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瑄翻譯

fc2→lofter 搬運
http://sen229.blog.fc2.com/

[中文翻譯][i7支線劇情][第一部] 第6章 再一次…

[中文翻譯][i7支線劇情][第一部] 第6章 再一次…

翻譯:包瑄


第1話 SIDE Handstand!!

七瀨 陸
「嗯――……睡得好飽……。」

七瀨 陸
「呵啊……天氣真好!」

七瀨 陸
「外面風也停了,好想起床出去走走。不過之前經紀人都那麼擔心我了,我今天還是乖乖待在房間裡好了。」

七瀨 陸
「幸好她沒叫我退團……還說『請讓我擔心你吧』,她人真好……。」

七瀨 陸
「……而且還那麼可愛……。」

四葉 環
「早啊。」

七瀨 陸
「哇啊啊啊……!環!?你什麼時候待在那裡的!?」

四葉 環
「剛剛就在了。」

七瀨 陸
「嚇、嚇死我了……你一直都陪在我旁邊嗎?」

四葉 環
「我怕你又不舒服,就想說看著你。」

七瀨 陸
「謝謝你,環你真體貼!」

四葉 環
「……不要摸我頭啦!身體還好嗎?」

七瀨 陸
「還好!」

四葉 環
「有要什麼嗎?啊,要吃國王布丁嗎?」

七瀨 陸
「環你要把布丁給我嗎!?……呃,怎麼少了一半呀。」

四葉 環
「因為陸陸你都不起來我就吃掉了,我們一人一半吧。」

七瀨 陸
「謝謝!啊――嗯……。」

四葉 環
「有精神了嗎?」

七瀨 陸
「有了!抱歉讓你擔心了,我現在身體很好哦,其實我已經可以下床了。」

四葉 環
「不可以啦,躺著!陸陸你被救護車載走了耶!……我心臟差點要停了……。」

七瀨 陸
「對不起……讓你這麼害怕。」

四葉 環
「陸陸才比較怕吧,不是嗎?你不怕喔?」

七瀨 陸
「不怕耶……我比較怕大家叫我退團。」

四葉 環
「我不會叫你退團啦,但我不想要你生病。」

七瀨 陸
「哈哈哈,我也不想呀!但是這也沒辦法啊。」

四葉 環
「你只要在外面唱歌就會那樣嗎?還是下雨才會?我可以幫你幹嘛嗎?」

七瀨 陸
「倒立!」

四葉 環
「欸?」

七瀨 陸
「我想看你倒立,我看了一定就會很有精神!」

四葉 環
「噢,是喔,真假……那我就倒立給你看。」

四葉 環
「喲!」

七瀨 陸
「好棒好棒!」

四葉 環
「……我要把一隻手放開喔。」

七瀨 陸
「真的嗎!?可以嗎!?小心喔!」

四葉 環
「……可以!」

四葉 環
「嘿……!」

七瀨 陸
「哦――――!!好厲害――!!」

四葉 環
「……好耶!陸陸有精神了嗎?」

七瀨 陸
「有了有了!環我們來擊掌!」

四葉 環
「哈哈哈!太好啦……!」

七瀨 陸
「哈哈哈!」


敲門聲
「叩叩」

七瀨 陸
「請進。」

開門聲
「喀嚓」

逢坂 壯五
「身體還好嗎?我可以進來嗎……。」

七瀨 陸
「當然可以!我還想說壯五會不會來找我,一直都在等你來哦!」

逢坂 壯五
「……。」

逢坂 壯五
「陸,真的很抱歉,我不曉得該如何和妳道歉才好……。」

七瀨 陸
「怎、怎麼啦!?把頭抬起來啊,壯五!」

逢坂 壯五
「我明明那麼常和你待在一起,卻一直都沒能發現你的異狀,害得你那麼難受……。」

七瀨 陸
「沒發現正常啦,因為是我瞞著你們的呀,只要我沒發作就能普通地過日子嘛。」

七瀨 陸
「但是看壯五你那麼難過,早知道我就好好跟你說了……對不起……。」

逢坂 壯五
「陸你不用道歉的。」

七瀨 陸
「我應該要道歉的,都怪我太投機,我怕你們知道我其實是這個樣子,會不會我在這裡就待不下去了……。」

