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瑄翻譯

fc2→lofter 搬運
http://sen229.blog.fc2.com/

[中文翻譯][i7劇情][特別篇]7/7 來一夏吧☆

特別篇 7/7 來一夏吧☆

第1話 夏天的海市蜃樓
第2話 唱那首歌吧
第3話 玻璃櫥窗
第4話 朝向自由的意志
第5話 潮聲奇蹟


第1話 夏天的海市蜃樓
翻譯:包瑄


小鳥遊 紡
(眾所皆知的TRIGGER夏日歌曲之一――)

小鳥遊 紡
(有著一段不為人知的,IDOLiSH7與TRIGGER的歷史。)


小鳥遊 音晴
「雖然是緊急安排的行程,但我要請你們下星期去趟沖繩。」

七瀨 陸
「沖繩?」

和泉 一織
「為什麼?」

小鳥遊 音晴
「我們要拍攝出道單曲的PV。」

和泉 三月
「……出道單曲……那……!」

小鳥遊 音晴
「IDOLiSH7,開始準備出道!」

全員
「耶―――!」


八乙女 宗助
「讓你們久等了,TRIGGER的新歌寫好了。」

八乙女 宗助
「不過要是再慢一天,我就要把這個音樂製作人換掉了。」

日向 昭人
「呵、呵呵……我想辦法趕上了。」

十 龍之介
「哦……雖然聽起來是不錯,但曲風上有頗大的變化啊。」

八乙女 樂
「不是很好嗎,感覺可以在演唱會上炒熱氣氛。」

九条 天
「……。」

八乙女 宗助
「你怎麼了,天。」

九条 天
「……這首歌,是日向先生您寫的吧?」

日向 昭人
「那當然了!呵呵……是我熬夜寫出來的。」

八乙女 宗助
「哈哈哈!幹得好!」

八乙女 宗助
「為了籌畫TRIGGER的新歌發表,接下來要開始忙了哦。」

全員
「是。」


七瀨 陸
「我們要來發表新歌!」

七瀨 陸
「雖然還不能告訴大家詳情,不過這將會是對我們而言,非常特別的一首歌!」

七瀨 陸
「歌名是――」

路人
「啊……!車站大樓的大螢幕上,在播TRIGGER的新歌!」

七瀨 陸
「……!這首歌……」

路人
「呀――!總覺得這次的新歌好有活力又好可愛耶!」

路人
「舞也好可愛!跟之前不一樣,這次的樂好可愛!這樣的TRIGGER也好棒!」

路人
「天好可愛!龍之介又性感又可愛!!」

四葉 環
「……聽起來好像我們的歌,不如說……。」

和泉 一織
「……這不是我們的出道曲嗎……?」

觀眾
「欸―!IDOLiSH7的新歌呢?」

七瀨 陸
「咦……啊……。」

逢坂 壯五
「怎麼辦,還是要唱別首……。」

二階堂 大和
「只能就這樣唱同一首了吧。」

和泉 三月
「但是……」

二階堂 大和
「今天就先唱吧!」

二階堂 大和
「……畢竟一個不好,說不定明天過後我們就再也唱不了這首歌了。」

七瀨 陸
「……我知道了!那麼各位!我們要來唱新歌囉!」

觀眾
「呀啊啊啊啊……!」

六彌 NAGI
「……。」

六彌 NAGI
「……這種事,無法原諒……。」


姊鷺 薰
「……你們幾個……!今天取消上台了,準備回去吧。」

八乙女 樂
「取消?觀眾都到棚裡來了,我們怎麼可能回去。」

姊鷺 薰
「TRIGGER不上Sound Ship!……社長跟這電視台的高層起了爭執,跟他們說不讓TRIGGER上台。」

八乙女 樂
「……這是怎麼回事?」

姊鷺 薰
「這是上層的內情,聽話。」

九条 天
「我無法接受!」

姊鷺 薰
「天……。」

九条 天
「粉絲是來看我們的,不能因為我們內部的問題而讓他們失望。」

姊鷺 薰
「別說漂亮話了,歸根究柢你們可是事務所的商品呀。」

姊鷺 薰
「上頭的人會用你們來算計、把你們當作殺手鐧利用,要是你們覺得不滿,就到街頭去唱歌吧。」

九条 天
「……我想說的是,既然那是上層的問題,那就請上層自行解決好!」

九条 天
「不要把粉絲當擋箭牌,做這種沒尊嚴的工作!」


小鳥遊 紡
「要IDOLiSH7代替無法上台的TRIGGER,作為壓軸再上台一次……是這樣嗎?」

小鳥遊 紡
「真的很抱歉……我們無法冒著危險,讓我們的藝人去做會讓他們受傷的……。」

七瀨 陸
「我們就來當壓軸吧。」

小鳥遊 紡
「陸先生!?」

七瀨 陸
「有困難時就要互相幫助,反正觀眾們失望的氣氛,我們已經在音樂祭體驗過了……。」

小鳥遊 紡
「這跟那時候是不能比的啊,因為這可是要背叛觀眾的期待,一個不好,搞不好會噓聲四起……。」

七瀨 陸
「沒問題的,經紀人。」

七瀨 陸
「多虧了經紀人,我們被培養得非常堅強。」

小鳥遊 紡
「陸先生……。」

電視台工作人員
「謝謝你們!那麼壓軸要選哪首歌?」

七瀨 陸
「他們在等的是TRIGGER的歌,所以讓他們聽我們的歌就太抱歉了。」

七瀨 陸
「至少讓我們來唱TRIGGER的歌。」

電視台工作人員
「咦!?」

小鳥遊 紡
「陸先生!?」

七瀨 陸
「因為我們――」

七瀨 陸
「會唱那首歌嘛。」


十 龍之介
「……。」

十 龍之介
「……他們在唱我們的歌、而且是跟等著我們的粉絲一起唱嗎……。」

九条 天
「噓聲也慢慢停下來了……。」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啊……!」

十 龍之介
「……唉……好難受啊……。」

十 龍之介
「……好令人痛苦的光景……。」


七瀨 陸
「預備!一起來……!」

觀眾
「呀啊啊啊啊―!」


九条 天
「…………我還是第一次覺得自己這麼悲慘……。」

九条 天
「『回應粉絲的期待』這件我們沒能做到的事情……」

九条 天
「他們現在,正在完美地實現。」


八乙女 樂
「那你來回答我,七瀨陸,為什麼你們7個人可以那麼完美地唱完那首歌。」

七瀨 陸
「……。」

八乙女 樂
