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瑄翻譯

fc2→lofter 搬運
http://sen229.blog.fc2.com/

[中文翻譯][i7主線劇情][第二部]第11章 NAGI的戰役

第11章 NAGI的戰役

第1話 新契約
第2話 漣漪
第3話 Showtime
第4話 巫師袍


第1話 新契約
翻譯:包瑄


高中女生
「你聽說那個新聞了嗎!?聽說IDOLiSH7盜用ZERO的歌耶!」

高中女生
「是因為ZERO生氣了,所以才會去塗鴉的吧?聽說ZERO對Re:vale也很憤怒耶,好像還有個神秘組織叫『ZERO黨』喔!」

高中女生
「可是我覺得啊!這不是IDOLiSH7的錯吧!」

高中女生
「對啊!錯的是惹怒ZERO的事務所啦!」


上班族
「我上司都是ZERO那個年代的,所以他們都叫我們別看IDOLiSH7跟Re:vale有出現的電視節目。」

上班族
「哈哈哈,我上司也叫我不准看。既然ZERO本人都不高興了,他們就別翻唱了嘛……。」


主播
「櫻春樹寫過ZERO的歌,他是日本代表性的作曲家。IDOLiSH7的歌確實很像他寫的歌呢。」

解說員
「這是同一位作曲家寫出來的歌,不會錯的,這種的專家一聽就知道了。」

主播
「原來如此……IDOLiSH7的人氣會直線上升是因為這樣啊。」

解說員
「他們引發了這種軒然大波,還是開個記者會公開道歉、做點什麼會比較好吧。」


電話鈴聲
「嘟嚕嚕……嘟嚕嚕……」

大神 萬理
「您好,這裡是小鳥遊事務所。非常抱歉,我們不接受關於作曲家的採訪。」

大神 萬理
「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謝謝。」

電話鈴聲
「嘟嚕嚕……嘟嚕嚕……」

大神 萬理
「您好,這裡是小鳥遊事務所。非常抱歉,我們不接受關於作曲家的採訪。造成您……」

電話鈴聲
「嘟嚕嚕……嘟嚕嚕……」

大神 萬理
「……。」

大神 萬理
「……您撥的號碼通話中,請稍後再撥,謝謝。」

四葉 環
「小萬……終於連電話語音都學會要怎麼裝了……」

和泉 三月
「為什麼這場騷動的矛頭會指向我們啊?我們是亂塗鴉的受害者耶?」

和泉 一織
「Re:vale正要翻唱ZERO的歌、又有好幾個像是ZERO留下的塗鴉、鬧得整個社會沸沸揚揚的時候,」

和泉 一織
「出現了『春樹是叛徒』這個新訊息,所以一億個偵探都想解開這個謎題。」

二階堂 大和
「他們最後找到的答案,就是ZERO曾經的作曲家櫻春樹。而他所寫的歌跟我們的歌很像。」

二階堂 大和
「……不過因為是同個作曲家,像也是當然的。」

逢坂 壯五
「是時機不對,現在的潮流傾向於『傳說中ZERO的領域是不可侵犯的』,而這個事件卻在這種時候被揭發了……」

七瀨 陸
「因為我們唱了櫻春樹的歌,所以惹怒了ZERO跟ZERO的粉絲,現在大家都是這樣想的……。」

和泉 三月
「……那真的會是ZERO寫的嗎。」

七瀨 陸
「三月……。」

和泉 三月
「ZERO在氣我們唱春樹的歌嗎?」

二階堂 大和
「至少那個亂塗鴉的人是那樣想的吧。」

小鳥遊 紡
「……不好意思,都是我應對遲了,才會讓謠言越滾越大。」

和泉 一織
「沒辦法的,我們事務所原本就沒什麼能力去應付媒體。」