逢坂 壯五
「陸……。」

七瀨 陸
「我體力不太夠,所以壯五你每次都會顧慮到我、和我說可以先去休息,一直都幫了我大忙,謝謝你!」

逢坂 壯五
「我才要謝謝你……對了,我端了熱紅茶過來,你可以喝嗎?」

七瀨 陸
「哇!我要喝!暖一暖胸口附近我會舒服一點。」

逢坂 壯五
「這樣啊,那就好。」

七瀨 陸
「雖然有的時候冰鎮一下我身體也會比較舒服。」

逢坂 壯五
「……怎……。」

七瀨 陸
「安啦!現在比較想喝熱紅茶!」

逢坂 壯五
「那就好……。」

七瀨 陸
「那我喝囉!壯五你人真好……今天有什麼好玩的事情嗎?」

逢坂 壯五
「環他在練習倒立,他說倒立能讓你精神變好,那我也要來倒立嗎?」

七瀨 陸
「哈哈哈!環跟你說的啊?」

逢坂 壯五
「對啊,那我也來倒立看看好了,雖然我不曉得我能不能單手。」

七瀨 陸
「咦,你真的要倒嗎!?」

逢坂 壯五
「嗯,我要倒了。」

七瀨 陸
「等等等等!我要拿手機拍照……!」

逢坂 壯五
「……嘿。」


敲門聲
「叩叩」

和泉 三月
「我開門囉。」

七瀨 陸
「啊,三月!」

開門聲
「喀嚓」

七瀨 陸
「……?你開了門怎麼不進來?」

和泉 三月
「喲……!嘿……!」

七瀨 陸
「哇――――!倒立走路耶!好強喔!哈哈哈哈哈!」

和泉 三月
「別笑太用力,小心咳嗽啊!……嘿!到啦!」

七瀨 陸
「三月抵達終點!」

七瀨 陸
「大家好厲害喔,現在流行倒立嗎?」

和泉 三月
「你這傻小子,還不都是你!」

七瀨 陸
「好痛!哈哈哈!」

和泉 三月
「陸,我看大家好像都寵著你,所以我要負責來罵你囉。」

七瀨 陸
「……好……。」

和泉 三月
「你躺著就好,但要在腦子裡跪坐喔。」

七瀨 陸
「我可以跪坐在坐墊上嗎?」

和泉 三月
「准你坐十片。……才怪啦!那邊那個誰給我把坐墊通通全收拾掉!」

七瀨 陸
「哈哈哈!你叫誰收啦!」

和泉 三月
「肅靜!在棉被裡立正躺好!」

七瀨 陸
「是……!」

和泉 三月
「你這笨蛋!你有疾病要先講啊!要是怎麼樣了不就完蛋了!昨天差點就要釀成大禍了耶!」

和泉 三月
「生病又不是做壞事,不要瞞著不講!你和你的病一點錯都沒有好不好!」

和泉 三月
「你之後要是不舒服就要立刻講啊,聽懂沒!?」

七瀨 陸
「是!!」

和泉 三月
「好,給我休息去。」

七瀨 陸
「可以稍息了嗎?」

和泉 三月
「嗯。」

和泉 三月
「……我不會叫你退團啦,就算難受、就算痛苦,就算周遭人都可憐你……。」

和泉 三月
「也還是想要努力實現夢想的心情……我都懂。」

七瀨 陸
「……三月……。」

和泉 三月
「哈哈……虧你那麼難受還能唱完整場啊,沒體力卻挺有骨氣的嘛。」

和泉 三月
「我對你刮目相看囉。」

七瀨 陸
「……嗯……。」

和泉 三月
「哈哈哈,幹嘛一副要哭的樣子啦!」

七瀨 陸
「……我、我沒有要哭!」

和泉 三月
「你很努力,陸,你很棒啊!」

和泉 三月
「但是,努力和勉強自己亂來是兩碼子事啊。」

和泉 三月
「你要讓你的粉絲安心歡笑,就要注意分配體力、管好身體。」

七瀨 陸
「……嗯……。」

和泉 三月
「我也會加油,我答應你。」

和泉 三月
「然後等我們紅了,就讓那些人瞧瞧吧。」

和泉 三月
「就算大家一直說我們不適合當偶像,追逐夢想也一點都不丟臉,勇於挑戰也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

