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瑄翻譯

fc2→lofter 搬運
http://sen229.blog.fc2.com/

[中文翻譯][i7主線劇情][第二部]第10章 想要守護的地方

第10章 想要守護的地方

第1話 期限到了
第2話 你不懂!
第3話 我能提一個提案嗎?
第4話 歡迎回來
第5話 遭受考驗的覺悟


第1話 期限到了
翻譯:包瑄



「因為,不笑不行啊,不笑的話,我就快要被不安給壓垮了……。」


「因為我的幸福,是借來的啊。」

七瀨 陸
「……借來的?」


「我……我不是真正的Re:vale。」

七瀨 陸
「……你說你不是真正的Re:vale,是什麼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雖然我們表現得像是有著十年交情的兒時玩伴……表現得像是夫妻一樣,但其實不是那樣的。」


「我曾經是千的……是千哥的粉絲。」

七瀨 陸
「……粉絲……?」



「對不起,拖延了錄影還給您添了麻煩……。」

節目製作人
「沒關係,我們總是受到Re:vale的幫助啊。……先別管這些了,百他沒事吧?」


「我不知道……。」

節目製作人
「你們還要當落成慶典的壓軸吧?演唱會就沒辦法像電視節目那樣蒙混過關了啊。」

八乙女 樂
「你沒有一些頭緒,覺得可能會是什麼原因嗎?」


「樂……。」

十 龍之介
「天現在去追百前輩了,我還是第一次看到百前輩對千前輩大吼。」

八乙女 樂
「我問你,那時候百前輩說的那句話是什麼意思?」

八乙女 樂
「他說『期限到了』。」


「……那是……。」



「千在地下團體時期,曾經和另一個人組過Re:vale。」

七瀨 陸
「……另一個人?」


「嗯……他們兩個人一起作曲、兩個人一起唱歌、兩個人一起做了一切。」


「他們當時真的超帥的!雖然男偶像的粉絲女生比較多,但就像我一樣,也有很多男生喜歡他們。」


「我當時很憧憬他們兩個……老是追著他們跑……我那時候最喜歡他們兩個,最喜歡Re:vale了。」


「啊啊,他們什麼時候要出道呢,好想讓全日本都能認識Re:vale啊。」


「當時我一直都是這樣想的。」

和泉 一織
「……那為什麼Re:vale會成了現在這樣的形式呢?是因為那個人跟千前輩起爭執了嗎?」


「不是的,他們感情很好,兩人都很尊敬彼此、也認可彼此的實力。」


「剛好就在那個時候,有一個知名製作人找上了Re:vale。」

九条 天
「……知名製作人……。」


「嗯……雖然我忘了他的名字,但他曾經當過ZERO的經紀人。」

七瀨 陸
「ZERO的!?那不是很厲害嗎!」


「是啊,但是,因為對方的方針跟他們兩個不合,所以他們就拒絕了。」


「他們原本是預定,找一間更能夠保持自我風格的事務所,然後在那邊出道。」


「但是……就在出道之前,千的搭檔在舞台上出了意外。」

七瀨 陸
「意外……。」


「我也有看到那場表演,有座看起來很牢固的燈具,突然就從千哥的正上方砸下去了。」


「在那瞬間千的搭檔就保護了他……等回過神來,他的搭檔已經捂著臉,在舞台上蹲下了身子。」


「演唱會中止了……雖然千的搭檔得救了,但聽說他的臉上卻留下了很嚴重的傷。」

和泉 一織
「……燈具有可能會掉下來嗎?那場意外會不會是人為的?」


「也有人這麼說……說有人眼紅Re:vale的人氣、或是有工作人員被罵之後惱羞成怒之類的。」


「因為發生了那場意外,原本定下來的那間事務所也取消了他們的出道。」


「但是……。」


「之前那個知名製作人跟他們兩個人說。」


知名製作人
「這次的意外還真是場大災難啊,這樣好了,我給兩位一個提案……。」

知名製作人
「要是你們跟我來,我就幫忙負擔手術費用,讓他的臉上的傷能夠修復得完好無缺。」

知名製作人
「沒問題的,不用擔心,你們很有才華。」

知名製作人
「……一定能夠成為超越ZERO的傳說……。」



「……千哥覺得自己要為搭檔受傷負責,就二話不說答應了那個提案。」

七瀨 陸
「……但是,對方的方針不是跟他們不合嗎?」


「是啊……千哥的搭檔很擔心這一點。」


「『我希望你去找一個地方,能讓千做你自己、也能讓Re:vale唱出自我。』那個搭檔留下了一張這樣的紙條,人就不見了。」

七瀨 陸
「……怎麼會……。」


「那段期間千哥真的很失落……我都不忍心看了……。」


「就算他拚了命去找他的搭檔,卻還是完全找不到……千哥就開始考慮要從歌壇引退了。」


「我聽說千哥打算不玩音樂了,就覺得坐立難安……。」


「我就去拜託千哥,求他『請讓我當你暫時的搭檔。』」


「在你找到搭檔之前的這段期間就好,就算只有你跟你搭檔組團的五年時間也行,請你跟我組團吧。」