小鳥遊 紡
「我會想辦法的,我不想因為這種事情給大家添麻煩……。」

七瀨 陸
「經紀人,妳別想太多……。」

門鈴聲
「叮咚」

小鳥遊 紡
「啊,有客人……。」

和泉 一織
「別開門,用對講機去應答。」

小鳥遊 紡
「我明白了。您好,這裡是小鳥遊事務所……。」

記者
「小鳥遊小姐!能請妳說幾句話嗎!」

記者
「妳認為亂塗鴉的犯人會是ZERO本人嗎!?」

記者
「你們跟櫻春樹是什麼關係?」

小鳥遊 紡
「……不好意思!我們現在無法回答!」

小鳥遊 紡
「……我得想辦法……我都說我要保護大家了。」

小鳥遊 紡
「我去找社長談談!」


小鳥遊 紡
「社長,再繼續這樣下去,大家的演藝活動會受阻的。」

小鳥遊 紡
「我們來召開記者會吧,我們又沒做錯任何事情!」

小鳥遊 音晴
「妳的心情我非常贊同,但也有可能開了記者會反而招人注目。」

小鳥遊 音晴
「要是有手腕高明的律師幫忙那就另當別論了……。」

小鳥遊 紡
「但是我們不能就這樣光是等待騷動平息!之後還有一個大舞台在等著他們啊……。」

開門聲
「喀嚓」

六彌 NAGI
「嗨。」

小鳥遊 紡
「NAGI先生……。」

六彌 NAGI
「紡,社長,我們召開記者會吧。」

六彌 NAGI
「我先前沒有告訴您,其實是我接收了春樹寫的歌,所以我有責任。」

小鳥遊 音晴
「果然是NAGI啊……我隱約有感覺到,也有發現那些歌是櫻春樹先生寫的歌。」

六彌 NAGI
「我對於一直以來瞞著不說感到Sorry。但不管是我,還是春樹,都沒有盜用和背叛。我們為了捍衛他的名譽來戰鬥吧。」

小鳥遊 音晴
「但是我們沒有能應付記者會的人才……。」

小鳥遊 紡
「我來負責!我是IDOLiSH7的經紀人!」

小鳥遊 音晴
「要是妳失言,哪怕只有一句也會被人放大,這世界就是這樣,好心腸的外行人是無法在這個舞台上戰鬥的。」

小鳥遊 紡
「但是……!」

六彌 NAGI
「我來負責吧,這是我新的一份契約書。」

小鳥遊 音晴
「小鳥遊事務所……特設公關經紀人,六彌NAGI……?」


第2話 漣漪
翻譯:包瑄


小鳥遊 音晴
「但是我們沒有能應付記者會的人才……。」

小鳥遊 紡
「我來負責!我是IDOLiSH7的經紀人!」

小鳥遊 音晴
「要是妳失言,哪怕只有一句也會被人放大,這世界就是這樣,好心腸的外行人是無法在這個舞台上戰鬥的。」

小鳥遊 紡
「但是……!」

六彌 NAGI
「我來負責吧,這是我新的一份契約書。」

小鳥遊 音晴
「小鳥遊事務所……特設公關經紀人,六彌NAGI……?」

小鳥遊 紡
「NAGI先生你要出席記者會嗎?」

六彌 NAGI
「請放心,我在祖國每個月都要在國民面前召開一次定期會談。」

小鳥遊 紡
「國民……?」

六彌 NAGI
「……這次春樹的事情也令我怒髮衝冠,我絕對不允許有人當他是叛徒。」

六彌 NAGI
「就讓我用我自己的力量,將那群有如蜂群般騷亂的媒體,馴服成溫順的羊群。」

小鳥遊 音晴
「NAGI,記者會的氛圍可是不允許你說『OH……』之類的哦?」

六彌 NAGI
「Trust me!只要我慢慢說,就能說出流利的日文。あかさたなはまやらわ*1,OK。」

小鳥遊 紡
「我也要一起出席!社長!我們來召開記者會吧!」

小鳥遊 音晴