和泉 三月
「而是一件帥氣無比的事啊!」


七瀨 陸
「呼……已經傍晚了啊。」

敲門聲
「叩叩」

七瀨 陸
「有人來了!請進!」

開門聲
「喀嚓」

六彌 NAGI
「Hey!Attention, please!」

七瀨 陸
「……!?」

碰撞聲
「叩!」

六彌 NAGI
「Ouch……!」

七瀨 陸
「你還好吧!?你在做什麼!?」

六彌 NAGI
「……Back flip……但我撞到天花板了……。」

七瀨 陸
「一定會撞到的啊,NAGI你腿那麼長……。」

七瀨 陸
「NAGI你還真愛跟別人不一樣耶,你是想說學大家一起倒立就不好玩了對不對?」

六彌 NAGI
「YES……我想當個名人站在話題焦點……。」

七瀨 陸
「哈哈哈!NAGI你來找我我就很開心了啦!你今天都在做什麼?」

六彌 NAGI
「我幫陸剪輯了我推薦的動畫,你可以休養一個月都不用怕無聊了。」

七瀨 陸
「咦,我得休養那麼久嗎?其實我身體已經好了耶……。」

六彌 NAGI
「Really?」

七瀨 陸
「好了好了,我現在待在房間不動是只是為了反省而已。」

六彌 NAGI
「那真是太好了,原本今天沒能看到你充滿活力的笑容,我還感到很寂寞呀。」

七瀨 陸
「那你就早點來看我嘛,現在太陽都要下山了。」

六彌 NAGI
「OH……夕陽真美呀。」

七瀨 陸
「對啊……。」

六彌 NAGI
「陸,我聽說你覺得自己添麻煩所以很難過,是真的嗎?」

七瀨 陸
「……嗯……。」

六彌 NAGI
「你不用擔那種心的,你絕對不是麻煩,也絕對不是不幸。」

六彌 NAGI
「陸你總是帶給我們幸福,是我們美好的朋友。」

六彌 NAGI
「要是能夠擁有幫助朋友的方法,沒人不會為此而光榮的。……所以……。」

七瀨 陸
「……NAGI?」

六彌 NAGI
「還請你,不要離開我們。」

六彌 NAGI
「請不要像日落那般離去,請不要自己迎接傷悲離別的夜晚。」

六彌 NAGI
「我們需要你,就算你哪天無法獨自站起身來,就算我無法給予你任何事物……。」

六彌 NAGI
「Stay with me……我還是希望你在身邊。」

七瀨 陸
「……。」

七瀨 陸
「……好強喔!超帥的!!好像電影裡追女生的時候說的台詞喔……!!!」

六彌 NAGI
「……OH……人家明明在講很正經的事情……。」

七瀨 陸
「你也會和女生那樣說嗎?」

六彌 NAGI
「NO、NO!對女生我會說得更熱情!Hi, girl,我知道妳的祕密,妳動人的天使翅膀露出來囉。」

七瀨 陸
「哈哈哈哈!」

六彌 NAGI
「OH,是我看錯了嗎?那妳應該是我專屬的天使吧,要不要一起去喝杯咖啡?」

七瀨 陸
「哈哈哈哈!好棒喔!拋媚眼超帥的!」


敲門聲
「叩叩」

七瀨 陸
「請進。」

開門聲
「喀嚓」

和泉 一織
「……。」

七瀨 陸
「一織……。」

和泉 一織
「我不想當最後一個,所以就先來了。」

七瀨 陸
「……最後?」

和泉 一織
「我也不會倒立給你看。」

七瀨 陸
「為什麼?大家都倒立了耶,雖然NAGI沒成功。啊,一織你不會倒立喔?」

和泉 一織
「我會啊。」

七瀨 陸
「那你就倒立給我看嘛,我看了就會有精神喔。」

和泉 一織
「你已經夠有精神了不是嗎。」

七瀨 陸
「是沒錯啦,但就是想看嘛,那邊那個你說對不對?」

和泉 一織
「你在和誰搭話啊。」

七瀨 陸
「哈哈哈!我在學三月!你是特地來看我的嗎?」

和泉 一織
「我只是回房間的時候順便繞到你這裡看看狀況而已,然後告訴你一個好消息。」

七瀨 陸
「什麼?」

和泉 一織
「網路上很多人在討論昨天的演唱會哦,說是在颱風天裡有一群很有活力的偶像在車站前唱歌。」

七瀨 陸
「真的嗎!?」

和泉 一織
「聽說我們官網首頁的瀏覽人次也增加了。」

七瀨 陸
「好耶!幸好有努力唱……!我記得電視台的宣傳車也有過來拍嘛!」

和泉 一織
「好像有在電視上播一小段,真希望有人把那段影片PO到網路上,讓那段影片紅起來。」

七瀨 陸
「但是電視節目不能PO在網路上吧?」

和泉 一織
「其實是不行的。但要是我有那段影片,我都想假裝不知道PO上去了。」

和泉 一織
「你昨天就是唱得那麼好,你讓那些因為下雨天不開心的人表情都亮了起來……不過這也是以你的標準而言才勉強算不錯啦。」

七瀨 陸
「你很可惡耶,你就誇我誇到底會少塊肉嗎?不過昨天的演唱會是一織的功勞啦!」

和泉 一織
「我什麼也沒做啊。」

七瀨 陸
「你在最後有扶著我不是嗎?要是我當場昏倒了,那種很有活力的感覺不就沒了嗎?」

和泉 一織
「……你竟然能夠站在市場行銷的角度來看事情,太令人驚愕了。」

和泉 一織
「沒錯,正因為你到最後都笑著,我們才能帶給大家健康有活力的這種形象。」

七瀨 陸
「市場?……雖然我不是很懂,不過觀眾看得那麼開心,我不想讓他們擔心啊!幸好我有唱到最後!」

七瀨 陸
「都是多虧有你在,謝謝你。」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一織
「不,今後才是重點。我們已經決定要向前進了,就用力把IDOLiSH7的名聲發揚光大吧。」