「拜託了,我不希望千哥放棄唱歌。」

七瀨 陸
「……百前輩……。」


「哈哈……當時我整個滿臉都是鼻涕眼淚、哭得一蹋糊塗低頭拜託他,連我都怕了我自己。」


「不過,千不是很紳士嗎?雖然他一開始很為難,跟我說『除了那傢伙之外,我不可能跟別人組團』……。」


「但當我連續找他求了1個月之後,有天早上千哥跟我說了『好啊』。……從那天起,我就覺得像是在作夢一樣。」


「我跟一直以來那麼憧憬的千一起唱歌、像朋友一樣跟他分擔煩惱、一起拿了那麼多獎項……。」


「……但是,這份幸福不屬於我,現在的Re:vale不是真正的Re:vale。」

九条 天
「……沒那回事的,現在的Re:vale的粉絲,是你和千前輩的粉絲。」

九条 天
「現在的Re:vale,是你抓住的夢想,是你和千前輩一起抓住的夢想不是嗎。」


「哈哈……我以前也是這樣想的,覺得Re:vale就是千跟我。」


「但是,千他還在找他的搭檔,我聽到他在打電話,說他希望能在5周年紀念日之前找到他。」


「我當時拜託千跟我一起組團5年。……這樣,你們懂了吧?」


「在5周年紀念日那天,我的期限就到了。……至少千是那樣想的。」


第2話 你不懂!
翻譯:包瑄


九条 天
「現在的Re:vale,是你抓住的夢想,是你和千前輩一起抓住的夢想不是嗎。」


「哈哈……我以前也是這樣想的,覺得Re:vale就是千跟我。」


「但是,千他還在找他的搭檔,我聽到他在打電話,說他希望能在5周年紀念日之前找到他。」


「我當時拜託千跟我一起組團5年。……這樣,你們懂了吧?」


「在5周年紀念日那天,我的期限就到了。……至少千是那樣想的。」

開門聲
「喀嚓」


「我沒那樣想。」

七瀨 陸
「……!千前輩……。」


「……千……。」


「你在煩惱那種事情嗎?就是因為那件事害得你唱不了歌嗎?」


「……因為……。」

八乙女 樂
「百前輩,不是的。千前輩是因為這是一場要邁入下一階段的演唱會,所以想讓那位搭檔來看而已。」

八乙女 樂
「他是真心認為百前輩是他真正的拍檔的。對吧,千前輩。」


「嗯,對啊。」

八乙女 樂
「就一句『對啊』……你就直截了當地跟他講不就好了嗎。」

八乙女 樂
「跟他說『沒有任何人可以代替你』、或是『只有你是我永遠的拍檔』之類的。」


「樂,我跟你這個想發生關係排行榜的第一名不一樣,我可是很怕羞的啊。」

八乙女 樂
「我也很害羞啊!」

九条 天·十龍之介
「最好是。」


「不用勉強啦,千很體貼,他只是沒辦法丟下我不管而已。」


「我就說沒那回事了。」


「其實你比較想跟以前的搭檔組團吧?」


「……。沒那回……。」


「你看!你停頓了!」


「不是啦不是啦,我只是想打噴嚏而已。」


「你每次都這樣呼攏我!我可是知道的喔!你每天晚上都在看以前的相簿!」


「我的好朋友下落不明,讓我多少沉浸在一些感傷裡也不為過吧。」


「你每次一喝酒,就一直聊你跟你以前搭檔的回憶!」


「抱歉、抱歉。」


「你偶爾還會小聲嘀咕『他都做得到,你怎麼不行』不是嗎!!」


「我沒說啦。」


「你說了!」


「那我跟你道歉。」


「夠了,你不用跟我道歉啦!千你對你以前的搭檔餘情未了對吧!沒錯吧!」


「嗯,說沒有是騙人的……。」


「那不就是有嗎!還不是跟外遇一樣!我要回娘家去了!!」


「好了啦,媽媽,別在孩子面前這樣……。」

和泉 一織
「誰是你們小孩啊。」

十 龍之介
「他們這是在吵什麼啊?」

七瀨 陸
「但是,我懂百前輩的心情。被人拿來跟曾經尊敬的人做比較,會打擊很大的。」

八乙女 樂
「會嗎?我倒是覺得百前輩有點太不乾不脆了。」

九条 天
「就算被拿來比較,只要覺得自己不會輸給對方不就好了嗎?」


「這些人生勝利組的後輩們是怎樣……陸我好怕啊……我最喜歡陸你這種孩子了……。」

七瀨 陸
「就是啊,天哥哥你不會懂的!天哥哥你什麼都會,所以我從來沒有當過第一……。」

九条 天
「啥?」

七瀨 陸
「……!」

九条 天
「我花上了我所有的時間,那樣費心照顧你,結果你現在來跟我說這些?」

九条 天
「嘴上說著『我最喜歡天哥哥了』但其實在心裡覺得我很煩就對了?你雙重人格會不會太嚴重了點?」

八乙女 樂
「我覺得他不會想被你這樣說。」

七瀨 陸
「感謝是感謝,但我也有一些不服氣啊!……一織你也幫忙說句話啦!」

和泉 一織
「我的想法比較偏向八乙女前輩跟九条前輩那邊,那我來反駁你就行了嗎?」

七瀨 陸
「啊啊,對喔……!可惡!要是三月在這裡,他就能懂我了……!」

和泉 一織
「那我可要說了,我那麼為你著想、那麼照顧你,結果還反被埋怨,你懂我是什麼心情嗎?」

九条 天
「真的。」


「真的太中肯。」

七瀨 陸
「我才不是在埋怨!」


「我只是在難過你怎麼不懂我的心!」