「你不講,我就問她。」

八乙女 樂
「紡,我們能換到不被這傢伙打擾的地方去嗎?」

小鳥遊 紡
「啊……。」

七瀨 陸
「被偷了。」

八乙女 樂
「什麼?」

七瀨 陸
「你們的音樂製作人,偷走了我們那首歌的樣本!」

七瀨 陸
「那首歌原本是我們的出道曲,我們還去沖繩拍了PV!」

小鳥遊 紡
「陸先生!」

八乙女 樂
「……真的嗎……。」

七瀨 陸
「我不會說這種謊。……放開經紀人的手!」

八乙女 樂
「……。」


八乙女 樂
「……原來我們一直都在唱,從你們那裡偷來的歌嗎……。」

八乙女 樂
「……我們唱了從IDOLiSH7那裡偷來的歌。」

十 龍之介
「……偷來的歌……?」

八乙女 樂
「好像是日向昭人去偷的,雖然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爸唆使他的。」

八乙女 樂
「要是那是他的命令,我就無法忍受!我要痛扁他一頓……。」

九条 天
「……我就覺得是那樣。」

八乙女 樂
「你發現了嗎……!?」

九条 天
「隱隱約約。」

八乙女 樂
「既然你發現了幹嘛不講!?你所謂的自尊就是那種東西嗎……!」

九条 天
「我當時沒有確定。」

八乙女 樂
「就算沒有……!」

九条 天
「我沒說,是因為我不想看到樂和龍受傷!」

八乙女 樂
「……!」

九条 天
「你們說你們喜歡那首歌!你們說很中意那首歌!」

九条 天
「要是你們知道那是偷來的,就會覺得難堪、覺得羞愧,就唱不了了不是嗎!?」

十 龍之介
「……天……。」

九条 天
「……就像樂說的一樣……我做了沒自尊的事情,我將感情擺在了尊嚴的前面,對這件事視而不見。」

九条 天
「所以我才說,商業夥伴之間不需要友情這種東西……。」


六彌 NAGI
「我一直都瞞著你們一個秘密,我現在要告訴你們。」

和泉 三月
「秘密……?」

六彌 NAGI
「我……認識我們的作曲家。」

二階堂 大和
「是嗎!?社長什麼時候告訴你的?」

六彌 NAGI
「他並沒有告訴我。」

六彌 NAGI
「將IDOLiSH7的歌偷偷送到小鳥遊事務所的,就是我。」

小鳥遊 紡
「是NAGI先生嗎?」

四葉 環
「好強喔!小NAGI你會作曲啊!」

六彌 NAGI
「NO,是我認識的人……是我年長的朋友作的曲。」

六彌 NAGI
「我朋友一直以來,都為了某個人寫歌。」

六彌 NAGI
「但某一天那個人卻突然消失了。」

六彌 NAGI
「我朋友一邊寫歌,一邊持續尋找那個人,來到了我的國家。」

六彌 NAGI
「我朋友的名字,叫作櫻春樹。」

和泉 三月
「你說他叫櫻春樹,那該不會……。」

六彌 NAGI
「YES。」

六彌 NAGI
「就是替ZERO作曲的那個人。」

七瀨 陸
「……ZERO的……!?」

和泉 一織
「那麼我們一直以來,都在唱ZERO的作曲家所寫的歌嗎!?」


小鳥遊 紡
(TRIGGER紅遍天的夏日歌曲,其實原本是IDOLiSH7的歌……。)

小鳥遊 紡
(鮮少人知道,藉由那首歌,IDOLiSH7與TRIGGER之間萌生了不可思議的羈絆。)

小鳥遊 紡
(那首歌就像盛夏的白浪,牽引著大家的命運,湧進了大家心海的岸邊。)

小鳥遊 紡
(錄進CD裡的歌聲聽起來是那麼快樂,然而TRIGGER卻不怎麼唱那首歌了。)

小鳥遊 紡
(直到最後都沒能讓人看見的,IDOLiSH7出道曲MV裡頭大家的笑臉。)

小鳥遊 紡
(兩者都快要就這樣化為泡沫消失,令人心痛。)

小鳥遊 紡
(接著,季節流轉――)

小鳥遊 紡
(自從那首歌為世人所知之後,迎來了第二個夏天。)


七瀨 陸
「我們回來了!」

和泉 三月
「好熱啊!真的進入夏天啦!」

大神 萬理
「歡迎回來,各位。你們都餓了吧,我替你們叫好了外賣。」

四葉 環
「太棒啦!我超餓。」

和泉 一織
「大神先生,你在看什麼?」

大神 萬理
「啊,這個嗎?因為我翻出了『來一夏吧☆』的MV檔案,覺得很懷念所以就在看。」

二階堂 大和
「哈哈,聽到這首歌是用我們的聲音唱的,事到如今還覺得頗新鮮的啊。」

逢坂 壯五
「因為街上聽到這首歌都是TRIGGER的聲音嘛,明明是去年的歌,到現在還是好有人氣啊。」

六彌 NAGI
「Hm……原本覺得已經放下了,但像這樣重看MV,我果然還是希望這首歌能讓我們來唱……。」

和泉 三月
「就說沒辦法啦,讓給他們吧。他們當時也很煎熬啊。」

山村蕎麥麵館店員
「謝謝惠顧,讓您久等了。」

七瀨 陸
「啊,是蕎麥麵外賣,我去應門!」


七瀨 陸
「非常感謝。……啊,是傳說中長得很像八乙女先生的那位,晚上好。」

山村蕎麥麵館店員
「晚上好。來,十份天婦羅蕎麥麵,小心燙哦。」

山村蕎麥麵館店員
「嗯……?這首歌……。」

七瀨 陸
「嘿嘿,這是我們夢幻的出道曲。」

山村蕎麥麵館店員
「……。」

七瀨 陸
「啊……這可能不能講……。呃,這是我們在卡拉OK裡面錄的!模仿TRIGGER然後錄音……」

山村蕎麥麵館店員
「……竟然說什麼模仿TRIGGER,為什麼你們非得說那種卑微的藉口不可。」

七瀨 陸
「咦?……好燙!」

山村蕎麥麵館店員
「啊……您沒事吧?」

七瀨 陸
「沒事!呃、總之我們會害羞所以還請你保密。謝謝你一直以來讓我們吃到這麼好吃的蕎麥麵。」

山村蕎麥麵館店員
「……。」


第2話 唱那首歌吧
翻譯:包瑄


十 龍之介
「早上好。啊,NAGI。」

六彌 NAGI
「……。」

十 龍之介
「你還是一樣,是個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美男子啊。就算我現在已經習慣樂和天的長相了,看到像你這樣的帥哥還是會忍不住
緊張……。」

