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瑄翻譯

fc2→lofter 搬運
http://sen229.blog.fc2.com/

[中文翻譯][i7支線劇情][第一部] 第11章 再出發

[中文翻譯][i7支線劇情][第一部] 第11章 再出發

第3話 SIDE 為你的覺悟

逢坂 壯五
「呼,海風真舒服……。」

逢坂 壯五
「之前身體不舒服就提早先睡了,結果在這種不上不下的時間醒過來,不曉得大家上哪去了?」

碰撞聲
「砰!」

逢坂 壯五
「哇!」

小學男生
「……歹勢!」

逢坂 壯五
「咦?」

高中男生
「哎!賴加阿!不好意思,你沒事吧?」

逢坂 壯五
「沒事的,來,你東西掉了哦……你們等等要去玩煙火嗎?」

高中男生
「對,等等要和家人一起去,小哥你是來這兒觀光的嗎?」

逢坂 壯五
「我是來工作的,明天我也想好好花時間觀光一下。」

高中男生
「這樣啊,在沖繩好好玩啊,剛剛我弟撞到你真的很對不起。」

高中男生
「那我們先走了。」

小學男生
「溫來造啊!」

逢坂 壯五
「謝謝,你們路上小心。」

逢坂 壯五
「……那個小朋友真有禮貌,要是環他也這麼懂事就好了……。」

逢坂 壯五
「……不行不行不行!不能拿他們來比較!環他已經很努力了。」

逢坂 壯五
「我年紀比他大,幫他是應該的,我得更振作一些才行。」

四葉 環
「你在碎碎念什麼啊。」

逢坂 壯五
「噫……!」

四葉 環
「身體怎樣?」

逢坂 壯五
「已、已經沒事了,環你才是在這裡做什麼?」

四葉 環
「小壯你不在房間,我就來找你啊。」

逢坂 壯五
「……。」

四葉 環
「這給你,我買了酸……酸桔仔汁?給你喝,聽說很健康,你就喝喝吧?」

逢坂 壯五
「……真體貼的好孩子……。」

四葉 環
「啥?」

逢坂 壯五
「沒事,謝謝你。」

四葉 環
「回去吧,晚上海邊好恐怖,嗚嗚叫不停的。」

逢坂 壯五
「別進到海裡去就不會有事的。」

四葉 環
「要是有一堆手伸出來抓你怎麼辦?」

逢坂 壯五
「哪來的手?」

四葉 環
「海裡來的。」

逢坂 壯五
「哈哈哈,那還真可怕。」

四葉 環
「我就說啊。」

逢坂 壯五
「要是我們也有煙火就好了,這樣就能讓你開心玩一場了。」

四葉 環
「你想玩煙火喔?」

逢坂 壯五
「只是突然有感而發而已。」

逢坂 壯五
「環,你走在靠沙灘那側吧,要是海裡有手伸過來,我就負責幫你擋,這樣你就不怕了吧?」

四葉 環
「不要,那樣更可怕。」

逢坂 壯五
「咦?」

四葉 環
「比起自己不見,某個人從自己旁邊消失更可怕吧,你不覺得喔?」

逢坂 壯五
「……也許是這樣沒錯。」

四葉 環
「……有誰不見了嗎?」

逢坂 壯五
「……。」

四葉 環
「……你不想說就算了……。」

逢坂 壯五
「對不起……。」

四葉 環
「……。」

四葉 環
「你把那個喝了趕快好起來,我們就回去吧,然後等我下次張開眼睛的時候,我要看到你有睡在房間裡喔。」

逢坂 壯五
「嗯,抱歉讓你擔心了……其他人呢?」

四葉 環
「不知道去哪了。」


八乙女 樂
「抱歉啊,七瀨,突然就把你拖進房間裡。」

七瀨 陸
「不會……是我自己按錯門鈴,我才該抱歉。」

八乙女 樂
「不過原來天有過那樣的背景啊,雖然我原本就覺得他是個很有專業意識的傢伙……。」

八乙女 樂
「可能就是因為他不惜跟家裡斷絕關係也要走進這圈子,才會對自己對別人都那麼嚴格吧。」

七瀨 陸
「……天哥哥他有說過什麼嗎?關於家裡的事情……。」

八乙女 樂
「……沒……我剛剛也說過,他完全不談自己的私事。」

七瀨 陸
「這樣啊……。」

八乙女 樂
「……。」

七瀨 陸
(在天哥哥心中,是不是已經把我們曾經是家人這件事給當作沒發生過呢……。)