「那你要我怎麼辦才好,是要我翻幾次他的相簿,就跟著翻幾次你的相簿嗎?」


「就算你那樣機械化地愛我,我也不會開心啊!千你完全都不懂!」

九条 天
「不懂的是你們吧。」

九条 天
「我一心想要盡可能讓體弱多病的弟弟開心,那麼犧牲奉獻去照顧他……」

九条 天
「結果他突然出現在我眼前,跟我嗆聲說『我要超越你!』,有人有考慮過我的心情嗎?」

七瀨 陸
「我……」

九条 天
「呵呵,我簡直都嚇傻了。」

八乙女 樂
「聽你這樣一說,你還真可憐啊。」

九条 天
「對吧,你要對我好一點哦。」

八乙女 樂
「乖,給你摸摸頭。」

七瀨 陸
「還……還不是因為天哥哥什麼也不講就離開家裡!!所以我才搞不懂……。」

九条 天
「看吧,都我的錯。為什麼弟弟總是這樣呢。」

七瀨 陸
「我又沒說你錯!」

九条 天
「你就是在怪我不是嗎。」

七瀨 陸
「……天哥哥太狡猾了!你明明就知道我嘴上鬥不贏你,還老是跟我吵架!」

九条 天
「總不能每次一起爭執就舉辦Black or White吧。」

十 龍之介
「喂,兄弟倆別吵了!千前輩跟百前輩也是,你們就和好吧。」

十 龍之介
「千前輩,你不打算把Re:vale的搭檔換成百前輩以外的人吧?」


「不打算。」

十 龍之介
「那就安心了。這樣就沒什麼好擔心了,對吧,百前輩。」


「……是沒錯啦……。」


「……是我讓你不安,害你唱不了歌的嗎?」


「……我不知道……。」


「唱吧,百。我有真心在反省,我想聽你唱歌。」


「千……。」


「樂,你之前那句台詞是說什麼來著。」

八乙女 樂
「直到世界末日,我的拍檔在全宇宙永遠都只有你一個。」


「……羞恥的程度是不是提高了?」

八乙女 樂
「這很普通吧?」

九条 天·十龍之介
「才不普通。」


「……直到世界末日,我的拍檔在全宇宙永遠都只有你一個。」


「……真的嗎?」


「真的。我們回攝影棚去吧,感覺能唱了嗎?」


「……嗯……!」

十 龍之介
「太好了、太好了!這樣就皆大歡喜了,大家快回去吧!」


七瀨 陸
(然而――)

七瀨 陸
(那一天,百前輩還是唱不出來。)


「……到底是哪裡不對……。」

七瀨 陸
「你還是沒辦法相信千前輩嗎……?」


「我覺得我有相信他啊……但可能我心底深處還在懷疑他吧……。哈哈哈,因為千他很酷嘛。」


「他慌亂的樣子,我也只有在他之前搭檔不見的時候看過。」


「我覺得就算再過十年,我也沒辦法看到千為了我慌張成那樣……。」



「……到底是哪裡不對……。」

十 龍之介
「……他可能感受到你還放不下你以前的搭檔吧。」


「我不是放不下……而是覺得我都沒能向他報恩,還自己一個人獲得成功,覺得愧疚吧。」


「我覺得我只要再見他一面,就能完全放下了……。」

八乙女 樂
「關於百前輩聲音的問題,有沒有可能是有人對他下藥?」


「下藥……?」

九条 天
「你是推理小說看多了吧。」

八乙女 樂
「你不知道那場騷動嗎?自從Re:vale決定要翻唱ZERO的歌之後……。」

八乙女 樂
「Get Back My Song。那個寫著『把我的歌還來』的塗鴉嗎……。」

八乙女 樂
「這件事在各個地方都成了新聞,好像也有人目擊現場。」


「……現場是什麼樣子?」

八乙女 樂
「有個傢伙穿著ZERO的巫師袍假扮成他。也有謠言說巫師袍裡面的就是ZERO本人。」

八乙女 樂
「如果是ZERO本人的話,他應該會大大方方回到舞台上吧。為什麼會有人說裡面的是本人?」

八乙女 樂
「因為聽說他好像完美地唱完了ZERO的歌,別說叫警察了,周遭全是熱烈的掌聲跟喝采。」


「ZERO本人嗎……是傳說中的偶像在生我們的氣嗎。」

八乙女 樂
「不管他是本人還是什麼,我都看不慣他的作為。要是他有不滿,就應該把臉露出來再說啊。」

九条 天
「……你們不打算中止翻唱ZERO的歌嗎?」


「目前沒有。那些歌都沒人唱不是太可憐了嗎,明明ZERO的歌全都是名曲啊。」


「下藥嗎……我會試著去注意的,畢竟人家送什麼百他就吃什麼。」

九条 天
「好……。」


第3話 我能提一個提案嗎?
翻譯:包瑄


逢坂 壯五
「環,你聽說了嗎?百前輩又唱不出來了,真擔心Re:vale啊……」

四葉 環
「昨天在攝影棚看到百百的時候,他也沒什麼精神……。」

四葉 環
「……啊,我把手機忘在休息室了。我去拿,你到門口等我。」

逢坂 壯五
「好。」


逢坂 壯五
「……好,今天就來跟環談談那女孩的事情吧。」

逢坂 壯五
「現在的他一定能夠靜下來聽我說的。」

逢坂 壯五
「就算那女孩不是小理也沒關係,就像他說的一樣,是我太杞人憂天了……。」

逢坂 壯五
「早知道就早點告訴他……。」

碰撞聲
「……!」

逢坂 壯五
「……唔唔唔……!」

逢坂 壯五
(有人從背後扣住了我的胳膊!?到底是誰……!?)

