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瑄翻譯

fc2→lofter 搬運
http://sen229.blog.fc2.com/

[中文翻譯][i7小說][Re:member]萬理一空 第2回

小說 IDOLiSH7 Re:member
第一話 萬理一空 第2回

翻譯:包瑄

  以偶像身分開始進行表演活動之後,Re:vale佳評如潮。
  萬理高三那次新年,兩人一起去神社參拜。雖然元旦已經是三天前的事了,但這座神社貴為觀光名勝,依然有許多人前去參拜。
  走在前往神殿香油箱的路上,萬理對千說:
  「畢業之後我就要去東京。」
  「咦……?」
  千一臉詫異。
  「在東京有個根據地,也方便我們行動,錯過末班車可以住那就好。」
  「可是……。」
  「等明年你也一起過來,我會做好事前準備,讓我們可以立刻正式進行表演活動。」
  千悶悶不樂地垂下了視線,萬理等著對方回應,然而等到都快打呵欠了,千才嘟嚷了一句:
  「跑到那麼遠,我們就不能跟現在一樣,想見面就見面了。」
  千沒有其他朋友,他大概是寂寞了吧,萬理心想。他拍了拍千的肩膀一笑置之:
  「不過就一年時間嘛,我一定會努力讓我們出道的啦。」
  這是萬理對自己立下的誓言。
  他要讓千能夠靠音樂吃飯,他認為這個未來,只有自己才能幫千實現。
  沒人實際教過萬理什麼,但他做起企劃策劃、行程安排、宣傳廣告等等卻是得心應手。他按部就班又充滿行動力、行事節儉卻敢於投資。他善於社交、為人親切,但他也有他的謹慎和嚴厲,當他判斷一個人沒有作為,他就會斷絕往來。
  最近的他,沉迷於籌畫Re:vale的後台事務,沉迷到千都不禁出聲埋怨,希望他能在作曲這一塊幫忙出點力。萬理心想,將來採取這種模式或許也不錯。唱歌部分,千一個人來就好,自己從旁給予支援就夠了。
  這樣才能盡早讓千獲得自由,萬理深知千的個性就是那樣笨拙,所以他想讓千盡情玩他的音樂。沒人會喜歡特立獨行又冷眉冷眼的人,然而特立獨行又冷眉冷眼的音樂家,可就深受世人喜愛了。
  「立願是什麼意思啊?」
  萬理正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千突然問了這樣一個問題,他十之八九是聽見了旁人對話的內容。
  「立願就是為了實現心願,給自己做一些限制。例如禁酒、讓某樣東西不離身或是把頭髮留長。」
  「把頭髮留長不算什麼限制吧?」
  「不能剪頭髮不是很難受嗎?反正現在剛好新年,要不要來立個願?」
  「我的願望我自己實現,用不著立什麼願。」
  這個回應太有千的風格,萬理不禁笑了。低著頭,千往指尖呵氣,想暖和暖和。
  「如果要立願,我大概會選光靠我自己沒辦法實現的願望吧。」
  「也是,畢竟都要求神明幫忙了,要立也會立那種願吧。」
  從口袋裡掏出零錢,萬理把它扔進香油箱裡,伴隨著叮鈴鈴的聲響,銅板被吞了進去。
  雙手合十,萬理許下新年心願:希望Re:vale能出人頭地、希望千別惹事生非搞得自己受傷、希望能交到女朋友、然後希望這次別再被戴綠帽。
  (希望我跟千能夠永遠在Re:vale唱出自己的歌,把美好的音樂一直唱下去。)
  「千你許了什麼願?」
  「希望萬不要一直罵我。」
  「你不要老做一些欠罵的事情不就得了。啊,那邊在賣麻糬耶,去買來吃吧,你要什麼口味?」
  「我要毛豆泥。」
  「我要黃豆的!」
  一切看來都是這麼順利,為了讓一切順利,萬理和千兩個人努力再多也在所不惜。
  為了讓兩人的夢想不只是幻想,他們拚了命伸長了手,一路奔波。
  能有這樣的熱忱,是因為他們有彼此在。萬理對千的喜愛,與初遇當時如出一轍。他喜歡那個纖細卻激昂、生命不能缺了音樂的天才。
  然而,究竟是哪一步走錯了呢?
  目光長遠的萬理,終究還是漏看了一件事。
  在萬理的保護之下,千已經不是那個沒有音樂活不下去的千了,曾幾何時,他已經成了沒有萬理活不下去的千。