七瀨 陸
「他是不是想當作沒發生過啊?」

八乙女 樂
「七瀨……。」

七瀨 陸
「我不懂天哥哥,因為不懂天哥哥,結果搞得我自己也不懂自己了……。」

八乙女 樂
「你自己?」

七瀨 陸
「我不知道我是覺得寂寞、覺得悲傷,還是在氣他拋棄我們,還是覺得對不起他、想和他道歉……。」

八乙女 樂
「為什麼是你要道歉啊。」

七瀨 陸
「……我一直都給天哥哥添了很多麻煩。」

八乙女 樂
「……。」

八乙女 樂
「七瀨,你以前有做壞事嗎?」

七瀨 陸
「做壞事!?是說當不良少年嗎!?沒有!我不是不良少年!」

八乙女 樂
「我想也是啊,你看起來就不是。」

七瀨 陸
「八乙女前輩以前是不良少年嗎?」

八乙女 樂
「怎麼可能,我很守規矩。」

七瀨 陸
「是喔!你看起來很不良耶!」

八乙女 樂
「你跟天的模式不太一樣但都很失禮耶。」

七瀨 陸
「對、對不起!」

八乙女 樂
「哈哈……沒關係啦。」

七瀨 陸
「……雙胞胎啊……雖然大家都說雙胞胎會有心電感應,但我就完全沒有……。」

七瀨 陸
「我完全想不透天哥哥在想什麼……八乙女前輩你知道嗎?」

八乙女 樂
「知道天在想什麼嗎?」

七瀨 陸
「對。」

七瀨 陸
「八乙女前輩眼中的九条天是什麼樣的人?」

八乙女 樂
「……。」

八乙女 樂
「至少跟你口中的七瀨天是兩個不同的人。」

八乙女 樂
「溫柔寵溺、隨時帶著微笑還愛操心……我從來沒見過他這副模樣。」

八乙女 樂
「天他堅毅又強大,嚴苛不留情到可以說是冷血。」

七瀨 陸
「怎麼會……。」

八乙女 樂
「但是……。」

八乙女 樂
「跟你口中那個甜得像糖果得七瀨天相比,我更喜歡我眼中的九条天。」

七瀨 陸
「……。」

八乙女 樂
「雖然聽下來我也不討厭和善的天,但就跟我剛剛說的一樣,我也不覺得有什麼好稀奇的。」

八乙女 樂
「所以也就是說,我並不討厭現在的天。……可惡,總覺得好不爽。」

七瀨 陸
「……為什麼會不爽?」

八乙女 樂
「因為你哥就是那種人,要是這話給他聽叫了他一定會一臉跩樣擺個冷笑給我看,不然就是一副無所謂的樣子隨便瞄我一眼。」

七瀨 陸
「那個人真的是天哥哥嗎……?」

八乙女 樂
「我認識的九条天就是那種男人。」

七瀨 陸
「……。」

七瀨 陸
「……我不認識那個冷血又不留情的天哥哥,雖然以前我讓他擔心的時候他是有罵過我。」

七瀨 陸
「是不是發生什麼事……改變了天哥哥呢。」

七瀨 陸
「在遇見TRIGGER……遇見八乙女前輩之後……。」

八乙女 樂
「不,他從一開始就是那樣,他不會受誰影響的。」

七瀨 陸
「那……。」

八乙女 樂
「我的意思是,現在的天就是真正的天。」

七瀨 陸
「……。」

八乙女 樂
「他在你面前是裝出來的,他應該很想當個好哥哥吧。」

七瀨 陸
「才……才不是!跟我在一起的天哥哥才是真的天哥哥!」

八乙女 樂
「不,現在的天才是真的,我離他最近,我說的不會錯。」

七瀨 陸
「什麼離他最近……!請你不要若無其事和我炫耀!」

八乙女 樂
「我才沒炫耀!!又不是我自願和他那麼近!」

七瀨 陸
「你剛剛不是說你喜歡他嗎!」

八乙女 樂
「我是說跟他以前比起來!要是拿他和龍比,根本就是龍>>>不可跨越的牆壁>>>天!」

七瀨 陸
「你怎麼這樣說……!八乙女前輩你一定都是一直這樣欺負天哥哥對不對!!」

八乙女 樂
「誰欺負他啊……!!硬要說的話是他欺負我好不好!!」

七瀨 陸
「天哥哥才不會欺負人!他又溫柔、又親切,就跟天使一樣,雖然一開始會說不行,但只要我求他,他就會……。」

八乙女 樂