九条 理
「――不要動。」

九条 理
「保持這樣不要出聲,我有問題要問你。」

九条 理
「我之前在這裡見到你時弄丟了鑰匙圈,你知道它在哪嗎?」

九条 理
「要是在你那裡的話、請你還我……哇哇……!」

逢坂 壯五
「……我現在確定了,你就是環的妹妹小理。你們的行為都一樣太激烈了……!!」

九条 理
「我、我不是!你在說什麼!?」

逢坂 壯五
「你為什麼不見環?」

逢坂 壯五
「他是為了找妳才當偶像的啊。他現在就要過來了,妳在這裡等……。」

九条 理
「不可以!」

逢坂 壯五
「為什麼……。」

九条 理
「……我不能背叛那個人。」

逢坂 壯五
「……那個人……?」

九条 理
「……是我的恩人,他就像長腿叔叔一樣非常溫柔……我想要回應那個人的期待。」

逢坂 壯五
「為了回報妳恩人的期待,所以妳不能見環嗎……?」

九条 理
「……沒錯。」

逢坂 壯五
「小理……不讓妳見家人的人,不會是溫柔的人啊。」

逢坂 壯五
「要是妳碰到困難,我們會幫助妳的,所以……。」

九条 理
「碰到困難的人不是我。我想要救那個人呀。」

逢坂 壯五
「……理……?」

九条 理
「那個人受傷了,因為他失去了重要的光芒……。」

九条 理
「他受了傷、痛苦著,卻還是想著要再次實現夢想。」

九条 理
「我……想要實現那個人的夢想……。」

九条 理
「……但是,我大概只是備用的。」

九条 理
「那個人,真心託付他最後一個夢想的對象……一定是……。」

逢坂 壯五
「……?妳在看什……。」

路人
「啊!是TRIGGER的宣傳車!」

路人
「超棒的啊!九条天……!」

逢坂 壯五
「……TRIGGER的九条天……?」

逢坂 壯五
「啊……小理……?小理!?去哪了……。」

逢坂 壯五
「……不見了……。」

四葉 環
「小壯,久等了!」

逢坂 壯五
「……環……。」

四葉 環
「幹嘛啦,一臉像是看到鬼一樣。」

逢坂 壯五
「啊……。」

四葉 環
「小壯?」

逢坂 壯五
「……。……環,我有話想跟你……。」

工作人員
「……啊,是MEZZO"。哪個才是把工作人員揍到送醫院的那個四葉環?」

工作人員
「別這樣,他們會聽到啦……。他是因為妹妹的事情被人冒犯了才會那樣,他平常好像是很安分的。」

工作人員
「是哦,扯到他妹妹他就不管工作了喔。」

逢坂 壯五
「……。」

四葉 環
「小壯?」

逢坂 壯五
「……啊……。」

四葉 環
「你怎麼了啊,走了喔。」

逢坂 壯五
「……環……。」

四葉 環
「拍戲開的會好有趣啊,那個劇監看起來人很好。我覺得我好像慢慢喜歡上這個工作了。」

四葉 環
「我可能挺喜歡這個工作的。」

逢坂 壯五
「……。」

逢坂 壯五
(要是告訴他小理的事情,他會不會又像之前一樣把工作拋下不管了……?)

逢坂 壯五
(雖然我見到了環的妹妹,但她卻不願意見他,聽到這種不安定的情報,就算不是環也會覺得混亂……。)

逢坂 壯五
(我不想再聽到有人批評環了……在事態明瞭之前,先不要告訴他會比較好嗎?)

逢坂 壯五
(但是,環是為了找小理才當偶像的……我應該讓他優先處理小理的事情嗎?)

逢坂 壯五
(……。要是找到小理了,環就不當偶像了嗎……?)

逢坂 壯五
(他會辭掉偶像嗎……。IDOLiSH7會變成IDOLiSH6嗎……?我要一個人當MEZZO"嗎……?)

逢坂 壯五
(不,現在要最先考慮的是環啊,我已經跟他約好我會去體會他的心情的。)

四葉 環
「小壯你幹嘛?你想說什麼嗎?」

逢坂 壯五
(我該說嗎?還是不該說?)

四葉 環
「你幹嘛啦?」

逢坂 壯五
(哪一種才是為了環好?)