七瀨 陸
「嗯!我也會加油!我們將來一定要變成像TRIGGER那樣的偶像!」

和泉 一織
「那當然了,我們要超越他們。」

七瀨 陸
「你不倒立嗎?」

和泉 一織
「不。」

七瀨 陸
「蛤――……大家都倒立給我看了耶……。」

和泉 一織
「……。」

七瀨 陸
「……。」

和泉 一織
「……我只做一次喔!」

七瀨 陸
「好耶……!去那邊、去那邊倒立!我要拍!」


敲門聲
「叩叩」

二階堂 大和
「我進去囉。」

開門聲
「喀嚓」

七瀨 陸
「哇!壓軸耶!」

二階堂 大和
「……什麼壓軸啊……。」

七瀨 陸
「大家都來看過我了,大和是壓軸哦,麻煩你倒立!」

二階堂 大和
「倒立?啊,大家在說的那個喔……。你身體還好嗎?」

七瀨 陸
「很好。」

二階堂 大和
「恭喜你啦,來,給你探病的禮物。」

七瀨 陸
「咦!不用那麼費心啦!我可以打開嗎?」

二階堂 大和
「嗯,可以啊。」

七瀨 陸
「……哇!是TRIGGER的新DVD!」

二階堂 大和
「你沒有這張吧?那就好。其實我有猶豫要不要給你這個。」

二階堂 大和
「我不曉得你看到九条的臉是會讓你有精神還沒精神。」

七瀨 陸
「……會有精神啦……這是大和為了我特地找的禮物呀。」

七瀨 陸
「你送什麼我都會有精神的。」

二階堂 大和
「……這樣啊。」

七瀨 陸
「哈哈……我就知道大和你會最後一個來看我,因為你很溫柔。」

二階堂 大和
「什麼跟什麼啊,溫柔的話不就該第一個來看你嗎。」

七瀨 陸
「唔――,因為你是那種會先替我著想的溫柔。」

二階堂 大和
「……。」

七瀨 陸
「我在學校和醫院裡也有碰過像你一樣的人。」

七瀨 陸
「他們感覺有點不知道怎麼辦才好,所以對待我的時候就很小心、很為難,看起來不太會應付我。」

七瀨 陸
「但是那都是因為他們非常溫柔才會這樣,你們會很認真的思考、煩惱要和我說什麼、要怎麼和我應對。」

七瀨 陸
「會擔心刻意對我太好會不會反而傷害到我、又擔心若無其事對待我會不會也傷害到我……他們會比一般人還要為我想得更多。」

二階堂 大和
「陸……。」

七瀨 陸
「大和你一定也是和他們一樣的,你就是會站在對方的立場想很多事情,所以大和你才會像一織講的那個什麼推……推……。」

二階堂 大和
「……推己及人?」

七瀨 陸
「對對對就是那個!所以你才會這麼推己及人啊。」

二階堂 大和
「……。」

七瀨 陸
「晚上好,大和。我一直在等你來看我。」

二階堂 大和
「……晚上好,陸。你太高估我了啦,我不是那種人。」

二階堂 大和
「我今天也只是在耍廢才拖到這麼晚才來看你而已。」

七瀨 陸
「我覺得要是我真的聽信你這句話,你會很沮喪的。……嗚嗚嗚,你寧可耍廢也不想來看我……。」

二階堂 大和
「……。」

二階堂 大和
「……好啦,是我不好。其實我是去買給你探病的禮物了,我一直在猶豫不知道該買什麼才好……。」

七瀨 陸
「你好認真喔。」

二階堂 大和
「就說不是那樣啦!」

二階堂 大和
「不過,嗯……我想讓你趕快好起來,所以有久違地認真選了一下吧……。」

七瀨 陸
「……。」

二階堂 大和
「……。」

七瀨 陸
「不用害羞啦……。」

二階堂 大和
「哥哥我不會處理正經的人際關係啦。」

七瀨 陸
「人際關係大多不都很正經嗎?」

二階堂 大和
「對以前的我來說幾乎都是鬧劇而已……哎,真是的,我都在說些什麼啊……。」

七瀨 陸
「下次你就第一個來見我吧,不用煩惱要和我說什麼、不管你擺什麼表情都可以的,只要是你,我就會很高興。」

七瀨 陸
「我沒有你心中想的那麼容易受傷、而且你也比自己想像中的還要溫柔許多哦。」

二階堂 大和
「……。」

七瀨 陸
「我跟你保證。我身體一直都不好,大家一直都對我很體貼,所以我很會找出溫柔的人。」

二階堂 大和
「哈哈……真像你會做的事。」

七瀨 陸
「嘿嘿嘿。」

七瀨 陸
「謝謝你這麼為我著想、謝謝你特地買禮物來探病,謝謝你!」

二階堂 大和
「……真是拿你沒轍啊……。」

二階堂 大和
「好啦,我下次會早點來。為了怕你這個青少年閒著沒事,我就去便利商店買黃色書刊給你好了。」

七瀨 陸
「咦……!?」

二階堂 大和
「哦,你很期待啊?」

七瀨 陸
「我、我沒有!」

二階堂 大和
「哈哈哈,血氣方剛啊。」

七瀨 陸
「就說我沒有啦!」

二階堂 大和
「好……那我就來那個一下吧。」

七瀨 陸
「……!你願意為我那個嗎!」

二階堂 大和
「嗯啊,好康大方送喔,抓準時機按快門吧。」

二階堂 大和
「我要上囉,預備……!」

七瀨 陸
「哇!大和倒立耶……!」

二階堂 大和
「嘿咻……!」



第5話 SIDE 慶功狂想曲

小鳥遊 紡
(撐過了突如其來的停電,IDOLiSH7靠著環先跳舞、再接著壯五獨唱,成功補滿了背景音樂停下的空檔!)

小鳥遊 紡
(演唱會結束之後,大家一起為圓滿成功歡呼!)