「那人真的是天嗎?你會不會是看什麼連續劇被洗腦了?」

七瀨 陸
「真的是啦……!!」

八乙女 樂
「啊,我知道了,你是在講那個吧?就他今年年初演的那個拉小提琴的……。」

七瀨 陸
「我認識的天哥哥就是原版的天哥哥!!」

七瀨 陸
「……咳咳……。」

八乙女 樂
「喂,你還好吧?你當歌手的要顧好喉嚨啊。」

八乙女 樂
「水給你。」

七瀨 陸
「謝謝……。」

七瀨 陸
「八乙女前輩,你看起來很像不良少年但是心地卻很善良耶……。」

八乙女 樂
「這對雙胞胎就一定要再補一句損我就對了?」

八乙女 樂
「……我說七瀨啊。」

七瀨 陸
「嗯。」

八乙女 樂
「既然你因為喜歡你哥來當偶像,那你不會想和天一起唱歌嗎?」

七瀨 陸
「……。」

七瀨 陸
「要是我說我想,你就會把天哥哥還我嗎?」

八乙女 樂
「……。」

八乙女 樂
「不還,他是我們的主唱。」

七瀨 陸
「……你果然是在和我炫耀……。」

八乙女 樂
「就說我沒有。」


六彌 NAGI
「Freedom……!!終於從那場說教當中解脫了!」

九条 天
「你想來第二回合嗎?」

二階堂 大和
「NAGI你白癡啊,別多嘴!!不不不!已經很夠了,九条!已經聽進心坎裡去了!」

和泉 三月
「一字一句都直接擊中要害啊……不過多虧了你,我們現在好多了!」

和泉 三月
「謝啦九条!」

和泉 一織
「……為什麼……。」

九条 天
「怎麼?」

和泉 一織
「為什麼你要插手到這地步?」

和泉 一織
「我們又不是同個事務所的,你大可不管我們……。」

和泉 三月
「喂,一織!人家九条都給我們那麼多建議了!」

九条 天
「我這麼做不是為了你們,而是為了你們的粉絲。」

九条 天
「還有就是同樣身為偶像,你們的作為讓我看了很不高興。」

和泉 一織
「……因為我忘詞了嗎?」

九条 天
「不是,是因為你們在台上忘了觀眾的存在。」

和泉 一織
「……。」

九条 天
「再優秀的人都會出錯,出錯本身不是什麼大問題。」

九条 天
「重點是出錯之後要如何振作起來。」

和泉 一織
「如何振作……。」

九条 天
「對,然而你們並沒有振作,明明有那麼多人在等你們。」

和泉 一織
「……。」

二階堂 大和
「……九条說得很對,但他們還年輕,失敗了難免會影響心情……。」

和泉 一織
「要怎麼樣才能不被失敗影響呢?」

二階堂 大和
「阿一……。」

和泉 一織
「請你告訴我。」

九条 天
「要有所自覺。」

和泉 一織
「什麼自覺?」

九条 天
「你必須很清楚自己的職責是什麼,還有大家對你有什麼期望。」

和泉 一織
「……。」

九条 天
「就算你出錯個100次,但只要你一笑,就會有人因此而幸福。」

九条 天
「就算你有100個缺點,但你的一個優點,就能夠拯救某個人。」

九条 天
「你不需要彌補那100個缺點、讓自己變成一個不會犯錯的完人,那已經不是人,而是機器人了。」

九条 天
「你就做好只有你才能做到的事情,用你自己的方式,把幸福帶給那些你能讓他們幸福的人,這樣就夠了。」

和泉 一織
「……只有我能做到的事情……。」

九条 天
「對。」

九条 天
「當時你的不安已經在觀眾席那邊擴散開來了,就算陸在台上笑,就算現在這邊這幾個團員有在笑,也都無法讓粉絲們安心。」

九条 天
「只有你的笑容能夠改變觀眾席的氣氛,當時只有你能夠拯救你的粉絲。」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三月
「……已經夠了吧,不光是一織的錯,我們也……。」