四葉 環
「……你不講喔,你就是會這樣,真是的……。」

逢坂 壯五
(怎麼辦才好。)

逢坂 壯五
(……我該怎麼辦……。)


小鳥遊 紡
「IDOLiSH7也來為落成典禮的第二天努力加油吧!這也是為了給Re:vale帶來元氣。」

小鳥遊 紡
「配合落成慶典的第二天,我們想要來發行第二張專輯!」

七瀨 陸
「第二張專輯!?」

小鳥遊 紡
「是的!」

小鳥遊 紡
「我已經跟社長談過了,這次從專輯裡選出來發行單曲的歌是這一首!」

和泉 三月
「……唱這首感覺氣氛會很熱烈啊!」

六彌 NAGI
「Fantastic!這首歌好適合落成慶典!」

四葉 環
「這首主唱是誰啊?陸陸?織織?」

和泉 一織
「我……。」

七瀨 陸
「我來當,我想當!」

二階堂 大和
「小陸……這還真一反你以前的低調啊。」

七瀨 陸
「上一首歌我讓一織幫了我,這次我想好好盡到我的義務。」

七瀨 陸
「我的身體狀況也穩定下來了,我不會再給大家添麻煩了!請讓我來當吧!」

小鳥遊 紡
「……當然了!拜託你了,陸先生!」

小鳥遊 紡
「……壯五先生……?壯五先生,你還好嗎?」

逢坂 壯五
「啊……還好……。」

逢坂 壯五
(……我該找誰商量小理的事情才好呢,上次我沒找人商量結果被大家唸了一頓,還是別一個人去處理這件事比較好。)

逢坂 壯五
(跟經紀人談談好了……不,她原本就夠勞碌了,再給增加她的負擔也不好……。)

二階堂 大和
「喂,你臉色不太好看哦,你是不是又在勉強自己了?」

逢坂 壯五
(跟大和談談好了,感覺大和會想出最好的答案……。)

逢坂 壯五
(但是,他才剛接下電影的工作,最近偶爾又會心情不好,他可能累積了不少壓力……。)

和泉 三月
「發生什麼事了嗎,壯五?」

逢坂 壯五
(三月……。三月很樂觀,感覺他會跟我說『與其在這邊煩惱不如去跟環說清楚』……。)

逢坂 壯五
(但是萬一那樣出了問題,三月好不容易才振作起來,我又會讓他沮喪了……。)

和泉 一織·六彌 NAGI·七瀨 陸
「怎麼了嗎?」

逢坂 壯五
(我不能依賴年紀小的人……。)

四葉 環
「你怎麼啦,又肚子痛喔?」

逢坂 壯五
「啊……沒……沒什麼事……我沒問題的,謝謝你們。」

四葉 環
「……。」

逢坂 壯五
(……怎麼辦……。)

小鳥遊 紡
「我有一個提案。」

和泉 一織
「什麼提案?」

小鳥遊 紡
「在出新歌之前,我希望能夠好好照顧到粉絲的心情。」

小鳥遊 紡
「透過冠名節目喜歡上IDOLiSH7的人,」

小鳥遊 紡
「可能會因為主唱不是一織而受到打擊。」

小鳥遊 紡
「同樣的,也有粉絲對於陸被換掉主唱而不知所措,我想告訴他們。我們不會再讓他們不安了。」

小鳥遊 紡
「尤其我們沒有正式公布陸的身體狀況不佳這件事。」

七瀨 陸
「……我不想公布我生病的事情耶,我不想讓粉絲擔心我,我希望他們看著我們的時候,只會有快樂的感覺。」

小鳥遊 紡
「我很尊敬大家這麼有專業意識,認為內情不該公諸於世,我也覺得這很重要。」

小鳥遊 紡
「但我認為有的時候,把困難講清楚、說出自己真實的心情,才更能夠讓對方安心。」

七瀨 陸
「……安心……?就算那很難堪、就算那不完美?」

小鳥遊 紡
「什麼叫完美?」

七瀨 陸
「像天哥哥……像TRIGGER演唱會那樣……。」

小鳥遊 紡
「陸先生的粉絲想看的不是完美的人,而是想看陸先生完美地做自己。」

小鳥遊 紡
「他們喜歡拼命努力、看著都會提心吊膽的你,他們喜歡的是最真實的你,才會支持你到今天的!」

七瀨 陸
「……。」

和泉 一織
「所以……具體而言要怎麼做?」

小鳥遊 紡
「我們會尊重陸先生的意思,不會公布關於身體狀況的事情。相對的……。」

小鳥遊 紡
「要請你們在下次演唱會的談話時間,告知更換主唱一事的時候,老實跟粉絲說出你們的心情。」


第4話 歡迎回來
翻譯:包瑄


小鳥遊 紡
(接著,來到了演唱會當天。)

觀眾
「……呀啊啊啊啊……!」

觀眾
「一織――!你最棒――……!」

和泉 一織
「……呼……謝謝大家。」

和泉 一織
「請大家坐下,我們有件事要跟大家說。」

觀眾
「……咦……?」

觀眾
「……要說什麼啊……該不會是……要解散了……。」

和泉 三月
「哈哈哈!欸一織你講得太沉重了啦!就是跟平常一樣的談話時間啊!我們會聊久一點,所以大家請坐吧!」

觀眾
「哈哈哈哈!會聊久一點耶,太好了!」

觀眾
「我好喜歡IDOLiSH7的談話時間!不曉得他們今天會聊什麼!」

和泉 一織
「……呃……。」

和泉 一織
「……哈哈,該從哪說起才好啊。」

七瀨 陸
「……要我來說嗎?」

和泉 一織
「……我想想。還是別了……。」

觀眾
「一織――!加油――!」

和泉 一織
「……哈哈哈……好,我會加油,謝謝大家。」

觀眾
「呀啊啊啊啊……!」

和泉 一織
「在『與你一起愛7Night』開播之前,就認識IDOLiSH7的粉絲可能會知道……。」

和泉 一織
「IDOLiSH7的主唱以前是這邊這位七瀨。」

和泉 一織
「由於一些原因,我代他擔任了主唱。但從下一次的新歌開始,主唱就會換回七瀨。」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