六彌 NAGI
「STOP!請不要跟我說話!」

十 龍之介
「咦!?」

六彌 NAGI
「……Jesus!!Oh my god!!我在預約周邊的競賽中落敗了……!!手機訊號太弱是這世上的一種災厄!!」

十 龍之介
「你、你還好嗎……?」

六彌 NAGI
「為什麼我沒抓準時機按下去……。果然還是只能在當天搭第一班車去排隊了……。……,現在的我,是世界上最不幸的男
人……。」

十 龍之介
「雖然我不是很懂,但你別哭。來,手帕給你……。」

六彌 NAGI
「……。」

六彌 NAGI
「……夏天又再度來臨了。你們為什麼不唱從我們這裡搶走的那首歌?」

十 龍之介
「啊……你是指『來一夏吧☆』?」

六彌 NAGI
「要是你們還搶了其他的歌,那我可要處罰你們,讓你們改掉愛偷東西的壞習慣。」

十 龍之介
「沒、沒有啦!我想應該只有那首歌……。」

十 龍之介
「……在黑白對決之前跟你們聊RC的時候,三月不是跟我們說過,那首歌被偷的時候,他想要痛打我們一頓嗎。」

十 龍之介
「他說『但是就這樣算了吧。那首歌已經是你們的了。』」

十 龍之介
「聽到他那樣說,我感覺被救贖了。能夠得到你們的原諒我很開心。但是……。」

十 龍之介
「每次唱那首歌,我腦中就會浮現你們的溫柔、你們對歌曲的心意,心底就覺得好痛苦……。我想天跟樂也是一樣的。」

六彌 NAGI
「就因為這樣,明明街上的人聽到那首歌都在跟著哼,你們卻一直不唱嗎?」

十 龍之介
「……可能吧。」

六彌 NAGI
「……你們不唱,就還我們。因為你們的感傷而被葬送的旋律正在哭泣。你們該拭去的淚水不是我們的,而是那首歌的。」

十 龍之介
「NAGI……。」

和泉 三月
「喂!你幹嘛為難人家啦!」

六彌 NAGI
「……Ouch!三月……。」

和泉 三月
「抱歉啊,十先生。你們也有你們的苦衷,所以等你們能開心唱那首歌的時候,就去唱吧。」

十 龍之介
「……。開心唱那首歌的時候……。」

和泉 三月
「好了,NAGI,該走了。」

六彌 NAGI
「三月,我沒訂到限定周邊……。我明明準時按下去了他卻告訴我完售了,太不公平了。網路商店的負責人員應該要在開始預
約之前,告知大家電腦系統的時鐘的詳細時刻才對。」