  舞台上,一片血泊。
  額頭上滾滾流出的血液,不溫不熱、大量傾瀉著。腦門一陣劇痛,眼前頓時一片黑。難以承受的疼痛讓他喪失了視力。
  然而他的意識卻很清醒。這種時候不是應該整個人昏過去,讓人感覺不到痛嗎?萬理差點就要忿忿罵出口,他使力把快要脫口而出的哀號吞了回去,咬緊牙關顫抖背脊,蜷著身子反覆說道:
  「我沒事……真的沒事。」
  他會這樣說,是因為聽到千叫著自己的名字,千的呼喚,聽起來是前所未有的悲慟。
  「萬……!萬……!」
  幾分鐘過後,萬理暈厥了。
  等他醒過來時,耳邊響起的依然是千的嘶吼。所以他一開始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已經昏迷了一個星期。
  「為什麼我不能進去!?我跟萬在一起的時間比你們長得多了!」
  「滾出去!就是因為跟你這種傢伙廝混,萬理才會連大學都不唸了,還把自己搞成這樣!」
  另一個怒吼的聲音,是來自於萬理的父親。
  萬理腦中一片空白,他緩緩張開眼睛,看著陌生的天花板和一片白的房間,接著淚溼眼眶的義母睜大雙眼的模樣映入眼簾,她屏住了呼吸,大叫道:
  「萬理……!老公!」
  「萬!」
  下一個瞬間,他看見的是千的臉。
  剎那之間他甚至沒認出那是千,因為那張臉簡直難看得慘不忍睹。
  臉色憔悴不堪、深深的黑眼圈、眼睛整個腫了起來、鼻子也全紅了。見了千這副模樣,讓萬理的心揪痛不已。由於千飛撲過來,病床劇烈搖晃嘎嘎作響,使得萬理頭部傳來一陣疼痛。心想這傢伙還是一樣這麼不細心,萬理微微笑了一下。
  隨後他的意識又中斷了。
  下一次醒來,在他身旁的是家人,再來就是千。他覺得好像有什麼人在千的附近,卻有點看不清。接著又過了幾天,他的朋友們也來探病了。
  他的朋友們每次都代替哭得沒完的千,向他報告詳細的近況。
  「殭屍片不是會有那種,頭上插著斧頭跑來跑去的殭屍嗎?當時就是那樣插到你的頭裡去啊,好在你活下來了……。」
  「幸好也沒失明……,粉絲都很擔心你,快快康復吧。」
  「你昏迷的那段期間,千跟你爸媽吵了好幾次,你之後最好叫他去道個歉。」
  「聽說臉上會留疤,真的假的……?這樣還能當偶像嗎……?」
  「我是岡崎事務所的岡崎凜人……。不好意思,社長說要撤回讓兩位出道的協議……。……是我太無能了,真的很抱歉……。」
  「你說千啊?他那個時候超慘的,他好像都不吃東西也不睡覺。不過現在應該沒問題了吧?因為那個人一直有在照顧他啊。」
  「你問我那個人是誰?啊就是那個音樂製作人……對對對,就是九条!」
  聽到那個名字的瞬間,萬理全身動彈不得。