「……我明白了,那我就通知媒體,這周末召開記者會。」

小鳥遊 音晴
「之後MEZZO"雙主演的連續劇就要開播了……」

小鳥遊 音晴
「他們現在曝光率正高,希望不會給帶來什麼麻煩……。」


Mr.下岡
「今天的嘉賓,是雙主演連續劇正紅的MEZZO"!請到這兒來!」

逢坂 壯五
「請多指教。」

四葉 環
「噢。」

Mr.下岡
「今天要請MEZZO"為我們帶來新歌,而這首新歌也是連續劇的主題曲,那就讓我們快來……。」

大牌歌手
「那首歌也是櫻春樹寫的嗎?」

逢坂 壯五
「是的,沒錯。」

Mr.下岡
「原來這首歌也是啊!那就更教人期待了。」

大牌歌手
「還是別了吧?你們這樣又會招ZERO怨恨哦,哈哈哈,不如我來給你們寫首歌吧?」

四葉 環
「誰要……唔唔唔――!」

逢坂 壯五
「呵呵呵,謝謝您,我們心領了……。」

大牌歌手
「你們是想說櫻春樹寫得比我好嗎?」

Mr.下岡
「哈哈哈!不是的,兩位音樂人都非常優秀,要他們回答這麼奢侈的問題,實在太為難了嘛!」

Mr.下岡
「總有一天說不定能聽到MEZZO"來唱大師兄的歌!那麼就請他們為我們帶來新歌吧!」

Mr.下岡
「由MEZZO"來演唱『愛情碎片』,這首歌是第一次在電視上公開,有請兩位!」


逢坂 壯五
「……呼,嚇我一跳,原來大家都很在意ZERO的事情。」

四葉 環
「小NAGI開記者會沒問題吧,雖然我覺得小NAGI很好笑,但不知道媒體會不會喜歡他的搞笑風格。」

逢坂 壯五
「NAGI可不是要表演搞笑短劇哦……。」

四葉 環
「我知道啦。」

四葉 環
「……欸,小壯,你是不是有事瞞著我?」

逢坂 壯五
「……沒、沒有啊……。」

四葉 環
「喔,是喔……。」


逢坂 壯五
「怎麼辦……。」

七瀨 陸
「啊,壯五。你辛苦了,好久沒在宿舍見到你了。」

七瀨 陸
「最近連續劇也開拍了,感覺你很忙,還好吧?要注意身體哦。」

逢坂 壯五
「……。」

七瀨 陸
「怎、怎麼了?一直盯著我看……。」

逢坂 壯五
「……陸,我想跟你說一段小故事……。」

七瀨 陸
「……小故事?」

逢坂 壯五
「類似日式單口相聲會說的那種小故事。故事中的角色可能不太好懂,所以我就用你周遭的人來打比方哦。」

七瀨 陸
「好!」

逢坂 壯五
「很久很久以前,陸跟他的哥哥九条前輩,一起住在江戶的鎮上。」

逢坂 壯五
「陸跟九条前輩一起擔任了江戶救火隊。」

七瀨 陸
「跟天哥哥一起當江戶救火隊啊,就是會講『你搞啥呀』的那種感覺對吧。」

逢坂 壯五
「嗯,但在某一天,九条前輩失蹤了。」

七瀨 陸
「天哥哥失蹤……好讓人擔心啊……他沒事吧……。」

逢坂 壯五
「陸雖然很擔心他,但還是繼續做救火隊的工作。就在這時候,一織找到了九条前輩。」

七瀨 陸
「原來一織會出場喔,那一織也是救火隊的嗎?」

逢坂 壯五
「沒錯。」

七瀨 陸
「一堆人都救火隊的耶。」

逢坂 壯五
「江戶時代常有火災嘛。」

逢坂 壯五
「然後救火隊的九条前輩,就跟救火隊的一織說『我無論如何都……』」

七瀨 陸
「總覺得聽起來沒有相聲的感覺耶,你再說得像江戶救火隊一點嘛!」

逢坂 壯五
「咦……?『你……你搞啥呀,我見不了陸小弟,這事你可別說啊。』」

七瀨 陸
「感覺有點像相聲了!然後呢?怎麼樣了?」

逢坂 壯五
