
「這不是藉口!他們真的是因為許多原因,才會突然變得那麼外放,沒有別的意思的……。」

姊鷺 薰
「啥!?所以你們團只要一嗨起來就隨時都會跳起舞來不成!?」

姊鷺 薰
「那你現在就跳呀!你跳呀!那邊那個隊長!」

二階堂大和
「呃……現在沒那種氣氛……。」

姊鷺 薰
「沒氣氛!?那我就來給你炒熱氣氛!嘿!嘿!嘿!嘿!」

姊鷺 薰
「怎樣呀!?」

二階堂大和
「……差…… 」

二階堂大和
「差不多70%…… 」

姊鷺 薰
「70%!?剩下的30%你自己想辦法升上去呀!!你只會靠別人嗎!?」

二階堂大和
「對不起……。」

姊鷺 薰
「妳也是愣在那邊發什麼呆呀?妳不是經紀人嗎!?」

小鳥遊 紡
「真對不起!您說的是……!」

小鳥遊 紡
「呃……嘿!嘿!嘿!嘿!」

二階堂大和
「……真的假的啊……。」

姊鷺 薰
「100%了嗎!?」

二階堂大和
「……呃……。」

姊鷺 薰
「嘿!嘿!嘿!嘿!」

小鳥遊 紡
「嘿!嘿!嘿!嘿!」

二階堂大和
「對不起!到了!到100%了……!」

姊鷺 薰
「到100%你就會怎樣!?你剛才怎麼說呀!?」

二階堂大和
「會跳舞!」

小鳥遊 紡
「大和先生……!」

二階堂大和
「經紀人,幫我拿下外套。……那就容我……。」

姊鷺 薰
「啥!?你要跳舞!?你來道歉結果還跳起舞來,是腦子壞了嗎……!」

二階堂大和
「啊不然妳是要怎樣啊!!!」

二階堂大和
「……啊,糟糕……!」

姊鷺 薰
「啥啊啊……!?」


八乙女 樂
「……我聽到原子筆被折斷的聲音了,經紀人她在發飆嗎?」

十 龍之介
「好像是……剛剛還有聽到拍手助興的聲音,不曉得是怎麼了?」

九条 天
「IDOLiSH7的經紀人和隊長來為之前演唱會的事和我們道歉。」

八乙女 樂
「嘖……他們喔。」

九条 天
「你討厭他們嗎?」

八乙女 樂
「當然了,一群無恥的傢伙。」

十 龍之介
「那場演唱會,是天撐著快昏倒的身體也加油唱完的對吧?樂說因為這樣,所以他沒辦法原諒他們。」

八乙女 樂
「我才沒講那種話。」

十 龍之介
「你之前不是說了嗎,我很感動你把天看得這麼重要哦。」

九条 天
「樂……。」

八乙女 樂
「……幹嘛啦。」

九条 天
「你還真喜歡我啊。」

八乙女 樂
「我就說我沒講……!!說起來,是你自己發燒發到沖昏頭,還說愛我們的好不好!」

九条 天
「開心嗎?」

八乙女 樂
「信不信我宰了你……!」

十 龍之介
「剛才姊鷺小姐把IDOLiSH7的資料放在這裡了。你們看,照片在這裡。」

八乙女 樂
「……。」

十 龍之介
「這幾個孩子,就是我們上次3個人走在外頭的時候唱戶外演唱會的吧?」

八乙女 樂
「是嗎?他們團唱功那麼穩,沒必要搶客人吧。」

八乙女 樂
「他們的歌聲聽起來那麼……。這樣聽下來,這些人看起來也漸漸變成邪惡的嘴臉了啊,像是這個主唱……。」

九条 天
「……咳咳……。」

十 龍之介
「天你還好吧?茶太燙了嗎?」

九条 天
「沒有……。」

八乙女 樂
「你看他笑得一臉邪佞。」

十 龍之介
「有嗎?我覺得他笑得很活潑很有精神耶。」

八乙女 樂
「龍你真是沒看人的眼光。」

九条 天
「……你才沒眼光……。」

十 龍之介
「他們看上去都是好孩子啊,嗯――,硬要說的話,這個戴眼鏡的男生感覺好像會打什麼壞主意……。」

八乙女 樂
「他的確長得頗像幕後黑手的……。」

九条 天
「他說你比較可怕。」

八乙女 樂
「你見過他啊?」

九条 天
「他就是現在來這裡道歉的隊長啊。他還說他是草食系的,而且還把我送到演唱會會場去了。」

八乙女 樂
「怎麼說?」

九条 天
「這孩子當了我的計程車。」

十 龍之介
「這個高個子的男生?什麼計程車啊?」

九条 天
「他揹我過來的。」

八乙女 樂
「你誰都讓他揹,還真沒節操。」

九条 天
「你要是找到他也可以拜託他揹你,他比計程車還便宜。」

八乙女 樂
「多少?」

九条 天
「跳表一次算1個國王布丁。」