和泉 三月
「你訂下去時候的氣勢不夠啦。別哭哭啼啼的在那邊懊悔,跟訂到的人說聲『恭喜』吧!」

和泉 三月
「與其在這邊為沒有的東西難過,不如想像一下那東西去了別人那兒得到了幸福,這樣NAGI才能打起精神吧?」

六彌 NAGI
「YES……。Congratulation……。」

和泉 三月
「太小聲啦!」

六彌 NAGI
「Ouch!」

十 龍之介
「……。」


工作人員
「OK!大家辛苦了!」

二階堂 大和
「各位辛苦了。」

九条 天
「各位辛苦了。」

二階堂 大和
「好久沒跟九条當同個節目的來賓了啊。要去吃頓飯嗎?」

九条 天
「我接下來還有工作。」

二階堂 大和
「是嗎……。我說,那首歌,你們為什麼不唱。」

九条 天
「……。」

二階堂 大和
「要是你們出了今年的夏天歌曲,那麼那首歌就要成為過去,就這樣結束了嗎?大家都在等你們唱啊。」

九条 天
「……社長不願意。他說那首歌牽扯了不好的事情。」

二階堂 大和
「因為那是櫻春樹的歌?因為那曾經是我們的歌?不過我也不想引發Re:vale翻唱ZERO的歌那時候的那種騷動就是了。」

二階堂 大和
「但讓那首歌就這樣成為過去劃下句點,不是你們的作風吧,TRIGGER。」

九条 天
「……。」

二階堂 大和
「我很期待你們讓我們陶醉那首歌的模樣哦。那我走了,你辛苦啦。」


小鳥遊 紡
「各位,重大消息!IDOLiSH7決定要參加『第一屆夏之島音樂祭』了!」

七瀨 陸
「夏之島就是那個合併地區,在關東新建的海岸度假區對吧?我有聽說那裡是觀光勝地,但沒想到他要辦音樂祭!」

小鳥遊 紡
「是的!是個邀請各領域的歌手來參與的大規模戶外演唱會!聽說TRIGGER也會參加!」

和泉 三月
「在夏天的海邊開戶外演唱會,感覺超爽的啊!」

六彌 NAGI
「各位看上去那麼開心真是太好了,那麼,我就回我故鄉去了。」

和泉 三月
「站住!」

六彌 NAGI
「No way!」

二階堂 大和
「NAGI是在北歐出生的嘛,我記得你去年的戶外演唱會好像也中暑了?」

六彌 NAGI
「那是比古代埃及奴隸還苛刻的經歷……。請你們把我當成企鵝,還拜託你們疼愛我、不要逼我。」

七瀨 陸
「沒問題的啦!吃吃刨冰打起精神吧!」

和泉 一織
「七瀨倒是很會應付夏天啊,跟春秋冬比起來。」

七瀨 陸
「嗯!我最喜歡夏天了!只要沒有颱風就不會有氣壓的變化,除了老舊的冷氣之外都沒什麼好怕的!」

逢坂 壯五
「好期待啊。雖然也要看海岸的形狀,但海邊的演唱會會自然產生音響效果,讓聲音充滿魄力啊。」

四葉 環
「是哦,既然是海邊演唱會,那那首歌就很適合了啊。TRIGGER會唱嗎?」

七瀨 陸
「好想聽『來一夏吧☆』,那首歌一定會在天空與大海之間爽朗地迴盪著!」

六彌 NAGI
「陸……要是他們不唱,你就像在Sound Ship那樣,把那首歌給劫過來吧。」

七瀨 陸
「……NAGI……。」

六彌 NAGI
「別讓春樹的歌死去。」


第3話 玻璃櫥窗
翻譯:包瑄


姊鷺 薰
「打擾了。……哎呀,社長您在看什麼呢?」

八乙女 宗助
「去年的Sound Ship。」

姊鷺 薰
「哦……代替取消上台的TRIGGER,IDOLiSH7唱了『來一夏吧☆』的那個節目對吧。」

八乙女 宗助
「真是不吉利的一首歌。都怪日向害得我給小鳥遊欠了個人情。」

敲門聲
「叩叩」

開門聲
「喀嚓」

九条 天
「打擾了。」

十 龍之介
「您辛苦了,社長、姊鷺小姐。」

八乙女 樂
「你特地把我們叫來要做什麼。」

八乙女 宗助
「你們決定要參加『夏之島音樂祭』了。這是場為了能同時吸引觀光客,而由自治區所舉辦的大規模音樂活動。」

八乙女 宗助
「海灘的一部份會設置舞台,會由數個歌手來進行演唱。演唱會也會在電視上播出。」

八乙女 宗助
「男性偶像將由TRIGGER和IDOLiSH7參與演出。」

八乙女 樂
「IDOLiSH7……。」

八乙女 宗助
「你們考量一下中暑風險和體力,跟姉鷺一起想想歌單吧。」

八乙女 樂
「我有一個要求,可以提出來嗎。」

八乙女 宗助
「什麼。」

八乙女 樂
「我們想唱那首歌……我們想唱『來一夏吧☆』。」

十 龍之介
「樂……。」

八乙女 宗助
「我駁回。我不能讓你們唱沾了髒東西的歌。你們好像透過某些管道得知了剽竊事件,但你們就跟那首歌一起忘掉吧。」

九条 天
「那首歌很適合夏天。粉絲對於我們不唱那首歌也起疑心了。」

姊鷺 薰
「這些孩子說的也是有道理……。那首歌明明是去年出的,今年卻又流行起來了。只要讓TRIGGER唱,單曲的銷售量一定也會……。」

八乙女 宗助
「你們就那麼不知恥嗎?你們的歌給敵團唱去了,他們還搶走了你們的喝采!真是難堪……。」

十 龍之介
「……我不認為那很丟臉很難堪。就這樣湮滅這件事我才覺得丟臉。」

八乙女 宗助
「……龍之介。」

十 龍之介
「我曾經很喜歡那首歌,當時唱那首歌的時候我很開心。我想要再次發自內心開心地唱那首歌。我想要唱現場給粉絲聽。」

十 龍之介
「拜託您了,社長。」

八乙女 宗助
「我不會讓你們唱那首歌。臭掉的東西就該蓋上蓋子把它丟掉。」

八乙女 樂
「……你說它是臭掉的東西?你第一次聽到那首歌的時候不也很喜歡嗎!」

八乙女 宗助
「吵死了!夠了,姊鷺,把這些傢伙給帶走。」

姊鷺 薰
「是……。」


八乙女 樂
「……」

八乙女 樂
「……可惡!」

姊鷺 薰
「別擺出那種表情!社長也不是要刁難你們,而是想保護你們才那麼說的呀。」

姊鷺 薰
「因為要是讓大家察覺剽竊事件、或是讓大家知道你們唱了櫻春樹的歌,你們可能會受到傷害的。」

姊鷺 薰
「Re:vale翻唱ZERO的歌吃的那些苦頭,你們可沒忘吧?」

八乙女 樂
「就算受到中傷,Re:vale還是做到底了!落成慶典那麼成功不就證明了他們是對的嗎。」

姊鷺 薰
「那是因為Re:vale有實際的功績,是這五年來的功績保護了他們免於世人非難。」

八乙女 樂
「你的意思是我們沒有?」

姊鷺 薰
「我沒那麼說呀!我的意思是要考慮最糟的情況來替你們做宣傳,這是很重要的!」

十 龍之介
「那IDOLiSH7呢?IDOLiSH7是比我們還新的團體。但他們還是在危險的情況頻頻獲得了成功。」

姊鷺 薰
「他們只是受了Re:vale的恩惠吧。說起來他們每次都在危險邊緣,根本稱不上安定的事業。」

九条 天
「我能夠明白社長的心情,也能明白姉鷺小姐的心情。我們受傷的話,粉絲就會跟著受傷。……但是,我偶爾會浮現疑惑。」

八乙女 樂
「怎樣的疑惑?」

九条 天
「保持毫髮無傷,就那麼重要嗎?」

姊鷺 薰
「現在這個時代又不景氣又難熬呀。心靈疲勞的人們會選擇不會失敗、可以安心去愛、愛了也不會遭人批判的人事物。」

姊鷺 薰
「為了讓自己度過光明的日子,才會憧憬偶像、才想作個快樂的夢呀。會帶給人不安的偶像是沒有價值的。」

姊鷺 薰
「要是你們染上了不好的事情,他們就會覺得自己被詐欺而憎恨你們,大家都會離你們而去的。」

九条 天
「那麼為什麼,IDOLiSH7會在Black or White贏了我們?」

姊鷺 薰
「……。」

九条 天
「面對遭人厭惡、反覆經歷失敗、挫折跟風波的IDOLiSH7,為什麼有能力打動人心?」

九条 天
「不看清這一點,我們就會再一次輸給IDOLiSH7。」

姊鷺 薰
「你們不會輸的。」

九条 天
「……。」

姊鷺 薰
「君子不立於危牆之下,不火中取栗呀。你們不需要被燒傷的,那首歌沒有到要讓你們背負風險那樣必要。」

八乙女 樂
「……我們可是害他們的出道曲付諸流水了啊!」

姊鷺 薰
「聽話!」

姊鷺 薰
「TRIGGER就是要像皇冠那樣持續閃耀。那是你們對廣告贊助商還有粉絲最重要的義務!」

姊鷺 薰
「請你們做好這一點,再去想其他的事情。――我不會再讓你們唱那首歌的。」


八乙女 樂
「……。」

十 龍之介
「樂!你上哪去!?」

九条 天
「我懂你的不滿,但你可別去跟爸爸互毆啊,小八乙女。」

八乙女 樂
「吵死了!誰管我老爸的許可,我要自己去跟大眾公布剽竊事件!」

九条 天・十 龍之介
「啥!?」

八乙女 樂
「我要把實話全說出來,把歌還給IDOLiSH7!那首歌不是臭掉的東西也不是火裡的栗子。那是他們的出道曲、是我們唱過的歌!」

十 龍之介
「樂!你等等!」