  萬理也對九条有些認識,那男人說他要把千打造成傳奇偶像ZERO的接班人,簡直噁心透頂。
  九条身為知名製作人,要是能在他底下出道,一定會是能讓Re:vale聲名遠播的大好機會。然而,萬理跟千都沒辦法對他產生好感,因為他想把他們兩個當成ZERO的替代品,藉以掌控他們。
  不祥的預感讓萬理渾身毛骨悚然,等下次千過來的後再詳細問他吧。結果萬理才正這樣想,千就帶著九条一起進到了病房裡。
  「萬,傷還好吧?」
  「……為什麼你會跟九条待在一起?」
  萬理錯愕地問,而千則是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僵硬地看向九条。
  千曾經是那麼厭惡九条,然而不知為何,現在他看著九条的眼神,甚至帶著信任。
  「回老家那邊就不方便來醫院了,所以我借住在他家。」
  「為什麼……?」
  「你昏迷的時候,我有叫他們等你醒來的時候聯絡我,醫院那邊跟你家人我都有拜託,但是他們都說不行,所以我就一直待在醫院裡,可是晚上他們又把我趕出去……。」
  千說明得零零落落,九条搭上千的肩膀,微笑說:
  「再繼續過這樣的生活,千會不支倒地的,所以我就把千接了過來,跟他們說要聯絡就找我。」
  「醫院跟你家人都跟我說不行,可是對他就都說可以。」
  「我這張名片還真是威力驚人啊。」
  看著九条與千和樂融融地對話,萬理全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為什麼你要接納這種傢伙?萬理差點就要這樣大叫出來,卻還是忍住了。
  千沒有萬理以外的朋友,他的家人也都不管他,雙方都不清楚彼此的現況。
  而萬理是他的搭檔,搭檔受重傷使得他憔悴不已,九条就是藉著這個機會趁虛而入。此時的九条,臉上依舊洋溢著好似充滿父愛的微笑,直盯著千的臉:
  「千,你不跟他說那件事嗎?」
  「要說的話……我要跟萬兩個人談,你先走開。」
  「好吧。」
  九条笑盈盈地頷首行了禮,離開了病房。一陣怒意爬上了萬理的腦門,讓他太陽穴隱隱作痛,他忍住想要破口大罵的衝動,努力深呼吸,小心翼翼地望著千:
  「……千,那件事是哪件事?」
  千欲言又止,萬理不禁心焦,出聲催促:
  「你快講啊,千!」
  「……我們在九条那邊出道吧,他說他會幫忙出疤痕手術的費用。」
  「你在說什麼東西啊!?」
  「他們不是說臉上不能有傷嗎,就是那個把我們拋棄的岡崎事務所的傢伙說的,九条說……九条叔叔說他會幫我們全部打理好。我之前還很討厭九条叔叔的,但其實他也沒那麼討人厭,他很擔心你,說想聽你唱歌。」
  「你聽他在那邊胡扯,他根本就是在騙你想拉攏你!」
  「他沒有騙人!大家都喜歡你的歌、大家都喜歡你的。」
  千悲傷地皺起了臉,他輕輕地把手伸向萬理的臉,就在他快要碰到萬理纏滿繃帶的頭部時,指尖無力地縮了回去。
  「……我不會讓你臉上留疤的。」
  千顫抖著,他的聲音,已經傷痕累累。
  萬理茫然地望著千,他平時都會安慰千,說沒問題、說一定有辦法,然而現在的千,卻已經陷入深沉的黑暗,光靠安慰是沒辦法拉他一把的。千掩住炫然欲泣的臉,露出苦笑。看著千硬擠出來的笑臉,萬理差點就要放聲哀號。
  他原本,是希望自己能讓千不用逼自己笑,也能順利活下去的。
  然而為什麼,千卻在他面前強顏歡笑?
  「沒問題的,之前我給你添了那麼多麻煩,以後就換我來照顧你。」
  「千……。」
  「交給我吧。」
  他握緊了萬理的手,露出了微笑想讓萬理安心。萬理不顧傷口疼痛,用力地搖著頭:
  「你再重新想想啊!你不是說你討厭九条嗎!?」
  「那又怎樣!你可是為了保護我受傷了啊!」
  千的大吼,讓萬理一時之間嚇呆了。千嘴唇緊閉、雙肩顫抖,強忍著淚水。
  「……幸好你沒事……這樣就好,要是你有什麼萬一,我們也唱不下去了,在哪出道都沒差了。」
  「……千,你等等……。」
  「後續的事你就別操心了,我會負責的,花一輩子來負責。」
  看著千因為罪惡感和使命感繃緊了神經,萬理眼前一片黑。
  「……你怎麼可能讓別人對你的歌指手畫腳?」
  萬理失神地低喃,而千只是懷著平靜的覺悟,搖了搖頭。
  「為了你,就可以。」
  那一剎那,比額頭受重傷時還要尖銳的痛楚,貫穿了萬理的心臟。
  一直以來、那麼久以來,他心心念念的,就是希望千能自由自在地唱歌。
  哪怕笨拙不堪,他就是喜歡千那率真熱情地,深愛音樂的情操。
  他作夢也沒想到,想要守護他這種精神的自己,竟然反倒成了泯滅他靈魂的存在。
  「我們一起永遠唱下去吧,萬……。」
  不知將要出賣自己到什麼地步,千微笑了,笑得令人痛心。