「在繼續講下去之前,我想問陸,你聽到現在對這段故事有什麼想法?」

七瀨 陸
「有一堆救火隊的。」

逢坂 壯五
「那你覺得一織該怎麼做比較好?」

七瀨 陸
「他講話應該講得更像江戶救火隊的。」

逢坂 壯五
「……。」

七瀨 陸
「怎、怎麼了?你怎麼一臉快哭了……。」

七瀨 陸
「好我懂了!呃……我覺得一織應該要抓住天哥哥,然後把他帶來我這裡。」

逢坂 壯五
「一織讓九条前輩給逃了。」

七瀨 陸
「那,他應該好好問清楚,為什麼天哥哥不能見我。」

逢坂 壯五
「他在問之前就讓九条前輩給逃了。」

七瀨 陸
「那個一織也太廢了吧?他到底出來幹嘛的啊?」

逢坂 壯五
「……。」

七瀨 陸
「怎、怎麼了?這是很催淚的故事嗎?你是想到後面的劇情所以想哭了嗎?」

逢坂 壯五
「……一織那麼廢,那你覺得他該怎麼辦?你覺得他應該跟陸說這件事嗎?」

七瀨 陸
「我覺得他應該要跟我說!」

逢坂 壯五
「但是,你聽了會不會就不好好做救火隊的工作了?」

逢坂 壯五
「要是陸滿腦子都是九条前輩,沒辦法專心工作的話,江戶的城鎮就會被火海吞沒燒毀了……。」

七瀨 陸
「故事突然變得好沉重啊!?嗯……雖然我可能沒辦法很冷靜,但那是我的工作,我覺得我還是會好好去做的。」

逢坂 壯五
「是嗎!那我果然應該……。」

七瀨 陸
「但如果是環的話就不知道會怎樣了!」

逢坂 壯五
「回到原點了……。」

開門聲
「喀嚓」

四葉 環
「小壯,我手機怪怪的。」

逢坂 壯五
「噫……!」

四葉 環
「你幹嘛哀號?」

逢坂 壯五
「沒、沒事,手機借我看看,我來幫你修。」

四葉 環
「陸陸,你們剛剛在聊什麼?」

七瀨 陸
「我們在聊救火隊的故事,救火隊的天哥哥失蹤之後,廢物一織就……。」

逢坂 壯五
「陸、陸,別再談廢物的事情了!好了,我幫你修好囉。你先回房間去吧,晚安,明天見。」

四葉 環
「你在趕我走嗎?」

逢坂 壯五
「我才沒趕你走啊!雖然我跟你難分難捨到心痛不已,但明天要早起啊,好了,去睡吧。」

四葉 環
「我又還不睏……。」

逢坂 壯五
「你睏了啦,你很睏你很睏,很睏很睏很睏很睏。」

四葉 環
「我覺得我好像越來越想睡了……。……呵啊,晚安……。」

逢坂 壯五
「明天別忘了帶劇本哦。」

四葉 環
「噢。」

關門聲
「砰」

逢坂 壯五
「……呼,還真是千鈞一髮……。」

七瀨 陸
「壯五……你一直都是那樣強迫環去睡覺的嗎……?」

逢坂 壯五
「那孩子本性單純,只要一直跟他說『你覺得好癢好癢』,他就會開始覺得癢。」


開門聲
「喀嚓」

和泉 一織
「你還醒著嗎,逢坂……。」

逢坂 壯五
「……所以……你覺得廢物一織該怎麼做才能不要那麼廢?」

七瀨 陸
「廢物一織就只能當廢物了啦,不用再讓他出場了吧?」

和泉 一織
「……。」

和泉 三月
「一織你是怎麼啦?幹嘛呆站在門前……。」

和泉 一織
「哥哥……我……我覺得我好像被團員們討厭了。」

和泉 三月
「啥?」


敲門聲
「叩叩」

二階堂 大和
「請進,門沒鎖。」

開門聲
「喀嚓。」

四葉 環
「噢。」

二階堂 大和
「怎麼啦,小環,你還沒睡啊?你不是明天一大早要出外景嗎。」

四葉 環
「嗯……總覺得啊,最近,小壯怪怪的。」

二階堂 大和
「怪怪的?」

四葉 環
「感覺他瞞著什麼事。」

二階堂 大和