觀眾
「咦咦咦咦咦……!」

和泉 一織
「……在這幾個月擔任主唱,我得到了非常珍貴的體驗,謝謝大家。然後……。」

和泉 一織
「七瀨他很沒用、又不可靠、還漫不經心、而且冒冒失失,明明年紀比我大,卻還是有一堆不足的地方……。」

七瀨 陸
「喂……。」

和泉 一織
「但當我自己站到主唱的位置上,才又重新體認到七瀨他有多厲害。」

七瀨 陸
「……。」

和泉 一織
「我跟大家一樣……。不,我是這個會場裡,最喜歡聽七瀨唱歌的人。」

和泉 一織
「敬請期待我們的新歌。」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

和泉 一織
「七瀨會讓大家聽到超乎預期的成果的。那就請七瀨介紹我們的新歌。」

七瀨 陸
「你又這樣增加我的壓力……。」

和泉 一織
「拜託你了喔。」

七瀨 陸
「但是……我們也好久沒有這樣互動了,總覺得好開心啊。」

和泉 一織
「呵呵……。」

七瀨 陸
「呃……初次見面,我是七瀨陸。」

二階堂 大和
「哈哈哈,哪是初次見面啦,人家都來看我們的演唱會了。」

七瀨 陸
「啊,對喔!抱歉!我是七瀨陸!」

觀眾
「哈哈哈哈哈!」

七瀨 陸
「……其實我今天有點不安,我怕我會讓一織的粉絲失望、怕自己會唱不好……。」

七瀨 陸
「但站到舞台上,看到大家的笑臉,就覺得……煩惱通通都消失了。」

七瀨 陸
「我最喜歡粉絲們了!也喜歡一織、喜歡大和、喜歡三月、喜歡壯五、喜歡NAGI、喜歡環,每個人我都好喜歡!」

七瀨 陸
「我滿腦子就只想著這些了!」

六彌 NAGI
「我也愛著陸哦。」

七瀨 陸
「哈哈哈!謝謝!」

逢坂 壯五
「我也是。」

四葉 環
「陸陸,我也是。」

七瀨 陸
「謝謝你們!謝謝!」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

七瀨 陸
「我們的每個團員都很厲害喔!而且大家人都很好!我超想跟大家炫耀的!」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

七瀨 陸
「我也想跟全世界炫耀我們的粉絲!讓你們這麼不安,還為我們擔心,但你們卻還是一直都支持著我們,謝謝你們!」

七瀨 陸
「大家的笑臉溫柔到我好幾次看著都想哭了。真的很謝謝你們……!」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

七瀨 陸
「為了不要再讓一織、其他團員還有粉絲們露出悲傷的表情……。」

七瀨 陸
「我會竭盡全力不斷去唱歌,去守護這個我最喜歡、也最珍貴的地方!為大家帶來IDOLiSH7的新歌,『RESTART POiNTER』!」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


IDOLiSH7-RESTART POiNTER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

觀眾
「陸――!等你好久了――!」

七瀨 陸
(……每當唱起這首歌,我就一定會回想起這個夜晚的。)

觀眾
「哇……!新歌好棒……!」

觀眾
「陸是主唱!有種『IDOLiSH7歡迎回來』的感覺……!……我都快哭了……!」

觀眾
「一織看起來也好開心……雖然一織不是主唱讓人覺得有點寂寞,但看到他那麼開心的表情我就……!」

觀眾
「大家看起來都好開心……!有來今天晚上的演唱會真是太好了!有當IDOLiSH7的粉絲真是太好了……!」

觀眾
「雖然也有不安,但他們會給我們這麼棒的感動啊……!」

觀眾
「這樣的偶像,就只有IDOLiSH7啊……!」

和泉 三月
(啊啊……大家都在笑。我最喜歡這個瞬間了!我不能更幸福了!)

和泉 一織
(這個瞬間,能夠把無謂的想法全都忘掉,重置我們的心情……。)

二階堂 大和
(能夠覺得這裡就是自己的歸屬……覺得自己也能夠有所作為。)

四葉 環
(大家一直都看著我們,守護著我們。)

逢坂 壯五
(都會認同我珍視的事物。)

六彌 NAGI
(感覺就像回到了懷念的故鄉一樣。)

七瀨 陸
(所以我才能繼續唱下去!)