九条 天
「那當然了,你們沒能給他足夠的幫助讓他笑出來。」

九条 天
「你們只有因為連續出錯在台上臉色發青而已,這件事你們就自己反省反省吧。」

和泉 三月
「是……。」

六彌 NAGI
「OH……我還以為說教TIME已經結束了說……。」

九条 天
「我就是這麼愛說教,真是抱歉啊。」

九条 天
「我想告訴你們失敗不可怕,害怕失敗才是最可怕的。」

九条 天
「比起成功,失敗總感覺更深刻,要是心靈被失敗給綁架,身體也會變得跟石頭一樣沉重。」

九条 天
「但就算如此,你們也別忘記要怎麼展翅高飛。」

和泉 一織
「……九条前輩……。」

九条 天
「別失去勇氣,會去嘲笑你失敗的人,不管看到誰失敗都會幸災樂禍的。」

九条 天
「那些為你的成功而高興的人……能讓他們幸福的,就只有你。」

九条 天
「給他們幸福那就是你的職責,無論何時,都要把眼光好好放在他們身上。」

六彌 NAGI
「OH……太感動了,已經夠了,我聽得很滿足了。」

九条 天
「你只是想趕快結束說教的時間吧。」

六彌 NAGI
「是有一點。」

九条 天
「哈哈……真誠實。」

六彌 NAGI
「九条氏你為何會開始思考這類事情呢?」

九条 天
「只是經驗罷了,跟小孩子一樣,跌倒跌多了,站起來也就快多了。」

和泉 三月
「九条你也有過一直出錯的時期嗎?」

九条 天
「那當然了。」

和泉 三月
「真假!?」

九条 天
「現在壓力也一直都很大啊,你以為站我旁邊唱歌的都是什麼人?」

二階堂 大和
「八乙女和十前輩啊……這樣聽來你很認同他們的實力嘛。」

九条 天
「算是。」

和泉 三月
「原來九条也會失敗啊,總覺得聽你這麼說就有點得救的感覺……。」

和泉 一織
「……我會好好參考你的建言的。」

九条 天
「嗯。」

和泉 一織
「然後總有一天,我們會超越TRIGGER的。」

和泉 一織
「我認為這就是我們能帶給粉絲的幸福。」

九条 天
「……。」

九条 天
「挺好的啊。」


十 龍之介
「哈哈哈!你國語越講越好了耶。」

十的大弟
「因為我有在打工啊,而且我有看哥你在電視上講國語,就跟著學起來了。」

十 龍之介
「這樣啊……總覺得用國語和你講話有種好見外的感覺。」

十的大弟
「哈哈……既然你都提到見外了,那我可以順便講件事嘛?」

十 龍之介
「啊……嗯。」

十的大弟
「最小的那個在擔心,他怕哥哥跟媽媽一樣,被那邊給搶去了。」

十 龍之介
「……。」

十的大弟
「雖然我們也知道你是在工作,你也沒辦法。」

十 龍之介
「……你們真傻啊,我是我們爸爸的孩子,是你們的哥哥啊。」

十的大弟
「但你在電視上不是這樣說得啊。」

十 龍之介
「……。」

十的大弟
「抱歉……我是在擔心你,我知道哥你很不會說謊,怕你勉強自己了。」

十的大弟
「你用不著擔心我們啦,光是哥哥是TRIGGER就能和人炫耀了。」

十的大弟
「……我也習慣人家問我是不是也很色了……。」

十 龍之介
「……有人這樣說你嗎?」

十的大弟
「沒啦,沒事。我們照平常那樣講話吧,我也累了!」

十 龍之介
「……。」

十 龍之介
「……繼續這樣下去也不是辦法啊。」



第4話 SIDE 片刻度假去

和泉 三月
「好,大家聽這邊!壯五的體力也恢復了,所以!」

和泉 三月
「比沙灘排球囉!」

全員
「哇―――!」

小鳥遊 紡
「你們打沙灘排球的畫面我們會加到MV裡面去!大家就盡管開心玩吧!」

四葉 環
「所以才要一大早拍喔……不然等一下人就變多了……。」

六彌 NAGI
「OH……好睏……。」

七瀨 陸
「沙灘排球!我第一次正式打耶!好期待喔……!」

和泉 一織
「七瀨你負責當裁判。」

七瀨 陸
「咦!?」

和泉 一織
「你又沒什麼體力,沒辦法在大太陽底下跑來跑去吧?」

和泉 三月