「怎麼說?」

四葉 環
「他每次眼神都會飄來飄去,然後誇獎我三句左右。」

二階堂 大和
「可以想像……小環你沒有頭緒嗎?」

四葉 環
「沒。」

四葉 環
「……但是啊,小壯之前不是在煩惱他家裡的事嗎。會不會,又怎麼了啊。」

二階堂 大和
「我不清楚耶……他什麼也沒跟我說啊。」

四葉 環
「是喔……。」

二階堂 大和
「為什麼你會來問我啊?直接去問他本人不就好了嗎。」

四葉 環
「小壯不會告訴我,他比較信靠和哥。」

二階堂 大和
「……。」

四葉 環
「和哥之前跟我講的那個,也是騙我的吧?你說他很憧憬我啥的。」

四葉 環
「我感覺不到小壯有那樣想嘛。」

二階堂 大和
「小環……。」

四葉 環
「其實我沒差啦,因為我之前做了那麼多壞事,還給他添了很多麻煩。」

四葉 環
「就算那傢伙不信任我,我也不能說什麼。」

二階堂 大和
「……他沒有不信任你啦。」

二階堂 大和
「他每次聽到別人誇你他都很開心的,這是真的。」

四葉 環
「……是嗎?」

二階堂 大和
「是啊。」

四葉 環
「是嗎……。希望他不是在煩惱他家裡的事情。因為我之前說錯話了。」

四葉 環
「我跟他說『小壯你在普通家庭裡長大,你是不會懂我的。』」

四葉 環
「但明明小壯其實也吃了很多苦,他最喜歡的叔叔死了,還被家裡趕出去……。」

二階堂 大和
「……小環,你很體貼,是個好孩子,我跟阿壯還有大家,都很喜歡你這一點。」

四葉 環
「哈哈……謝啦。」

二階堂 大和
「阿壯是會一個人承擔事情的類型,等他整理好心情就會跟你說的,他會第一個去跟你說。」

四葉 環
「會嗎。」

二階堂 大和
「……先去睡吧,明天別睡過頭了。」

四葉 環
「嗯,晚安。」

二階堂 大和
「晚安。」

關門聲
「砰」

二階堂 大和
「……他們兩個沒問題吧……明天還要開記者會耶……。」


和泉 一織
「六彌,我幫你整理好IDOLiSH7過去以來的實績了,在這裡。」

小鳥遊 紡
「雖然不曉得你會不會用到,但這份是記者會上用的講稿。」

六彌 NAGI
「OH,兩位真是Thanks了。」

「你沒問題吧,NAGI……可能會有人刁難你喔。」

六彌 NAGI
「OK的,比起我,我更擔心有人刁難我的時候,三月的反應。」

和泉 一織
「是啊,哥哥,還請你別在會場後面出聲抱怨,或是去瞪記者哦。」

和泉 三月
「唔――嗯,我會盡量保持微笑啦。」

和泉 一織
「妳也是啊,經紀人,妳也容易把情緒表露在臉上。」

小鳥遊 紡
「我……我會注意。」

六彌 NAGI
「Don't worry。紡,妳說過妳會保護我們。」

六彌 NAGI
「所以,妳、和社長和萬理就由我來守護。因為這裡是我們的基地啊。」

小鳥遊 紡
「NAGI先生……。」

六彌 NAGI
「交給我吧,My girl。要是我成功了,就請妳跟我約會作為獎賞吧。」

六彌 NAGI
「……用演說得到群眾的支持,對我而言,是比踢踏舞還要Easy的Showtime。」

六彌 NAGI
「我就像Maestro一樣揮舞指揮棒,高雅出眾地整頓雜音,奏出一首優美的樂曲吧。」


*1 あかさたなはまやらわ:日語五十音當中あ(A)段音,為五十音第一列的十個音。


第3話 Showtime
翻譯:包瑄


小鳥遊 紡
(接著,NAGI面對大群記者,拉開了記者會的序幕。)