和泉 三月
「超強的啊!環你好帥喔!」

四葉 環
「有拍到我嗎?有嗎?」

七瀨 陸
「壯五時機也抓得好準啊!」

逢坂 壯五
「謝謝,幸好沒有失敗。」

二階堂 大和
「好!今天晚上我們就盡情狂歡,在宿舍一起喝一杯吧!」

全員
「哇啊啊啊……!」


和泉 一織
「……說是要喝一杯,但我們未成年不能飲酒啊。」

六彌 NAGI
「OH……為什麼紡回去了呢,派對上萬綠叢中沒有一點紅太空虛了。」

和泉 一織
「聽說是社長叫她回去的,說是不要打擾男人之間的聚會,不過我想社長應該是在擔心她女兒吧。」

和泉 三月
「來,下酒菜做好啦!你們幾個就吃炒麵吧。」

和泉 一織
「謝謝哥哥,哥哥你以前有跟二階堂和逢坂一起去喝過酒吧。」

和泉 三月
「有啊有啊!那次超好玩的!雖然我差不多都忘了!」

和泉 一織
「……。」


逢坂 壯五
「那次我也記不太清了……等回過神來,我已經躺在房間裡睡覺了。」

和泉 一織
「……這場聚會不會出問題吧……。」

四葉 環
「有炒麵吃耶!上面還有荷包蛋!超好的!」

七瀨 陸
「環,要等大家都到了才能吃哦。」

四葉 環
「我要吃蛋黃那裡!」

二階堂 大和
「哥哥我還記得哦,那次壯五把那些會被寫在歌詞裡的雞尾酒和蒸餾酒,從頭到尾都瘋狂喝過一輪了。」

逢坂 壯五
「啊,對耶。因為我一直都很想知道那些酒喝起來是什麼味道,能有機會喝到真是太好了。」

逢坂 壯五
「之後我也想試著喝喝看其他的調酒,就開始收集搖酒用的道具了。」

二階堂 大和
「是喔……?不過還是要當心別喝太多啦。」

和泉 三月
「大叔你別那麼死板啦!咱們不是要來盡情瘋一發嘛!?」

二階堂 大和
「要是你第一個醉倒我可不管你哦……。」

和泉 三月
「那時候喝得滿臉通紅的明明就是你!來,第一杯喝啤酒行嗎?」

二階堂 大和
「謝啦。」

和泉 三月
「你們幾個也在杯子裡倒點喝的吧,未成年的不能喝酒哦!」

和泉 一織‧四葉 環‧六彌 NAGI‧七瀨 陸
「好――。」

七瀨 陸
「你們要喝什麼?有柳橙汁跟氣泡飲料還有烏龍茶……。」

和泉 一織
「吃炒麵應該要配烏龍茶吧。」

四葉 環
「我要喝果汁!我要喝有氣泡的!」

六彌 NAGI
「雖然我很想喝葡萄酒,不過我會遵守日本的規矩的。服務生,給我來杯適合搭配炒麵的。」

七瀨 陸
「那就給你柳橙汁!」

和泉 一織
「烏龍茶吧。」

四葉 環
「氣泡飲料啦!」

六彌 NAGI
「NO……!不要一次全倒進杯子裡來!」

和泉 三月
「大家杯子都拿好了嗎?那麼我們就――乾杯……!」

全員
「乾杯!!」


七瀨 陸
「壯五你在喝什麼?」

逢坂 壯五
「我在喝鏽釘。」

逢坂 壯五
「我之前借你的那個樂團第二張專輯第三首歌的歌詞有寫到這種酒。我也想試喝看看第五首歌歌詞裡的那個「俄羅斯」,但聽說那種酒很甜。」

七瀨 陸
「原來是歌詞裡的酒啊!」

逢坂 壯五
「對呀,我今天想挑戰喝喝看琴蕾、教父和威士忌薑酒。」

七瀨 陸
「好帥哦!我也好想快點成年和你一起喝喔。不過壯五你都不會醉耶。」

逢坂 壯五
「就是啊。」

二階堂 大和
「阿壯,你來我旁邊一下。」

逢坂 壯五
「……?好的。」

和泉 三月
「大和,你要灌醉壯五吼!?不要讓年紀小的幫你跑腿啦。」

逢坂 壯五
「哈哈,我沒關係的。」

二階堂 大和
「你看不出來我正在發揮安朵美達女王那種勇猛的精神來把自己推去當活祭品嗎……?」

四葉 環
「小壯我想玩這個!我想玩這個喀啦喀啦的東西!」

逢坂 壯五
「搖酒器嗎?好啊,但是你不可以喝酒哦,環。」

四葉 環
「我知道啦!欸,小NAGI這個怎麼用啊?」