七瀨 陸
「……大家!謝謝!謝謝――……」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

觀眾
「我最喜歡IDOLiSH7了……!」


小鳥遊 紡
(那一天的喝采與掌聲,在會場燈光暗下之後,也持續迴響了好一陣子。)

小鳥遊 紡
(我感受到IDOLiSH7、粉絲與幕後人員的心意,直到這個廣大會場的盡頭再盡頭,全都彼此相連、逐漸合而為一的那瞬間。)

小鳥遊 紡
(受到他們跨越黑暗的那段旋律所照耀。)

小鳥遊 紡
(IDOLiSH7將會飛越新時代!)


第5話 遭受考驗的覺悟
翻譯:包瑄


小鳥遊 紡
「前幾天的演唱會獲得了大成功呀!我們也收到許多粉絲們的感想!」

大神萬理
「沒看到演唱會的粉絲們說想要看演唱會的影片,早知道就讓攝影機去拍了啊。」

大神萬理
「雖然他們發表新歌作為驚喜也是成功的要素之一,但還是團員與粉絲之間產生了一種歷史性的一體感,才會起了好效果吧。」

小鳥遊 紡
「是呀!粉絲們之前一直都很不安,這樣也就減少了他們的疑慮。」

小鳥遊 紡
「粉絲們應該有感受到陸先生跟一織先生之間的信賴關係吧。把心意告訴對方真的很重要呢……。」

小鳥遊 紡
「雖然發生了許多事情,但陸先生終於回歸主唱的位子,IDOLiSH7就要再出發了!」

七瀨 陸
「早安――。」

和泉 一織
「早安。」

大神萬理
「說人人到……。早安!前幾天的演唱會評價很棒哦!下下週就要公布MV了!」

七瀨 陸
「太好了!我今天也會加油的!」

小鳥遊 紡
「三月先生!你今天要擔任嘉賓的那個節目更改了出外景的地點,這份是新的資料。」

和泉 三月
「謝謝!」

和泉 一織
「說起來,聽說二階堂你接了『Mission』的拍戲工作?」

二階堂 大和
「對啊。」

七瀨 陸
「恭喜!我很期待你和千前輩的共同演出!我會為你加油的!」

和泉 三月
「雖然你之前看上去很不情願,但凡事都得嘗試看看嘛!太好啦、太好啦!」

六彌 NAGI
「YES!Big Chance!大和 Fight!」

二階堂 大和
「看來你們兩個一解決自己的問題,就變回了樂觀正向的熱血小子啦。」

六彌 NAGI
「最近MEZZO"的感情也很好。OH,才剛說到他們,MEZZO"就正要一起出門去了。」

七瀨 陸
「你們兩個路上小心哦。」

逢坂 壯五
「我們出門了。」

四葉 環
「欸,小壯。我今天,吃了青椒。」

逢坂 壯五
「你好棒喔,環!你真是太優秀了!我都不禁要讚嘆你了。」

四葉 環
「哈哈哈。」

逢坂 壯五
「呵呵呵。」

關門聲
「砰」

和泉 三月
「……總覺得他們感情好得不是很自然耶。」

小鳥遊 紡
「啊……又發現新的塗鴉了……照片在社群網站上到處轉貼。」

六彌 NAGI
「……是因為亂塗鴉造成Mr.百的壓力,害他唱不了歌嗎?」

七瀨 陸
「如果真是那樣,那他其實不用介意這種事的啊……。這根本不可能是ZERO本人做的。」

小鳥遊 紡
「三月先生小時候有見過ZERO對吧?」

和泉 三月
「對啊!他突然出現在我家店門口。」

和泉 三月
「其他的客人發現他是ZERO,附近鄰居也聽說ZERO來了就聚集了一堆人,引發了很大的騷動。」

和泉 三月
「ZERO他完全沒有任何一點不情願,就這樣在我們面前跳了一小段舞。」

和泉 三月
「一織你也有看到哦,躺在娃娃車裡面看的。」

和泉 一織
「我不記得了。」

和泉 三月
「那段時光就像夢一樣啊……那時候大家都笑著,大家都好幸福。我們店裡還有掛著當時ZERO的簽名哦。」

七瀨 陸
「好好喔,我也好想看。我只認識電視上的ZERO而已。」

和泉 一織
「為什麼他會消失啊……到現在都還找不到他對吧。」

二階堂 大和
「有很多種說法,有人說是因為演藝圈的大牌明星看他不順眼、也有種說法是說,有人想利用他的人氣來操弄政治之類的。」

二階堂 大和
「還有人說他是某國王室的相關人士,所以他的情報都被消除了。」

和泉 三月
「哈哈哈!王子怎麼可能特地來當偶像啊。」

七瀨 陸
「就是啊!哈哈哈!」

和泉 一織
「六彌你不知道ZERO的情報嗎?你認識那位曾經替ZERO作曲的櫻春樹先生吧?」

六彌 NAGI
「我不知道,春樹也沒跟我說,我想春樹自己或許也不知道。」

六彌 NAGI
「畢竟春樹是為了找ZERO,才會來到我的國家的。」

小鳥遊 紡
「ZERO消失的原因嗎……或許ZERO體育館的相關人士會知道也說不定。」

小鳥遊 紡
「下次開會的時候,我們不著痕跡地問問他們吧,可能會有人知道。」

七瀨 陸
「要是有人知道就太強了!」

和泉 三月
「這可是演藝圈最大的一個謎啊。」

和泉 三月
「只要知道ZERO消失的原因……也就能知道ZERO人在哪裡,這樣或許就能夠再見他一面了……。」

和泉 三月
「……要是能再見到他,我會很開心的……。」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ZERO消失的原因?」