八乙女 樂
「放開我……!」

十 龍之介
「我懂你的心情!但不能感情用事!你會給很多人添麻煩啊!」

八乙女 樂
「誰管他……!在那之前還有一些我們不得不賠罪的事情吧!」

十 龍之介
「你冷靜點!大家一起商量下吧!一定可以找到一個好方法的……!」

八乙女 樂
「吵死了!放開我、放……。……好痛啊,你這個肌肉白痴!!」

十 龍之介
「抱、抱歉!我不小心太用力了……。」

八乙女 樂
「你看看都留下痕跡了……。……啊!我襯衫都破了!」

十 龍之介
「怎麼辦,我來縫吧?我很會縫紉哦!」

九条 天
「――你們搞笑短劇演完了嗎?」

八乙女 樂
「誰在演短劇了!!」

十 龍之介
「天,你有黑色的線嗎?」

九条 天
「要是我有,我會先把你們的嘴給縫起來。樂,就算你說要公諸於世,但你也沒有剽竊的證據吧。」

八乙女 樂
「我問了事務所的人,他說日向去偷割的時候,被小鳥遊事務所的人給逮到了。讓他們來作證就可以了。」

九条 天
「誰?」

八乙女 樂
「MEZZO"。」


逢坂 壯五
「已經聽不到TRIGGER唱『一夏』了嗎……。」

逢坂 壯五
「夢幻的出道曲嗎……。那個時候好忙、腦子裡塞滿了各種事情,就連去沖繩的事情都記得不是很清楚啊。」

四葉 環
「Zzz……Zzz……。」

逢坂 壯五
「當時看著你這張睡臉,讓我對將來充滿了不安啊。」

敲門聲
「叩叩」

逢坂 壯五
「是。」

八乙女 樂
「抱歉,你們有空嗎。」

逢坂 壯五
「八乙女先生!?請、請稍等一下!」

逢坂 壯五
「……環、快起來!TRIGGER前輩來找我們,你卻在睡覺就太失禮了!環……!」

四葉 環
「唔……。我還能吃……。」

逢坂 壯五
「你不用吃了啦……!」

九条 天
「開門,我們一下子就會好。」

十 龍之介
「抱歉啊,這麼突然。」

逢坂 壯五
「我、我現在就去開門!……沒辦法了,讓他跪坐靠在牆邊……。好重……他都吃了什麼啊……。」

開門聲
「喀嚓」

逢坂 壯五
「……讓您幾位久等了!」

八乙女 樂
「嗯?……四葉在幹嘛?」

逢坂 壯五
「他很想迎接各位卻自知不會講話而無法開口,而他正在傾斜45度來表達他的焦急。」

四葉 環
「……唔……還要一碗……。」

逢坂 壯五
「他說您幾位還是一如往常那麼有精神真是太好了。那個,今天究竟是找我們有什麼事……。」

八乙女 樂
「我聽姊鷺說了,日向要偷歌的時候,是你和四葉抓住了他對吧?」

逢坂 壯五
「……啊……。」

八乙女 樂
「我希望你能作證那件事,我會設置好場合,來向世人公布那首歌是剽竊的。」

逢坂 壯五
「您、您說什麼!?」

八乙女 樂
「你們也覺得那樣比較好吧!?」

逢坂 壯五
「……。就算這是八乙女先生的請求,但唯有這件事我無法答應……。」

八乙女 樂
「為什麼啊!?」

逢坂 壯五
「我是TRIGGER的粉絲。我希望TRIGGER可以再繼續唱下去。我不想做出會傷害各位名譽的事情。」

八乙女 樂
「比起身為我們粉絲之前,你身為IDOLiSH7的一員才更重要吧!你不想拿回出道曲嗎!?」

逢坂 壯五
「……。」

十 龍之介
「別這樣,樂!讓這2人揹負這種角色他們太可憐了。他們是喜歡我們的啊!對吧?」

八乙女 樂
「要是喜歡我們就應該更不想看見,我們為了自保而默不作聲那種難看的樣子吧!對不對!?」

九条 天
「你不想捲進多餘的紛爭,對吧?」

逢坂 壯五
「嗚嗚……精神上的三馬分屍……。」

八乙女 樂
「你說不要那我就問四葉。喂,起來!四葉!」

逢坂 壯五
「他、他醒著的!環他沒有在睡覺!」

四葉 環
「Zzz……Zzz……。」

九条 天
「他這副德性你還要我們覺得他醒著,你是不是拐個彎把我們當傻子?」

逢坂 壯五
「小的不敢……!」

八乙女 樂
「四葉、起來!我叫你起來!啊、那個。你喜歡的那個王爺布丁!」

九条 天
「是國王布丁。」

八乙女 樂
「我買100個國王布丁給你,快起來!」

四葉 環
「真假……!?」

十 龍之介
「啊、他醒了。早安,環!」

四葉 環
「你要給我100個國王布丁嗎!?」

八乙女 樂
「相對的,你會幫忙作證剽竊吧?」

四葉 環
「我會我會!太棒啦……!要是有100個國王布丁,我1小時吃1個也能吃100小時……唔唔唔!」

逢坂 壯五
「我們不需要國王布丁!也不會作證!」

四葉 環
「……為什麼是小壯來決定啊!那可是100個國王布丁耶!?怎麼想都需要吧!唔唔唔……!」

逢坂 壯五
「請容我們拒絕!非常抱歉,您幾位請回吧!」

四葉 環
「……不要回去……!喂,小壯!你不要擅自亂說!!」

十 龍之介
「啊、別吵架!樂,你把他們牽扯進來他們太可憐了啦。抱歉啊,讓你們起了爭執……。」

逢坂 壯五
「沒問題的。這是我們預設的模式。」

十 龍之介
「預設……?」

四葉 環
「……滾開啦,小壯!你要是再妨礙我的國王布丁,我這次真的要把MEZZO"感情好的假招牌給拆了!」

逢坂 壯五
「就是呀。祝你能夠成為一個跟布丁一起唱歌跳舞的偶像。」

九条 天
「你也該回去了,樂。」

八乙女 樂
「等等啊,天!交涉還沒結束啊!」

九条 天
「抱歉驚擾你們了。」

逢坂 壯五
「……還請恕我們招待不周!」

四葉 環
「啊啊!100個國王布丁……!可惡!小壯你這混帳……!」


七瀨 陸
「要把剽竊事件公開?八乙女先生那樣說了嗎?」

二階堂 大和
「啊――,糟了……。我可能說了些話把他們給逼緊了。」

和泉 一織
「你說了什麼嗎?」

二階堂 大和
「我就想著要他們別介意儘管唱,跟九条說『你們要就這樣當那首歌不存在嗎』。」

六彌 NAGI
「我也跟十說了要是他們不唱就還給我們。」

和泉 三月
「你們兩個乍看之下很顧慮他人,但偶爾卻挺白目的耶。」

二階堂 大和·六彌 NAGI
「沒、沒那回事吧!?」
「沒、沒那回事的!」

和泉 一織
「在哥哥的小團裡面有2個白目的人嗎?我好擔心啊,哥哥……。」

七瀨 陸
「……那TRIGGER說什麼?」

逢坂 壯五
「TRIGGER到我們的休息室來了……。」

四葉 環
「我討厭小壯,每次見到前輩就犧牲我的國王布丁。真想讓前輩這種東西從世界上消失……。」

逢坂 壯五
「……環在我們談論事情到一半的時候就進入了這個模式,結果就沒能打聽詳細的情報了。」

四葉 環
「是小壯的錯吧!?我總是!每一天!大概說300次!我很喜歡國王布丁不是嗎!」

逢坂 壯五
「環,很遺憾的,扣掉睡眠時間,你不3分鐘就說一次『我喜歡國王布丁』,一天是說不到300次的。」

四葉 環
「國王布丁國王布丁國王布丁國王布丁國王布丁國王布丁國王布丁國王布丁國王布丁國王布丁國王布丁國王……!」

逢坂 壯五
「這不是一次說就算數吧!」

二階堂 大和
「這兩個人的爭執感覺越來越幼兒了啊。」

七瀨 陸
「……好擔心天哥哥他們啊……。明明偷歌也不是出自TRIGGER意願,希望他們能購不要介意去唱那首歌啊。」

和泉 一織
「可能八乙女社長也有限制他們,因為櫻春樹的歌才剛牽扯到麻煩。」

六彌 NAGI
「要是他們不喜歡春樹的歌,我就要他們還回來。」

和泉 三月
「NAGI、我就說了……。他們也有苦衷的。」

六彌 NAGI
「我們為了唱春樹的歌而奮鬥,要是他們是歌手,就應該為了歌曲戰鬥。」

小鳥遊 紡
「可能他們沒有辦法戰鬥……。TRIGGER的各位,在良好的意義上是無所畏懼的。但是,他們所背負的事物也很龐大……。」

小鳥遊 紡
「許多工作人員、事務所的同輩跟後輩、諸多贊助商、參與的節目,都把TRIGGER當成支柱,他們為了守護一切……。」

小鳥遊 紡
「被關在漂亮的玻璃櫥窗裡、被嚴密的保護著,我偶爾會感受到,他們那種無法自由行事的感覺……。」

七瀨 陸
「玻璃櫥窗裡……。……感覺跟以前完全相反啊……。」

和泉 一織
「七瀨……。」

七瀨 陸
「在無菌乾淨的床上受人保護的,一直都是我。」

七瀨 陸
「但是,天哥哥讓我看到了自由的世界,甚至讓我沒有不自由的感覺。就算他現在在我的對手團體裡,我還是一直很感謝他。」

七瀨 陸
「天哥哥要是現在動彈不得、喘不過氣,這次希望能換我來讓他能夠放鬆地呼吸。因為……。」

七瀨 陸
「那3個人唱那首歌的歌聲,聽起來是那麼的快樂啊。」


第4話 朝向自由的意志
翻譯:包瑄


小鳥遊 紡
(接著,來到『夏之島音樂祭』前一天――)