六彌 NAGI
「為什麼你會問我呢?」

四葉 環
「感覺你很會。」

七瀨 陸
「啊,我懂!感覺NAGI就可以搖酒搖得像酒保一樣!」

六彌 NAGI
「Sorry,我一直都是負責喝人家端上來的。一織你會嗎?」

和泉 一織
「我不會……不過看那容器的形狀,應該是要把液體倒進去搖晃吧?」

四葉 環
「什麼液體都可以嗎?」

六彌 NAGI
「既然這是壯五的,那選他愛喝的比較好吧?」

四葉 環
「辣椒醬……?」

七瀨 陸
「辣椒醬吧……?」

和泉 一織
「只有辣椒醬應該搖不起來吧,得再加點酒進去才行。」

四葉 環
「加啤酒然後……再加這個應該就可以了吧。」

七瀨 陸
「你加了什麼?」

四葉 環
「V、O、D、K、A……佛……佛的咖?」

六彌 NAGI
「是伏特加。」

六彌 NAGI
「這調的是Beer Buster呢,這種調酒別用搖的,用攪拌的會比較好,根據自然的法則,啤酒一搖晃就會……。」

爆炸聲
「噗滋――!」

四葉 環
「哇嗚……!」

六彌 NAGI
「Shit……!」

四葉 環
「好冰!它爆炸了……。」

和泉 一織
「好了,你們倆快用這個擦一擦!」

七瀨 陸
「啊!」

和泉 一織
「怎麼了!?」

七瀨 陸
「我想起來了!我爸以前開的店的那個酒保名字叫和田。」

和泉 一織
「你真是悠然自得啊。」

和泉 一織
「你是說你父母以前開的那家酒館嗎?」

四葉 環
「欸,我一直很想問,酒館是啥啊?」

七瀨 陸
「嗯――就像以前的歌廳那種感覺?」

四葉 環
「咦!?是那種很A的地方嗎?」

七瀨 陸
「不是啦不是啦!我想想喔……。」

七瀨 陸
「……好痛!」

和泉 三月
「嗶嗶――!」

和泉 三月
「黃牌一張!」

七瀨 陸
「……?」

和泉 三月
「你們不乖喔!小孩子就要聊點小孩子該聊的健康話題啊!」

和泉 三月
「班長是誰!?」

和泉 一織
「班長……?」

六彌 NAGI
「三月是不是醉了……?」

和泉 三月
「我在叫你啊!」

六彌 NAGI
「Ouch!」

和泉 三月
「你不是年紀最大的嗎!你們照年紀排隊站好!從小的開始報數!」

四葉 環
「一。」

和泉 一織
「二。」

七瀨 陸
「三。」

六彌 NAGI
「四。」

六彌 NAGI
「……OH!我是最大的!」

和泉 三月
「看吧!班長不就是你嗎!?」

六彌 NAGI
「我是班長!我會加油當班長的,三月!」

和泉 三月
「很好!你們就繼續健康聊天吧!」

四葉 環
「……三三他臉超紅的……。」

和泉 一織
「哥哥他一喝酒就容易臉紅,就連喝醉都能夠明確地告知大家,哥哥他的溝通技巧真高超啊。」

七瀨 陸
「欸,有件事我一直很想講,我可以講嗎?」

和泉 一織
「什麼事?」

七瀨 陸
「一織你戀兄情結也很嚴重耶?」

和泉 一織
「啊?我只是客觀的分析而已啊?我和你不一樣。」

七瀨 陸
「啥!?我也是客觀來看覺得天哥哥很帥啊……!」

四葉 環
「不要吵架啦!我們繼續講剛剛的事情吧,那啥,陸陸家裡是不是很A……。」

六彌 NAGI
「STOP……!我會被罵的。我們想個代號來代替那個詞……用暗號來說吧。」

四葉 環
「我知道了,陸陸家裡是不是很ㄟ……FSC。」

七瀨 陸
「啊,那間大公司啊!我們就用這個來講吧,我想想……。」

七瀨 陸
「我們家不是那種FSC的店啦,是會有樂團唱現場或是其他表演的地方。」

四葉 環
「就這樣嗎?不會有一些穿得很FSC的女人在店裡嗎?」

七瀨 陸
「雖然有些人的確穿得很FSC,不過我當時還小,所以還跟天哥哥一起躲進人家裙子底下了。」

四葉 環
「明明就超FSC的!」