「你這麼說,那讓NAGI當裁判比較好吧?他很容易中暑耶……。」

六彌 NAGI
「OH!我今天沒問題的!我想和大家一起玩沙灘排球!」

四葉 環
「小壯昨天都累倒了,今天讓他當邊緣人比較好吧?」

逢坂 壯五
「變猿人?我身體已經沒事了。」

二階堂 大和
「我自願!哥哥我提名自己當裁判……。」

大和以外的團員
「不准。」

二階堂 大和
「不行啦,我沒辦法在沙灘上運動啦。」

小鳥遊 紡
「那我們就麻煩陸先生負責當裁判吧。」

七瀨 陸
「蛤~我本來還想讓大家看看我有多帥的說說……。」

和泉 三月
「好啦好啦,你就待在旁邊看吧!」

和泉 一織
「把帽子戴上。」

逢坂 壯五
「別忘了補充水分哦。」

四葉 環
「然後怕你走丟,給你掛名牌……。」

七瀨 陸
「我才不會走丟!我就只是坐在那邊而已啊!我年紀比你大耶,不要把我當小孩子啦,環!」

四葉 環
「陸陸你今年幾歲?」

七瀨 陸
「18!」

四葉 環
「哇,長這麼大了。」

七瀨 陸
「就叫你不要把我當小朋友了!!環扣五分!」

四葉 環
「啥!?」

逢坂 壯五
「我們都還沒分組啊!?」

和泉 一織
「我們是不是選了個蠻橫的暴君來當裁判啊?」

二階堂 大和
「那我們來分組吧,要照以前那樣用奇數偶數來分嗎?」

六彌 NAGI
「NO!環他現在分數是負的!我們會吃虧的。」

二階堂 大和
「啊,對喔。」

七瀨 陸
「那為了公平起見,一織也扣五分。」

二階堂 大和‧四葉 環‧六彌 NAGI
「耶!」

和泉 一織
「為什麼扣我分!?」

逢坂 壯五
「別放心上,我們會幫你的。」

和泉 三月
「安啦,再追回來就是了。」

和泉 一織
「我又沒做什麼需要被扣分的事情!」

七瀨 陸
「那就奇數VS偶數,比賽開始!呃……。」

小鳥遊 紡
「一開始要先跳球!」

七瀨 陸
「先跳球!」

二階堂 大和
「好,環或NAGI上吧。」

四葉 環
「小NAGI跳嗎?」

六彌 NAGI
「交給你了。」

和泉 三月
「可惡……那群大隻佬……一織和壯五你們誰跳得比較高?」

和泉 一織
「逢坂吧?」

逢坂 壯五
「一織吧?」

和泉 三月
「數一二三你們一起跳跳看。」

七瀨 陸
「一、二、三……。」

哨聲
「嗶――!」

七瀨 陸
「壯五比較高!」

和泉 一織
「你不用特地吹哨子!」

和泉 三月
「好!來跳球!哦……是MEZZO"對決耶。」

逢坂 壯五
「啊,還真的。」

四葉 環
「什麼嘛,根本隨便跳都贏。」

逢坂 壯五
「話可不見得這麼說吧。」

七瀨 陸
「OH!環你別輸了呀!」

和泉 一織
「逢坂,我們執行作戰P。」

逢坂 壯五
「好。」

四葉 環
「作戰P……?」

七瀨 陸
「那就開始囉!」

哨聲
「嗶――!」

四葉 環
「……對手是小壯根本輕輕鬆鬆就可……。」

和泉 一織
「啊!國王布丁!」

四葉 環
「咦!?」

逢坂 壯五
「……!」

拍求聲
「啪!」

和泉 三月
「好耶!我們的球!」

四葉 環
「很詐耶……!」

六彌 NAGI
「Oh my god.」

二階堂 大和
「奇數隊太卑鄙了!!」

和泉 一織
「是你們偶數隊自己太輕敵了,我們要用作戰來彌補兩隊身高的差距。」

和泉 一織
「我們要發球了,裁判請吹哨。」

七瀨 陸
「好!……話說你不要對裁判指指點點的啦!我會自己抓時機吹!」

和泉 一織
「隨你什麼時候吹。」

七瀨 陸
「一、二、三……。」

哨聲
「嗶――!」

和泉 一織
「……吹哨子前還特地數一二三,你也太可……可笑了吧?」

七瀨 陸
「這樣你們才比較有心理準備啊!不然我在吹一次嘛!」

哨聲
「嗶――!」

七瀨 陸
「剛剛的才算數!」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一織
「阿一你好會控球啊!」