八乙女 樂・十 龍之介
「還真便宜。」

九条 天
「這孩子喜歡扮成醫生。」

十 龍之介
「啊,他很有醫生的感覺耶,他長得又優雅又有氣質啊!不過他也真是俊美……。」

八乙女 樂
「還真的……他是外國人嗎?」

九条 天
「他一開口就會對他改觀。」

十 龍之介
「怎麼改觀?」

九条 天
「水煮開之前的水壺跟水煮開之後的水壺。」

八乙女 樂
「他會嗶嗶叫喔……?」

十 龍之介
「還是他會講『太靠近我小心被我燒傷哦』這種話?」

九条 天
「這個戴眼鏡的感覺很勞苦。」

八乙女 樂
「是喔……你這樣一說他看起來越來越像社會新鮮人的公務員了……。」

十 龍之介
「也就是說他們幫了天啊,是群好孩子不是嘛。」

八乙女 樂
「幫忙的是這三個吧,搞不好是剩下四個人計畫搶我們客人的。」

十 龍之介
「會嗎……我看他們感覺都是善良的孩子啊……。」

八乙女 樂
「我就是無法原諒這種!要是見到他們我一定要狠狠罵他們一頓!」

九条 天
「你為了我氣成這樣……。」

八乙女 樂
「少囉嗦,給我閉嘴。」

十 龍之介
「好啦好啦,就別氣了嘛。他們事務所的人都來道歉了不是嗎?那他們應該是有在反省的啦。」

八乙女 樂
「…………。天你可以接受嗎?」

九条 天
「可以啊。」

九条 天
「就算客人真被他們給搶了,那也是我們。代表我們給大家的魅力和刺激不夠。」

九条 天
「我不認為我那天晚上的表演有缺乏那些,你們呢?」

八乙女 樂
「當然沒有。」

十 龍之介
「我也拚盡全力了。」

九条 天
「那就好了啊,而且IDOLiSH7的路不會太長的。」

八乙女 樂
「為什麼……。」

九条 天
「……。」

九条 天
「……他們不該走太長的。」


七瀨 陸
「……。」

七瀨 陸
「要是我的身體是健康的……。」

七瀨 陸
「天哥哥就會邀我一起站到舞台上了嗎?」


九条 天
「只要他們不換主唱,IDOLiSH7就無法成功。」




第2話 SIDE 我負責的角色

大神 萬理
「幸好沒有和八乙女事務所鬧大爭執。」

大神 萬理
「看來紡小姐和大和順利解決了啊。」

小鳥遊 音晴
「是啊。」

小鳥遊 音晴
「他們練新歌好像也練得頗有進展,那些孩子也越來越有偶像和經紀人的風範了啊。」

大神 萬理
「他們一定會變成明星的!真不愧是社長找來的孩子們!」

大神 萬理
「多年的夢想終於走上軌道了,真好啊。」

小鳥遊 音晴
「這是你的功勞啊,萬理。你什麼都會,我卻只能付這點薪水給你。」

大神 萬理
「不敢當,光是能夠報答您收留我的恩情,我就很幸福了。」

小鳥遊 音晴
「哈哈……我會努力把年終獎金發給你的。」

大神 萬理
「謝謝您!但在發我的年終獎金之前,還請您先給那些孩子吃上好吃的便當吧。」

大神 萬理
「畢竟他們是正在長身體的年輕人啊!」


二階堂 大和
「呵啊……好睏……。」

和泉 三月
「大叔你別打那麼大的呵欠啦。」

二階堂 大和
「阿三。」

和泉 三月
「大和,你之前和經紀人去約會怎麼樣了?」

二階堂 大和
「哦,很棒啊。……好痛!」

二階堂 大和
「很痛耶,你幹嘛打我啊。哈哈,你是吃醋了嗎?」

和泉 三月
「你為什麼不好好講清楚啊,我們叫你隊長可不是為了讓你幫忙擦屁股好不好。」

二階堂 大和
「…………。」

逢坂 壯五
「就是說啊,大和。」

二階堂 大和
「阿壯……。」

逢坂 壯五
「你跟經紀人一起去八乙女事務所向他們道歉了吧?」

逢坂 壯五
「請你和我們說清楚啊,或許我們還不夠沉穩,可能沒辦法和你們一起去賠罪……。」

逢坂 壯五
「但是你為我們做這些,我們也想好好跟你說『謝謝』和『辛苦你了』。」

二階堂 大和
「這沒什麼大不了的啦,經紀人也真是,用不著多嘴啊。……!就說很痛啦!」

和泉 三月
「就叫你不要偷偷來啊!你不要躲起來一個人吃苦好不好。」

和泉 三月
「我們希望你站在最前面,不是想讓你當擋箭牌!」

和泉 三月
「而是因為你是個站在排頭也當之無愧的男人!是因為你是個我們想一肩扛起的男子漢啊。」