七瀨 陸
「就說我當時還小嘛!」

和泉 一織
「要說這件事FSC還是不FSC,它還是很FSC的啊,七瀨……。」

六彌 NAGI
「好啦好啦,誰都有過這種溫馨的FSC小故事呀。」

六彌 NAGI
「就算壯五看起來那麼矜持,搞不好他也曾經有過FSC的回憶也說不定呀。」

逢坂 壯五
「……!?」

七瀨 陸
「壯五他不FSC啦。」

四葉 環
「我覺得小壯不FSC耶。」

六彌 NAGI
「那只是乍看之下,事實上他就是FSC。」

和泉 一織
「說不定他意外地FSC啊……。」

逢坂 壯五
「……什……咦、等……。」

二階堂 大和
「怎麼啦,臉色發青的。」

逢坂 壯五
「不、不,沒事……咕嚕……。」

二階堂 大和
「別一次喝乾啦!你都喝了什麼?」

逢坂 壯五
「教父。」

二階堂 大和
「你又顧著喝一些烈酒……那杯給我喝吧,你先去喝點水。」

逢坂 壯五
「我沒醉的,大和你今天也不太醉耶,明明上次一下就喝到臉紅了。」

二階堂 大和
「阿壯你喝醉都看不出來啊,要等你切換開關才會大事不妙。」

逢坂 壯五
「開關?」

二階堂 大和
「對。」

二階堂 大和
「阿壯你開心喝酒的樣子挺可愛的,我也不想那麼不識趣去打擾你喝,只要我負責照顧你到最後就行了。」

二階堂 大和
「所以如果你覺得自己快醉了,就趕快告訴哥……。」

逢坂 壯五
「……嘿嘿嘿……。」

二階堂 大和
「你就這麼突然打開開關了啊?」

逢坂 壯五
「我想喝威士忌……。」

二階堂 大和
「就說不行啦……你至少喝點沒那麼烈的啊,為什麼你老愛一股腦狂喝一些烈酒啊……。」

逢坂 壯五
「不喝威士忌就不ROCK了嘛……嘿嘿……。」

二階堂 大和
「我去組個樂團出道然後寫首『無酒精!耶耶耶!』的歌就是了,你就去喝點無酒精的啤酒吧……。」

和泉 一織
「……?怎麼回事,二階堂和逢坂他們看起來不太對勁的耶?」

七瀨 陸
「與其說不對勁……不說他們好像坐電車的時候旁邊的人打瞌睡結果睡倒到自己身上的感覺。」

和泉 一織
「怎麼可能會有那種事?」

七瀨 陸
「有啦,一織你之前就是啊,我都看到你整個髮旋了。」

和泉 一織
「你騙人的吧!?」

四葉 環
「小壯醉了嗎……?我剛剛忘了給他我們搖好的那杯東西,不過現在是不是不要給他比較好?」

六彌 NAGI
「OH……要是現在把Beer Buster給他,他應該會化身成壯五Buster吧?」

七瀨 陸
「啊,壯五在看我們這邊耶!」

逢坂 壯五
「……。」

四葉 環
「他邊笑邊擺殭屍的POSE……有夠恐怖……。」

七瀨 陸
「殭屍的手是反的吧?他那個應該是『我要和你說我愛你』的POSE啦。」

六彌 NAGI
「那是魔法☆CRASH的POSE吧。」

和泉 一織
「按常理推斷,他那個應該是和人要東西的手勢,他是想再喝一杯吧?」

逢坂 壯五
「織織答對了~。」

和泉 一織
「……!?」

四葉 環
「織織……!?」

「壯五你怎麼了!?」

七瀨 陸
「啊,大和把壯五的嘴巴捂起來了!」

二階堂 大和
「你……!白癡喔……!要是讓小朋友們發現你喝得爛醉,你隔天一定會超沮喪的好不好!」

逢坂 壯五
「嘿嘿……一定會沮喪……。」

二階堂 大和
「我就說啊!?真是、你今天就先回房間去吧,哥哥我陪你就是了……。」

逢坂 壯五
「啊……!」

二階堂 大和
「又、又怎麼啦?」

逢坂 壯五
「呃……今天打雷了……。」

二階堂 大和
「嗯對啊今天打雷了所以!?」

逢坂 壯五
「沒有失敗真是太好了……。」

二階堂 大和
「對啊對啊太好了所以!?」

逢坂 壯五
「嘿嘿……。」

二階堂 大和