  千離開過後的病房裡,對著一片黑暗,萬理茫然地喃喃:
  「……為什麼……?」
  為什麼事情會演變成這樣?
  歌曲受到他人掌控,千是不可能活得下去的,他可是一個光是歌沒寫完,就會憔悴成那樣的人。
  音樂,就是千的靈魂。
  混帳東西。萬理輕聲怒罵,震動了肺部深處。他緊抓著床單,另一隻手的手背使力押著嘴唇,硬是把哽咽給憋下,他搖著頭:
  不對,錯的不是千。
  錯的是他自己。
  他嘴上一邊罵著千,卻在心裡想著,千做自己就好、有他懂千就好、無論遭遇什麼,有他陪在千身邊,就好。
  他假裝自己成了連接千和這世界的橋樑,看著千對自己露出的眼神充滿依賴,他是欣慰的、是高興的,打從一開始,他就放縱千對自己百般依賴。
  明明他早就發現事情不對了,曾經那樣孤傲的千,後來每當決定任何事情時,都會想到自己。
  『萬,你想這樣嗎?』
  『萬好我就好。』
  『萬,你覺得該怎麼辦?』
  無論何時,千都是將全部託付給自己來唱歌的。
  而他就是喜歡那樣的千。
  深吸一口氣,吐在夜晚的黑暗中,萬理像是瞪著亡靈似地,狠狠瞪著病房的牆壁。
  千對萬理有著無條件的信任,他堅信萬理給的未來一定是正確的、覺得待在萬理身邊就一定會幸福。而他,是時候來回報這份信賴了。
  萬理一時的疏忽,讓千落單了,千現在唯一的朋友被人挾持當作人質,導致他打算出賣他的音樂當作贖金。那麼,只要人質消失就沒問題了。
  要讓他成了千的枷鎖,他可敬謝不敏,他才不是為了綁住千才跟他一起唱歌的。
  他是為了能讓千唱出自己的歌,才待在他身邊的。
  就算無法繼續待在他身邊,他的心願也不會改變。
  哪怕天塌下來、哪怕海洋分岔,哪怕世界失去聲音。
  永遠不變。


  於是,大神萬理從千的面前消失了。
  在他們東京的租屋處,萬理留下了一封給千的信,以及Re:vale先前進行表演活動籌措的資金。三個月後租約就會到期,他也打點好屆時請業者來處理包裹。
  只要自己消失,九条對他的洗腦也就能不攻自破了吧。千失去了自己,可能會露出比自己受傷時更難看的表情,哭得更慘不忍睹吧。
  雖然他已經無法在千身邊給予安慰,但他無時無刻都祈求著千的幸福,他相信千的堅強。
  在前所未有的悲傷深淵中,千一定會選擇走向未來,一定會繼續唱歌的。他那非唱歌不可的靈魂,一定能在絕望與孤獨中找回來的。
  走在人群中,萬理稍稍回過頭,撕裂心扉的痛楚令他動彈不得,劇烈的哽咽使他喘不過氣。
  他所描繪的美好未來,最終成了幻影。他在心中對千說著:千,我好跟你一起實現夢想、我好想在離你最近的地方,聽你唱歌。
  但是,這是他自己選的路,現在,他會向前邁進。
  他遺落在某處的感情,依然陣陣發疼。他一定會無數次回想起吧,想起彼此暢談到天亮的黎明、想起灰濛卻耀眼的天空下看見他心滿意足的笑臉、想起在末班車上他靠著自己肩頭打盹的氣息。
  想起藍天下,兩人一同踩踏的舞步。
  想起他們的追夢歲月。
  任性、乖僻又怕寂寞,愛挑食、愛賴床、愛亂交女朋友。比誰都要熱愛音樂、比誰都要仰賴自己。這位摯友,想必會在他的腦海清晰浮現無數次吧。
  接下來該怎麼辦才好呢?萬理一個人哭著笑了。總之就先盡情放聲唱一些悲傷的歌吧,接著,再來唱唱Re:vale的歌吧。
  然後等悲傷癒合後,就準備迎接幸福吧。
  將來某天,當千大獲成功找到自己時,要是自己不幸福,溫柔如千,他一定會自責的。
  為了在將來兩人再度相遇時,彼此能夠一起歡笑,現在就開始著手準備吧。要是他想斬斷過去的不痛快,就讓他斬斷吧。
  這不是犧牲奉獻、也不是自欺欺人、更不是故作堅強。
  就彷彿在那璀璨舞台上放眼望去,那一片觀眾的笑容,令他自然而然笑顏逐開一樣。
  就只是,純粹地熱愛。


(第一話 萬理一空 完)


评论(2)

热度(1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