和泉 三月
「哇―!是海―!!」

二階堂 大和
「阿三你還是照慣例要大叫啊。」

七瀨 陸
「天氣真是太好了!能在這種天氣裡唱歌一定很舒爽吧!希望明天演唱會也是晴天!」

六彌 NAGI
「……拜託是陰天……。」

和泉 三月
「晴天比較好吧!?你就認命當隻熱愛夏天的企鵝吧!我們會盡全力幫你的啦!」

四葉 環
「啊,在播龍哥的廣告。」

十 龍之介
「――給火熱的身軀嶄新的刺激。灼熱的雷電辣酒,黑啤酒登場。」

全員
「好性感啊。」


十 龍之介
「不好意思,太太……雖然您難得邀我,但我之後要跟團員們彩排……。」

美女貴婦
「哎呀……那麼你今晚要不要在我床上享受下不彩排的感覺?」

十 龍之介
「我、我一正式來就會不行的,不好意思!」

八乙女 樂
「龍,走了!」

十 龍之介
「團員在叫我!……謝了,樂,幫大忙了。」

八乙女 樂
「每次每次每次每次都這樣,你為什麼老是會被纏上啊。」

十 龍之介
「我很不會拒絕女性的邀約……。」

九条 天
「我下次送你一件紅色的帽兜吧。你就把派跟葡萄酒放在籃子裡出門去。」

十 龍之介
「葡萄酒?我喜歡蒸餾的!啊……。」

七瀨 陸
「――天哥哥!」

八乙女 樂
「……是IDOLiSH7。」

九条 天
「……。」

七瀨 陸
「……天哥哥,你剛到嗎!?」

九条 天
「陸,不要跑步。」

七瀨 陸
「跑一下沒事的!您好,八乙女先生!十先生!」

十 龍之介
「你好啊,陸。」

八乙女 樂
「今天好熱啊。」

七瀨 陸
「因為夏天嘛!」

和泉 一織
「七瀨,請你不要奔跑!你知道你的身體……。……!TRIGGER……。」

八乙女 樂
「就像之前在沖繩遇見你們一樣啊,從那之後已經快過一年了嗎。你們也漸漸像專業的了嘛。」

七瀨 陸
「謝謝您。天哥哥,你有時間說下話嗎……?」

九条 天
「我的行程很緊,你別在外面那樣叫我。」

七瀨 陸
「我知道了……九条先生,明天一起加油吧。」

九条 天
「請多指教。」

和泉 一織
「你滿足了嗎?該走了哦,七瀨。」

七瀨 陸
「……等等!你聽說明天的安排了嗎?在IDOLiSH7唱完歌之後,我們會介紹TRIGGER的歌來串場。」

七瀨 陸
「天……九条先生願意的話,我們會介紹『來一夏吧☆』,我們也跟業團的人說過了!」

九条 天
「……陸……。」

七瀨 陸
「只要怪到我們頭上,TRIGGER就不會被罵了吧?我們團員大家也都說好!因為你們不能唱喜歡的歌,一定很難受。」

八乙女 樂
「……別多管閒事,為什麼你們要為我們做到那樣。」

七瀨 陸
「不是為了TRIGGER,是為了歌曲和我們團員。因為不這樣做,最喜歡櫻春樹的NAGI會無精打采的!」

七瀨 陸
「NAGI呀,他跟我說過,要是TRIGGER不唱,那就要我再把那首歌給劫過來。」

十 龍之介
「劫歌……。……就像在Sound Ship的時候那樣……?」

七瀨 陸
「但我不認為我們是用劫的。不能唱出道曲,雖然我覺得很不甘心也很寂寞,但這跟偷與被偷無關……。」

七瀨 陸
「因為我覺得歌曲是用來連繫人心的。」

八乙女 樂
「七瀨……。」

七瀨 陸
「那首歌連繫了我們跟TRIGGER,所以我想聽你們3人快樂的唱那首歌。」

九条 天
「……。」

七瀨 陸
「明天我們會交棒給你們,讓那首歌復甦吧,TRIGGER。」


和泉 三月
「海好漂亮啊!你看,風很舒服吧,NAGI!」

六彌 NAGI
「我認為很適合Girl Hunt跟Marine Sports。我可以現在就來Enjoy嗎?」

二階堂 大和
「沒時間玩了吧?你明天再Enjoy演唱會啦。」

六彌 NAGI
「在夏日的天空下,想到失去的Summer Song,只會讓我憂鬱……。」

和泉 三月
「NAGI……。」

二階堂 大和
「……櫻春樹嗎……。那個人對NAGI而言是怎樣的人?」

六彌 NAGI
「……。」

二階堂 大和
「幹嘛?」

六彌 NAGI
「……明明你都不透漏自己的私人情報,虧你還那麼厚臉皮的來問我問題啊。」

二階堂 大和
「吵死了。那算了,你別講了。」

和泉 三月
「別吵架啦,沒問題的。被秘密主義的人給包圍的我才更可憐。」

二階堂 大和·六彌 NAGI
「沒、沒那回事吧!?」
「沒、沒那回事的!」

和泉 三月
「不過我其實也沒多介意啦。」

六彌 NAGI
「我明白了……。來第五次真心話大會。」

二階堂 大和
「前四次是在哪裡舉辦的啊?」

六彌 NAGI
「在遇見春樹之前,我度過了好長一段寂寞的歲月。直到聽到他的歌之前,我曾經都沒發現自己很寂寞。」

六彌 NAGI
「歌曲就是有那種力量,震撼心靈,孕育無名的感情。在世界上穿梭的歌曲,就代表了人的感情。」

六彌 NAGI
「那首歌,絕對不是讓人悲傷的歌。」

六彌 NAGI
「然而它卻成了悲傷的姿態,像朽木那樣頹倒在地,那個景象令我心痛。」

和泉 三月
「……是嗎……也是啊……很重要的人寫出一首活潑快樂的歌,卻一直被當成一種痛苦,一定會覺得很討厭吧……。」

二階堂 大和
「TRIGGER那些人,就是認真到骨子裡了啊……。CD裡面他們的歌聲體起來越開心,該怎麼說,就讓人感覺越心痛啊……。」

二階堂 大和
「要是他們周遭的環境能讓他們自由行事就好了……」

和泉 三月
「啊……是TRIGGER的經紀人。」

姊鷺 薰
「……IDOLiSH7……。明天請多指教。別灌輸一些奇怪的事情給我們孩子唷。」

二階堂 大和
「你們不唱『一夏』嗎。我覺得TRIGGER跟觀眾都在等哦。」

姊鷺 薰
「請不要對事務所的方針插嘴。……發生那種事,雖然對你們很抱歉,但守護TRIGGER對我們而言更重要。」

和泉 三月
「那你們也要給我好好保護TRIGGER的心啊。啊……還請你們保護好啊。」

姊鷺 薰
「……。」

和泉 三月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就本末倒置了吧?我已經不想看到TRIGGER充滿愧疚了啊。」