六彌 NAGI
「感謝各位今日蒞臨於此,我是小鳥遊事務所公關經紀人,六彌NAGI。」

六彌 NAGI
「在幾天前,我方遭遇了相當悲痛的事件。」

六彌 NAGI
「很遺憾地,由於那起事件,我方與大眾之間產生了幾許誤解。」

六彌 NAGI
「我想藉著這個機會,逐一解開大眾對我方的誤解。」

記者群
「好一個美男子……。」

記者群
「太美了……。」

記者群
「您、您是IDOLiSH7的六彌先生對吧?說什麼公關,別胡鬧……。」

六彌 NAGI
「請肅靜。」

記者群
「……!」

六彌 NAGI
「我們在記者會最後安排了問答時間,倘若各位有疑問,請在那時候提出。」

六彌 NAGI
「還請各位稍安勿躁。」

記者群
「好知性……。」

記者群
「如此知性又高雅的美男子……。」


和泉 三月
「……。那個人到底是誰啊……?」

和泉 一織
「他對演講好熟練啊……不曉得他到底是在哪學的。」

二階堂 大和
「經紀人跟社長在NAGI旁邊都瞪大了眼,直盯著他啊……。」


六彌 NAGI
「……以上就是我方的說法。接著,就請各位提問吧。」

記者群
「您對於『春樹是叛徒』這個塗鴉有什麼看法?」

六彌 NAGI
「我感到相當強烈的憤慨。春樹出於好意,將他自己所作的曲子轉讓給我。」

六彌 NAGI
「他並沒有做出任何該被稱作『叛徒』的行徑,而當然地,我方同樣沒有。」

記者群
「您有證據證明他是正式轉讓給你們的嗎?」

六彌 NAGI
「我方擁有春樹與我所署名的權利轉讓契約書,如有需要,我方會在法庭上提交。」

記者群
「您說這是一起悲痛的事件,但這難道不是因為ZERO之外的人唱了櫻春樹的歌,所以有人因而悲傷嗎?」

六彌 NAGI
「有這種可能,但即便如此,藉由塗鴉來中傷他人是相當幼稚的舉動,也是違法的犯罪行為。」

六彌 NAGI
「就算我邀請女性共進晚餐卻遭到拒絕,我也不會去對方家門前亂塗鴉來控訴我的悲傷。」

六彌 NAGI
「我會磨練自我,再次提出邀請。雖然這或許需要一點……不,可能會需要很大的勇氣。」

記者群
「哈哈哈哈!」


和泉 一織
「……好厲害啊,他用優雅與幽默當作武器,把記者拉來我們這一邊了。」

和泉 三月
「……他是經過計算才說這些的嗎?那傢伙能做到那樣嗎?」

七瀨 陸
「……周遭的氣氛也變和善了,記者會開始之前明明還那麼劍拔弩張的……。」

四葉 環
「在場在生氣的,就只有小NAGI吧。」

逢坂 壯五
「……他在生氣嗎?」

四葉 環
「頗生氣的,他皮笑肉不笑的啊。……因為他很重視春樹嘛。」

七瀨 陸
「NAGI……。」


記者群
「您對於ZERO有什麼看法?」

六彌 NAGI
「跟在場的多位記者朋友一樣,我對他與他的作品都懷著敬愛之心。」

六彌 NAGI
「以及,他是我朋友春樹的商業夥伴,因此我對他抱有親近感。」

六彌 NAGI
「我方並不認為這一連的事件是ZERO本人所為。」

六彌 NAGI
「他受到眾人所愛,不可能會做出這種傷害他人的行為。」

和泉 三月
「……就是啊……這種事情不可能是ZERO做的……。」

六彌 NAGI
「我衷心企盼,給社會帶來騷動的塗鴉犯人能夠及早被逮捕……。」

六彌 NAGI
「以及ZERO的名譽能夠得到挽回。」

和泉 一織
「……太漂亮了……他誘導媒體認為錯的不是ZERO,而是亂塗鴉的犯人。」

二階堂 大和
「他塑造出ZERO不是犯人的同夥,而是我們的同伴的這種……這下子犯人應該會很火吧。」

二階堂 大和
「ZERO的粉絲還有ZERO本人也是……。」

六彌 NAGI
「各位還有其他疑問嗎?」

記者群
「能提出關於六彌先生您個人的問題嗎?」

六彌 NAGI
「如果其他記者朋友允許,我方沒有異議。」

記者群
「我們很意外六彌先生有這樣的特殊技能,請問您還藏有其他的特技嗎?」

六彌 NAGI
「我很擅長拋媚眼,瞧。」

記者群
「……呀啊啊啊……。」

和泉 三月
「剛剛有人小聲的『呀啊』了一聲耶……。」

逢坂 壯五
「讓人不覺得這是記者會的會場……。」

二階堂 大和
「那傢伙就是風流到骨子裡啊……。」

六彌 NAGI
「那麼,如果各位沒有其他的要求,記者會就到此……。」

六彌 NAGI
「……!?」

小鳥遊 紡
(……!有人從記者席那邊丟東西過來!)

六彌 NAGI
「危險!紡……!」

小鳥遊 紡
「呀……!」

七瀨 陸
「NAGI!經紀人……!」

小鳥遊 紡
(NAGI先生護住了我,有樣東西砸到了他的肩膀上,掉了下來。)

小鳥遊 紡
(那是紅色油漆的噴漆罐。)

小鳥遊 紡
(在一片譁然的記者席另一頭,有個人影翩翩離去。)