二階堂 大和
「…………。 」

和泉 三月
「說吧,壯五。」

逢坂 壯五
「好。」

逢坂 壯五
「謝謝你為我們做了這麼多。你辛苦了,大和。」

和泉 三月
「辛苦你了!」

二階堂 大和
「…………。……哈哈……。」

二階堂 大和
「真是、搞什麼啊……。……你們真傻啊……。」

二階堂 大和
「謝啦。」

和泉 三月
「就說我們才要講謝謝啊!好!今天就來開,3個人一起去喝一杯吧!」

二階堂 大和
「哦,說起來我們還沒一起喝過酒啊。」

逢坂 壯五
「但是其他人還未成年,只留他們在宿舍好嗎?」

二階堂 大和
「沒問題吧,他們又不是小學生了。」

和泉 三月
「我開始期待了啊!我是知道大和會在房間裡喝酒,那壯五你酒量大概怎樣啊?」

逢坂 壯五
「其實我幾乎是第一次喝酒。」

二階堂 大和
「哦!這樣啊!那哥哥我就來親切地帶你喝吧。」

和泉 三月
「我們是第一個帶壯五喝酒的耶,好棒哦!今天晚上我們就大人自個兒聚在一起狂歡吧!」

逢坂 壯五
「是!雖然難為情,不過我很高興……。還請你們多多指教了。」


動畫的聲音
「賽洛琳――!Come back――!」

動畫的聲音
「……就這樣,打倒大魔王的賽洛琳踏上旅途,蔬菜村又回歸了和平的日子……。」

四葉環
「……嗚……我哭了……。」

六彌 NAGI
「……嗚、Beautiful……。Japanese‧Anime太美妙了……。」

四葉環
「呼啊、我流鼻涕了……欸、小NAGI。」

六彌 NAGI
「OH、面紙在這裡。」

四葉環
「謝啦。……不是啦,我是要說,你不覺得最近織織和陸陸很怪嗎?」

六彌 NAGI
「OH……我也有發現。一織和陸他們一直摸摸偷偷的……。」

四葉環
「偷偷摸摸。」

六彌 NAGI
「一直偷偷摸摸的。」

四葉環
「我看到織織把臉頰貼在陸陸的背上。」

六彌 NAGI
「我看到陸用手摀住了一織的嘴巴。」

四葉環
「吵架……?」

六彌 NAGI
「但是,陸前陣子好像請一織吃了東西。」

四葉環
「唔――,想不通……。」

四葉環
「我們來試試看那是什麼感覺好了。」

六彌 NAGI
「WHY?」

四葉環
「你背對我。」

六彌 NAGI
「OK!」

四葉環
「感覺怎樣?」

六彌 NAGI
「…………。感覺有人用我的襯衫來擦鼻涕,非常不愉快。」

四葉環
「被你發現了。」

六彌 NAGI
「Shit……!」

四葉環
「等下等下原諒我啦。」

六彌 NAGI
「要是我穿的是可可娜的T恤我可要告你大不敬……。OK,接下來換我摀住環的嘴巴。」

四葉環
「好喔。……唔唔唔!」

六彌 NAGI
「感覺如何?」

四葉環
「……!唔唔唔、唔唔――唔唔。」

六彌 NAGI
「WHAT?」

四葉環
「唔唔唔唔唔唔唔――!」

六彌 NAGI
「One more, please.」

四葉環
「唔唔唔――!唔唔唔――!……噗啊!小NAGI你故意的吧! 」

六彌 NAGI
「被你發現了呀……感覺如何?」

四葉環
「你問我如何……。」

四葉環
「…………。」

六彌 NAGI
「環?」

四葉環
「鼻涕要流出來了……。」

六彌 NAGI
「OH……!面紙在這裡!那是我的襯衫……NO!NO!」


和泉 一織
「七瀨,你也差不多該招認了吧。」

七瀨 陸
「就說了你要我招我也沒東西招嘛!抱歉,你回你房間去吧。我今天……想要早點睡……。」

和泉 一織
「你快要發作了吧?我有聽到一點呼吸音。請你背對我。」

七瀨 陸
「……我只是感冒而已!會傳染給你啦,你快點出去……。」

和泉 一織
「七瀨!」

七瀨 陸
「…………!」

和泉 一織
「我是在擔心你。你要是不聽話把身體背對我,我就去跟大家說,你要嗎?」

七瀨 陸
「…………。呼……。」

和泉 一織
「……果然有呼吸音。不去醫院沒問題嗎?」

七瀨 陸
「這個程度還不用去醫院……。」

和泉 一織
「沒逞強?」

七瀨 陸