和泉 三月
「不要讓那麼帥氣的他們都低下頭來了。他們可是讓全日本都愛上的TRIGGER耶!」

姊鷺 薰
「你們……。」

六彌 NAGI
「要是是我們的經紀人,她就不會只保護我們的名聲,而會為了保護我們的心而作戰。」

六彌 NAGI
「妳也跟紡一樣,是個勇敢又美麗的女性。還請別讓那首歌、以及TRIGGER的心死去。請妳喚起終結悲傷的奇蹟。」

六彌 NAGI
「我發自內心如此希望著。」

姊鷺 薰
「……NAGI……。」


和泉 一織
「你把計畫都告訴九条了……要是明天他們立了什麼對策來對付我們我可管不著喔。」

七瀨 陸
「抱歉啊,難得一織幫我想了點子。但是我無論如何都想告訴他們。」

七瀨 陸
「我想告訴他們,我們很期待TRIGGER。因為一織對我有所期待,也讓我開心到心裡都在顫抖。」

和泉 一織
「……。」

七瀨 陸
「我啊,因為身體很虛弱,所以大家總是都對我很好。那樣我也是很開心沒錯……。」

七瀨 陸
「但我一直希望有人可以跟我說,不是跟我說沒事,要我就在那邊別動……。」

七瀨 陸
「而是跟我說我一定可以,而且非我不可。跟我說因為是我,所以就算知道很勉強還是期待著我。跟我說就算我遍體麟傷,也要加油。」

和泉 一織
「七瀨……。」

七瀨 陸
「啊哈哈……也會碰到快要敗給壓力的時候啊,也會有害怕失敗害怕受傷的時候。」

七瀨 陸
「但是,對我有所期許的聲音,會讓我挺起胸膛。讓我能夠沉浸在自豪說出『你們看吧』那一瞬間的美夢中。」

七瀨 陸
「雖然一織很斯巴達,但多虧了你,我才得到了無可替代的自信。那個只能被小心翼翼保護的自己,有所改變了啊。」

七瀨 陸
「就算全世界的醫生都跟我說不行,但只要一織叫我唱,我就能唱。我希望我能成為那樣的自己。所以,還請你一直都要對我有所期待。」

七瀨 陸
「不管我有多殘破不堪有多痛苦難熬,只有一織你也要嚴厲的訓我。」

和泉 一織
「……。你這人還真提出了一個很苛刻的要求啊。」

七瀨 陸
「不是一織我就不會這樣說了!」

和泉 一織
「……TRIGGER會唱的。你們兄弟倆看起來不像但其實很像。你們都是絕對會回應他人希望的那種人。」

和泉 一織
「他們會讓夏天所期待的那首歌甦醒的。」


十 龍之介
「潮汐的聲音聽起來真舒服啊……。」

八乙女 樂
「是啊……。」

十 龍之介
「連結我們與IDOLiSH7的歌嗎……。他們能那樣想真是令人開心啊。……陸真是個好孩子,對吧?」

九条 天
「為什麼你要徵求我的同意。」

十 龍之介
「哈哈……我想說他不愧是天的弟弟啊。」

八乙女 樂
「……。其實,因為某個契機,我不小心聽到了IDOLiSH7唱的『來一夏吧☆』。」

十 龍之介
「是嗎……。」

八乙女 樂
「在那之後,他們的歌聲就一直縈繞在我耳邊久久不散。因為……。」

八乙女 樂
「他們的歌聲聽上去,是那麼快樂。」

十 龍之介
「樂……。」

八乙女 樂
「所以我想把那首歌還給他們,想讓他們再唱一次那首歌。」

八乙女 樂
「明明是首那麼活潑的歌,但一聽就讓人心痛……。就連我們的版本我也聽不了。因為這首歌受傷了,被人傷害了。」

八乙女 樂
「但是……要是這麼想,就太對不起那首歌了。」

十 龍之介
「對啊……那首歌不悲傷。樂發自內心開心的說過,這首歌在演唱會上一唱,就能夠炒熱觀眾席的氣氛。」

八乙女 樂
「哈哈……龍你也是,當時看起來很開心。」

十 龍之介
「我喜歡充滿活力的歌啊。我雖然也喜歡我們往常冷酷又性感的歌,但歡鬧的歌才更接近平時的我啊。」

十 龍之介
「而且,這是我們充滿回憶的歌。那是第一次,天對我們說出了真心話。是天第一次,說我們是朋友。」

九条 天
「……。」

十 龍之介
「你記得嗎?」

九条 天
「我記得。」

十 龍之介
「我很開心哦。」

九条 天
「是哦。」

九条 天
「……。」

九条 天
「……我也喜歡那首歌。」

八乙女 樂
「我知道。」

九条 天
「我們喜歡那首歌……。那首歌就像珍貴的相簿、像獎盃、像留在身上的古老傷痕。」

十 龍之介
「沒錯,那是最單純的答案。」

八乙女 樂
「唱歌、跳舞、快樂的時光才是真實的。我們的心痛和世人的眼光全都是擾人的雜音,對吧?」

九条 天
「要唱嗎?」

十 龍之介
「來唱吧。」

八乙女 樂
「我們可以唱的,我們可是歌手。在舞台上誰都無法對我們出手。在那段時間裡我們是無敵的。」

十 龍之介
「和你們倆一起的話,就算遍體麟傷也無所謂。比起毫髮無傷,我更想在我身上刻上有價值的傷口,為了讓我能以自己為豪。」

九条 天
「……真不錯啊,我開始興奮起來了。」

九条 天
「再掀起一次政變吧,我們可不是毫髮無傷的寶石,而是不屈不撓的革命戰士。」

九条 天
「我們就讓那首歌代替革命的旗幟,升上高空吧。」


小鳥遊 紡
(接著,隔天――)

小鳥遊 紡
(在萬里無雲的晴空下,『夏之島音樂祭』開幕了)


第5話 潮聲奇蹟
翻譯:包瑄


觀眾
「哦哦哦哦哦哦哦……!」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啊……!」

二階堂 大和
「……音樂祭的會場也太High了吧!?這會場是可以喝酒的嗎?」

和泉 三月
「這可是海灘演唱會啊!也有人直接穿著泳衣就來參加了。啊哈哈,感覺超開心的!」

和泉 三月
「真的就是來一夏吧!的感覺啊!」

小鳥遊 紡
「各位辛苦了!臨時有所變更真的很抱歉,我們出場的順序和TRIGGER對調了!」

七瀨 陸
「咦……!?也就是說我們排在TRIGGER之後嗎!?」

和泉 一織
「因為你把計畫告訴人家,所以被他們防範了吧?怕我們給他們做奇怪的歌曲介紹……。」

七瀨 陸
「怎麼這樣……。」

觀眾
「TRIGGER!TRIGGER!」

觀眾
「TRIGGER!TRIGGER!」

逢坂 壯五
「……!上一個歌手一唱完,觀眾席立刻就開始喊TRIGGER了。好強烈的熱氣啊!」

四葉 環
「啊,TRIGGER上台……」

觀眾
「哦哦哦哦哦哦哦哦……!」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四葉 環
「哇……,好吵――!!」