「好!那我們回房……。」

二階堂 大和
「好痛!」

和泉 三月
「嗶嗶――!」

和泉 三月
「黃牌一張!」

二階堂 大和
「……幹嘛啦!?哥哥我啥也沒做啊!?」

和泉 三月
「大家玩得那麼開心,你卻說要回房間!大和你真的是喔!縮頭烏龜!」

二階堂 大和
「不是啦!我是因為阿壯他喝醉了……。」

和泉 三月
「你說他醉了!?壯五!你沒醉吧!?」

逢坂 壯五
「沒醉。」

和泉 三月
「你看!他沒醉啊!」

二階堂 大和
「醉的是你啦!!吃顆檸檬醒醒酒吧你……!!」

和泉 三月
「唔唔唔……!」

和泉 一織
「等等!你在對哥哥做什麼!?」

六彌 NAGI
「OH!三月!我來幫你RESCUE!快躺下!……AED!」

和泉 三月
「唔唔唔……!」

和泉 一織
「六彌……!你要當醫生就不要整個人騎在病患身上!」

四葉 環
「小壯你們正經點!都長這麼大了還這麼散漫!尤其是小壯!!」

逢坂 壯五
「……。」

逢坂 壯五
「陸……你偷偷地來我這邊。」

七瀨 陸
「怎麼了?嗯……?耳朵……?把耳朵湊過去就行了嗎?」

逢坂 壯五
「嗯……。」

七瀨 陸
「……。」

四葉 環
「……。」

逢坂 壯五
「……環他動不動就大吼大叫……。」

四葉 環
「你不要小小聲地打小報告!!!」

逢坂 壯五
「好痛!」

七瀨 陸
「今天晚上的壯五好有趣啊!」

逢坂 壯五
「耶比~。」

七瀨 陸
「你想靠在我身上嗎?我已經看習慣別人的髮旋了,完全沒問題的!」

逢坂 壯五
「陸,唱歌。」

七瀨 陸
「好!」

逢坂 壯五
「哇~。」

六彌 NAGI
「Great!手術成功了!我已經把黃檸檬腫瘤給摘除了!」

和泉 三月
「……咳咳……!呼啊……!你明明可以早點拿掉的吧!?根本用不著做心肺復甦吧!?」

六彌 NAGI
「那是我的特別服務,還附贈我的Wink哦,Chao。」

和泉 一織
「歸根究柢都是二階堂的錯!請你不要趁著哥哥喝醉沒防備就對他這麼過分!」

二階堂 大和
「他最好沒防備啦!?他從頭到尾都在攻擊模式好不好!」

和泉 一織
「哥哥是為大家好才給予提醒的啊,而你卻……嗯……!?」

和泉 一織
「……唔唔……!」

二階堂 大和
「你們兄弟倆都去吃檸檬吧!!從今天晚上起你們就叫做檸檬兄弟!」

逢坂 壯五
「什麼?有新樂團嗎?」

七瀨 陸
「要來唱檸檬兄弟的歌嗎?」

和泉 一織
「……好酸……嗚、好酸……。」

四葉 環
「啊!!吼!醉鬼很煩欸!!你們不安靜,就吃我這招!!!」

和泉 三月
「環……!你怎麼可以站到桌子上去,多沒規矩!而且你手上拿的那是什麼……。」

六彌 NAGI
「NO……!環……!啤酒不能搖啊!」

四葉 環
「接招吧……!」

七瀨 陸
「呀啊……!好冰……!」

六彌 NAGI
「……!……Oh my god……!啤酒和辣椒醬跑進眼睛了……!」

和泉 三月
「痛死人了!這啥啊……!?」

逢坂 壯五
「……!……好痛不過好好喝……。」

四葉 環
「……!?哇!大事不妙啦……!」

四葉 環
「我的眼睛好痛!眼睛張不開!救命!救命!誰快幫我拿毛巾來……!」

和泉 一織
「你為什麼自己中招了啊!?你是白痴嗎!?」

四葉 環
「可是……!」

二階堂 大和
「……。」

二階堂 大和
「……戴眼鏡大獲全勝耶?」

四葉 環
「眼睛好痛!」

逢坂 壯五
「再來一杯……。」

二階堂 大和
「大獲全勝!」

和泉 三月
「少囉嗦!快拿毛巾來啦!」

评论

热度(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