小鳥遊 紡
「是的,我想說您或許會知道。」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要是你們喜歡ZERO,我勸你們還是別知道得好。這會讓你們的夢想破滅……。」

小鳥遊 紡
「咦……。」

和泉 三月
「您這話是什麼意思……?」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不,忘了我說的吧……就這樣繼續讓ZERO當一個傳說會比較好。」

和泉 三月
「……請您告訴我!」

六彌 NAGI
「三月!」

和泉 三月
「什麼叫做夢想會破滅……ZERO他……ZERO他是受到大家喜愛的,傳說中的偶像不是嗎!?」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這是現在已經辭職的上一任館長跟我說的。」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ZERO曾經是全日本的人氣王,而他消失的原因……。」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是因為他過度沉浸於夢想,結果發瘋了。」

和泉 三月
「……發瘋了……?」


路人
「哈哈哈哈!昨天的小百好有趣啊!」

路人
「他昨天超可愛的!我好想趕快去看五周年演唱會!……咦?」

路人
「……那個人是怎麼回事……。」

???
「……還來……。」

???
「……把我的歌還來……。」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在傳說中那場演唱會的最後,ZERO突然消失了蹤影……。」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而相對地在同一天……有個人從ZERO體育館被送到了精神病院。」

和泉 三月
「……難道說……。」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你們也是偶像,應該能體會吧。要在全日本的矚目與期待之中唱歌,是一件多麼辛苦的事情……。」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ZERO一定是太溫柔了,他回應了10個期待,又被要求回應100個;回應了一千個期待,又被要求回應一億個……。」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他就是這樣被毀掉了啊。」

和泉 三月
「騙人!那根本是胡說八道!您有證據嗎!?」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我並沒有證據……但沒別的可能了吧?」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我想市區裡的那些塗鴉,一定也是ZERO搞的鬼吧……。」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太悲哀了啊……曾經有那麼多人愛著他……。」

和泉 三月
「騙人……不可能的……那個ZERO怎麼會……。」

和泉 一織
「哥哥……。」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Re:vale可能也很危險啊,百他唱不了歌了對吧?」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光芒越是耀眼,黑暗就越是深沉,黑暗就潛伏在你們的腳邊啊。」

ZERO體育館的總經理
「也請你們要多加小心……。」


七瀨 陸
「……他說的是真的嗎……。」

二階堂 大和
「反正……所謂傳說的真相,應該差不多都是這種結果吧。」

和泉 一織
「有可能是ZERO的事務所隱蔽了真相。」

和泉 一織
「多虧如此,ZERO就成了永恆的偶像,CD到現在也都賣得很好。」

和泉 三月
「……我不相信。ZERO怎麼可能會發瘋,還到街上去亂塗鴉……。」

和泉 三月
「但是,如果……如果是真的……我希望他能夠再一次重新振作起來。」

和泉 三月
「因為我也懂,被周遭人聲音牽著鼻子走的那種恐懼與軟弱……。」

六彌 NAGI
「……三月……。」

七瀨 陸
「……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七瀨 陸
「不曉得1年後、5年後,我們會不會有什麼改變……。」

和泉 一織
「……是啊……。」

和泉 一織
「不過你多少有些改變也好吧?因為你一點長進都沒有啊。」

七瀨 陸
「你這小子,真敢說啊!」

和泉 一織
「哼,我說的是實話吧。」

二階堂 大和
「別吵了啦,你們兩個還是老樣子……。」

和泉 三月
「哈哈哈,要是我們能保持老樣子就好了。」

和泉 三月
「希望不管是我、還是大家、還是我們遇見的人們,直到將來都能永遠不變……。」

小鳥遊 紡
「沒問題的。」

和泉 三月
「經紀人?」

小鳥遊 紡
「不管未來發生任何事情,我都會保護大家的。」

小鳥遊 紡
「請大家別擔心。」

七瀨 陸
「……經紀人……。」

六彌 NAGI
「呵呵……妳真是一位充滿男子氣概的公主,我愛著妳的那份勇敢。」

小鳥遊 紡
「哈哈哈!我才是更更更喜歡你們大家的!」

和泉 一織
「哈哈……真是的,妳就只有嘴上功夫練強了。」

小鳥遊 紡
「因為我受了一織先生的鍛鍊嘛。」

二階堂 大和
「女孩子都說到這種地步了,還無動於衷就不是男人了啊。」

和泉 三月
「我們會加油的,經紀人!就算無法回應全世界的人對我們的期待,我也想回報經紀人對我們的期待。」

和泉 三月
「我會繼續盡全力去當經紀人最重要的IDOLiSH7。」

小鳥遊 紡
「是……!」


小鳥遊 紡
(隔天,就彷彿要考驗我們的覺悟似的,發生了一起案件。)

小鳥遊 紡
(有人在我們事務所的門上,用紅色油漆亂塗鴉寫了字。)

小鳥遊 紡
(Get Back My Song!<把我的歌還來>)

小鳥遊 紡
(還有……」

小鳥遊 紡
(Haruki The Betrayer!<春樹是叛徒>)


第十章 完


评论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