「嗯……之後就會好了……。」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一織
「你躺下來吧。我說我要說的,你不用勉強應聲。」

七瀨 陸
「……這樣就可以了……我坐著比較舒服……。」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一織
「我有去查了七瀨你的病,但我的知識還不足,你也不老實和我說。」

和泉 一織
「七瀨,你能不能詳細地和我說清楚?」

七瀨 陸
「…………。」

和泉 一織
「告訴我,你的病會在什麼環境下發作、有沒有確實抑制病情的保障、還有你能不能長時間進行劇烈活動。」

七瀨 陸
「……我能。」

和泉 一織
「我沒有在談你的意志力,我想了解的是你身體上的負擔。」

和泉 一織
「我聽說自行判斷病症而勉強身體,是有可能導致死亡的。」

和泉 一織
「我們……希望七瀨你唱歌,這樣會害你受苦嗎?」

和泉 一織
「請你用YES、NO來回答我。」

七瀨 陸
「…………。」

「NO。」

和泉 一織
「…………。」

七瀨 陸
「我想像天哥哥一樣唱歌跳舞、給大家帶來歡笑……這是我從以前的夢想……。」

七瀨 陸
「現在我終於實現這個夢想了,我不想要失去這個位置,我想跟一織、跟大家一起當IDOLiSH7。」

和泉 一織
「……七瀨……。」

七瀨 陸
「與其就這樣放棄夢想活到100歲,我更想唱100年份的歌然後死掉。」

和泉 一織
「死……。」

七瀨 陸
「我剛剛講的有點語病啦!我不會死的。我現在也比以前更有體力了,而且除非真的很嚴重,不然這個病也不會要人命的。」

和泉 一織
「…………。」

七瀨 陸
「主唱讓健康有體力、隨時隨地都能唱出歌來的人來當,這樣對大家會比較好,我也很清楚……。」

七瀨 陸
「但是,我當時好高興。聽見你們說我是主唱……說有我真好……。」

七瀨 陸
「……這是我出生以來,第一次覺得我活著。」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一織
「……你還真是傻啊。」

七瀨 陸
「……哪裡傻啊……。」

和泉 一織
「就算有個和你一樣會唱歌的人,就算有比你更健康更有體力的人。」

和泉 一織
「我還是會選你當主唱。因為你就是這麼有價值。IDOLiSH7的主唱,七瀨陸。」

七瀨 陸
「一織……。」

七瀨 陸
「…………我是很高興啦,不過主唱不是一織你選的吧?是經紀人和社長選的吧?」

和泉 一織
「……我、我那句話有點語病啦。」

七瀨 陸
「哈哈,說得像是什麼經典台詞似的。不過,謝謝你。」

和泉 一織
「…………。」

七瀨 陸
「呼……稍微比較放鬆了。我問你喔,我是哪裡有價值啊?我想聽你說,我喜歡聽人誇我。」

和泉 一織
「你還真直接。」

七瀨 陸
「難得一織誇我嘛。欸,告訴我嘛。」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一織
「我還是先不告訴你。」

七瀨 陸
「咦――?我很在意耶,真是的。」

和泉 一織
「哈哈哈……。」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一織
(七瀨的價值就是人見人愛,就算沒有到成千上萬的人都希望他幸福,卻不會有任何人希望他不幸。)

和泉 一織
(那是多麼了不起的事情啊。)

和泉 一織
(……我也一樣。這麼長一段時間,我都在夢想著。夢想著有個人能實現我的夢想。)

和泉 一織
(夢想著,能有個人讓我親手輔佐支持他,而他也不會因為我受傷。)

和泉 一織
(我終於能夠為某個人派上用場了。)

和泉 一織
(哪怕這會讓七瀨走上顛簸不平的道路。假如那就是七瀨所希望的。)

和泉 一織
(那麼,魔王的角色就讓我來當吧。)

评论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