和泉 三月
「哈哈哈!!因為海岸的音響效果,歡呼聲也超響的啊!」

小鳥遊 紡
「咦?樂先生是不是沒用麥克風在跟我們說些什麼?」

七瀨 陸
「咦?」

八乙女 樂
「――七瀨!」

八乙女 樂
「由我們來交棒給你們。」

觀眾
「TRIGGER!TRIGGER!」

七瀨 陸
「……他說什麼?」

小鳥遊 紡
「我、我聽不見!」

六彌 NAGI
「……!」

六彌 NAGI
「OH……!這個前奏……!」

和泉 三月
「……!!是『來一夏吧☆』……!!」

二階堂 大和
「他們自己播了那首嗎!」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啊……!!」

九条 天
「――讓各位久等了!把熱氣都吹跑,讓我們High起來!」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啊……!!」

九条 天
「TRIGGER要帶來『來一夏吧☆』」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啊……!!」


姊鷺 薰
「哼……他們都說成那樣了,我還不給他們看看我的膽識,可就有損我姊鷺小姐的名譽了嘛。」

姊鷺 薰
「真是的,一臉開心的樣子。他們還真是群令人沒轍的問題兒童呀。」

姊鷺 薰
「氣溫是34度,要是你們熱昏了我可不管唷!你們就把這整個海灘帶上天堂吧!」


觀眾
「哦哦哦哦哦哦……!」

九条 天
「大家最愛的夏日歌曲!準備好了嗎?」

八乙女 樂
「給我跳到昏倒吧!」

十 龍之介
「跟太陽與海風一起唱吧!」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啊……!」

四葉 環
「太強了!好大的尖叫聲……!」

逢坂 壯五
「那是當然了!大家一直都在等著這一個瞬間啊!」

和泉 三月
「啊哈哈哈!超開心的……!……明明很開心但不知怎地,超催淚的!」

和泉 三月
「太好了啊,TRIGGER!太好了啊,NAGI!能夠笑著唱這首歌,太好了啊……!」

六彌 NAGI
「YES!Very Happy!!」

六彌 NAGI
「大家都露出笑臉唱著春樹的歌!這是最棒的夏天歌曲……!I LOVE YOU!I LOVE YOU, TRIGGER!」

二階堂 大和
「幹得好啊,TRIGGER!超棒的啊……!」

和泉 三月.六彌 NAGI
「耶!!」

四葉 環.逢坂 壯五
「TRIGGER!TRIGGER!」

和泉 一織
「他們跟我們說一聲不就好了嘛……。你們兄弟連愛逞強的部分都很相像啊。」

七瀨 陸
「天哥哥,你超帥!!」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

十 龍之介
「……超棒……!」

九条 天
「你的感想呢?」

八乙女 樂
「我們做得好。我們沒有不可能!」

九条 天
「啊哈哈!」

九条 天
「非常好,就這樣繼續吧。」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

觀眾
「安可!安可!!」

九条 天
「……跳舞吧,IDOLiSH7。就像你們某天看完我們演唱會之後,被我們刺激,站起身子來。」

九条 天
「來讓我們為自己驕傲吧。」

觀眾
「安可!安可!!」

二階堂 大和
「才唱完一首就喊安可啊!」

和泉 三月
「就代表大家想要他們想多久了!」

六彌 NAGI
「耶!Bravo!安可!安可……!」

觀眾
「安可!安可!」

九条 天
「……哈哈……。你們還想再聽一次嗎?」

觀眾
「想……!」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

九条 天
「OK!接下來就讓他們來唱吧!」

觀眾
「咦?他們……?」

八乙女 樂
「看過Sound Ship的人可能知道,也有另一群人超喜歡這首歌。他們的夏天也很不得了哦!」

十 龍之介
「大家都想看他們再唱一次吧!來!上來吧!」

九条 天
「要上囉!『來一夏吧☆』」

九条 天
「――IDOLiSH7!」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二階堂 大和
「啥!?」

和泉 一織
「……他們來這招嗎……。」

小鳥遊 紡
「……簡直像騙人的……。」

六彌 NAGI
「我們也能唱『一夏』嗎!?Awesome!You're Killing me!Let's go!我們走吧……!」

和泉 三月
「這是怎樣啊!是在開慶典嗎!我現在哭得亂七八糟啊……!」

逢坂 壯五
「沒、沒問題嗎!?現在是TRIGGER在表演耶……。」

四葉 環
「沒問題啦!要是我們中斷這個,想跳舞的觀眾可是會殺了我們……!」

七瀨 陸
「……我們終於可以在大家的面前,唱我們的出道曲了……!」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八乙女 樂
「你們出來得太慢了啦!快過來!」

二階堂 大和
「你還真是給我們準備了一個大驚喜啊……。」

八乙女 樂
「吵死了。啊哈哈!好啦,觀眾都在叫你們快點準備了。」

觀眾
「哦哦哦哦哦哦……!」

十 龍之介
「三月,毛巾給你!擦擦眼淚!」

和泉 三月
「……被發現了嗎,好丟臉!」

十 龍之介
「終於能夠開心地唱了!看到你們能夠自由去唱這首歌,我們終於能夠發自內心開心地唱這首歌了!」

和泉 三月
「十先生……。」

十 龍之介
「謝謝。」

六彌 NAGI
「GOOD。那麼,你們就不用還我們了。」

六彌 NAGI
「用春樹的歌來become one!讓我們合而為一吧!」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啊……!」

七瀨 陸
「這麼突然真是抱歉!大家好!我們是IDOLiSH7……!」

觀眾
「呀啊啊啊啊啊啊……!」

七瀨 陸
「大家好High啊……!啊哈哈!我們可不能輸給TRIGGER!就像歌裡面唱得那樣,贏家會是我們……!」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

七瀨 陸
「IDOLiSH7帶來『來一夏吧☆』」

觀眾
「哦哦哦哦哦哦哦……!」

小鳥遊 紡
「IDOLiSH7的『來一夏吧☆』迴盪在會場中!」

小鳥遊 紡
「……曾經離我們遠去的歌,又連結了許多人的心,回到我們這裡來了……。」

小鳥遊 紡
「不管是IDOLiSH7、還是TRIGGER,你們的『來一夏吧☆』都是最棒的……!」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啊……!」

觀眾
「Oi!Oi!Oi!Oi!」

九条 天
「咦……」

觀眾
「安可!安可!」

九条 天
「又喊安可啦!?」

七瀨 陸
「OK!最後!」

七瀨 陸.九条 天
「10人一起!」

觀眾
「……哇啊啊啊啊啊啊……!!」


小鳥遊 紡
(TRIGGER紅遍天的夏日歌曲『來一夏吧☆』)

小鳥遊 紡
(任誰都知道,那首歌是一首美好的夏天之歌。)

小鳥遊 紡
(在耀眼的陽光下,他們跟IDOLiSH7一起快樂的唱過。)

小鳥遊 紡
(跨越團體的10個人,他們最棒的笑臉,就在那兒存在過!)




评论(1)

热度(61)