四葉 環
「我來接!」

四葉 環
「……接到了!小NAGI你殺球!」

六彌 NAGI
「OK!」

六彌 NAGI
「Super Magic Flash!」

和泉 三月
「不要喊可可娜的招式啦……!」

和泉 一織
「……我接到了!」

和泉 三月
「我來托球!一織快衝!」

和泉 一織
「好!」

和泉 一織
「……!?」

四葉 環
「國王布丁閃光彈……!」

二階堂 大和
「好強!這防守也跳太高了吧……!」

七瀨 陸
「環拿下第一分!嗯,你跳很高所以給你加10分!」

四葉 環
「好耶!!」

六彌 NAGI
「Nice flash!」

逢坂 壯五
「Nice flash是什麼……?」

和泉 一織
「分數也是裁判看心情給的嗎!?」

七瀨 陸
「如果必殺技的名字夠帥的話就得20分!」

二階堂 大和
「哇,出現自訂規則了。」

七瀨 陸
「呃,偶數隊得10分,所以是5比負5!奇數隊加油!」

逢坂 壯五
「必殺技的名字……這下頭大了……。」

四葉 環
「我要發球了,裁判快吹哨子!」

七瀨 陸
「等一下!等我把哨子含住!」

七瀨 陸
「一、二、三……!」

哨聲
「嗶――!」

四葉 環
「啊……!打歪了!」

和泉 一織
「差一點就沒過網了啊。我來接!……哥哥!」

和泉 三月
「……好!壯五你上!」

逢坂 壯五
「咦!?呃……!」

逢坂 壯五
「炒……炒麵炸彈!」

二階堂 大和
「……噗哈哈哈!什麼跟什麼啊!太好笑了吧!」

逢坂 壯五
「我看到賣店的招牌就……。」

七瀨 陸
「嗯,不怎麼樣。」

逢坂 壯五
「不怎麼樣……我白白丟人現眼了……!」

六彌 NAGI
「大和,我把球托給你!」

二階堂 大和
「好!哥哥我要走起鬨路線!」

二階堂 大和
「真.炒麵炸彈!」

逢坂 壯五
「請你不要這樣……!」

和泉 一織
「我們也不會輸!哥哥……!」

和泉 三月
「好!」

和泉 三月
「炒麵炸彈第二彈!」

逢坂 壯五
「快住手……!」

四葉 環
「炒麵炸彈.改!!」

逢坂 壯五
「太過分了!你不是我搭檔嗎……!!」

七瀨 陸
「越聽越帥耶,炒麵炸彈過關。」

和泉 一織
「這裁判也太隨波逐流了吧!?」

七瀨 陸
「炒麵炸彈加30分!」

六彌 NAGI
「OH!不愧是壯五使出渾身解數想出來的必殺技!多麼耀眼又高尚的品味啊!」

逢坂 壯五
「根本故意嘲笑我……!」

和泉 一織
「逢坂,麻煩你殺球!我托給你了……!」

逢坂 壯五
「……炒……。」

逢坂 壯五
「終極炒麵炸彈……!」

哨聲
「嗶――!」

和泉 三月
「哦!進了!」

七瀨 陸
「奇數隊得30分!」

二階堂 大和
「哎呀,那球根本擋不下啊。」

四葉 環
「我都動不了了啊。」

六彌 NAGI
「他都說出終極兩個字了,我們還能怎麼樣呢。」

逢坂 壯五
「嗚嗚……明明得分了卻好想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


小鳥遊 紡
「接下來是打西瓜,麻煩你們了!」

六彌 NAGI
「那麼就等著看陸發揮本領了,我來幫你把眼睛曚起來。」

七瀨 陸
「我會努力一次打中的!……你、你們做什麼?」

和泉 三月
「幫你轉一轉讓你抓不到方向啊。」

四葉 環
「然後反方向再轉一次。」

七瀨 陸