六彌 NAGI
「妳沒事吧,紡。」

小鳥遊 紡
「沒、沒事,倒是NAGI先生……。」

六彌 NAGI
「……竟敢朝女性丟東西……。」

六彌 NAGI
「衛兵!給我立刻捉住那人!」

警衛
「是也!」

警衛
「衛、衛兵……?」

七瀨 陸
「我們也追上去吧……!」

四葉 環
「他竟然敢往小NAGI跟我們經紀人丟啥噴漆罐的!」

和泉 三月
「看我逮住他,痛扁他一頓!」

和泉 一織
「等等!七瀨!四葉!還有哥哥!」

二階堂 大和
「要是他們痛扁對方就糟了!我們快追!」

逢坂 壯五
「好!」


第4話 巫師袍
翻譯:包瑄


六彌 NAGI
「危險!紡……!」

小鳥遊 紡
「呀……!」

七瀨 陸
「NAGI!經紀人……!」

小鳥遊 紡
(NAGI先生護住了我,有樣東西砸到了他的肩膀上,掉了下來。)

小鳥遊 紡
(那是紅色油漆的噴漆罐。)

小鳥遊 紡
(在一片譁然的記者席另一頭,有個人影翩翩離去。)

六彌 NAGI
「妳沒事吧,紡。」

小鳥遊 紡
「沒、沒事,倒是NAGI先生……。」

六彌 NAGI
「……竟敢朝女性丟東西……。」

六彌 NAGI
「衛兵!給我立刻捉住那人!」

警衛
「是也!」

警衛
「衛、衛兵……?」

七瀨 陸
「我們也追上去吧……!」

四葉 環
「他竟然敢往小NAGI跟我們經紀人丟啥噴漆罐的!」

和泉 三月
「看我逮住他,痛扁他一頓!」

和泉 一織
「等等!七瀨!四葉!還有哥哥!」

二階堂 大和
「要是他們痛扁對方就糟了!我們快追!」

逢坂 壯五
「好!」


七瀨 陸
「……那人去哪了……!?」

和泉 一織
「……!七瀨,看那……!」

七瀨 陸
「那是……!……ZERO……?」

???
「……。」

路人
「ZERO……?」

路人
「是ZERO!別人扮的嗎?」

路人
「難不成是本人……?」

七瀨 陸
(走在街上的人們都停下了腳步,回頭看向穿著ZERO衣服的人影……。)

七瀨 陸
(那個人在街上眾人的矚目之下,優雅地敬了禮。)

七瀨 陸
(然後……。)

???
「――我要把我的歌要回來。」

七瀨 陸
(他用出眾的歌聲,開口唱起歌來。)

七瀨 陸
(唱我們的歌。)

七瀨 陸
「什……。」

二階堂 大和
「……他不用麥克風就能唱出這種聲音來嗎……!?」

四葉 環
「……好強……。」

路人
「……這奇蹟般的歌聲……是ZERO……!」

路人
「……ZERO回來了……!」

路人
「……ZERO復活了……!!」

小孩
「哇啊啊……!媽媽妳看――!」

小孩
「有個唱歌好好聽的魔法師在跳舞……!」

街頭樂團
「喂,大家,我們換歌彈了!來幫ZERO伴奏!」

街頭樂團
「那當然了!」

花店太太
「老公!你幹什麼往路邊灑花……啊……!」

花店先生
「是ZERO啊!ZERO他復活了啊!」

賣氣球的
「竟然能碰到這一瞬間……!飛吧!全飛到天空去吧!」

賣氣球的
「要慶祝ZERO復活啦……!」

媽媽
「哇啊啊……!氣球跟花瓣都在慶祝ZERO……!」

小孩
「……魔法師先生好厲害……!」

七瀨 陸
(ZERO的歌聲……。)

七瀨 陸
(ZERO的舞步……。)

七瀨 陸
(ZERO的一切,給整條街的人帶來了歡笑。)

七瀨 陸
(簡直就像是為大家施了魔法似的。)

逢坂 壯五
「……該不會……。」

七瀨 陸
「……是本人……?」

七瀨 陸
(在那時,原先臉上帶著自然微笑的三月,他……。)

七瀨 陸
(突然地,瞪大了雙眼。)

和泉 三月
「……不對……。」

和泉 三月
「……不對!那傢伙不是ZERO!」

七瀨 陸
「……三月……!?」

街上的人們
「哇啊啊……!ZERO……!」

街上的人們
「歡迎回來、ZERO……!」

街上的人們
「我們一直、一直都在等你啊……!」

七瀨 陸
(街上就像嘉年華那樣熱鬧――)

七瀨 陸
(而曾幾何時,ZERO就忽然地從街上消失了蹤影。)


第十一章 完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