「……我已經頭昏了!」

二階堂 大和
「就是要那麼昏啦,好,那我們就來比陸最相信誰說的話。」

二階堂 大和
「小陸,聽哥哥的,就這樣直直走。」

逢坂 壯五
「是這樣玩的嗎……陸,往兩點鐘方向,對,再靠這邊一點。」

二階堂 大和
「不對,是這邊啦,小陸,往我這邊走。」

逢坂 壯五
「繼續直走就好。」

七瀨 陸
「……???」

和泉 一織
「你們別混淆他啊。」

六彌 NAGI
「你們都欺負他,陸,面向我這邊。」

七瀨 陸
「啊,是NAGI的聲音,你在這邊嗎?」

六彌 NAGI
「對,就是這樣,停下腳步。」

七瀨 陸
「這邊?」

六彌 NAGI
「跪下來。」

七瀨 陸
「這樣?」

六彌 NAGI
「說『我是您的奴隸』,對我宣示你的忠誠。」

七瀨 陸
「我發誓我效忠NAGI。」

和泉 三月
「你們在幹嘛啦。」

七瀨 陸
「吼,NAGI你也騙我!呃,西瓜是在這邊嗎?」

七瀨 陸
「啊……我好像踢到什麼東西了!是這個嗎……?」

七瀨 陸
「啊啊啊!西瓜抓我腳!」

四葉 環
「哈哈哈哈!是我啦!」

七瀨 陸
「啊啊啊!」

四葉 環
「……很危險耶!不要往我揮棒子啦!」

逢坂 壯五
「啊,環你的臉旁邊有螃蟹……。」

四葉 環
「啊啊啊!螃蟹要夾我……!」

七瀨 陸
「啊啊啊!我的腳又被抓住了……!」


六彌 NAGI
「OH……我再也不想見到沙灘了……。」

和泉 三月
「所以我之前不就警告過你別玩太瘋嗎。」

六彌 NAGI
「陽光太駭人了……我的皮膚好痛……。」

四葉 環
「小NAGI你不行了喔?要我揹你嗎?」

逢坂 壯五
「來,水給你,喝一喝之後就換個地方冰敷一下手腳吧。」

六彌 NAGI
「……大和,你再站右邊一點,幫我遮陽……。」

二階堂 大和
「好好好,冰塊拿去,敷一敷脖子吧。」

和泉 一織
「七瀨你還好吧?」

七瀨 陸
「還好,超好玩的!這個夏天留下了好多回憶啊。」

七瀨 陸
「不曉得TRIGGER是不是還待在沖繩,還是已經回去了……。」

七瀨 陸
「天哥哥……。」


九条 天
「哈哈哈!」

九条 天
「好啊,我陪你一起玩。」

八乙女 樂
「……他在笑,天那傢伙對小朋友很好啊。」

十 龍之介
「他一直都陪著我最小的弟弟玩,幫了我大忙啊。」

十 龍之介
「天他真的心地很善良啊。」

八乙女 樂
「……。」

八乙女 樂
「那邊那個是小五、二弟是國一、最大的高一,對嗎?」

十 龍之介
「嗯,人很多吧?」

八乙女 樂
「是啊,我自己沒有兄弟,所以和你弟玩得很開心。」

十 龍之介
「……樂,你是不是和我大弟說了些什麼?」

八乙女 樂
「為什麼這麼問?」

十 龍之介
「因為他昨天看起來還悶悶不樂的,但今天就有種,好像豁然開朗的感覺。」

八乙女 樂
「嗯。」

八乙女 樂
「我跟他說你哥很帥,叫他抬頭挺胸以你哥為榮。」

十 龍之介
「樂……。」

八乙女 樂
「我還和他說了,你沒有在玩女人。」

十 龍之介
「原來他很介意這個嗎!」

八乙女 樂
「哈哈哈!」

八乙女 樂
「天空好亮啊,多適合我們的新歌。」

十 龍之介
「新歌?」

八乙女 樂
「嗯。」

八乙女 樂
「聽說是一首夏天的歌。」

评论

热度(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